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双人拍炮人体图片

被夕羽无奈喂食雪花的克莱姆竟然还没有死掉。

该赞叹他小强般的体魄了,还是这持续时间太久的回光返照。或者说他是在等一个迟迟未出现的人呢。

克莱姆不仅没有倒下,反而挺直了身子笔一样地站了起来。将夕羽纳入了他不算宽阔后背的阴影里,遮住了冬日没有度数的阳光,可也挡住了那带来如冰凉死亡的荡雪。

他似乎是把夕羽当成了阿拉丁神灯类似的许愿机,任性地拉起他,目光却憧憬地看着那似乎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高墙。

手指着那里,声音里透着激动,却又因为天寒地冻而有些颤微微的:“夕羽,我想,我想看看墙里面的世界。”不只是他,这墙外的人们又有哪个没有过这种期望。

可惜,也只是期望。“不要把我当成小叮当啊。”夕羽觉得意识模糊的克莱姆太过抬举自己的万能了,如果他有进入高墙的资格,又怎会再次忍饥受冻。

然而夕羽是个心软的人,或者说他不想看到往日活波得如同兔子,总是激励着一起的小伙伴的克莱姆这么难看的样子。

“这里就是墙内哦。”明明是纯粹的谎言,夕羽说出来却带着一股让人相信的真诚。如果一开始就选择了欺骗,那么最后只会陷入那忽悠的轮回么。

“看起来和墙外没什么两样嘛。”克莱姆咂了咂嘴,似乎有些失望地埋怨着。他没觉得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他相信着夕羽,这只满嘴堆砌谎言的夕羽。

同时,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那道堵在所有贫民窟人心中的高墙。他或许想多看几眼,可眼皮却已经不争气地缓缓闭上。

雪花打在脸上,发出可爱的啪叽声。可克莱姆却并没有因此清醒半分,他也许是要沉眠很久。

比棕熊的冬眠还要漫长,比庄周的蝶舞还要空幻。也许几个世纪之后都不会醒来。

只是在那眼皮快要闭上的最后夕羽分明听见清晰的谢谢声。与这雪花还未舞动的时候,与两人还在为生存奔波的时间里一样茁壮有力。

似乎他最后所有的力气都融入了这句话里,想要让夕羽真实地听到他的谢意。克莱姆的神情很安详,似乎心满意足地完成了一切。

也没有再次醒过来,因为直至夕羽将它平放在雪地上时。他的双眸也一直紧紧地闭合着,一动不动得就如同太平间的那些人。

那么,这个时候,夕羽才关注起自身来。全身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靠在墙角的小手也已然若截肢般无法感知。

嘴唇又干涩得裂出波痕来,其中连同鼻尖吐出的气体也干巴巴的。似乎不带一点湿气。

雪花仍如落英缤纷,扬起得将天空也扮成了一座空中花园。这大概是夕羽所见过最绚丽的异界之雪,可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这雪愈来愈大了,视野中的世界似乎已完全被冰色的天寒所掩埋。夕羽忘不了这场景,也无法忘却那个同他一起为活着而拼搏过的少年。但是他的声音似乎也越来越微弱了。

满头银白丝发的少年(少女)无言地枯坐在凉彻心底的寒地,即使风依然没有停止地吹荡着。可那些银丝却无动于衷地披落在肩膀上,和他的主人一样,没有生气的宛若死亡。

夕羽也没有再动弹,或者说已经很难行动了。就连打哆嗦的条件反射也慢慢消失,雪色如旧,如同一件冷色的新衣,挂在他身上,将之装点成一个不会说话的雪人。

“已经到最后了。”夕羽使劲把头转向那苍茫的天空,即使那纷雪中的几片不小心地跌落进他的双瞳,也舍不得闭上。

因为他知道,或许他已经不再有睁开它的力气。可这天空又有什么可以留恋的,除了多出的雪,依然单调得连一只振翼的鸟儿也不曾有。

“我也会融化在这片冰雪砌成的白色世界中么。”可惜这些问题已无人回答,此刻陪伴他的就只有那纷纷的流雪罢了。

或许现在的我也如刚才的克莱姆一般陷入了恍惚,在迷蒙之间,我看见一个金发的女人向我伸出了手。

夕羽虽然感叹着金发少女华丽的打扮,也嗤笑着自己的想念竟然会是这样。可不论心意如何,他都不想违背这最后的祈望。

可是有一点夕羽不懂,为什么这本应是自己的无聊幻想。但那双手的温暖却仿佛直入心底一般,唤醒了他自己已然僵硬了的四肢。

#我叫夕羽,是个穿越者,我没有金手指。但想来,在那个雪天里的那场邂逅或许便是我最大的金手指了吧。#

克莱姆,我可能无法继续和你的比试了,我似乎不会死。

#只会带走一个的少女,活下去的夕羽靠的或许就是克莱姆的那份擦肩而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