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系列高H小说

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女婢立马柔声说道:“公子,你终于醒了?这几天可担心死夫人了。”

这个夫人,她姓郑,本是府上的一名奴婢。后来袁绍在一次喝醉酒后和郑夫人发生了事情,之后便生下了一个男孩。

袁绍无奈便只得给孩子取名叫做袁买,也让郑氏当了夫人,另建一座房子。于是郑氏便和袁买住在新房,可是袁绍从来没去看望过一回。

因为袁绍现在担任司隶校尉一职务,每天都和曹操与何进他们商议事情,很少待在家里陪伴妻儿。

袁金宝被天庭投下凡间的时候,恰巧十四岁的袁买生病了,昏迷不醒。所以袁金宝就趁机钻进了他的身体,代替了原来的袁买。

从此刻起,他不在是二十一世纪的青年袁金宝,而是这一世袁绍的四子袁买。

袁买便打量自己的手,看到此时自己的手比较纤细,就知道自己现在还是个十来岁的少年。

两个女婢分别叫做春香和夏香,是袁绍派给郑夫人和袁买府上的奴婢。

年龄稍小的夏香说道:“春香姐,我在这里照看公子,你去找夫人,告诉她,公子醒了,叫她不要担心。”

春香点点头,便出去了。这时袁买想要了解一下现在的国际形势,便问道:“春香姐,不知道现在是哪位皇帝在位?”

袁买刚一说完这话,就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春香有些纳闷,平时胆小的袁买不怎么和下人交流,这病刚一好,怎么就有些不一样了?

但春香还是老实回答道:“公子,如今在位的是皇帝名叫刘宏啊,不过最近身体一直都不太好。”

袁买一听春香说,就知道了是历史上臭名远扬的汉灵帝,只是灵帝那是后人给他追加的帝号,他在位时是不能叫做灵帝的。

袁买也想到了接下来登位的是少帝刘辨,之后就是何进被十常侍张让等人杀死。袁买在前世时学的是历史专业,而且对三国最是感兴趣。

袁买有三个哥哥,不过他们对袁买都不是很友好。不论是谁,一知道突然冒出个弟弟要和他们争宠,都不会给好脸色的。

而此时的袁绍,又在哪里呢?

何进本来是个屠夫,是个杀猪卖肉的。但是后来他的妹妹何皇后进宫了,何进也被提拔为大将军。

何皇后后来生下了一个男孩,那是刘宏的长子,便顺理成章的被封为太子,取名叫刘辨。

所以何进的府邸很大,建筑很宏伟,可谓奢侈至极。

而此时,何府,却格外安静,所有下人们都悄悄的走路,不能制造一丁点声响。

在正厅里,正有几人跪坐在蒲团上,他们是大汉朝正炙手可热的耀眼明星。

在正中间跪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他端庄。有一股威武气质,腰佩宝剑,两眼闪烁有神。

他姓何名进,字遂高。正是当今大将军何进,何皇后的哥哥,太子的舅舅。

跪坐在何进下面的是两个青年,他们一左一右。他们是何进的左膀右臂,是朝廷中青年们的杰出代表。

左边一人,相貌黝黑,个头不高,但却跪坐的笔直,两眼放光。他叫曹操,字孟德,官拜骑都尉,谯郡人氏。

右边一人,生得浓眉大眼,身姿挺拔,面容俊秀,唇红齿白,刚刚三十而立。正是袁家兄弟的父亲,官拜司隶校尉的袁绍。

而在袁绍下面的一位青年,则他的堂弟,名叫袁术,字公路。

“诸位都是我何进的好友,有什么话,我也就直说了。”何进率先开口说话,而且一张嘴说话就是很有气派。

袁绍和何进关系最是要好,便开口说道:“大将军要是有什么要说,尽管说吧。”其他几人也是点头附和。

何进先是瞧瞧几人,便有些自豪的说道:“我何某人很高兴能有你们几位支持。如今陛下身体每况愈下,怕是支撑不了几天了。”

曹操则说道:“大将军,接下我们要沉住气,不要让那些阉宦给比了下去。”

袁绍也点头说道:“嗯,孟德说的不错。”

“那这样吧,下面我来布置任务。”何进综合所有说法,便决定交给几人一些任务。

可是何进有一个弟弟,名叫何苗。与十常侍关系极好,非常不看好何进。

袁买在夏香的伺候下穿好衣服,见旁边放着一面铜镜,便赶忙过去照照。

袁买见到镜子里面照映着一个少年,穿着布衣。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和袁绍倒也是很神似。

虽然家里比较显赫,但他毕竟是父亲和一个女婢在酒后乱性后所生下来的。所以和其他几个兄弟相比,就比较寒酸了。

袁买母子所住的府邸,虽然是袁绍命人打造的,但跟其他袁家府邸相比,却又寒酸。

府里虽然有座假山和池塘,但比较小,人丁稀薄。只有两个女婢,四个家丁,五个护卫,还有一个管家。

管家名叫袁宗,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平时拄着拐杖,走路极是吃力。

当郑夫人得知袁买醒来的消息后,立马走出房门,直奔袁买的房间而来。

袁买在这木榻上躺了几天几夜,也是待烦了,便决定出去走走。

袁买在夏香的照顾下刚出门,便看到两人朝这边而来,其中一人便是春香。

袁买便猜到了来人的身份,便跑过去,钻进郑氏的怀里,竟是撒起娇来。

郑夫人宠溺的摸着袁买的头,说道:“买儿,这几天你生病,娘很是担心啊。”

袁买见郑氏这么心疼儿子,便想起自己的前世父母了。心里一疼,便不由自主的滴下眼泪。

郑氏也很欣慰,自己的儿子长大了。

袁绍一回到府里,就直奔正堂而去。便看到一个少年,站在那里,等着自己。

此人是袁谭,袁绍的长子。本是袁绍最宠爱的儿子,但是自从老二和老三出生以后,便不再受宠了。

袁谭立马向前几步,施礼道:“孩儿拜见父亲!”为人极是知礼,更兼谦和。

袁绍在那纳闷,平时是一个顽劣的形象,如今却那么知礼。

“哼,快说,这些是谁教给你的?”袁绍猜想可能是府上哪个谋士教他这样做的。

所谓知子莫若父,袁谭一见被拆穿了,便低下头去。

袁绍叹了口气,便进正厅了。袁谭一直愣在那里,神情恍惚不定。

袁绍在正厅里坐下,便走进来一个老者,此人是袁府的管家。他名叫袁雄,在府里已工作三十多年。

袁绍便吩咐道:“管家,你立马把荀攸、田丰、沮授、郭图、辛评、许攸等人请来,我要和他们商议事情。”

袁雄拱手一拜,便出门了。

在袁买的屋子里,郑氏对袁买宠溺的说道:“不管怎样,他都是你的父亲,你应该去看看他。我就不方便过去了,你替我向他问好。”

郑氏决定让袁买去袁绍那里去走一趟,去看看他的父亲。

袁买也决定去袁绍那里一趟,他想在袁绍面前多展现一下自己。

于是袁买带着礼物和春香便前往袁绍所在的府里而来。

袁买和春香走了几里的路,便来到袁府。

因为袁绍和自己的叔父,也就是汉朝的司空袁隗住在一块。所以府上的牌匾写着“司空府”三个大字。

袁买瞧着那三个大字,可以看出这字很漂亮,不一般。再一想,袁家人可没有字写的这么好看的。

“春香,这三个大字很漂亮,不知是谁写上去的?”袁买想不出来,也就只能问问旁边的春香。

春香,很是乖巧,见袁买问自己事情,便如实答道:“这字,是蔡中郎写上去的。因为司空大人和中郎很是要好,所以上次蔡中郎来的时候提笔写上的。”

袁买曾经学的是历史学,自然知道春香所说的蔡中郎是谁。那可是汉末著名的书法和文学大家,也是才女蔡文姬的父亲,名叫蔡邕。

袁买上前敲门,门开了。出来两个府上的下人,他们一见是袁家最不待见的四公子袁买,便都没有好脸色。

袁买深知一个道理,狗眼看人低。

两个下人把手一摆,看着袁买和春香。其中一人说道:“哟,原来是四公子啊。”虽然是在打招呼,但眼神中的不屑,袁买看的很清楚。

但,袁买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便只得对他们拱拱手,便径直走向府里。春香哼了一声,表示对两个下人的不满,便也跟着进门了。

袁买带着礼物,后面跟着春香,朝正厅方向走去。

袁绍的次子袁熙在看望过袁绍后,便出了门。

两人迎面相遇了。

袁熙平时对袁买最是看不起,他看到袁买时,是满脸的不屑。

袁熙向自己身边的丫鬟使个眼色,丫鬟会意。

那个丫鬟也是满脸的不屑,来到春香身边,对着春香的脸就是一巴掌,春香被扇闷了,一直愣在那里。

周围其他人都傻眼了,只有袁熙是满脸的得意。

春香是个没经过什么大世面的小丫头,这一巴掌扇的不轻,便回到袁买身后,躲在那里哭泣。

袁买怒了,他从小到大没受过这种气。

袁买指着那个恶毒丫鬟说道:“你赶紧向春香道歉!”

那丫鬟却仿佛是充耳不闻,只是傲慢的看着袁买。

袁买便一步步的逼近那个丫鬟,眼神里射出寒芒。恶毒丫鬟开始害怕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眼神。如果这种眼神能杀死人,那她一定死了好几回了。

恶毒丫鬟开始后退,开始害怕了。袁买突然上前朝那丫鬟的脸就是一巴掌。

这一刻,世界仿佛静止了。

袁熙也在那纳闷,他只是想教训一下袁买,没想到以前非常胆小的原奶突然一下子这么胆大了。

袁买退回原位,不冷不热的说道:“记住,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那丫鬟再也不想看到袁买那种眼神,便立马退到袁熙身边。

袁熙也不是省油的灯,也是一副爆脾气。

袁熙愤怒的说道:“袁买,你凭什么打我的丫鬟?”

袁买不理袁熙,而是扔下那堆礼物,便带着春香离开了。

袁熙看着袁买的背影,眼神里射出冷芒,两手握拳。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id="op_-754321868">

.push;

{

var doc=document, h=doc.getelementsbytagname[0], s=doc.createelement

})()

</script>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