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兄弟共享一个媳妇

夏凡也嘴角上扬,算是回应。要不是有奥莉在,他其实也懒得收拾自己。

而且人家好歹也算是“救”了他,要是突然翻脸对这群豪爽的汉子下杀手,也做不出来。目的虽然不清楚,正好可以再看看。

“老哥说的是,我这不是在海里泡的久,都没味了。”

那个汉子一拍脑门,“嗨,我怎么把这个忘了,小兄弟,你先去泡个水澡,休息一会儿,咱们再说。”

说完随手点了两个炼气期的弟子,让他们去忙活。

又有一个年轻弟子上来,示意夏凡跟他走。

“小兄弟先去休息吧,我们救上来的人,都是不收钱的。”

可夏凡并不想欠他人,也不想掏一把灵石出来装叉。所以把刚才那几个海族怪人上脱下的盔甲,选了一个金丹级的出来。

“老哥你看,我在海上漂这么久,上灵石都吸干了。不过刚才遇到一个海族,喏,既然与老哥有缘,就赠予你了。”

汉子还是乐呵呵的,过来接过,“好,既然是小兄弟的心意,老哥也不矫。在这船上,没有老哥摆不平的事儿,你尽管说。”

“那便多谢了。”夏凡拱拱手,跟着那个引路的弟子,到了一个密闭的房间里。这房间的墙壁上布满了隔绝探查的结界,看起来很。

房间里的空间也不大,角落里的一张和一副桌椅就占了三分之一,剩下的空地上摆放了一个装满水的木桶,还有一些洗漱用的东西。

“舰长,这房间没有问题,”

奥莉这才敢偷偷传音,之前倒不是怕被现,而是她也不知道夏凡想干什么,怕打断了他的思路和脑洞。

“嗯,看来这群人,也没坏到家。”

“不一定哦,他们正在甲板上观赏您给的盔甲呢,您要不要看看?”

“过来吧。”随即夏凡在房间里也布置了一个隔绝探查的结界。才躺在上,观看奥莉来的信号。

甲板上,一群人围着刚才那个汉子,还有不少人举着传音符,似乎在拍照。而且不管他们是不是在拍,只要有传音符在的地方,奥莉就能n它周围的环境。

那汉子不释手的抚摸着这盔甲,周围的人恨不得把羡慕写在脸上。

“管带,您这可是一笔横财啊。”旁边有人恭维道。其实他也应该叫“舰长”的,不过奥莉在翻译的时候,为了跟夏凡做个区别,特意选了个不常用的古称。

那汉子又是大笑几声,才说道,“你们呐,不懂了吧。”

“说呀,是不是爷们”

“管带快说说”

汉子满意的指着这盔甲,“你们以为,刚才那位,为什么拿个刚扒下来的盔甲出来?”

“不知道”

“管带快说说”

这汉子抖了抖拿盔甲的手腕,“这是在立威,懂不懂?人家能孤出海,还能杀个海族,你们能做到吗?啊?”

有人不服气的接茬,“那他不也泡海里等人救了?”

“等人救?你特么傻不傻?哪只眼睛看人家等人救?人上来的时候,有一点泡水的痕迹?这是过江龙,懂不懂?”

周围的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配合的露出了惊叹和佩服的表,

“管带果然足智多谋,怪不得能承蒙太上长老器重”

“管带这份心思,才能带着我们走在正确的航道上,避开那些礁石和海族”

“哈哈哈。”汉子笑了两声算是回应,恭维话从来都是不能当真的,他自然也明白。“好了,散了吧,那位应该是其他大陆,或者”汉子指了指脚下,才接着说道,“过来的,不能小视。而且,人家那煞气,动起手来我都不一定能抗住。这几天点,指不定赏你们点宝贝。”

“好嘞”又是一阵恭维,才一哄而散。

五分钟五分钟

抱歉稍等

夏凡也嘴角上扬,算是回应。要不是有奥莉在,他其实也懒得收拾自己。

而且人家好歹也算是“救”了他,要是突然翻脸对这群豪爽的汉子下杀手,也做不出来。目的虽然不清楚,正好可以再看看。

“老哥说的是,我这不是在海里泡的久,都没味了。”

那个汉子一拍脑门,“嗨,我怎么把这个忘了,小兄弟,你先去泡个水澡,休息一会儿,咱们再说。”

说完随手点了两个炼气期的弟子,让他们去忙活。

又有一个年轻弟子上来,示意夏凡跟他走。

“小兄弟先去休息吧,我们救上来的人,都是不收钱的。”

可夏凡并不想欠他人,也不想掏一把灵石出来装叉。所以把刚才那几个海族怪人上脱下的盔甲,选了一个金丹级的出来。

“老哥你看,我在海上漂这么久,上灵石都吸干了。不过刚才遇到一个海族,喏,既然与老哥有缘,就赠予你了。”

汉子还是乐呵呵的,过来接过,“好,既然是小兄弟的心意,老哥也不矫。在这船上,没有老哥摆不平的事儿,你尽管说。”

“那便多谢了。”夏凡拱拱手,跟着那个引路的弟子,到了一个密闭的房间里。这房间的墙壁上布满了隔绝探查的结界,看起来很。

房间里的空间也不大,角落里的一张和一副桌椅就占了三分之一,剩下的空地上摆放了一个装满水的木桶,还有一些洗漱用的东西。

“舰长,这房间没有问题,”

奥莉这才敢偷偷传音,之前倒不是怕被现,而是她也不知道夏凡想干什么,怕打断了他的思路和脑洞。

“嗯,看来这群人,也没坏到家。”

“不一定哦,他们正在甲板上观赏您给的盔甲呢,您要不要看看?”

“过来吧。”随即夏凡在房间里也布置了一个隔绝探查的结界。才躺在上,观看奥莉来的信号。

甲板上,一群人围着刚才那个汉子,还有不少人举着传音符,似乎在拍照。而且不管他们是不是在拍,只要有传音符在的地方,奥莉就能n它周围的环境。

那汉子不释手的抚摸着这盔甲,周围的人恨不得把羡慕写在脸上。

“管带,您这可是一笔横财啊。”旁边有人恭维道。其实他也应该叫“舰长”的,不过奥莉在翻译的时候,为了跟夏凡做个区别,特意选了个不常用的古称。

那汉子又是大笑几声,才说道,“你们呐,不懂了吧。”

“说呀,是不是爷们”

“管带快说说”

汉子满意的指着这盔甲,“你们以为,刚才那位,为什么拿个刚扒下来的盔甲出来?”

“不知道”

“管带快说说”

这汉子抖了抖拿盔甲的手腕,“这是在立威,懂不懂?人家能孤出海,还能杀个海族,你们能做到吗?啊?”

有人不服气的接茬,“那他不也泡海里等人救了?”

“等人救?你特么傻不傻?哪只眼睛看人家等人救?人上来的时候,有一点泡水的痕迹?这是过江龙,懂不懂?”

周围的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配合的露出了惊叹和佩服的表,

“管带果然足智多谋,怪不得能承蒙太上长老器重”

“管带这份心思,才能带着我们走在正确的航道上,避开那些礁石和海族”

“哈哈哈。”汉子笑了两声算是回应,恭维话从来都是不能当真的,他自然也明白。“好了,散了吧,那位应该是其他大陆,或者”汉子指了指脚下,才接着说道,“过来的,不能小视。而且,人家那煞气,动起手来我都不一定能抗住。这几天点,指不定赏你们点宝贝。”

“好嘞”又是一阵恭维,才一哄而散。14(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