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131图片大全美女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时已经夜半,月亮高高悬挂在十万大山的正上方,仆役区里已经是漆黑一片,都是干苦力的,没有谁会大半夜的还不睡觉。

只是一间简陋不堪的小板房里,微微摇曳着烛光,一个面庞冷峻的少年正冰冷的擦拭着手上的箭簇,一把竹弓放在他随手可以拿到的位置上。

少年脚下匍匐着一只漆黑的猎犬,一动不动,如同一块冰冷的石头一般。

突然,猎犬发出轻微的低吼,身体绷得笔直。

“哼,来了么。”少年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

旋即伸手抓起三支羽箭,搭在弓上,毫不犹豫的隔着木门对着外面射去。

“突突突!”

少年的动作很快,但他射出的箭更快。

三支箭矢瞬间穿透木门,留下三个大小几乎一模一样的洞,门外的月光透过门洞穿透了进来。

黑色的猎犬则紧紧的守护在少年身边,警惕的嗅着鼻子。

这时,门外并没有传来箭矢穿透人体的声响,而是三声闷响,紧接着箭矢落地之声。门外的人觉得再没有隐藏的必要,干脆也放开了脚步。

少年冰冷的微微皱眉,看向自己手上的竹弓,黝黑的光泽显得有些渗人,弓身的弧度非常完美,这是用黑铁竹做成的,黑铁竹本就是不可多得的东西,硬度和韧性都非常完美,如果在世俗绝对是一把宝弓。

“吱呀”

这时,门被轻轻的推开。

一个和少年年龄差不多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外。

“哎哟,李二的箭术越来越厉害了,要不是我‘撼山拳’小成,估计还真接不住呢。”一个很轻浮的声音说道。

只见门外的少年体形微胖,月光照下来,少年面带微笑显得和善,只是一双眼镜始终带着一抹阴冷之意。

李二不为所动,依旧坐在那抚摸着自己的竹弓,身旁的大黑狗似乎认识门外的少年,也很识相的趴回了原来的位置。

“开门见山吧,这半夜来找我,叙旧不是你李德义的作风。”李二眼睛一直看着自己的竹弓,冷冷的说道。

门外少年赫然是李德仁的儿子,李德义!

虽然李德义同样也是宗门的仆役,但是很多了解他的人,都是会选择对他退避三舍,第一是因为他老子是仆役帐房,没那个人得罪得起,第二则是因为李德义是一个很纯粹的笑面虎,在外面做的那些不为人知的勾当,数都数不过来。

李德仁平时虽然为人没什么很大问题,但是对李德义却宠溺惯了,在后面也没少给李德义擦屁股。

“李二,你这幅态度也就我受得了,呵呵,谁叫我们是拜把子兄弟呢。”李德义哈哈一笑,一副兄弟感情很深的样子。

只是李德义与李二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他有自信这个距离完全有把握李二的箭伤不到他,不过这想法也就只有他才知道。

“呵呵。”

李二一声冷笑,和李德义一起做过的勾当,非常清楚这家伙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心上。

他是一个猎人,天生五感明锐,对箭术方面的天赋极强,而且在这十万大山的温养下,十一二岁的年纪,养出了一手好臂力,他的极限能拉五石的弓,而且百丈之内箭无虚发!

李二本是一个孤儿,因为箭术的天赋,李德仁很早就认了他做义子,名字也是李德仁取的,不过因为天性孤僻的原因,很少有人和他打交道,毕竟十万大山中的孤儿多的根本就数不过来。

李德义摇了摇头,警惕的看着李二,他知道,如果全力一拼的话,他根本不能在李二手上挨过十招。

“好了,今天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吧。”

李德义自讨无趣,干脆收起脸上虚伪的笑容,两眼直直的盯着李二。

“嗯,辰昊,灵药渣。”李二很干脆的回答道。

“呵呵,我求了老头子那么久,连见都没见过的东西,就被他这样送人了。”李德义一脸冰霜,冷漠笑道。

李二抬起头,一脸蔑视的看着李德义。

“哼,就你这程度,用了灵药渣也是浪费,义父这样做没错。”李二一点都不拐弯抹角的说道。

李德义微微一笑,李二和他说话向来带刺,实力摆在这,他只能一笑而过。

不过他知道,李二非常听他父亲的话,所以每次他让李二做事,都不会被拒绝。

李德义当然是胸有成竹。

“李二,你这话就有点伤人了,你敢说你对这灵药渣不动心?”李德义弯下腰,凑到李二面前问道。

李二沉默,静静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竹弓。

怎么可能不动心,如果有灵药渣的辅助,说不定就能找到那虚无缥缈的气感,也许这一生的命运都会被改变,谁想一辈子当仆役。

这一晚上李二都在犹豫,他是猎人,要进山找辰昊非常容易,只因为这是义父给辰昊的东西,他才踌躇不定。

李德义见李二不说话,顿时有些着急。

“李二,你我二人都是兄弟,就明的告诉你,那灵药渣足足二两,我们一人一两足够。”

李德义微胖的面庞有些狰狞的说道:“以父亲的关系,只要我们找到了气感,就不用再做这下贱的仆役了!”

李二抓着竹弓的手微微颤了一下,这个细节很快被李德义捕捉到了。

他知道李二动心了,只是碍于父亲那一边,当下紧接着说道:“我们找到辰昊,干掉他,这十万大山里谁都不知道。”

李德义眸子森红,残忍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显然,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

只见李二的呼吸慢慢开始沉重起来,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找到气感的诱惑对他来说太强了。

他自然是不甘心永远做一个仆役,这样被李德义一说,一双冰冷的眸子瞬间充满了肃杀之意,手上的竹弓隐约泛起刺骨的寒光。

做决定,只要一瞬间就够了!

李二抬起头,笔直的盯着李德义,说道:“好,杀辰昊,我还要你的‘撼山拳’功法。”

他自然是对李德义的这门功法感兴趣的,能接挡住自己射出的箭,绝对是不平凡的东西,借此机会索要,当然也不怕李德义拒绝。

李德义一阵肉痛,这时他父亲通过管事讨来的最一套拳法,虽然是玄宗最低级的功法,但是作为仆役,功法就是无价之宝,因为根本没人传授功法给地位最低的仆役。

“好只要能得到灵药渣,这都不算什么!”李德义一咬牙,果然同意了。

毕竟功法再重要也没有找到气感重要,虽然他父亲在仆役里很有地位,但还是不能掩盖依旧是仆役的事实。谁都不愿一辈子做仆役,有了气感就能做人上人,如果机缘好,说不定真的能踏上修仙大道,他认为这笔买卖绝对值得去做!

凡人,之所以凡,就是必遵轮回,生老病死在所难免。

修仙!

就是与天争命!超轮回之外!凌驾苍生之上!

“我要当人上人!”

李德义心中怒吼,两眼灼热的看向李二,同时李二的双目也充满了向往。

“事不宜迟,灵药渣要服用下去虽然没那么容易,但怕迟则生变。”

李二提醒李德义说道。

两人带着一抹残酷的相互点了点头,牵上大黑狗,在夜色的掩护下,渐渐隐没在大山之中。

虽然几个人都是微不足道的仆役,但是这个夜晚注定血腥。

也注定改变一些人的命运。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