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强脱我的内裤

文学楼手机阅读,

虽然衣衫褴褛,但缇娅和希卡的脸蛋都很干净,内心的快乐清清楚楚地表现在上面。【文学楼】

“欢迎回来!”抢在姜炎和艾莎之前,简单的一句话,她们表达了对姜炎平安归来的喜悦,缇娅更是鲜有地抱住了姜炎的腰。当然,她们对跟在姜炎身后的美丽女性也十分好奇,两双大眼睛带着不同的思绪早早地离开了姜炎转向艾莎。而艾莎也对她们回以亲切的微笑,使得两人因为害羞重新看向姜炎,但不时又瞄艾莎一眼。

把她们的一举一动全看在眼里,姜炎笑着摸了摸缇娅和希卡的头,“谢谢你们来接我们,我回来了。”然后他把艾莎拉到身旁,向她们介绍道:“她是来自安索仁国的艾莎,以后也是我们的一员了。”

“请多多指教,缇娅、希卡。”艾莎蹲下来温柔地说,同时向两人伸出了友谊之手。

看着悬在三人中间的手,缇娅和希卡显得犹豫不决。因为小孩特有的扭捏和害臊,加上一丝与人建立关系的不安,她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握住伸来的手。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似乎在感官上放大了一万倍。同样被放大的还有纤细的人们心中的不安。即使表现得稳重大方,艾莎其实很害怕自己不被二人接受。她并没有进取或放弃的勇气,只能竭力保持着形象,祈求两只手的到来,但握手的可能性却越来越小。

这时,姜炎往缇娅和希卡的背上轻轻推了一推,两人握住了艾莎的手。

“!”

取代安心感,艾莎感觉到了别的什么。她立刻翻看两人的手心,上面的一条条伤痕占据了她的心思。

“伟大的安神,请慈悲的您听听我的请求,治疗这些可怜的人儿。”

随着她的祈祷,一团金色光芒包裹住她的双手。治愈的力量伴同温暖流入到她所捧着的手中。很快,两只手上已经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她又让两人拿出另外一只手,给她们继续治疗。

“好了,没事了。”

“谢谢。”

在缇娅和希卡道谢后,艾莎立即责怪地看向姜炎,并没有注意到他也有着不输于自己的关切。而她的眼神也让姜炎一时间不知所措。

“这不是姜炎哥哥的错。”不希望艾莎和姜炎间出现误会,希卡连忙解释,“这些伤是这几天我们自己弄的。”

“我们不想什么都不做。我们也想出一分力。”

“是啊。请你不要责怪姜炎哥哥了。”

看到希卡和缇娅露出忧郁的表情,艾莎知道自己又做错了。她想安慰一下他们,但又说不出话来。

此时,代替她,姜炎接上了两人的话。

“是吗,那就让我们期待一下,赶紧回去吧。”

“嗯!”

“东西就让我们拿吧。”

“好的,帮大忙了。”

几句话后,冷却的气氛再度活跃起来。缇娅和希卡跑向了停在后面的自行车。

艾莎轻轻地叹了一声。虽然放下了压在心中的大石头,但她还是一脸沮丧。她接过姜炎的手站起来,然后望向两个孩子。发现他们正手忙脚乱地一人抬着倒下的自行车,一人解开连着车与箱子的绳索,没有空闲留意这边的情况,她就挨到姜炎身上,摇着头,发出“呜”的怪声。

“搞砸了。他们一定认为我是一个蛮不讲理、不值得信任的人。”发泄完后,艾莎说。

“不用担心。你也看到了,他们都是些好孩子。你们很快就会变好的。”

“嗯。谢谢,还有对不起,错怪你了。”

姜炎笑着捏了捏艾莎的脸,“好了,别这幅样子了。”

“嗯……”

就在两人情到浓时,准备亲吻的时候,艾莎感到背包被人拉了一拉。随后,他们身旁传来了缇娅的声音。

“你的背包,让我来拿吧。”

呲的一下,两人的脸红了。他们尴尬地看向不知何时来到身边的缇娅,心中的窘迫在那双纯洁的大眼睛里暴露无遗。

啊,为什么我们一点自制力都没有啦!艾莎在心中不停抱怨。本来她们并不想这么快暴露两人的关系,希望等她被缇娅和希卡接受了再公布,更别说被看到这种亲密的行为了。她现在已经羞得想钻进洞里面去了,但她还是把背包脱下来递给了缇娅,同时说了声谢谢,只不过语气有点别扭。

仿佛没发现她们俩的不自然,缇娅只是十分有礼貌地向艾莎点点头,接过了背包,然后把它放进手链中。接着,她跑到另一边,也牵起了姜炎的手。

惊慌之余,姜炎还是十分开心地握着缇娅的手,对着她笑了笑。缇娅也还给他一份可爱的笑容。没人注意到艾莎看着缇娅的笑脸,眼神里埋藏着一丝担忧。不过她的阴霾也很快就被冲散。就在此时,刚刚回来的希卡径直走到她身边,有点脸红地向她伸出了左手。

“可以跟你一起走吗?”

艾莎惊喜地看着伸来的手,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嗯,当然了!”

“好的!”这时,姜炎突然说,似乎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他把缇娅的手放进艾莎手中,“今晚应该好好庆祝一下。我去抓些东西回来。你们先回去吧。”

缇娅看了看他,欲言又止,然后又看了看艾莎。发现艾莎也在温柔地看着自己,她的脸上隐约出现了一丝可爱的红色。

她对着姜炎点点头,“嗯。”

“那带路就拜托你了。”姜炎对希卡说。

“交给我吧!”

*****

没花多长时间,姜炎就抓到了猎物——两只全长接近1米的狐狸样动物。他估摸着艾莎她们离到达营地还有一段时间,就提着猎物的尾巴在山林里四处走走,观察一下山林现在的情况。

与外面的草原不同,山林里的动物并没有显著地增多,几乎跟他离开前没有区别。感觉不会有什么收获,他就转而追上艾莎她们。当他看见她们的时候,如他所料,艾莎与两个孩子已经相处得不错,相互间有说有笑。他还注意到,三人之间多了一个小身影。它也是她们当中最为活跃的一个。

那个身影自然就是之前没有出现的蓝姆了。它因为承受不了自行车的速度而晕车,之后就躲回了凝胶中,一直藏在艾莎的口袋里。事实上,幸好当时它由于喜欢宝石而待在艾莎的胸口,再加上姜炎觉得车速快,吩咐过艾莎要护着它,不然可能就要发生严重的事故了。

不过现在看来它已经完全恢复,精力充沛地在三人间跳来跳去。看到这里,姜炎也重新加快了放慢的脚步,来到众人身后。

一瞄到姜炎的身影,还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艾莎就抱住了他,完全忘记了她们要隐藏关系这件事。她兴奋地说:“知道吗,缇娅她们做了一个大浴盆,今天可以泡热水澡了!”

“真的吗?太棒了!”听到这个消息,就连姜炎也激动起来。他忍不住抱起了缇娅和希卡,几乎就要亲她们一口——热水澡这个久远且奢侈的词语差点都被他遗忘了!

“所以快走吧。”没给姜炎更多时间去感动,艾莎就拽着他就往前走,缇娅和希卡也笑嘻嘻地跟了上去。不一会儿,他们终于来到了营地之外。

“哇,太厉害了!”即便已经听他们说过,围墙实际上也建得很简单,但艾莎还是毫无保留地说出了赞美的话。

不过与五天前相比,姜炎发现围墙上添加了不少修饰,整体就像一株巨型树木的树干,与周围的环境更贴近了。

至于营地之内,变化则更加巨大。除了房子的装饰和部件变得更丰富以外,之前那两个简易的木棚也被两个房间取代,艾莎所说的浴盆则在新建于房子后的浴室中。这三个新的房间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房顶、墙壁都可以任意开闭,可以完全露天,也可以遮风挡雨。而浴室和那一侧的围墙边新建的厕所甚至有通向营地外的排水渠。

更加惊人的是,在敞开的仓库里,摆着一张完成的木椅以及一些正在制作的家具。

“嘿嘿,虽然失败了几次,但最后总算是成功了。卧室里还有木床哦,虽然我更喜欢睡地板。”希卡即骄傲又有点害羞地说。

这句话让一直在哽咽的艾莎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她抱住希卡和缇娅,而本来在介绍的两个孩子也被她感染,一起哭了起来。就连姜炎的眼睛也有些湿润。

他既为两人能做到这些而惊讶,也为他们能把这里当成家而感激。与她们一起在这里生活就足够了——这个想法不知不觉地在姜炎心中萌生。他看着她们。这时姜炎觉得希卡比以前要长高了一些,也强壮了一些。

“真的谢谢你们。”终于,虽然没有哭泣,姜炎也加入到拥抱中。

他们里面,只有蓝姆不合时宜地想钻出去。它因为艾莎抱住缇娅的动作,而被缇娅的脸打进艾莎的胸口里。

一段时间后,逐渐平息的艾莎才发现了蓝姆的举动。她轻轻敲了敲抱着她们的姜炎,自己也松开了抱着缇娅和希卡的手。

“暂时先放过你。”她抓起已经爬出来大半个身体的蓝姆,小声地对它说。然后她转向缇娅和希卡。两人现在已经没在哭,只是还有点啜泣。但在这样哭过一场后,衣服又脏又破的她们显得更加可怜兮兮。于是艾莎牵起她们的手说:“来吧。我们去洗澡,把这些衣服都换掉。”

*****

“呼啊……”

久违地泡在热水中,艾莎发出了一声可爱的叹息。

浴室远比她想的要方便和完全。

足够深和广阔的浴盆,让身体能得到充分的舒展。加热的柴火与浴盆之间用泥石隔开,能够轻松控制温度。如果温度过高或不喜欢热水,还可以使用旁边的另一个浴盆里的冷水。浴室里也有足够的空间供人泡澡前洗浴。

除了这些基本设备外,这里还有许多用史莱姆皮制成的浮垫,据说全是由缇娅独立做的。它们不仅具有良好的触感和导热性,只要用魔力进行塑性与调节,它们还可以变成各种形状并保持一定的浮力。使用它们就能挨坐在特定的高度上享受泡澡……可以说浴室是所有房间里完成度最高的。

头上有正处于黄昏的美丽天空,眼前有两个可爱的美人儿,耳边传来木勺碰撞的清脆声响,身体则淹没在舒适的热水中,艾莎已经不想离开这里了。

不过想到美人儿……

艾莎张开眯着的眼睛,视线穿过重重雾气。她把寻找到的目标抱在怀中,而她怀里的希卡则满脸通红,但也没有挣脱艾莎的怀抱。

真是漂亮。艾莎心想。她一只手抱着希卡,边哼着歌,边用另一只手缕着他的头发。以她的审美标准看,希卡长得比缇娅还要漂亮,如果不是发色有所区别,当初她肯定分不清谁是希卡谁是缇娅。

不过缇娅也是十分精致啊。艾莎接着抓来缇娅,将两个人偶般美丽的人儿都搂入怀中,左拥右抱。

而且两个人的皮肤都很棒。想起帮她们洗身体时滑嫩的手感,艾莎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揉着缇娅和希卡的手臂。虽然很轻很隐蔽,但作为当事人的缇娅和希卡当然是感觉到了,不过她们也没有抗拒,毕竟自己也在享受着艾莎的身体。

三人都看似慵懒地半闭着眼睛,把香艳的秘密隐没在水面下,只有浮在脸蛋上的一抹抹潮红隐隐约约地透露着真相。

在这个浴室之中,只剩下蓝姆是在单纯地享受着水的乐趣。它在水面上游来游去,不时跳入水中溅起一朵水花,不时又把水吸进体内再喷出来,玩得不亦乐乎……

“我泡完了。”

当希卡离开的时候,他的脸蛋已经红得像一颗熟了的苹果。他避开艾莎和缇娅那恋恋不舍的目光,赶紧围上浴巾跑离了浴室。而艾莎则仿佛是在说不会再放跑一个似的牢牢抱住缇娅。

明明才没泡多久。艾莎在心里嘀咕。但一想到这些都是只属于自己的宝藏,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她又放宽心,继续享受泡澡。这时,缇娅突然在她怀里挪动,把身体转过来面向她。认真的表情因为两颗水润的大眼睛显得楚楚可怜。

“怎么了吗?”

“姐姐你喜欢哥哥对吧?”缇娅问道,语速不急不慢。

瞬间,艾莎的脸变得更红了,红色里的意味也有了变化。她没想到缇娅会这么直接,但还是认真地作出了答复:“嗯,对。姐姐喜欢哥哥。”

“那哥哥也喜欢姐姐对吗?”

“嗯,哥哥也喜欢姐姐。”

听完艾莎的回答,缇娅低下头,没有再说话。但她却没能藏住心中的感情,柔弱的指尖在艾莎的大腿上抓抓放放,似乎在犹豫,似乎在挣扎……

艾莎抱住她,让她的头深深地埋入自己的胸口中。她平缓地说:“虽然不一样,但姐姐和哥哥也喜欢你。哥哥也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放开你。当然,这点姐姐也一样,希卡也是。”

“所以,不用迎合、不用防备、不用这样小心翼翼地去做一个乖孩子。我们会一直陪着你,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消失不见……”

她感受到缇娅在她怀里颤抖、摇头,胸口也再次变得温热和湿润。

在最初看见缇娅的时候,艾莎就察觉到她并不是一个如姜炎所说的那样坚强的女孩。她远比想象的要纤弱。她只是害怕失去,不希望被丢下。为此,她能够筑起假面,为此,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但即便明白这个情况,艾莎也只能慢慢地去融化缇娅。幸运的是,似乎是因为对母性的渴望,缇娅向她敞开了心扉。

她抚摸着缇娅。这样细小的肩膀,又怎么可能承受得了那么大的伤痛?能够做到的就只有把它们深埋心中。所以……

“发泄出来吧。”艾莎把脸贴到缇娅的头上,“如果你也能像现在一样向你姜炎哥哥撒撒娇,那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

等缇娅渐渐平息,艾莎抬起缇娅的脸,心疼地看着两颗哭肿了的眼睛,抹去它们残留的泪痕。

“我们也出去吧。”

缇娅依旧抱着她,点了点头。

带着她离开浴室,顺便锤了不明所以的姜炎一拳,以及抓来草草了事的希卡,艾莎开开心心地给她们俩打扮……

用魔法放出热风帮缇娅吹干头发,然后给她套上一件白底蓝边的衣服和颜色稍深一点的裤子,再认真地替她梳理头发、扎辫……当完成的时候,虽然只是方便行动的男孩子风格的宽松衣服,但加上一对像垂耳兔一样的双马尾和缇娅本身精致的模样,可爱程度就翻了千万倍。

艾莎爱不释手地抱着这只可爱的雪兔子,蹭着她的脸。这时,“兔子”弱弱地问:“今晚我能和姐姐一起睡吗?”

“当然!”说着,艾莎还狡猾地看了看一旁正扯着衣服、害羞地坐着的希卡。

希卡已经被她硬套上一件几乎遮住裤子、像裙子一般的衣服,再在原本的马尾上编了几条麻花辫。改变虽然不大,但轻飘飘的淡黄色衣服配合他本身亮麦色的肤色和像麦粒一样的麻花辫,希卡就像一株优美的小麦,看上去就让人想咬一口。

不需要艾莎开口,希卡已经知道她想说什么。他大声地说:“我和姜炎哥哥一个房间就行了!”

而在她们高兴地嬉闹的时候,她们的姜炎哥哥正为了舒服地泡一澡与史莱姆浮垫作斗争。

*****

饭后,当艾莎和缇娅一起整理另一个空房间时,姜炎既惊讶又无奈。作为补偿,他得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吸水胀大了的蓝姆以及与希卡继续畅谈这几天里双方的经历和接下的计划的机会,虽然蓝姆很快就丢下他去了希卡那边而希卡也谈着谈着就睡着了。

给希卡盖好被子,姜炎也走到自己的床铺上。

即便是与认识艾莎相比,这半天的幸福仍然让他受宠若惊。

虽然情况并没发生变化,他们依旧要再去城市一次,但这次不再是为了生存这个责任,而是为了与她们三人一起的生活……姜炎感觉自己开始真正地认识父亲了。

再加一只蓝姆吧……这么想着,听着隔壁房间隐约传来的艾莎的歌声,姜炎也睡着了。

*****

与男生们不同,女生这边的夜晚要更加精力充沛一些。

虽说同样是聊天,其实几乎都是艾莎在讲,缇娅在问。但似乎是女孩子的天性,缇娅提问得十分仔细,对那些浪漫的细节更是特别感兴趣。当然艾莎也没打算只做被动的一方。她拉着缇娅一起,让她扮演着故事里的各种角色——或是自己,或是公主,又或是其他的什么——而她自然是与之对手的角色。两个人以演绎故事的形式尽情地嬉闹游戏。

不过这样玩耍疲倦自然会更快到来。不到一个小时,缇娅就把精力用光,被艾莎哄上床。虽然她还是努力保持清醒,拉着艾莎继续聊天,但没多久就到了强弩之末,迷迷糊糊地讲着一些半睡半醒间的梦话。

“嘿嘿,我还想要一个弟弟。姐姐,你什么时候跟哥哥生小孩啊?”说这话时,缇娅已经整个人埋进了艾莎怀里,咬字也有点模糊不清。

艾莎嗔怪着说了句臭丫头,自己也理不清话题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她估计着缇娅已经要睡着了,就帮她重新整理好睡姿,然后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说:“如果你的姜炎哥哥听到这句话,肯定乐坏他了。不过这些胡话到明天就已经忘了吧。”

“艾希忒姐姐,我要听歌。”

“嗯。”

尽管相似,但艾莎知道缇娅叫的并不是自己。不过她还是哼起了摇篮曲,缇娅也在歌声中迅速睡着。

看着缇娅的睡脸,艾莎继续哼着歌,自己的意识也渐渐朦胧。

在彻底睡着前,一张张儿童的脸蛋浮现在她的脑海中。而在她们里面缇娅和希卡正逐渐占据了越来越大的位置。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