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那个在我那放了一晚上

就在苏木分神的一瞬间,小巷内的局势已经发生了变化,那个女人已经和四个穿的跟黑客帝国一般的人缠斗在一起。

苏木暗自吐槽,难怪要四打一,特么穿成这样打架完全施展不开手脚好吗,这是一群傻逼吗?

果然,没过几招,几个黑客帝国就被打翻在地,那女人手也确实是黑,不是断手就是折脚,甚至有一个人的腿骨都露出来了。

看着那戳到腿外的骨头,苏木心中难免有些不适,但还是强撑着看了下去,因为对方的另一批人已经出现了。

这一批人明显要比刚才那批强得多,虽然也是黑衣黑裤,却是宽松的很,到手腕和脚腕处再束起来,一面宽大的袖口和裤脚对战斗照成影响。

除了装束上的不同,这一批人气势明显更强,手中还都握着规格统一的钢刀,甚至站位应该也有说法,苏木只是隐隐有这种感觉,却并不太明白。

话分两头,却说那个女人见到来势汹汹的敌人,眼中寒芒一闪(一直吐槽眼中寒芒一闪的人眼睛会不会冻瞎,现在轮到我来用了)。

身形一动就到了冲的最前那个黑衣人身前,那黑衣人显然也没想到女人的速度会有那么快,这里就体现出两批人素质的不同了,那黑衣人虽然愣了一下,却很快举起手中钢刀就要劈下,居然对女人攻来的双手不管不顾。

再看那女人双手成拳攻向那黑衣人的心口,突然间一口钢刀却出现在了那人心口的位置,刀刃朝外,正狠狠的横劈过来。

原来是后面的黑衣人赶到,不止救下了他的同伴还顺势就向她攻来,眼看就要双刀临身,那女人却是不慌不乱,双手突然变向往上。

那正一脸得逞的笑意的黑衣人,突然一股奇异的力量从刀上传来,然后就看到刀身一偏,斩在了队友的刀上,尚未反应过来就发觉一双温润如玉的手(???打架呢,你还想这个)按在了自己手上。

接着就是一股扭曲的疼痛感传来,他实在忍不住,双手一松,刀便已转入他人之手,

得了刀的女人越发神勇,一手刀法也是精妙无比,砍,砍,砍,砍,砍,砍,砍,砍,颇有一种一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

足足一刻钟后,黑衣人一方再无一人站立,鲜血流了一地,其中还夹杂着断肢残臂,苏木死命掐着自己大腿才没有让自己吐出来(一直觉得硬抗生理反应就掐一波大腿已经成为一种套路了,这里我也用一下)。

而那个女人似乎也是耗尽体力,瘫坐在地上,苏木心里一阵纠结,最终还是觉得这种情况下还是不要出去见她的好,哪怕自己和他是同类,但这个女人可不像会对同类手下留情的那种人。

正要离开,却听得一阵丁零当啷的声音,仔细一看居然是手雷,而且有一颗已经滚落到了自己脚边。

苏木惊人的天赋就在此时展现,他没有去思考这种东西是怎么出现在这个军火管制那么严谨的国家,也没有吐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而是飞快的判断出绝对不能两个人都死这儿。

爆炸声会引来附近的人,绝对不能在人前复活,必须要有其中一人带着另一个人的尸体离开。

而那伙人不知道还有没有走,如果没有立即离开,自己没有手段应付接下来的事情,因此最好的选择就是救下那个女人。

至于那个女人会不会发现他们是同类而带走他的尸体,直觉告诉苏木,会的,因为在苏木眼中,这个女人是那么显眼,苏木甚至敢说,哪怕闭着眼睛,苏木也能感觉到她所在的大致方向,这不是什么灵觉,这是同类间的感觉。(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