我是歌手第二季曹格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岩岩扑进初晴的怀里,小小的身体有些抽蓄,初晴紧紧地抱着他,深怕他随时会消失一样。良久,才松开他,将他抱到邵修岩的身边。自己却朝着杜如风的方向走过去,神色平静地在他五米之处停住,说:“杜如风,我来跟你作一个交换,有没有兴趣?”

“说来听听。”

“用我来交换谦谦,怎么样?”

“不要!初晴!”邵修岩和叶黎昕双双蹙眉,朝着初晴喊道!

杜如风将两个男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勾了勾唇角问:“你凭什么认为自己的价值高于悬崖下的孩子?”

“邵修岩,龙翼,叶黎昕,这三个男人都喜欢我,他们不会让我死,这是其一,其二,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你一定感兴趣!”

赵若桐在听了初晴的话,急切地嚷道:“风,别听她的!”

初晴冷冷地看着赵若桐,忽然大笑,几近癫狂:“赵若桐,你闭嘴!怎么样?要不要交换?”最后,她的眸光却是看向杜如风,带着几分挑衅。

杜如风仅仅犹豫了两秒,就答应了初晴的要求,邵修岩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她,心里不明白她到底要作什么?却隐隐觉得不安!他垂下头看了看一左一右两个孩子,眸底闪过慌乱。

守卫将她绑好之后,杜如风将她推至悬崖边上,冷冷地说:“现在,你可以将秘密讲出来了吗?”

“将下面的女人放了吧,她是你的亲姐姐。”

杜如风不相信地看着初晴,眼里闪过狠涙,倏然掐住她的颈脖:“你在玩什么把戏?”

“我没有玩把戏,难道你不觉得她很面善吗?还是说,你早就不记得她的存在?”

杜如风目光灼灼地看着初晴,企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可她的眼眸除了冰冷和决然,并无其它,最后,他放弃与她对峙,命人将被绑的女人提了上来。

女人一上来却朝着邵修岩的方向喊道:“哥。。。。。。”

杜如风脸色一变,将手枪抵上初晴的太阳穴,怒气腾腾地说:“你骗我?”

“我没骗你,她确实是你的亲姐姐!”

“那你怎么解释刚才的行为?”

初晴眯着眼,深深地看了邵修岩一眼,却是朝着树林深处使了个眼色,躲在暗处的白花儿和独眼猪心领神会,两个人同时跃上树梢,利索地甩出绳子瞄准目标,绳子稳稳地勾住两个小孩的衣领,一眨眼的工夫,谦谦和岩岩的身体凌空腾起,初晴趁机击落杜如风的手枪,几方人马同时群起抗战,场面一时之间混乱之极,张瑞拉跟杜如风一左一右将初晴困住,初晴不由地往后退,可是,她的脚已抵上悬崖边缘,正在打斗的邵修岩和叶黎昕一看这情形,想要过去解围,邵修岩急于救人,反而频频失手,最后还是叶黎昕突破重围赶到她的身边,本来他是想要从身后偷袭杜如风,不料,杜如风背后像是长了一对眼睛一样,身形锋利一闪,叶黎昕的拳风直直扫向初晴,初晴的瞳孔倏然增大,身子微微一颤,脚步一挪,身体轰然向后倒去,叶黎昕朝前一步,抓住她的手,却没有办法止住向前倾去的身体,两个人双双朝着悬崖坠落。。。。。。

初晴和叶黎昕坠落悬崖后没多久,汤姆斯带领队伍赶来,将杜如风等人擒服,邵修岩随后发了疯似地冲下山去找人,无奈,悬崖底下是湍急的海域,再加上海水潮我是歌手第二季曹格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涨,哪里还有人的踪影?他固执地命人不眠不休连续搜索,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任谁去劝他,都无济于事。最后还是谦谦和岩岩鼓起勇气找到他,把他劝回了家。。。。。。

邵少堂出院不久,就把孩子们接回了邵家,邵乐乐恢复了记忆,也回到邵家,汤姆斯天天过来邵家要人,甚至还不惜出动一双宝贝儿女来求情,可邵乐乐却愣是不愿意,心里对他当年的豪抢掠夺怨怒我是歌手第二季曹格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于心。事情起源于当年,她无意中知晓张欣梦不孕的事实,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邵修岩,不料,张欣梦暗中得知她的意图,勾结乔晓晓和倪安云在酒吧设下鸿门宴,邀请她过去,将一种迷幻药放进她的饮料里,她毫不知情,将饮料喝下,迷糊之中竟恰巧碰上汤姆斯,被他拐进房间狠狠夺去了初夜。张欣梦知道闯下大祸,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汤姆斯离开之时,绑架邵乐乐至一暗室,逼她灌下摧毁记忆神经的药物,并对她进行催眠。。。。。。事后,受到药物的毒害,她的情绪开始失控,父母为了给她治病意外出车祸身亡,恰在此时,她的记忆出现反弹的迹象,她打电话给张欣梦质问原委,张欣梦约她去码头说明真相,她一心只想知道真相,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等她到码头,张欣梦设计推她入海,恰巧被汤姆斯出海救上,将她带回日本,到了日本之后,她却怎么记不起过去的事情,汤姆斯索性为她编织了新的过去,本来她一直相信他的话,直到最近,她的记忆渐渐复苏,便躲过汤姆斯独自回到a市,可倒霉的她,在路边瞧见几个人鬼鬼祟祟地将两个拼命反抗的小孩塞进车里,她见义勇为想要上前阻拦,绑匪嫌她碍事,将她击晕,一起绑架。。。。。。

这天,邵修岩下班回家,又碰到汤姆斯携带着一双儿女在他们家院子里哀求邵乐乐回家,邵修岩轻轻叹口气,心里苦涩地想着,这汤姆斯比他幸运,至少他知道自己的女人在哪里,知道她是安全的。。。。。。可初晴呢?时间过去一个半月了,她跟叶黎昕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连个影子都没有。。。。。。他哀怨地瞪了汤姆斯一眼,准备进屋。忽然,汤姆斯一把勾住他的肩头:“邵少,做个交易?”

邵修岩顿住,回头盯着他,怒眉冷冠。

“让艾琳娜,不,邵乐乐跟我回家,我帮你找你老婆。”

邵修岩不禁皱眉,心里却是疑惑不止:难道他知道些什么?

“凭什么我要相信你?”邵修岩反问。

“今天,我手下看到一个长得极像你老婆的女人,出没于东京。”

邵修岩听完他的话,倏然转身往停车场走去,留下一脸错愕的汤姆斯。。。。。。

“华声,帮我订一张去东京的机票,尽快!”

“是!”华声刻不容缓地应承。

邵修岩跳上新买的黑色卡宴,踩下离合,车子风驰电掣地飞奔,指驶机场。

到日本后,纵然他将整个日本翻遍,依然找不到佳人倩影,一怒之下,将手机播给汤姆斯。“人呢?”

汤姆斯在电话那边撇撇嘴:“离开日本了?他们动作真快!”

邵修岩忍住发火的冲动,咬牙切齿地问:“他们是什么意思?”是指她和叶黎昕?该死,她竟然和叶黎昕纠缠在一起?竟然连儿子都不要?跟着这个野男人私奔?

他愤怒地咬牙,握着电话的指端倏然捏紧:“他们在哪里?”

汤姆斯亲了亲怀里的佳人,喜上眉梢:“邵少,你问我我问谁去?”

“汤姆斯,你就告诉哥哥吧?”邵乐乐佯装生气地看着汤姆斯,汤姆斯一时心软,松了口:“美国,纽约。”

“替我谢谢乐乐!”邵修岩抛下一句话,立马挂断电话,催促华声订机票。

邵氏别墅。

“汤姆斯,大嫂真的在纽约吗?”

汤姆斯点点头,一脸的诚恳:“当然!你答应跟我回家,我当然要告诉妹夫真相啦!”

“没骗我?”

汤姆斯亲亲她的小嘴,刮了刮她的鼻子,极尽暧昧地说:“当然没骗你啦!这里的海风有些凉,我们回房休息吧?嗯?”

邵乐乐的小脸一红,头抵上他宽阔结实的胸膛:“你坏坏啦!”

“老婆。。。。。。”他的声音陡然沙哑,邵乐乐俏脸益加红润,抬起莹润的杏眼,娇媚地看着他,娇羞地回了句:“老公。。。。。。”

汤姆斯抱起佳人,含情默默地往屋里走去。。。。。。

美国,纽约,邵修岩闻声而至,在纽约布下天罗地网,这一次,他没有失望,在她曾经住过的地方找到一张字条:亲爱的,如果你能找到我,我就是你的。。。。。。落款:jane。chen。

原来她是故意躲着他?一时之间心火直冒,可同时,心里又暗暗窃喜。

只要她还活着,天涯海角,他都要找到她!这辈子,她休想再逃开!她是他的,从来都是!

他循着她的踪迹,追寻她的脚步,走过千山万水,兜兜转转,寻寻觅觅,却依然找不到她在哪里。她最后的字条是:我住在你的心里。

她住在他的心里?他的心又在哪里?他迷茫,他慌乱,他混沌不清。

该死的,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些字条是不是别人捉弄他的把戏?可是那实实在在又是她的字迹。。。。。。

我住在你的心里?

我住在你的心里?

我住在你的心里?

他一次又一次地呢喃着这句话,却理不清话里的意思。。。。。。

谦谦和岩岩探过小小的脑袋,看着字条上的字默然沉思,我住在你的心里?

“爸爸,你还想不到吗?”谦谦若有所思望着邵修岩,一副小嘴吃瘪的样子,就因为爸爸解不开谜语,找不到妈妈,他就一直饱受思念之苦,他好想妈妈,想了好久,好久,妈妈却还不出现。。。。。。

他有些怨恨地看了邵修岩一眼,默默地垂下眸子。

“爸爸,你有多少个房子?”岩岩抬起水眸好奇地问着邵修岩。

邵修岩盯着字条看得出神,岩岩问了好几遍他才回过神来,问道:“怎么?”

“爸爸,妈妈会不会在另一个家等我们?”

“另一个家?”邵修岩半眯起眼睛,心里划过一道光线,难道,她在?答案呼之欲出,他兴奋得手舞足蹈,连夜驱车到他曾经住过的公寓,只一眼,却看到窗户昏暗一片,他还是不死心地上楼,开门,开灯,屋里顿时通明一片,他站在门口,望着空荡荡的房间,顿了顿,再次关灯,关门,离去。。。。。。

屋里的人轻呼一口气,微微地叹息。

曾经,我离你最近,不过几米之遥。

我住在你的心里,你住在我们的房子里。

多美,多诗意。

可是缘分,又是如此奇妙。

她随着叶黎昕双双坠落悬崖,那一刻,她的心却清明无比,叶黎昕奋不顾身爱她,她感动,她那一刻,甚至听见自己心动的声音,可是,她随着叶黎昕隐居海边,过着她

我的极品王爷吧

曾经梦想的生活,与他看日出,赏日落,摇船海上打渔,安静祥和。

两人合衣而眠,孤男寡女,激情四射。他目光灼灼,y望骁勇,她情-欲烧身,极尽妖娆,他脱衣,她褪衫,可是,他的微微碰触,她的身体却无法接纳。女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怪,心里没有那个男人,身体再热,也无法燃烧。

叶黎昕落寞而去,她追寻着他的踪迹,他故意带她去看那些他看过的美景,她却心心念念另一个男人,终于,她愿意坦诚,对叶黎昕,也对自己。他再度启程,她悄然返回。心,竟清朗一片。

后来,她又去了纽约,找到龙志飞,诚恳地道歉,那些年,她不是看不到他的好,看不到他的努力,看不到他的争取,她一直不拒绝,却是存了私心,把他当作一个依靠,一个港湾,却从来,不是一个爱人!她只是远远地看着他,利用他来补偿孩子们缺少的父爱,甚至,连一个吻都吝啬给他。

有时候,她也恨自己的自私,更恨自己爱得独断专一。

龙志飞虽伤心,却也大度,原谅了她,只祝愿她幸福。

她兜兜转转,千山万水之后,又回到最初的牵挂。

他打开灯的那一刹那,她彷佛看见了幸福的生活,可是邵修岩却仅仅止步于门口,灯亮了几秒,又灭了,连同她的希望。

或许,他们终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我住在你的心里。

你却始终都不懂。。。。。。

次日凌晨,邵修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邵氏别墅,谦谦和岩岩看到他一脸失落地归来,心里甚是不解?

“爸爸,妈妈不在吗?”岩岩皱着眉不解地问。

邵修岩苦笑一下,伸手摸了摸岩岩的头:“爸爸一定会找到妈妈的!”

谦谦吃瘪着脸,小声地嘀咕着:“笨蛋!”

邵修岩瞪了谦谦一眼,身体往后缩了缩,不屑地转过头。

“爸爸,你有没有仔细地找过?”

邵修岩轻轻地点点头,忽然,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摇摇头!

“我,我听人说,妈妈确实在。。。。。。”

“在哪里?”邵修岩倏然沉下脸,目光狰狞。岩岩怯怯地缩了缩身子,邵修岩这才惊觉自己吓到孩子了,轻轻地道了声:“对不起。”

“没关系。”岩岩小声地回应。

“爸爸,要不,你再回去看看?”岩岩不死心地劝着邵修岩。邵修岩疑惑地盯着岩岩,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谦谦实在看不下去了,倔脾气上来了:“笨蛋,妈妈分明在公寓里,你再不回去,妈妈就走了!”

“小子!敢骗我你就死定了!”邵修岩怒吼一声,一把抓起沙发上的车钥匙飞奔而去!

他开着新车卡宴在马路上横冲直撞,连续与好几辆车擦边而过,车身的摩擦燃起火花,交警闻讯而至,紧追不舍。。。。。。

“车牌63897请减速靠边,车牌63897请减速靠边。。。。。。”

邵修岩哪里会管这些,发疯一般飙车至他之前住过的公寓,迅速地下车,目光灼灼地盯住公寓出口那抹清丽的身影,初晴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公寓,转身,目光却撞见他的温柔与炙热之中。她朝着他微笑,他却定在原地,朝着她勾了勾手指。

她秀美蹙起,红艳的唇微微嘟着,似是气恼,实则欢喜。

她在想,只要他找到她,她便死心塌地追随他。

隔了这么多的光阴,她厌倦了飘泊,她想有个港湾,唯有他,给得起!也唯有他,她要得欢喜。

她的脸俏皮地展颜,朝着他跑过去,腻在他的怀里,悄声细语:“大叔,我爱你。”

“小丫头,还装嫩,两个孩子的妈了!”邵修岩笑眯眯地提醒怀里的佳人。

“岩岩。。。。。。”她想说岩岩不是她生的,可是,张了张嘴,又停住。

他轻轻地呢喃:“我知道。。。。。。”乔晓晓以此威胁他,让他放过她,否则,她便将岩岩的身世公布,他不想惹出麻烦,饶过了乔晓晓。

他炙热的呼吸洒在她的耳垂,她甜腻地笑着,手使坏地摸上他的胸肌:“这里,好像有些变化。。。。。。”

他靠在她的耳边吹着:“下面也有变化,要不要。。。。。。”

他对着她的腰身一拉,她感觉到肚子被硬物顶着,她娇媚一笑。。。。。。

“先生,你违反交通规则,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新来的交警一左一右架住邵修岩,将他硬生生地拉到一旁,他调皮地朝着初晴笑笑,无辜地喊道:“老婆,救我。。。。。。”

“别乱叫老婆,我还没有答应嫁给你呢。。。。。。”初晴望着他的背影,笑得花枝乱颤。。。。。。

一个月后。

a市的各大报馆炸开了锅:今天,钻石王老五邵少大婚!各大报馆争相派出记者早早侯在邵家别墅,以获得第一手的报道资料。

“哐啷”一声闷响,邵氏别墅的大门打开,卡宴、捷豹、法拉利等一众名车缓缓开出来,记者一时之间看傻了眼,差点忘记拍照!

“咔嚓,咔嚓”拍照的声音遽然响起,好不热闹,邵少堂热情地将众多记者请进宴会,大派红包,邵氏别墅到处洋溢着喜庆洋洋的气氛。

浩大的迎亲车队载着新娘绕着a市宽阔的大路缓缓地开着,敞篷的跑车上新郎新娘眉眼含笑,深情对视。

不明所以的观众路人以为是什么大明星结婚,纷纷举起手机拍照,拍完放大一看,惊讶得无以复加!女的美若天仙,男的帅气俊美,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众人纷纷议论:这是哪位大明星?有知情者悄声地传话:a市邵少与前妻复婚!众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却在心里暗暗想着:天作之合啊!

邵修岩伸手将她揽入怀里,悄声细语:“老婆,够威风不?这场面这排场足够匹配你了吧?你看看观众那惊艳的眼神,大家一定羡慕你嫁得如此出色的有情郎!”

初晴娇美一笑,头趁机靠在他的肩头,风情十足直勾勾地看着他:“邵少,我觉得你这话欠缺中肯。”

“哦?”邵修岩挑挑眉,示意她往下说。

“我倒觉得大家一定是惊羡你抱得绝色美人归呢!”

“美人在怀!你说我该怎么办?”邵修岩痞痞地盯着她,大手暧昧地在她的腰间流连。。。。。。初晴杏眼带笑,挑衅道:“邵少这么雅兴?想要现场直播?”说话间,她的气息故意吹在他的颈脖间,挑拨着他的忍受力!邵修岩倏然沉下眸子,初晴的目光直直地看进他深情的瞳孔里,他沙哑地话自喉间溢出:“从这一刻起,你只属于我!”初晴抬起头,看见金光镀上他的脸,俊美得勾人心魄,她双手调皮地环上他的脖子,笑得灿烂:“有没有人说,你很帅气,帅得让人失掉心魄,还想搭上灵魂?”

邵修岩玩味地勾唇:“你是说,你的心魄与灵魂都被我的美貌勾走了吗?我最亲爱的老婆?”

初晴捂着嘴娇媚地笑着,白色的头纱被风吹起,扬起长长的弧度,阳光正好,洒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他竟一时看得痴迷。。。。。。

所谓两情相悦,所谓爱得痴狂,不过如此。

婚宴现场,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到了,觥筹交错,赞扬,祝福之声不绝于耳!现场一片热闹喜庆。可主角却早早不见了身影,直到有客人眼尖看到后院冉冉升起的直升机,尖叫:“新郎新娘啊!”众人才惊鸿一瞥地看到邵修岩佳人在怀,一对新人灿烂地笑着跟众人告别,直到确定众人看不见他们,初晴才默许身边的男人将唇舌卷进她的口腔,两人一阵痴缠,直到气息迷乱,这才松开。。。。。。

两个人重踏日本度蜜月,重新坐在云海之端品茶看日出,跟第一次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彼此相爱,心意相同,整个旅途极尽纠缠暧昧,不时惹来路人惊羡的眼光,连回到邵家别墅,还不改恩爱,连谦谦和岩岩都开始嫌弃这两人太过痴缠!

三个月后,邵氏旗下的霓裳服饰公司正式成立,只是霓裳的主人变成了jane。chen,初晴又请得退休已久的设计界“时装王”重出江湖,一时之间,霓裳服饰风头无两,势力直逼威利。原来那天出现在慕色夏装发布会,衣衫褴褛的老人,正是曾经风靡时尚界的“时装王”,当年他设计的一套晚礼服,过于华美,引发两个时尚名媛争相抢夺,最后两人大打出手,血案收场,“时装王”一时心灰意冷,离开服装界,隐匿起来,过普通生活,只是,身是离开了时尚界,心却没有办法收住,机缘巧合之下捡到慕色夏装发布会的入场券,禁不住好奇进来一睹究竟,最后,被初晴在暗门读写系统里识别出他的身份,之后,她和邵修岩复合,便跟邵修岩提议请“时装王”出山,当时,她不过随口提提,没有想到邵修岩竟然真的说动了这位金牌设计者。。。。。。

半年之后,初晴再度怀孕,邵家上下一片欢腾!众人皆期盼初晴生个粉嫩可爱的小公主,郝逸东跟张以墨,梁皓杰等人纷纷密谋着,如若初晴生个小女孩,怎么也得定个娃娃亲,可是十个月之后答案揭晓,众人纷纷失落,又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邵少堂跟邵邵烨威心里虽失落,却也高兴之极。想着这邵家偌大的产业,总算后继有人!谦谦那小子爱演戏,立志要当大明星,岩岩性格内敛,钟情于金融股票。。。。。。而现在这第三个孩子。。。。。。他们必定好好“调教”。。。。。。

话说若干年后的某天,众人聚在海边烧烤,各家的小孩聚在一起玩耍,却非常腹黑地玩起真心话大冒险,对各自的老爸老妈各种爆料,各家父母在身后脸色皆是一片暗沉。。。。。。

夜晚,月光如水,邵修岩跟初晴抛开孩子躲到一块大礁石后面说着绵绵的情话,忽然,初晴望着邵修岩的脸,认真地问:“这些年,你后悔娶我吗?”

邵修岩坏笑反问:“那你后悔嫁给我吗?”

两个人说完同时相视一笑。

邵修岩默默地在心底补充着:娶你,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值得的一件事。此生,我不后悔娶你,我只是怕,怕我不够时间好好爱你!

初晴柔柔的目光望进他深不见底的深情,心里默默地想着:嫁给你,成为你的妻,拥有你的姓氏,我的名字,是我此生最大的骄傲。

对着璀璨的星空,他们静默承诺:但愿,我们可以白首不相离,一生一世一双人!

全文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