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糙汉女主奶大肉肉

月夜,星星的光辉和一轮皓月将整个郊野照得通明。

这里杂草横生,不时可以看到几个荒废的坟墓,有几个比较新的坟墓上面还插着早已经腐烂的招魂幡,在寂静的夜晚中,伴随着虫鸣声微微晃动几下,笑的人心惊胆颤,不得不尴聊以缓解心中压抑的气氛。

“等我干完了这一票就再也不干这勾当了!真他娘的吓人!”一个长得干干瘦瘦的盗墓贼手握着一柄锄头,光着膀子擦了擦汗,油光满面的。

“嚯~这话老子都听你说了三年多了!这玩意就跟撸了最后一次就不撸了一样!”精壮的大汉斜着眼睛鄙视干瘦盗墓者。

“耗子,我跟你说,这世界上是没有鬼神的,你不要害怕这一行,就像考古一样,我们要抱着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精神去发掘古物!虽然我们自己赚了钱,但是我们把艺术发扬光大了!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就算真的有鬼,我们也问心无愧!不用怕它!”精壮的大汉振振有词,大力的拍着胸口以示问心无愧。

“哇!真的吗?”空气中突然出现第三个人的声音。

“我还能骗你不成吗?不怕告诉你,大哥以前做过一个梦,梦到一个女鬼压着我,当时吓得我一个翻身,然后这个梦就变成春梦!”精壮大汉得意洋洋的炫耀。

“唉~耗子,你的声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娘们儿?”精壮大汉后知后觉的问道,然后就看见面对着他的耗子脸色惨白,两个牙齿上下打颤,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一只手像得了帕金森一样指着他背后,另一只手捂着嘴,生怕叫出了声。

精壮大汉本来就漆黑的连一白,只觉得冷气直往裤腿里面钻。

“呼~”一阵冰冷的微风拂过,之前还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夏虫突然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哥们儿你踩着我家房顶了,挪个地,让我出来~”微弱的女声夹杂在风中飘进精壮大汉耳中。

精壮大汉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浑身僵硬,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哪怕他一米八的大块头,遇到眼前这种情况也是吓得三魂不见七魄,而且他清晰的感觉到脚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不断在顶他,想要从泥土里钻出来似的。

而他的脚下,是那种非常久远的三角土包坟墓,这种三角土包坟墓中间一般都是直接放棺材,根本不存在墓室之类的。

大汉双腿哆嗦,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牙齿控制不住地打着颤。

“大……仙儿,小的初来乍到,不懂事,冲撞了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小人计较,您要什么东西,给小的说一声……小人绝对全部烧给你……”精壮大汉浑身哆嗦,结结巴巴的将这句话说完了。

耗子在一边看的佩服的不得了,要是换作他的话,这个时候早就晕过去了,只可惜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也只能站在旁边在心中默喊666。

“不用!你挪个地方,让我出来就行了。”女声再次传来,比之前还要微弱,更加让人胆战心惊。

大汉裤裆一紧,尿意一阵阵上涌,小脸煞白,看情况这位是不打算息事宁人啊!

“大……仙,这上面没什么好玩的,您看你缺什么,小的好孝敬孝敬您,啊!对了!我送您一个男人,就后面这个,阳气十足,虽然长的是瘦了一点,但是模样儿还不错啊!”精壮大汉深呼吸一口气,一行热泪顺着鼻梁留下来。他本来立志在四十岁之前买房子,可是现在他的人生梦想才完成了一半。

嗯……他今年已经四十岁了!他还不想死啊!

耗子一脸懵逼,没想到就被这么祸水东引了,他双腿一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姐姐~不瞒您说,我喜欢的是男人啊!就算你得到了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啊!”

大汉一听,突然菊花一凉,在心中嘀咕道“他妈的,我说这小子为什么没事老盯着我看,居然是打着这个主意!幸好老子一直防着他!”

夜月,一片寂静。

“它……走了?”大汉不确定的问道。

耗子点了点头,这么久没声音应该是走了。

就这两个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虫鸣声又突然出现!

毫无防备的,泥土下突然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

“千年杀!”

一根起码一米长的木棍突然破土而出!直捣后穴!

没有一点点防备!

也没有一丝顾虑!

你就这样出现,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噗通!”

盗墓者a——卒!

耗子终于再也站不住了,两腿一软,就倒在土上,胸口剧烈起伏,眼看就要挺不过去了。

月光仿佛化作了一缕又一缕的实体,照耀在小小的三角土包坟墓上,就在大汉刚刚站着的位置上,两根苍白的手指,夹杂着泥土,破开了土层表面。

这双手非常快速的将表面的泥土挖开,那些泥土像是掉入了地底下无尽的深渊,就那样凭空出现了一个洞。

“喝呃~”精壮大汉刚刚从剧烈的疼痛中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脖子一歪又再一次晕过去了。

一双手,搭着洞口的两面撑着,紧接而出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脑袋,从头发中依稀透露出来的,是苍白到了病态的面孔。

头戴着淡紫色的发饰,不贵重,但是却出奇的精致,耳垂上带着水珠似的耳坠,一身雪白的裙子已经成了布条,看上去有些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她已经伸出了半边身子,只有腰部以下的位置还在土下面。

耗子头皮发麻,因为太过恐惧,反而镇定了下来。

然而,女人突然顿住,像是身体被什么东西拽住了一样,猛的往下面沉了几尺!活像是被厉鬼拽了下去一样!只剩下胸部以上还露在外面。

“放手!”女人破口大骂,表情不是一个狰狞能够形容的。

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只能从女人指骨分明的手指看出来,那股拉着她的力量并没有消失。

一个晕倒的大汉,一个恐惧的不敢说话的盗墓贼,一个谜一样的少女,在这个月夜下构成了恐怖的画面。

终于,十分钟过去了,女子不甘心的翻了个白眼,一只手快速的摘下了头上紫色的发饰从洞口递下去。

似乎下面的力量变小了,女子一下子爬出了一大截,只剩下腰部以下在土里。

女子表情有一些愤怒了,牙齿磨得咯咯作响,眼神也越来越恐怖。

“我跟你说啊!趁着我还没冒火赶紧撒手!我现在是因为赶时间才懒得跟你计较!你等我腾出了手了,我能卸掉你全身一百零八块骨头!老娘纵横妓院十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就没遇到过你这么难缠的!”女子不断挣扎,毫不顾忌形象的破口大骂,只可惜下面的力量仍然没有消失,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离开。

“老娘服了你了!”女子不甘心的叹了口气,取消了自己的两个耳坠递下去了。

这一次,女子又出来了大半截,只剩下膝盖以下的位置还在下面。

女子脸色变了又变,语气冰冷的说“没了!我所有的家当都在你那了!”

没声音……

出不来……

僵持继续……

夜明星稀,乌鹊南飞~

“emmm~你们这群吸血鬼周扒皮铁公鸡!雁过拔毛兽走留皮!你们不得好死!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总有一天,你们会栽在别人手里!”女子两行泪水不要钱的喷涌而出!看上去更加慎人了。

也不知道女子从哪里摸出了一包姨妈巾,快速拆开,从里面抽出了一沓沓红爷爷往洞口扔下去。

“桀桀~”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女子脚下一轻,整个人一下子冲出来了,只见她手起刀落,一个反身从三角土包坟墓上跳下来,抱起精壮大汉之前挖出的大石块,两只手将比她半个身体还大的石头举过头顶,重新冲回土包上将石头重重放下,一下子就将她出来的那个洞口给填住了!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任何停顿!

“呸!”女子往洞口砕了一个吐沫,很是不甘心。

老娘好不容易逃出来了,钱也没了,值钱的东西也没了,银行卡也被冻结了,难道接下来的日子要吃西北风?睡天桥?她好像听说天桥下面竞争挺激烈的?

“哥们儿,有钱不?”女子拍了拍身上沾着的泥土,将脸凑到耗子面前,努力的露出圣洁的笑容笑嘻嘻的问。

耗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女子,过了两三分钟之后,女子疑惑的伸出手在耗子额头上点了一下,耗子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口头白沫扑通一声倒下去,浑身不断的抽搐。

女子脸色难看,她不觉得她有那么吓人吧?这群人也太过分了!她觉得她受到了打击,心里非常的难受,喉咙里像堵着一块什么似的,说不出话也咽不下去。

为了弥补自己心中的伤痛,女子怀着悲痛的心情的将大汉和耗子的衣服全拔下来了,值钱的东西当然被她洗劫一空。

“是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美好的假期,我淡哔哩来了~”

月夜,星星的光辉和一轮皓月将整个郊野照得通明。

这里杂草横生,不时可以看到几个荒废的坟墓,有几个比较新的坟墓上面还插着早已经腐烂的招魂幡,在寂静的夜晚中,伴随着虫鸣声微微晃动几下,笑的人心惊胆颤,不得不尴聊以缓解心中压抑的气氛。

“等我干完了这一票就再也不干这勾当了!真他娘的吓人!”一个长得干干瘦瘦的盗墓贼手握着一柄锄头,光着膀子擦了擦汗,油光满面的。

“嚯~这话老子都听你说了三年多了!这玩意就跟撸了最后一次就不撸了一样!”精壮的大汉斜着眼睛鄙视干瘦盗墓者。

“耗子,我跟你说,这世界上是没有鬼神的,你不要害怕这一行,就像考古一样,我们要抱着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精神去发掘古物!虽然我们自己赚了钱,但是我们把艺术发扬光大了!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就算真的有鬼,我们也问心无愧!不用怕它!”精壮的大汉振振有词,大力的拍着胸口以示问心无愧。

“哇!真的吗?”空气中突然出现第三个人的声音。

“我还能骗你不成吗?不怕告诉你,大哥以前做过一个梦,梦到一个女鬼压着我,当时吓得我一个翻身,然后这个梦就变成春梦!”精壮大汉得意洋洋的炫耀。

“唉~耗子,你的声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娘们儿?”精壮大汉后知后觉的问道,然后就看见面对着他的耗子脸色惨白,两个牙齿上下打颤,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一只手像得了帕金森一样指着他背后,另一只手捂着嘴,生怕叫出了声。

精壮大汉本来就漆黑的连一白,只觉得冷气直往裤腿里面钻。

“呼~”一阵冰冷的微风拂过,之前还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夏虫突然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哥们儿你踩着我家房顶了,挪个地,让我出来~”微弱的女声夹杂在风中飘进精壮大汉耳中。

精壮大汉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浑身僵硬,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哪怕他一米八的大块头,遇到眼前这种情况也是吓得三魂不见七魄,而且他清晰的感觉到脚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不断在顶他,想要从泥土里钻出来似的。

而他的脚下,是那种非常久远的三角土包坟墓,这种三角土包坟墓中间一般都是直接放棺材,根本不存在墓室之类的。

大汉双腿哆嗦,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牙齿控制不住地打着颤。

“大……仙儿,小的初来乍到,不懂事,冲撞了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小人计较,您要什么东西,给小的说一声……小人绝对全部烧给你……”精壮大汉浑身哆嗦,结结巴巴的将这句话说完了。

耗子在一边看的佩服的不得了,要是换作他的话,这个时候早就晕过去了,只可惜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也只能站在旁边在心中默喊666。

“不用!你挪个地方,让我出来就行了。”女声再次传来,比之前还要微弱,更加让人胆战心惊。

大汉裤裆一紧,尿意一阵阵上涌,小脸煞白,看情况这位是不打算息事宁人啊!

“大……仙,这上面没什么好玩的,您看你缺什么,小的好孝敬孝敬您,啊!对了!我送您一个男人,就后面这个,阳气十足,虽然长的是瘦了一点,但是模样儿还不错啊!”精壮大汉深呼吸一口气,一行热泪顺着鼻梁留下来。他本来立志在四十岁之前买房子,可是现在他的人生梦想才完成了一半。

嗯……他今年已经四十岁了!他还不想死啊!

耗子一脸懵逼,没想到就被这么祸水东引了,他双腿一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姐姐~不瞒您说,我喜欢的是男人啊!就算你得到了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啊!”

大汉一听,突然菊花一凉,在心中嘀咕道“他妈的,我说这小子为什么没事老盯着我看,居然是打着这个主意!幸好老子一直防着他!”

夜月,一片寂静。

“它……走了?”大汉不确定的问道。

耗子点了点头,这么久没声音应该是走了。

就这两个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虫鸣声又突然出现!

毫无防备的,泥土下突然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

“千年杀!”

一根起码一米长的木棍突然破土而出!直捣后穴!

没有一点点防备!

也没有一丝顾虑!

你就这样出现,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噗通!”

盗墓者a——卒!

耗子终于再也站不住了,两腿一软,就倒在土上,胸口剧烈起伏,眼看就要挺不过去了。

月光仿佛化作了一缕又一缕的实体,照耀在小小的三角土包坟墓上,就在大汉刚刚站着的位置上,两根苍白的手指,夹杂着泥土,破开了土层表面。

这双手非常快速的将表面的泥土挖开,那些泥土像是掉入了地底下无尽的深渊,就那样凭空出现了一个洞。

“喝呃~”精壮大汉刚刚从剧烈的疼痛中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脖子一歪又再一次晕过去了。

一双手,搭着洞口的两面撑着,紧接而出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脑袋,从头发中依稀透露出来的,是苍白到了病态的面孔。

头戴着淡紫色的发饰,不贵重,但是却出奇的精致,耳垂上带着水珠似的耳坠,一身雪白的裙子已经成了布条,看上去有些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她已经伸出了半边身子,只有腰部以下的位置还在土下面。

耗子头皮发麻,因为太过恐惧,反而镇定了下来。

然而,女人突然顿住,像是身体被什么东西拽住了一样,猛的往下面沉了几尺!活像是被厉鬼拽了下去一样!只剩下胸部以上还露在外面。

“放手!”女人破口大骂,表情不是一个狰狞能够形容的。

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只能从女人指骨分明的手指看出来,那股拉着她的力量并没有消失。

一个晕倒的大汉,一个恐惧的不敢说话的盗墓贼,一个谜一样的少女,在这个月夜下构成了恐怖的画面。

终于,十分钟过去了,女子不甘心的翻了个白眼,一只手快速的摘下了头上紫色的发饰从洞口递下去。

似乎下面的力量变小了,女子一下子爬出了一大截,只剩下腰部以下在土里。

女子表情有一些愤怒了,牙齿磨得咯咯作响,眼神也越来越恐怖。

“我跟你说啊!趁着我还没冒火赶紧撒手!我现在是因为赶时间才懒得跟你计较!你等我腾出了手了,我能卸掉你全身一百零八块骨头!老娘纵横妓院十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就没遇到过你这么难缠的!”女子不断挣扎,毫不顾忌形象的破口大骂,只可惜下面的力量仍然没有消失,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离开。

“老娘服了你了!”女子不甘心的叹了口气,取消了自己的两个耳坠递下去了。

这一次,女子又出来了大半截,只剩下膝盖以下的位置还在下面。

女子脸色变了又变,语气冰冷的说“没了!我所有的家当都在你那了!”

没声音……

出不来……

僵持继续……

夜明星稀,乌鹊南飞~

“emmm~你们这群吸血鬼周扒皮铁公鸡!雁过拔毛兽走留皮!你们不得好死!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总有一天,你们会栽在别人手里!”女子两行泪水不要钱的喷涌而出!看上去更加慎人了。

也不知道女子从哪里摸出了一包姨妈巾,快速拆开,从里面抽出了一沓沓红爷爷往洞口扔下去。

“桀桀~”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女子脚下一轻,整个人一下子冲出来了,只见她手起刀落,一个反身从三角土包坟墓上跳下来,抱起精壮大汉之前挖出的大石块,两只手将比她半个身体还大的石头举过头顶,重新冲回土包上将石头重重放下,一下子就将她出来的那个洞口给填住了!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任何停顿!

“呸!”女子往洞口砕了一个吐沫,很是不甘心。

老娘好不容易逃出来了,钱也没了,值钱的东西也没了,银行卡也被冻结了,难道接下来的日子要吃西北风?睡天桥?她好像听说天桥下面竞争挺激烈的?

“哥们儿,有钱不?”女子拍了拍身上沾着的泥土,将脸凑到耗子面前,努力的露出圣洁的笑容笑嘻嘻的问。

耗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女子,过了两三分钟之后,女子疑惑的伸出手在耗子额头上点了一下,耗子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口头白沫扑通一声倒下去,浑身不断的抽搐。

女子脸色难看,她不觉得她有那么吓人吧?这群人也太过分了!她觉得她受到了打击,心里非常的难受,喉咙里像堵着一块什么似的,说不出话也咽不下去。

为了弥补自己心中的伤痛,女子怀着悲痛的心情的将大汉和耗子的衣服全拔下来了,值钱的东西当然被她洗劫一空。

“是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美好的假期,我淡哔哩来了~”4(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