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源和王俊凯吻照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垩石脱的赤条条的,先把衣服在溪水中洗净,挂在了树枝上,让午后的阳光晒晾。

一旁的树懒抱着那卷轴来回扭动着头颅四处观望着,地上插有那柄神奇的黑铁剑。

垩石一声呼啸,畅泳溪流里,好洗去钻过险地泥潭时所沾染的污垢。

垩石终是少年心xìng,亡命到这不苍山外围山林处,已疲累得再难走动,又以为远离险地,见此溪流瞬间心情转晴。

正嬉水为乐时,一声娇哼来自岸边。

垩石乍吃一惊,往声音来处望去。

只见一位头戴竹笠、白衣如雪的女子俏立岸旁,俏目透过面纱,冷冷打量着他,一点没因他赤身**而有所顾忌。

垩石刚出世对男女之事根本不懂,并未伸手掩盖下身,而是正对着那神秘人观望。

垩石皱眉道:“大姐,你......也是来嬉水的?这里倒是宽敞要不咱们一起......”

话没说完,白衣女嘴角逸出冰冷的笑意,狠狠道:“小子讨打。”

猛然伸出倩倩玉手,轻缓随意的弹了一指。

“卜”

一声过后,垩石惨哼,翻跌到溪水里,好一会才由水底钻出来,吃足苦头。

边上的树懒一看,急道:“你打他作甚?”

白衣女眼角飘了下树懒,缓缓道:“看不出来,你还是只灵兽。”

白衣女望着垩石,谈谈道:“我问你一句,就得老实回答一声,否则教你这小子再尝厉害。”

垩石这时退到靠岸处,见帆风使,陪笑道:“小姐放胆一问便是,我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白衣女见他说得不伦不类,冷哼道:“问你这小子,还须我放多大的胆?”

垩石一惊道:“大小姐随便问。”

白衣女无表情般道:“你是否住在这附近?”

垩石先点头,然后猛的再摇头。

一缕指风再到,垩石脚一软,再堕进水中狼狈不堪打的水花四shè,好一会才挣扎站起身来。

白衣女风轻云淡道:“若我再听到一句谎话,你休想再爬得起来,你这小兽我也一起带走。”

垩石对白衣女的狠辣心中大惊,但他下地就是一副硬骨头,面前这一个人他还真是不怕,不过心中思转之下。

垩石陪笑道:“白云王源和王俊凯吻照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姐姐你误会了,我点头是因我就住在此荒山中,我摇头是因并非真的就住在这附近。我是在追赶一只凶兽时跑到此地,见水清辙底,便先洗洗。”

树懒听得失声而笑,忙又收声,怕触怒了这眼前的恶女人。

白衣女不为所动,冷冷道:“嘴若再贫,我就把你的舌根斩掉。你为何唤我白云姐姐?”

垩石忙道:“你现在像天上白云一样,这样说只有尊敬之心,再无其它含意。”

此景实在是怪异之极,一位冷若寒霜,神秘诡异的女子,冷然对着一个溪水里**的少年,既无知又狼狈的小子,若给旁人看到,定想破脑袋也猜不透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太纠结。

白衣女的目光落在岸旁树懒抱着的《分界手》处,道:“那是什么东西?”

垩石不漏丝毫心意道:“那是老夫子命我们读的天书,我望一眼就头疼,白云姐姐要不要拿去一看。”

白衣女显然是不为所动,所以她只瞥了一眼,目光再转到垩石身上,冰冷道:“你知道蒋龙这个人吗?”

垩石见她不再理卷轴,暗里抹了把汗,道:“当然认识!”

白衣女道:“那就说说,为何他的宗派里驻满了官兵,向阳郡的城门又给关闭了?”

垩石惊奇道:“竟有此事,这我还真不知道,那我怎么找他学习武术哩。”

白衣女看了他一会后,冷哼一声,也不见她有任何动作,已没进林木深处去了。

垩石颓然沉入水里,瞬间后浮了起来,叹道:“这臭女人还真厉害,rì后若我练成武功,定要她脱个jīng光,我也一次xìng的看个饱,直到看的厌烦为止。”

垩石穿好衣服后,把卷轴放好,皱眉道:“那老头究竟犯了什么事呢?不但宗派被封了,连自己的命也丢没了。”

树懒无jīng打采的道:“你还是先想想怎么逃吧,这里可不安全,我总觉得附近有人一直盯着我们似的。”

垩石道:“怕什么,天不是没塌吗,现在他们只是怀疑咱们而以,却没有真凭实据,你是说天上吗?”

树懒道:“嗯,从咱们在涧底的那一刻开始,天上似有几道隐晦的气息一直盯着我们。”

垩石眉头深锁道:“还真是麻烦,我们现在应该如何?”

树懒摇头道:“不知道。”

垩石看了看树懒,喃喃道:“听那臭女人说城里有重兵,定是被刘剑云的手下封索,向阳咱们现在可不能进,这荒山也呆不得,那我们只能再继续逃了。这手中的黑铁若是能隐藏就好了,这样抓在手中目标太明显。”

垩石话语刚落,立在一边的黑铁剑突兀的消失了,垩石一惊:“这是怎么回事?到那去了。”

此时脑海传来一丝声响:“我们本就一体,我已隐于你的皮肤之上,你想到我之时自会出现,天上有二位大能者一直在观测着我们,不要露出一点马脚,快快逃命为好。”

垩石惊异的点点头,站起身来随意的抬头看了下天sè,却一点痕迹也没发觉。

一人一兽伏在山腿的树丛中,看着红江下游近城处的一艘大舰和数以百计的小艇,正在检查离开的船只。

垩石倒抽一口凉气道:“娘的!这些畜生定是在等我们。江上如此,陆地恐怕更是不得通行,要不再回荒山躲躲。噢!身后有人来了。”

垩石打了个寒噤,对着树懒一招手,向着山林深处逃去。

再奔上一个山腿,下坡时,树懒逃的急了,惊叫一声,滚下坡来。

垩石赶了过来,一把扯起扔到自己肩上,急步向前冲去。

垩石心中一动,改变方向,望红江方向奔去,这时身后的人声已清楚可闻了。

树懒惊叫道:“我们不是要投江吧!”

垩石喘着气道:“眼下只有这一条活路了,下水后你要抱紧我,否则若把你冲到向阳郡去,那我们就是送食进狗嘴了。”

垩石奋尽所余无几的气力,往江旁的崖岸奔去。

垩石叫道:“闭上眼,只要一下就好了。”

江水滚流的声音,在崖岸下传来,令他们听了心中冰冷一片,可此时不跳不行,身后的云卫已经追来了。

“啊!”

狂喊声中脚掌猛踏身下崖石,一人二兽跃离高崖,往十多丈下的激流红江堕下。

耳际风声呼呼而过,心头强涌上一股失重之感。

“咚!”

一人二兽先后掉进浪花翻腾的江水里,沉入水中。

在急剧的江水里,一人一兽挣扎浮到水面处。

树懒眼前直冒金星,死命抓着垩石肩头,垩石其实比它好不了多少,浮浮沉沉,猛喝江水时,已让激奔的江水带往下游十多丈处,不要说渡江,连把头保持在江面上都有困难。

眼看小命不保时,手腕上的小蛇,身体瞬间急涨,托着垩石与树懒冒出红江。

垩石本王源和王俊凯吻照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已给树懒箍得呼吸困难,江水又猛朝鼻口灌进去,在拼命挣扎之中突然觉察向下有一物强托起自己,心头大惊之下就要招出剑来,此时蛇头一现,让这惊恐中的一人一兽瞬间有了喜sè。

他们看到了一个大了无数倍的蛇头,两只眼睛在忽闪着看着自己,垩石手一伸道:“没事,我们没事,没想到是你挺身而出救了我们。”

话语没落,一旁的树懒从口中倒吐出几口江水,垩石回头看了看树懒,自己也跟着吐起来,吐完之后,一人一兽无力的趴在蛇背上,此时只剩下半条人命。

“小子,你不要命了?”

一把天籁之音从耳边响起,垩石转头望去,白衣女在一片小舟之上,正挥动手中的绳索向自己抛来。

一人一兽急忙抓住投来的绳索,一股大力传来,两人竟被奇迹般的扯得离开江水,斜斜飞到小舟上,此时紧跟在其后的便是那条小蛇,恢复原来的样子缭绕到垩石左腕上。

白衣女扯起布帆,静坐小舟之上,没好气的瞪着一人一兽。

垩石求道:“我的白云姐姐快行行好,快点开船,凶人追来了。”

白衣女轻抬眸子隔着重沙观望着急奔而来的云卫,冷笑道:“你也有资格引来狗兵?他们是冲着本小姐来的。”

垩石想起一事,大叫道:“哎哟!我的宝典!”伸手往怀里摸去。

白衣女知道他是着急那本所为的天书,对“宝典”两字毫不在意,cāo动风帆,往上游驶去。

只见垩石探到怀中衣内猛摸几下,脸上现出古怪之极的神情,大模大样的坐了起来,向着树懒挤眼道:“全湿透了,今趟老夫子定会打肿我的掌心。”

白衣女怒道:“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看我不把你丢回江水里?”

垩石还以为给识穿了秘密,赶忙道:“真的没骗你,天书湿透了。”

白衣女怪异的道:“谁说你的天书了,而是你个小子在搞什么名堂,不是说住在荒山里的吗?怎么跑来跳江?”

垩石正无言以对时,江岸处传来一声猛喝。

两人抬头仰望,只见十多骑沿江追来的云卫,大喝“停船!”

……

***************************

若文尚可,请高抬贵手推荐,收藏,也许你的轻轻一击,就能成就我的无尽天堂,新人写书不易,望传名!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