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

苏浙这次伤得不轻。

伤他的还不是别的,而是他的本源火。那火焰太过强大,就连季沧海也找不到办法化解,只能依靠苏浙自身的力量,将那火焰之力给压制下去。灵兽都有血脉传承和长辈引导,他们的修炼方式跟人也有很大的差距,如果能找到它同族的话,苏浙生存下来的几率就会太很多了。

“现在只能靠他自己。”看着趴在一侧,远远看着苏浙忍不住靠近,却又被那溢出的火焰烤得毛发焦黑甚至身体烤糊的大黑豹悍匪,季沧海叹息一声,施展法术将悍匪定住,阻止它送死一样的继续靠近。

“悍匪,他把当兄弟,肯定不希望你过去送死!”季沧海説完之后转身离开,他因为护着苏浙出来,身体其实也被那火焰灼伤,之前穿的那身衣服早就毁了,胸膛上也有烧焦的伤势,就连他都抵挡不住的火焰,悍匪就更不用説了。

……

苏浙很热,他浑身血液都烧起来了,他很疼,疼得在地上打滚,就好像身体里有一股蛮横的力量在横冲直撞,要将它的身体撕裂撑破,使得那股力量能够冲出桎梏。

——三圣界,天狼殿。

素衣老者最近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像他这样已经快要踏¥≈ding¥≈diǎn¥≈xiǎo¥≈説,入圣道的修者,对未发生的事情或多或少都能窥见几分,只可惜这一次未来一片迷蒙,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搅得他这般心神不宁。

直到啸天圣狼雕像上出现了一diǎn儿异常,他的心头才重重一沉。

素衣老者立刻前往了黑狼王族,仔细地检查了那个黑狼王族觉醒了天火的天才少年之后。他才稍稍的松了口气。“最近你们要好好看着他,监督他修行,千万不要出现任何意外。”

素衣老者説完之后又问,“现在眼睛有没有感觉到奇怪的地方呢,会不会看到一些并没有发生过的画面?”

按照雕像上显示,他觉醒了天火和虚空之眼,如今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虚空之眼也该有些反应了。

少年在素衣老者面前不敢撒谎,只能摇了摇头。

素衣老者苍老的面庞上出现了一抹凝重,只听他道:“莫非还有族人觉醒了?”转念又想。天火万年来都没有xiǎo狼觉醒,现在出现了就已经是大喜了,难不成他还妄想有两个同时觉醒……

素衣老者没多説什么,只是叮嘱黑狼王一定要好好引导少年修炼。同时赐下了大量的修炼法诀和天材地宝。等到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背着手离开了。

“爹,刚刚族老説的?”待人走后,少年紧张起来,“我们查过虚空之眼觉醒的症状,可是我一diǎn儿都没有,会不会真的,还有一个觉醒了的同族?”

黑狼王阴沉着脸道:“不会的。我儿放心。”

如果有的话,怎么可能连族老都找不出来。如果是在三圣界另外的人、魔之界就更不可能了。啸天狼的存在一定会被另外两界的上层发现,而一旦被发现必死无疑,岂会让它继续存活。

毕竟天火和虚空之眼并不是一同出现觉醒的。

“如果没有在三圣界呢?”少年仍旧不放心地问道。

“这怎么可能……”黑狼王説完之后,自己却愣了一下,难道那只xiǎo狼崽子真的活下来了吗?如果它真的活下来了,他一定会让它再死一次!黑狼王冷哼一声,随后他返回大殿召集手下,发布了一个秘密任务,前往其他低等界面,寻找啸天狼。

……

苏浙这一次一烧烧了三天。

他把自己烧成了一头没毛的癞皮狗。醒来之后艰难地变成人形,苏浙发现他身上不仅没了皮毛所幻的衣服,身体上毛发也是一根不剩,成了一个光溜溜的无毛男。

苏浙先是发了一会儿呆,之后猛地惊醒过来,他把xiǎo辣椒的神魂碎片弄丢了!苏浙把自己在沧海城阵法之中的遭遇一个字不漏的复述给了师父季沧海,等到説要回去寻找残魂碎片的时候,季沧海才道:“既然有很大的可能説明她的神魂未灭,你应该安心下来养伤才对,若你也死了,才是真的再也无法相见了。”

“现在沧海城已经被封印起来,即便是你想去,也没办法进入其中。”季沧海又道,“我觉得现在的关键在于找到你説的那柄枪,那枪才是关键,很有可能,她的神魂就被困在枪中,所以幽冥界没有。当然,也不排除那倪素云是在説谎的可能。”

苏浙因为丢失了xiǎo辣椒的神魂碎片心急如焚,根本没什么心思去思考,直到此时才缓过神来,对,其实他接受到的应该是好消息,他现在不能垮掉,一定要找到关于星辰枪的线索。

从前的他是自己一直坚信xiǎo辣椒还活着,并通过分析来説服自己相信,而现在,倪素云的话实际上是给了他保障的,起码,让xiǎo辣椒的元神还在的可能性变得更大了,更加有説服力了。

想到这里,苏浙还勉强笑了一下,他抬头问道:“对了,师父,我们一起去封印的人,有几个活着出来了?”

他当时都已经神志不清了,根本不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我、云华山的疯道人。”季沧海道。

“就只有我们三个?”苏浙语气沉重地再次问了一遍,就见季沧海diǎndiǎn头,“就只有我们三个。”

苏浙对其他人印象不深,跟他们也谈不上熟络,但那些人算得上是为了轩辕界而献身的英雄,也使得他心头感慨万千。死去的五人之中跟苏浙有过交集的就是金戈城宁渊了,他到底没能活下来。

想到这里。苏浙心头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只是他忽然想到,在沧海城的阵法之中,倪素云似乎叫了一声尊者。而他也听到了一声废物。那个尊者是谁?是幽冥界里出现的新人物吗,比倪素云更加厉害的狠角色?

他们真的把幽冥界封印住了吗?

苏浙直觉没那么简单,他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一幅画面,宁渊冷冷看着以昆山派为首的四人,似乎成对立之势,而下一刻,苏浙只觉得背心发凉。死掉的五个人,不正是宁渊和他对面的那四个人么!

他知道自己能够看到未来发生的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断,也不肯定到底是不是真的。但如果是真的话,这其中就透出几分诡异了。

宁渊那个人,他是真的看不透。

他会不会跟幽冥界有关?不管怎样,苏浙觉得有必要把宁渊这个人的消息给打听一下。看看有无可疑之处。

苏浙把自己的猜想也告诉了季沧海。季沧海听后也十分看重,吩咐苏浙好好养伤,自己则去金戈城打听消息,没过多久,就把挖掘到的信息给带了回来。

金戈城现在很混乱,城主魂灯灭了,死在哪里的都不知道。最后一次见到金戈城主,还是在沧海城的界碑外。然而沧海城驻守的修士,包括疯道人都没见过他。也没发现那附近有打斗过的迹象。

宁渊是一年前才出现的,被城主搭救回来并悉心培养的对象,而一年前,江湖上都没有宁渊这么个人,只不过轩辕界地广人稀,有不少隐居在山林里修炼的修士,还有数不清的xiǎo门xiǎo派,或许他是刚刚出世历练的也説不定,反正他自己是那么説的。

“我听到这个消息还去摘星楼里查了一下。”

摘星楼号称轩辕界里最强大的情报机构,也是轩辕界最大的商会万宝楼的靠山,他们声称只要出得起价钱,就没有他们找不到的消息,没有万宝楼内买不到的东西。

“那里也只有宁渊这一年来的消息。”説道此处,季沧海顿了一下,“也没有星辰枪的消息,倒是有个摄魂枪,不过那摄魂枪早被摧毁不复存在了。我拓了一个摄魂枪的样子,你看是不是?”

明明消息里説摄魂枪已经毁了,也知道摘星楼绝对不敢卖他虚假消息,季沧海仍旧把那摄魂枪给拓了下来,拿给苏浙看。

苏浙一看就知道这跟星辰枪完全不同,他摇了摇头,“或许星辰枪并不属于轩辕界,只是如果不属于轩辕界的话,当初又怎么会被真轩弄到手,最终藏在桃源界的洞天福地内的呢?”

不管怎样,苏浙都得感谢师父的一番心意。

“多谢师父。”季沧海待他不薄,他一定铭记在心。

“你好好休息,既然星辰枪是仙器,或许跟那即将开启的仙人秘境会有些关联,到时候进去看看。我们现在在昆山派,去的时候昆陵会通知你的。”沧海城已经没有了,有多出来的名额被瓜分了,季沧海和苏浙各得到了一个。

本来没人愿意把名额给季沧海的,只不过一来季沧海实力强,得罪了也不好,二来听説魔道那边也抢到了一把钥匙,媚影那女魔头也会去,就让媚影去纠缠季沧海好了,也能让他们少掉一个强大的对手。

季沧海説完之后显得十分疲惫,他一直刻意隐藏,到此时才被苏浙捕捉到了一丝异样。

“师父你受伤了?”

“我出去遇到了媚影,你好好养伤,我也需要闭关一段时间。”季沧海倒是不会隐瞒,他只有这一个徒弟,能够提供帮助的时候自然不会推诿,但做过的事他也不会刻意去隐瞒,至于徒弟心中如何在想,季沧海一个大老爷们,其实也不会在意那些。

季沧海离开之后,苏浙也没干别的,开始吸收灵气养伤,他这一养就养了大半个月,刚刚恢复得差不多了,就接收到了昆山派传来的讯息。

仙人秘境即将开启,他们将即刻启程,一同前往虚海蓬莱岛。未完待续。。(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