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自动脱了胸衣

手机阅读</fn>

话毕,她怔怔的看着老人。

听到这么一番真情流露的话,老人却没有丝毫动容,他眉眼冷漠的看着顾筱,一字一字的开口:“我没有女儿,也不想要个女儿,哪怕我和我老伴这辈子死了没有人送终,也不会随便认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人作女儿。”

说完,老人转身就往屋里走,背影决绝的没有一丝人情。

砰的一声,房门打开又被老人用力合上。

那一刻顾筱眼底的酸涩顿时加剧,胸口被抽痛,泪水让眼前模糊成一片,脑海里却始终盘亘着刚才老人一脸冷漠的说着他没有孩子也不想要个女儿的那一幕。

反反复复。

温热充斥眼眸,顾筱却咬了牙,倔强的不让眼泪往下掉,哪怕心里明明听出了老人话里的决绝,可她就是执拗的不肯去相信。

直到,她感觉肩头微微一沉,顾筱偏了偏头,首先印入眼帘的是郁少卿搁在自己肩头骨节雅致的大手,明明视线模糊,可她还是清楚的看到了郁少卿看她时,眼底流露出来的疼惜。

她怔怔看着,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与失措,眼角泛酸,可是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下一瞬,郁少卿的大手轻轻的在她脸颊抚了抚,尔后,他拥她入怀,没有多余的安慰,只是搁在她背后的大掌一下又一下的轻抚着。

眼泪便在那一瞬间汹涌而出,顾筱咬着牙,倔强的不愿哭出声音。

这时,一个年迈的老人从外头路过,看到院子里的两人时,脚步迟疑了下,随后,他用生涩的中文问,“你们是来找顾教授的?”

郁少卿眉眼深邃的望过去,而顾筱听到声音后,顿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收拾好情绪,偏头看过去。

老人已经上了年纪,白发苍苍,穿着打扮却十分干净斯文,精神头看起来显然不错。

“您是?”郁少卿缓缓问,语气里却并没有多客气。

老人丝毫不介意他的语气,格外认真的看了眼顾筱,“认亲的?”

顾筱一怔,老人又道,“别白费力气了,顾教授一家已经够惨了,哪怕你真是他们亲生的,他们短时间内也不会接受的。”

老人的话音一落,顾筱的身子顿时颤晃了下,她急急的往老人的方向走了两步,走的太急,脚下踉跄了下——

幸好,郁少卿的大手及时扶住了她,宽厚的大掌扣着她的肩头,仿佛在向她传递着力量,她急切的心情稳了稳。

耳畔,郁少卿已经低沉出声,“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人却摇头长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说起顾教授一家也真是可怜,人到三十才生了一个女儿,结果算命的说这个女儿命中带煞,注定会害了他们全家。”

“顾教授自然不信,可女儿生下来的几个星期里,顾教授和顾夫人家中的长辈接连遭遇不幸,而他自己也出了车祸,他不得不正视算命说的话。”

“在接二连三的事故里,顾教授万般无奈将孩子送到了福利院。这之后,顾教授一家才渐渐好转起来,顾夫人想念女儿,后来想去福利院里把女儿接回,却发现孩子在辗转之下到了中国的福利院。”

“当时顾夫人看到福利院里有一个女孩和自己女儿年纪相仿,就带了回来,就这样放在身边养了几年,那个女孩却在初出社会时,沾染上毒品,把顾教授一家害的不惨,最后在一次毒品交易时,被警察抓住,关进了监狱。”

老人说着,突然又叹了一口气,顾筱的心头顿时一紧,她正想发问,老人又接着说了起来。

“那之后,顾夫人越发的想念女儿,最终找到了中国那家福利院,发出了寻女通知……”

说到这里,老人淡淡的看了顾筱一眼。

顾筱却听得心头一阵狂跳,因为她在孤儿院里这么久,竟然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

“通知发出后,没多久,就有一个女孩找了过来,称是顾教授的女儿,顾夫人自然欢喜,可女孩过来没多久,又发生了事情。”

当听到有一个女孩找了过来时,顾筱的心头一跳,脑海里立刻眺出了夏羽菲这个名字,当时她们生活在一个孤儿院里,匿名顶替这种事情确实很容易。

夏羽菲也确实在美国呆了很长时间,她记得,夏羽菲当时出国出的特别急。

果然,老人在接下来的话里就证实了顾筱的猜测,“那个女孩到了这个家,十分的挥霍,爱慕虚荣,将顾教授这些年的积蓄很快用尽,最后与学校里的很多有钱人家的孩子关系不正当。”

“顾教授得知这件事情后,当时就气得住了院,后来女孩不知怎么的惹上了社会上的混混,一夜之间将顾教授一家打砸的什么都没有了,气得顾夫人当时就中了风。”

“就在这个时候,顾教授得知这个女孩并不是自己的女儿后,再加上她所做的种种,就将她赶出了家门,举家从纽约搬到了西雅图。”

“因为顾夫人的生活不能自理,所以这些年,为了照顾顾夫人,顾教授的性格就变得越来越孤僻。”

说到最后,老人唏嘘不己,“归根结底都怪了那个女儿,你说,你这时候找上门,顾教授又怎么愿意接受!”

一而再再而三的前车之鉴已经让这个小家不堪重负。

顾筱心头一颤,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她无意识的朝老人的方向迈了一步,开口道,“可我是他亲生女儿啊!”

老人看了顾筱一眼,摇摇头,“现在对顾教授而言,有没有女儿,是不是亲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这个小家已经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说完,老人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顾筱却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对于夏羽菲冒名顶替她认亲这件事情,她始终无法相信,但让她更无法相信的是,夏羽菲竟然为这个家带来了这么多的伤害!

而这一切,她都不知道,她还差点被这个破坏她一切的女儿给害死!

有那么一刻,心底对夏羽菲的恨意几乎到了极致,在郁少卿伸手揽她入怀里,心底的情绪再也压制不住,她在郁少卿的怀里痛哭出声。

“她怎么能这样!夺走我的一切就算了,还要给我的家人带来这样的伤害!”

她断断续续的说着,声音的痛苦不言而喻。

眼帘里,顾筱哭得如此撕心裂肺,郁少卿皱了下眉头,紧紧的抱住她,整个过程中,他没有多说什么,轻拍着顾筱的后背,许久,他才淡淡开口,“所以,我不会让她好过。”

语气很淡,却从骨子里透着一股狠戾。

只顾着哭的顾筱没有听到这句话,但随着他的安抚,她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下来。

片刻后,郁少卿低下头,眉眼深邃,他用十分温柔的语气开口,“没关系,我们慢慢来,用我们的真心去感动他们,一个月,一年,两年,三年,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去尽孝道。”

顾筱一怔,甚至顾不上擦掉眼角的泪水,她抬起头,看着郁少卿,仿佛对他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有些不可置信。

“郁少卿……”她喃喃的叫着他的名字,我该怎么来谢你!

谢谢你在我危险的时候及时的赶到我身边,谢谢你说出的那一句我们,谢谢你每一次在她难过的时候及时出现……

更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不论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

这一切的一切,用谢谢这两个字都显得太轻微。

唇瓣蠕动了下,谢谢两个字还没来得及出口,郁少卿已经紧紧的拥住了她,低沉的嗓音缓缓在她的耳畔响起,“真想谢我,以后就替我多生两个孩子。”

很平淡的一句话,却是顾筱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眼眶又一次湿润,她哑着嗓音回答,“好。”

——————

十天后,顾筱和郁少卿回到a市。

也是回来才知道,在季秋的身上也发生了同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原来,季秋竟然是郁少卿走失多年的妹妹,当亲子鉴定的结果拿到季秋跟前时,母女俩失声痛哭。

便连硬气的郁父也难得的红了眼眶。

郁家小姐回归郁家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很快在豪门圈里引起不小的波动,而当年逼季秋离开沈彦的沈母却开始闭门不出。

甚至,在沈彦和季秋的关系好转后,沈彦上郁家求婚,沈家再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季秋和沈彦的婚事提上议程,唏嘘之余,郁父夫妇也将郁少卿与顾筱的婚事定了下来。

因为季秋的提议,两个婚礼办在同一天,就是在二十天以后。

这二十天里,季秋和沈彦变得十分忙碌,而顾筱和郁少卿这对新人却十分清闲,两人整个粘在一起,有时候还一起出去逛个街,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

二人世界过得不要不要的。

在离婚礼还有十天的时候,顾筱和郁少卿又飞了一趟美国,告诉了顾清城教授她要结婚的消息。

这一次,两人虽然依旧没有进门,但在回国三天后,两人收到来自美国的礼物,上头标注着,顾筱的嫁妆。

并没有多少,只是一副首饰和一本存折。

存折上头钱也不多,只有十万。

但就是这样一份心意,顾筱却感动的哭了一上午,郁少卿就哄了她一上午。

——

婚礼前一夜,顾筱回了孤儿院,本来季秋也想回孤儿院,但夏莹心听说了沈母以前对她的事情后,为了硬气,非要让季秋在郁家出嫁。

季秋拗不过,只得同意。

夜里八点,顾筱从院长妈妈的房里出来,看着外头美丽的月色,就拿了个凳子,坐在了外头。

已经是五月的天气,夜里并不多凉。

顾筱的肚子已经开始显怀,她看着夜空盈亮的月色,内心前所未有的宁静,偶尔响起几声蝉鸣声。

院长妈妈给她和季秋都备了嫁妆,想到两人都要出嫁,夏羽菲如今身陷囹圄,院长妈妈除了嗟叹命运的作弄以外,再也没说其他,

顾筱回国后本来想去看看陆江白,却得知,他已经出了国,因为什么原因。她想她隐隐知道。

对于明天即将到来的婚礼,顾筱也紧张,但更多的是安然。

在院子里坐到将近十点的时候,有引擎声从外头传来,顾筱皱了眉头,起身去看。

刚打开大门,就看到门外的路灯下,郁少卿一身休闲打扮的站在门外,黑眸随随的朝她看过来。

顾筱微惊,“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郁少卿盯着她半晌没说话。

“怎么了?”顾筱脸色微微一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忙朝他走了过去。

刚走到一步,整个人就被郁少卿拉进了怀里,头顶,他的呼吸喷薄在她的头顶,心却在那一刻,突然就安定下来。

顾筱缓缓的伸手圈上他的腰际。

“有些紧张。”郁少卿淡淡笑了声,搁在她腰上的手却缓缓收紧。

顾筱诧异,随后却想笑,只是还没说话,就被郁少卿接下来的话给惊到了。

他说的是,“顾筱我们逃婚吧。”

顾筱瞪圆了双眸从他的怀里抬了头。

郁少卿却又重复了一遍,这一回,他说的是:“也不是逃婚,就是突然不想兴师动众了,我们旅行结婚吧。”

“旅行结婚?”顾筱有些心动,却又忍不住担心,“宾客那里不是都已经把请帖发出去了吗?”

“交给我。”郁少卿虽然语气极淡,看顾筱的眼神却格外真挚。

顾筱便不再怀疑,偎进了他的怀里。

郁少卿搂住她,看着路灯下,两人被搂得细长的影子,他半眯了眼睛,他要怎么说,在拍摄婚纱照的时候,见到顾筱穿婚纱时的美丽后,他便再也不想这份美丽,被任何人给看到。

——————

第二天,婚礼,当满堂宾客到齐。

沈彦这边已经接了新娘子到达酒店,另一队接亲的去迟迟没有消息,甚至连郁少卿的手机都打不通时,夏莹心忍不住焦急起来。

她频频的望着门外,不停的打着郁少卿的手机。

在接亲的队伍打电话过来说没看到新娘时,夏莹心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下,这时已经接近十二点,沈彦的母亲也催了不止一次开始。

突然的,大堂的视频投影上突然出现了郁少卿和顾筱的身影,却是沈彦在接到郁少卿的电话后,应他的要求,用手机连接了投影,开始了视频。

视频的背景有些吵,听声音,两人似乎在火车上。

投影仪上,顾筱偏头看了郁少卿一眼,随后郁少卿缓缓开口,“抱歉,我们临时决定旅行结婚,在这里我们夫妻向所有来宾们致个歉。”

话是这么说,但这话却说得显然没什么诚意,但郁少卿是什么人,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已经很不错了。

现场哪怕哗然,却没有多说一句。

视频里,顾筱似乎不满意郁少卿的语气,又重新说了一遍,甚至还对郁父郁母表达了歉意,“爸,妈,这次的婚礼辛苦你们了,我们突然的决定一定给你们添了许多困扰,还请你们多多担待。其实我觉得这些也就是个形式,只要我们是真心相爱就好。”

这一番说的那叫一个真诚。

现场甚至还响起了掌声。

随后视频中断。

夏莹心看着中断的屏幕,有些发愁,季秋却笑嘻嘻的上前挽住了她的手,“他们不来,还有我呢。”

夏莹心这才会心一笑,转头看去,不远处的郁父虽板了一张脸,脸上却也没多大不悦。

显然他们已经习惯了郁少卿从小大到的离经叛道了。

十二点整,婚礼正式开始。

———————

而此刻,顾筱和郁少卿已经坐在火车上。

视频结束后,郁少卿拿出电脑,开始安排这几日的工作,顾筱在一陪安静的坐着,看着外头一闪而过的风景,时不时的偷瞄一下郁少卿。

看他认真工作的样子。

其实这样就挺好了。

顾筱弯着唇角,从口袋里拿出耳机,听起歌来。

没多久,一只大手从她耳边摘下一个耳机,随后顾筱整个人被揽进怀里,鼻尖萦绕着郁少卿身上清冽的气息,那一刻,顾筱唇边的笑意再也抑制不住。

本書源自看書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p:///bk/hl/16/16290/inex.hl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