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吃我的奶全阅读

“为什么….”楚儿在学校里面上课,眼角不知不觉流出了滚烫的眼泪

“不好意思,我刚才看到了你的回忆”虚之王把自己的意识下潜到楚儿的内心之处看到了她儿时的记忆,自己也有点被震撼到了,看来在他和楚儿之间不仅仅是身体共享,连感情也会共享。

“窥探别人的内心,你还真是恶趣味”本来就不爱笑的楚儿狠狠瞪了一下眼睛,对内心某处的虚之王十分不满意,前面讲课的老师当然不知道这个眼神这是怎么一回事,被吓了一跳。

“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虚之王再次强调道

“嘛,反正也没关系”楚儿语气平淡,自嘲道“自从你出现,我就知道我只是你的傀儡而已”

“还有重视你的人在,所以你不是傀儡”虚王劝慰道

“正如你所看到的记忆,我已举世无亲,所谓珍惜我的人是不存在的,难道你想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就算你重视我,我也不会高兴的”听楚儿嫌弃的道,虚王心中有点火

“就算是没有人珍惜你,你也要珍惜你自己”

“为什么要珍惜自己?”百玺也恼火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而虚空之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两人僵持一段时间后下课铃想起来

“这老家伙今天讲完就走,没有压堂~”下课之后女生们兴高采烈的聚到楚儿的周围,楚儿立即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

“当然咯~那个老猥琐看到我们楚儿瞪一下眼就不敢压堂啦~哈哈”一女学生道

“今天楚楚换洗发水了么?味道好像跟昨天不大一样,刚进教室我就发现啦~”一女学生道。

就在一周嘁嘁喳喳之时

“喂!你们把这里围的水泄不通的,会影响班级纪律的!而且你们没看到百玺同学她很困扰吗?”这时一个麻花头眼睛妹大声道,一看班长发威了,那群女生像老鼠一样窜到各自的座位上。

“唉…真是的…”楚儿轻叹道

“她们只是太习惯跟风而已,等到期末考试之后就都消停了”坐在她前面的好闺蜜回身安慰道

“是么”

“是啊,不过今天那个隔壁班级的男同学怎么没来找你共进午餐呐?往常在学校里他会第一时间跑过来帮你解围的”

“谁知道?他干什么又跟我无干”

“莫非是跟男朋友吵架啦?~”好闺蜜悄悄说,调戏百玺楚儿“那么好的帅哥我有机会抢过来”

“你喜欢就好”楚儿一脸淡定的说,不管大事小事,楚儿一向坐怀不乱

“嗯~嗯~就是这种气势~”

--------------------------------------------------------------------------------------------------------------------------

那个女同学和楚儿谈论的隔壁班男同学名字叫秋伍,从小就是楚儿的青梅竹马,也是父母指腹为婚的未婚夫,秋伍没有吃午饭,午休之后就翘课了,他性格比较阴沉没有几个朋友,所以翘课的时候也只能自己一个人消遣时光,他去俱乐部打了片晌野球,然后买完同人志之后找个网咖单间看新书顺便蹭个WIFI。

“我也知道她不是那种认为仗着自己脸蛋好看就觉得什么事情都可以轻而易举做到的人,但是她那种高傲的样子,真的让人受不了,要不是她父亲创业时候对我父亲做了承诺,而我要继承父亲的指示,我才不会主动接近她”秋伍心里这么想,很不爽进了网咖

刚进网咖自动连了WIFI,衣服里的手机响了一声,有新通知,秋伍找个单间沙发坐了下来,划开手机打开口袋妖精app,这是最近他一直在玩的一款手游。

“哇塞~这个网咖有皮卡丘!”秋伍惊喜的道,半空挥着手机想找到皮卡丘的位置并将它纳入口袋

“原来你在这里~”秋伍激动的忘记敲门,推开隔壁单间的门寻找皮卡丘

单间的长椅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小女孩

“大哥哥?你是?”

“你先不要动哦,哥哥在玩一款叫口袋中的妖精的游戏,我要抓到这个房间里的皮卡丘”

女孩好奇的看着秋伍没说话

“皮卡丘~Get!”秋伍突然大叫道,兴高采烈的像个孩子

“哪里哪里?我看看我看看”小萝莉好奇的夺过秋伍的手机

“….还给我”秋伍想抢回手机,不过这个机灵的小萝莉没让他拿回手机

“喂,抢东西的小偷!”

小女孩没予理会,把玩着秋伍的手机,秋伍在密闭的房间里刚想追赶这个不乖的小萝莉

“小气鬼~你再接近我我就喊了啊,萝莉控”小女孩威慑道,秋伍顿时没电。

“...你这个黑萝莉…”

“喏~手机还给你,我看完了”萝莉好像觉得内容无聊了,终于将手机物归原主。

秋伍回到自己的单间锁上门,沉迷在他的手游之中

----------------------------------------------------------------------------------------------------------------------------

“果然你是回家社的”虚之王和楚儿还在学校里,一天的课程已经结束,太阳落山时楚儿收拾东西准备往家走。

“要你管,我只是觉得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很无聊”楚儿依旧我行我素说

“对了,上课的时候你手机好像接到新邮件了”

“是吗,我看一下”百玺放下手中的一摞书从裙兜里掏出iphone,触摸解锁点开邮件

“噗~~”虚之王看见邮件内容笑出声

“这个家伙…”看了内容,楚儿也很无语。邮件是秋伍发过来的,说是让百玺放学之后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等他

“你们不是很恩爱吗?下午何必发了那么半天牢骚”

“哼,那家伙最近越来越搞不懂他了”

“那我先睡着,不打扰你们在小树林卿卿我我了”

楚儿在洗漱间重新扎一下马尾辫,化了个淡妆就离开了学校

太阳在西边的余晖也消失了,楚儿横穿过马路进入林间小路,她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树木的枝条因没有人修剪恣意生长着,鹅卵石道路被密密匝匝的荆棘交错着,在傍晚行走必须留心

此时的楚儿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她看到月光下有一个生锈的长椅,就决定在那等着秋伍的到来,正把没用的杂志放在冰凉的座椅上准备落座,月寒风清的树林深处传来一个娇弱的声音

“...救救我…”难道是有人遇难了?楚儿再次拎起包,向那个声音的源头走去

又在树林里深入走了很久这个依稀的声音才能听的真切,看来确实是有人在求救,这里杂草丛生,树木更加密集,不像是有人涉足过的样子,楚儿就算要回去也要花上一阵功夫,索性一探到底。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眼前的下女孩身穿黑色连衣裙,脸埋在膝盖里哭泣,听到有人对她讲话,她才慢慢的抬起头,定睛在楚儿身上

她指了指自己的脚,脚踝被荆棘划破了

“我要回家,我好怕…不敢自己一个人回去”

“如果你觉得在我身边有安全感的话,我倒是可以带你回去”不见秋伍的人影不说,秋伍也迟迟不给自己发个消息,楚儿感觉自己被放了鸽子,虽然很生气但是毕竟遇到这样不测的事,还是决定好人做到底。

听见有人说要帮她,小女孩喜出望外,立马牵起楚儿的手

“嗯,谢谢姐姐,我们走吧”两人又往树林深处前行着,走了很久仍然不感觉像有路。

“你的家确定在这个方向吗”

“嗯,是的,再走一会就到了”

透过树木间隙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混凝土建筑

女孩拉着楚儿的手加快了脚步,顾不得荆棘扎自己的脚,近似狂喜嬉笑着跑着,楚儿只能在后面慌慌张张跟着她

“我们到了~”女孩带楚儿走到这个被遗弃的建筑大铁门。

“这里是你的家吗?”环视了一圈,楚儿觉得这是个怪异的地方不想再接近,道“既然把你送到家了,我也回家了,再见”

“别这样~你是我的恩人,我家人还要谢谢你呢”女孩说着,盛情的把还在犹豫不决的楚儿拉进了那扇门,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楚儿感觉后脑海一阵钝痛,失去了意识

楚儿受难期间,远方的秋伍给百玺家打了电话

“老太婆!我是秋伍!楚儿回来了吗”

“没有啊!你没和她在一起吗?”得知楚儿没平安到家,秋伍心里急的发慌,挂电话之后他整理了一下思绪,骑单车赶赴邮件里提到的小树林

“楚儿,楚儿,你在吗”虚空之王内心稍纵不安,不断呼唤着,仍感受不到楚儿的意识。在没有宿主允许的情况下,虚王用自己的意识引领着身体准备活动。

虚空之王领略到了楚儿身体的痛觉,得知楚儿因钝器击中中枢神经导致暂时昏迷,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醒了?虚空之王”一身穿黑披风的男人说,等眼睛适应了黑暗,虚王看到眼前的黑衣人真面目。

“原来是你,垄”虚空之王环视一下周围,除了垄本人,他的手下也都在,每个人各自手上拿着能当做武器的东西,在垄身边站着的是一个穿黑色连衣裙、手里撑着黑伞的萝莉,

那个就是他的使魔

“这里是哪里?”

“一个废弃的工厂,现在作为我的基地”

“你把我们骗到这种地方来有什么目的”虚王站起身来,用那双寒冷但却诱人的眸子凝视着他

“虽然你一向做事很随缘,不过这次阴差阳错让一个手无寸铁之力气的女高中生做为你的宿主,想必滋味也不好受吧”

“哼,你到底想说什么?等我适应了这具身体,最终胜利非我莫属”

“别说傻话了,你我都是有远见之人,你的宿主没有任何战斗力,甚至让你在与鸿的战斗中不惜惨败”垄擦亮蜡烛,坐在凳子上向杯子中倒了白葡萄酒请虚空之王一起斟酌。

“我们合作吧”垄一本正经的向虚空之王提议

“你看你对我的宿主做的好事,我能跟你合作么”虚空之王虽然有几分想要合作的意思,但是不能轻易就从了垄。

“我劝你,尽量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垄走到虚王身体旁边,用手抚摸着楚儿的尖下巴和那张女人细嫩的脸颊,虚王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

“如果合作,你即将成为我的容器我很乐意,但你要求我为你做什么”

“你协助我颠覆世界的结构”

“世界结构?”

“你作为这个世界的观测者,一个神的存在,看透了世界的演变规律,对这个世界的结构,以及发展的趋势了如指掌,我想让你协助我彻底改变世界的社会阶级和不公”

“说的简单,实现起来并不容易,你知道有个东西叫因果律吗”

“你所说的因果律,不正是你想改变的东西吗?你第二次参加这场王之间肆杀的战争不正是要求改变因果律吗,如果你否定说你只是玩玩而已,我可不信”

“强强联手,利益双赢,听起来就很诱人”虚空之王目前有点动心了

“是嘛~”

“顺便问一下,我的意识可以自由选择宿主,但是我离开百玺楚儿的身体之后你们会拿她干什么?”

“当然是杀了她”

“为什么,她只是一介凡人,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

“在你倾注你的意念到她的身体里时候,她能保留住自己的意识,说明她并不是普通人,你离开她的身体后她很有可能还保留着有关你的记忆,而你也不想泄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处理掉她为了保险起见,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言之有理”

听说要处死这个绝世美颜的女高中生,垄的手下倒是有点坐不住了,开始动了歪念

“垄大人,杀了这女的不是问题,不过这么一个小美女送她去黄泉有点可惜,要不我们做点什么吧”一个黄毛小子对垄说

“强?”一个胖的流油的流氓问黄毛

“跟着主子果然有肉吃”身边的人对垄投向青睐的目光。

“嗯,小姑娘先让哥们几个爽一爽吧~”几个人早已跃跃欲试道,

“动手吧”

“好啊好啊!我先,我先!”几个面目淫荡的男人样子商量着决定谁先动手

对于虚空之王来说与垄联手,确实要比这个和这个人畜无害又持才自傲的女人在一起强得多。虚空之王心想:因为这家伙一直不警惕自己周围,今天她能死在这是个必然,因果关系什么的根本没必要去干预,而且她一直不爱惜自己,这样的人就要受到屈辱,这又有什么不好?

让这群人给她上一课吧!

上一课吗?

上一课——

上一课……

上一课也什么都不会明白啊

因为这之后楚儿就会死掉了

她问我:为什么人要珍惜自己

虽然是个愚蠢的问题

但她问的是我,不是别人

更不是这些人

为什么不能由我来告诉她呢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必须是我

必须是我才能告诉她

非我不可

“住手!”虚空之王歇斯底里道,这一声恐怕喊破了喉咙,周围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动作都凝固了。

“我还没同意你那个该死的合作,就不要对我的宿主动手!而且这么下流的做法,真的是让人看不下去,一想到今后跟你们这群人打交道,我就会恶心”

“?”听到虚空之王出言不逊,垄愣了一下

“没想到你还会有恻隐之心”垄讽刺道

“我也没想到我今天来的竟然是贼窝”虚空之王目中无人的说,丢口唾沫给垄和他的手下。

“无妨,格杀勿论”垄知道自己已经得不到虚空之王了,便命令手下杀了这个女人,所有人抄了家伙。控制这具纤细的身体与他们玩硬的行不通,虚空王只能东躲西藏,他躲进了废弃工厂的通风管道,这里比较狭窄,就算被发现了那群人高马大的男人也应该拿她没办法,不料垄拿电锯锯开了管道,前方的管道已经被杂物堵上了,没法继续向前,后面也没有退路,被电锯砍到了这里就是自己的血海。

虚空王的脑子也不迟钝,因为这个报废工厂屋顶被台风掀了,那么通风管应该会暴露在外面,而前两天一直在下雨,所以眼前的堵塞物之后应该有大量的水,千钧一发之际她用手把堵塞物疏通了,他把膝盖顶住管道不让自己被水流冲下去。

“呜啊!!!有你的!!”因为电锯连电被毁,垄也险些丧命

虚空之王竭力继续向前爬着,在二楼通风管道断裂处跳到了外面去,听到门外有楚儿逃跑的脚步声,那几个男的也破门而出穷追不舍追着她,生怕放过了这个到嘴了的肥肉,就在弱小的楚儿被虎口包围住没有退路的时候,铁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音

“你们放开她”秋伍道。

因为秋伍没有经常看邮件的习惯,所以发现黑萝莉发的那封虚假邮件晚了一点,他以为这是那小萝莉的恶作剧原没加理会,楚儿若是真的去小树林了,被放个鸽子也无妨,秋伍之前是各种铁心想调教一下楚儿的性格,所以就没跟过去。

不过生气归生气,男票回头一想感觉那个小女孩有点可疑,晴天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好像一直躲在阴影里,神色和动作根本就不像人类一样,秋伍害怕这个女孩对楚儿搞鬼就来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

“小哥哥,我劝你别管闲事”

“你们是什么人?”秋伍手臂将楚儿搂进怀中,道

“就凭你还想英雄救美啊?”男人们嘲讽道

秋伍跑过去朝着小混混的脸打去,他只是一个学生,论打架经验远不如垄手下收养的小混混,一个男人接过秋伍软弱的拳头,狠狠的将他的手腕扭伤,骨头咯咯的响起来那个男的却还不放手。

“秋伍!”楚儿呐喊道

“你快走!”秋伍痛苦的说,楚儿在他痛苦的表情定睛了很久也始终不愿意离开,这时垄本人从后面走出来挟持住楚儿

秋伍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心想保护自己爱人根本不顾自己单枪匹马,在这场架中只能单方面受虐。

“怎么样?英雄哥,痛吗?”小混混们在暴力中感受着喜悦着说

“我不会输在这里的…”秋伍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被打昏厥过去,他仍然想保护心爱的人

“我怎能死在这里?”秋伍狼狈不堪,只能用牙咬,

要是一般人被打这么长时间早就没气了,不过这家伙虽然也弱小,但是命却大得很,气势上绝对不输给人个人,是个犟骨头来着,校服也撕烂了的他仍然在泥浆里面与小混混互殴着,这时他被打的眼冒金星,看不清人脸了,好像要消停。

一个男人拿起砖头想给秋伍最后一击。

“停手吧”垄举起手示意住手

“….是….主人”这家伙听见主子的命令不能不从,丢了砖,幸亏这人收手快,不然秋伍的头早就成浆糊了

“为什么饶了他,主人?”

一直在旁边袖手旁观的垄把秋伍打架时候的表现看在了眼里,这小子宁死不屈的模样似乎跟他自己当年有些相似,便有点慈悲。

“行了行了,跟个小毛孩认真什么”垄说着,楚儿趁机挣脱了垄的辖制。

“虚王,我再最后问你一句,你不打算到我这边来吗”

“休想……”负伤的楚儿眼神仍然犀利的道,垄考量了一番最后说:

“好吧,那今天我就算杀了这对小鸳鸯也无济于事”他对手下的人说“撤退,烧了这里吧,以后这里不能再作为基地藏身了”

看到垄一行人消失在密林深处,这时虚王内心有一阵意识的流动,好像是什么复苏了过来

‘接下来交给你吧’虚王对楚儿说

‘看来我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意识恢复的楚儿想起来自己被骗到这地方的事

‘所以以后不要问那种傻问题了’虚王看着躺在雨中奄奄一息的秋伍道

‘之后交给你了,我去睡一会’

“秋伍!”心头焦急不堪的楚儿跑过去跪着喊着他的名字

“……”秋伍的嘴里传来一阵呻吟,楚儿牵住他的手

“…是楚楚吗?”他吐字不清的说

“是我!”

“是楚楚吗?”

“是我!”

“楚楚?”

“是我!是我!”

“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缓慢睁开眼睛秋伍看到楚儿忧伤的表情,楚楚有这样表情的样子还真是少有,秋伍道“我放心了”

“我的手好冷啊….我握着了什么这么温暖…..”

“我的手….”

“嗯,握到了幸福……”

“傻瓜…..”楚儿紧紧握住秋伍的手颤抖的笑了笑道

“娶我之前你不准给我死掉”

“嗯….”(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