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男下吹潮动态图

宋澹宁本来确实因为夜洛的突然离去,心中一直闷闷不乐,可听见黑白无常对话,既然噗的一声笑出了声。

黑无常道“是谁?”

南宫飞尘无奈的看了宋澹宁一眼道“怎么办?我这次可是要求秘密行事,不得惊动鬼差”

宋澹宁对南宫飞尘莞尔一笑道“我一手包办,你可行?”

南宫飞尘一脸纳闷不解,这时,宋澹宁却来到黑白无常身旁笑道“白哥哥,”

这声喊的那叫一个亲热,听得是在场的仙鬼一个劲的直发麻。

白无常楞了许久疑惑问黑无常道“她喊我?”

黑无常没好气的道“我倒是喜欢她喊的是我”

宋澹宁一听笑道“黑哥哥”

黑白无常好在是天生的面无表情,若不是他们拿身子有些颤抖抖的,宋澹宁也无法确定他们是很喜欢这个称呼。

黑无常显然是比较老练片刻后道“敢问?”

宋澹宁笑道“我是南宗派的弟子,哥哥们,你们懂的,这新入门的弟子,不都是要独自一个人被派来执行任务。但是这任务乃是需要秘密执行,所以请二位哥哥,今就当忘了我没来过可好?”

黑白无常倒也是通情达理,这种事也确实常有。便点点头。

宋澹宁笑眼中闪过一抹诡谲道“这光说怕是不行啊,我不放心呢。二位哥哥能不能?容我法器试探下真假?”

黑无常久久没有回答,白无常却道“有何不可”

宋澹宁笑道“多谢了二位哥哥了”话音未落,宋澹宁就用手中的扇子在黑白无常的脑门上各敲一下道“恩,二位哥哥果真是诚实,那么就不打扰你们例行公事了”

宋澹宁转身要走,突然想起什么便幻化出一颗的丹药递到白无常笑道“我活着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鬼也会恶心呕吐,想想着实开心,所以这个给你。强魂健魄。”

白无常呆了呆老半天没做出反应,黑无常便咳咳几了几声。白无常才伸出手接了过去喃喃自语问道“我放哪里啊?”

黑无常口气羡慕到道“我哪里知道”

宋澹宁听到身后的对话玩味十足的笑道“我感觉你那帽子正是好东西的地方”

其实,宋澹宁只是开个玩笑。谁知听到白无常道“也对”

待她转身,黑白无常早就入了黄泉,宋澹宁眼下是哭笑不得。

南宫飞尘见黑白无常已经不再,便站起了身。

宋澹宁见南宫飞尘脸多长不由试探的问道“小灰尘?你什么气?”

南宫飞尘道“我才没有生气。”

宋澹宁心生好笑道“南哥哥?”

南宫飞尘一听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支吾道“怎、怎么啦”

宋澹宁一听眉开眼笑,那双琉璃眸子只闪着兴奋道“小灰尘,我怎么就发现,这么多年你就没有长大?还和小时候一样的可爱?”

南宫飞尘的脸猛地一沉似笑非笑道“思卿,我已经”

宋澹宁撇了一眼藏在远处的紫玄与晚香玉插言道“南宫,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宋澹宁便从眼前消失不见。

紫玄见宋澹宁终于回来忙道“如何?”

宋澹宁看着晚香玉道“你要清楚,就算当下是救活了耿良吉,可是他只能在多数十年。”

晚香玉还没及说话,就听见南宫飞尘口气不悦道“宋澹宁,你是疯了?”

宋澹宁无奈的转过身笑道“我说小灰尘,你怎么没走?”

南宫飞尘道“你当真以为我这几百年是白修炼的?你利用我做挡箭牌。进入黄泉随便抓了一个鬼魂,将黑白无常手中的鬼魂给对换,不仅还浪费自己的修为随意改动黑白无常的记忆,看来你当下是打算浪费修为。让这本不该存活于世的鬼魂救活?你这是在作孽。有违天理”

宋澹宁不以为然笑来了笑道“南宫啊,说你没有长大,你还真是没有长大,你知道什么是天理?天理是顺其自然,与佛说的因果。虽然内容不同,但我看来结果却是相同,种什么因,结什么果也就我说虽然是篡改黑白无常的记忆,他们可能会因为办事不利,而受到阎王的责罚,但我也补偿了他们。而然,我是让本该死去的耿良吉复活了十年。可我浪费百世的修为,因是我种下,果我也自己摘了。又何来有违天理?”

宋澹宁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着实一惊。晚香玉更是眼中泪光道“多谢思卿仙人”

紫玄神情黯然久久不语。

宋澹宁对紫玄笑道“紫玄,你先瑶宫等我可好”

紫玄想了想点了点头,在宋澹宁的注视下消失不见。

宋澹宁神色凝重的对晚香玉道“我说了,你命换他命,待耿良吉死了,你就必须回到紫玄身边陪着她,直到你进入黄泉为止”

晚香玉这下算是明白了,原来宋澹宁是为了紫玄仙子。才付出这么的代价,紫玄仙子多年一个人身在清冷的瑶宫,想来是宋澹宁如今自己也有心爱之人的陪伴。

怕是以后她自己去瑶宫的机会也不对,可不忍心在见紫玄仙子孤独一个人。便才费如此的大的心思,拐弯抹角的这么做。

晚香玉不由凝望着眼前的宋澹宁,她情绪冷热不一,她的神色忽喜忽悲,她真是不懂这个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

只感觉今夜的月光很迷离,让人思绪纷纷扬扬,月光似乎正拨弄着心弦。风轻轻的一吹过,心便跟着微微一动,让人不得不心生温情。

宋澹宁突然像是自嘲道“这夜好会扰乱人的心”

晚香玉这一瞬间似乎看到了,宋澹宁那飘飘悠悠思绪。既然有些心疼。才察觉这个宋澹宁是一个不能了解的人,若是了解越了解她。

晚香玉很想去开口安慰宋澹宁,可却听到她那声悲凉的叹息:你若来,我喜爱,你若走,我不留。

晚香玉黯然垂下眼帘什么也没有能说出口。看着耿良吉的魂魄只感觉能心爱的人在一起,真好。

南宫飞尘正要开口责备。却见宋澹宁脸色有些苍白笑着向他招招手。南宫飞尘心中一怔,隐隐知道是怎么了,赶紧过了去。

果然,宋澹宁见南宫飞尘靠近,便跌入他的怀中低声笑道“南哥哥,我的好南哥哥,别骂我了,快带我回去。”

看向怀中的人。这一刻,南宫飞尘是真的懂了因果。它们就如希望与绝望结伴而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