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禁忌校医

三十五

突然,泰山脸现惊恐,一道黑影从眼中闪过。~蓝~色~~书~吧,www.

“隆隆隆”,水花四溢,浪涛翻滚...,二秃一惊,泰山措不及防的被巨浪卷涌着,消失在远方......

“泰山”二秃握着拳头,高呼道。

眼中血丝,快速攀升;点点晶莹,迅速浮现;懊恼情绪,涌进心头;这一切,很快浮现在他脸上。

二秃举起手,眼一闭,似在犹豫......

啪!啪!啪!三个巴掌被他狠甩在脸上。

他边甩边说:“我该死”“我混蛋”“我不是东西”

好象他打的人不是自己,而是敌人。

李国华望着笑了笑,舔着唇说:“有意思”

打了一阵子,二秃颤着手停了下来,“扑通”一声,斜跪在地。

然后,放声痛哭,捂着红肿不堪的脸,久久没有停息。

李国华望着这一幕,嘴角上扬,舔着唇,站在黑暗里一动不动。

二秃,抽抽噎噎的终于停止了哭泣,他抹了一把脸,摇晃着站了起来。

这时,一道黑影带着冷风,从他面前走过。

“谁”二秃猛然高喝,眼泪尚飘在眼眶。

风“呼呼”的吹过,二秃疑惑的道:“难道是风?”他边道边擦着眼睛。

“跶跶跶”“跶跶跶”,寂静漆黑的空间,响起了阵阵怪声。

“谁”二秃再次一问,他左右摇晃着头,看来看去。

眼前漆黑,只有风“胡-”“胡-”的刮过。

“难道真有......”二秃边说边抱紧了身子,眼睛不断乱瞄,牙齿却抖了起来。

李国华望着他,皱了下眉头,嘴里道:“怎么回事?”

边说,边左右望了一下,他的右手一直不自觉的反复摸着左手。

“汪”“汪”“汪”这时,从黑暗中跑出来一条黑白相间的斑点狗,。

“斑点狗”二秃诧异的停止了抖动,松开双臂,脚不自觉得往前挪了一下。

跟着,又退后了一步,弯着腰,低着头,他仔细的打量起面前的狗。

“这是怎么回事?”李国华,看着前面的狗,皱着眉,嘟啷着说道。

“野狗?”“人养的?”“它哪来的?”李国华的嘴里反复叨念着,手不由的托起了下巴,望着前面。

“汪”“汪”斑点狗叫了二声,调头看了二秃一眼,消失在前方的黑暗中。

二秃睁大眼,不由上前一步,跟着又猛然回头一望。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兄弟,对不住了。”

他对着水面,泰山消失的方向,磕了一个头,然后,哽咽着离开了。

他走的方向,正好是狗离开的地方。

李国华皱着眉头,瞧了瞧,脚不由的地上拖了拖,他往后看了一眼,然后急步跟了上去。

前面很黑,李国华嗅了嗅,冷风中带着一种怪味,一种心里不安的感觉,让他的手一直紧握着。

一点红色,跳入了李国华眼中。

跟着,一个女人,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连同“噼啪”燃烧的篝火,出现在李国华面前。

“怎么回事?”他眉毛一挑,略为诧异的说。

他不由的紧盯前面,手却握了起来。

女子站了起来,未语先笑,对二秃说:“远方的客人,请坐。”。

说完,面对着篝火,对二秃手一挥。

然后,低头对斑点狗,说:“小白,你又乱跑。”

边轻抚着狗身,边十分歉意对二秃说:“这狗不太听话,一定给你添麻烦了,很抱歉!”

说完,又继续讲:“客人,你一定累了,烤烤火吧,这里有些食物,如果饿的话,你可以充充饥,也算我为小白给你赔罪。”

她说话的时候,狗一直“汪”“汪”的叫着。

二秃喉头滚了滚,他昏迷后就饿着,醒来虽未遭劫,但刚才一番的心理交战也让他筋疲力尽。

他不由的望了眼篝火,一串肉食正架在篝火上烤,“滴答”“滴答”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又看了眼女人,女人笑颜如花,他眉头不由的一舒,心想:“难道,我还怕了一个女人。”

他吞咽着唾沫,坐了下来。

女子抚了抚耳后根,接着又说:“今天遇到大哥也算我们有缘。”

说着,提起旁边的一个酒壶,白瓷闪烁,红酒满杯,笑说:“小妹,谨以此杯向你陪罪。”。

说完,一口meng下,空倒酒杯,笑看了二秃一眼。

二秃晕乎乎的,接过她双手递过来的一杯酒,搔着头,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一口meng下。

女子眼眸一挑,笑着说:“客人,从哪来?”

二秃搔了搔头,脸胀得通红,他本不善于言语,平时都是泰山打交道,想到这里,“泰山”他语焉着,低下了头,眼睛渐渐的黯淡了下来。

女子眼中一闪,马上笑了起来,说道:“看我,客人一定累了,来,吃点菜,喝一点酒缓一缓。”

说完,又给二秃倒了一杯酒,二秃喝过,一直闷着,低头不说话。

过了好久,方抬头闷声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二秃面现希翼的望着女子,他的拳头一直紧握着。

女子看了看他,抿唇一笑,俯身又给二秃倒了一杯酒说:“我一直住在这里,具体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不过,”

眼一挑,似不经意的,往后望了望,方说:“我可以带你去我们居住的地方,说不定老人知道!”

说完,似不胜酒力的斜靠在二秃的怀里,嘴唇擦着二秃的脖子,挑着眉,又望了后面一眼。

李国华,脚不禁一退,心里犯着嘀咕,说:“难道她发现我了?”

他皱着眉头,疑惑不解的望着前方,说:“不对”“不对”,

“到底哪不对呢?”李国华,托着下巴,不由的自问。

一道白影,闪过李国华的眼睛,汗水流了下来,恐怖的一幕,正在发生......

三十六致命的桃花

女人双眉一挑,回望李国华,眼中透出一种残忍的戏谑,转头目中含笑的对二秃说:“大哥,要不,再添点。”

边说边放下酒壶,手缓缓的搭上二秃的脖子,红唇凑近二秃的耳边,轻吹气道:“真想要吗??”

说完,身体横了横,一抹白腻,浮现在二秃面前。

火光中,她的脸,十分贴近二秃的脖子,脸上浮笑,眼中却有一种对食物的贪婪和猫戏老鼠的戏谑。

她的手,轻轻的在二秃身上划着,如游蛇般正在游走,如一朵罂粟般等着二秃沉醉。

二秃身一抖,不由的想:“怎么办?”

他低头望着女子,红着脸,狠狠吞了一口唾沫;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隔了好久,他滚着喉头,方挤出一句话来:“这,这样不好!”

他把女子的手往旁边一放,“滴答”汗掉了下来。

这时,他身体一紧,不动了;脚却不自觉得抖了起来。

女人,又软呼呼的搭在他怀里,舔着耳朵说:“真不要吗??”。

二秃冒着汗,心叫:“要命。”,他搔着头,半天犹豫着。

未等他想清“怎么办?”,女人又舔着红唇移了上来,边挑逗边诱惑的道:“来嘛...”

边说边把二秃,往地上拉,手还如灵活的小蛇般在二秃的身上游移。

二秃吞咽着唾沫,心想:“要不......”

女子已经亲上了脸颊,手往下移,二秃眼一红,心想:“不管了。”

然后,他俯头向下......

女人嘴角却多了一丝得意,眼中添了一道凶光,似不经意往后看了一眼,正待低头......

李国华目不转睛的望着前方,汗掉了下来,手一直紧握着。

“汪汪汪”“汪汪汪”这时狗叫了起来,而且叫十分大声,作死的在叫。

“怎么回事?”二秃不由的停了下来,他望了眼狗,又看了眼身下的女人,喉头滚动着,“劈啪”篝火在燃烧,他的汗“滴答”“滴答”,在掉。

他眼一凝,似乎想起了什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二秃搔着头,竟然走过了女人的身体,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踉跄着晃到了篝火的另一边,坐了下来,然后低着头,对篝火发呆。

女人虽笑着,眼中却闪过一抹恼怒,不由的回头,狠狠盯了一下狗,目光十分的不友好,甚至是凶残,说:“怎么又是你?”

说完,皱了皱眉,似想起了什么,望着狗的目光更冷了。

狗“呜”“呜”叫着,连忙往后退,望了一眼黑暗处,似乎想跑远,但是望了女人一眼,又盘起了身,在原地瑟瑟发抖着。

“怎么回事?”李国华不由的眉头一皱,感觉十分奇怪。

“这个狗与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他不由的思索,下巴上的手一直没停过。

眼中似闪过一副画面“在黑暗中,斑点狗似乎久久的望着二秃,‘汪汪’叫着而没有动弹。女人轻抚着斑点狗的狗毛,对它和声细语的说着话,而狗毛却轻轻颤抖着,甚至可以说狗在瑟瑟发抖。”

“到底.....?”李国华托着下巴,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这个时候的女人,却来到了二秃的身边,她又笑着勾住二秃的脖子,软声说:“大哥,丢下小妹一个人。”

边说,边又举起酒壶,往二秃的杯子里倒酒,并且说的时候,嘴唇还擦过二秃的脸颊,留下一个红色的唇印。

二秃身体一抖,“滴答”“滴答”他手中的酒洒了出来,他闷头一干,说:“你怎么看中我。”

女人笑着说:“我们这里的人,特别崇拜身体结实的汉子。”

边说边用手指在二秃结实的身体上打着转,二秃脸一红,他脑中浮现出一些画面“一个金发高挑美貌的女郎,在“嗨”声震天的酒吧里,手指轻滑过他的肩膀,勾住他的头说:帅哥,你好结实。”

想到这一幕,他的喉头不由的滚了滚,轻声念了念:“琳达”“琳达”(二秃新婚的妻子)

但本能的感觉,女人的身体更软了,头发的香气更浓了,篝火更热了,久不经征伐的“战场”更硬了。

他不禁吞了口唾沫,问着自己:“怎么办.”

边想边把衣领拉开了一些,又望了眼篝火皱了下眉头,“怎么办?”

“琳达”一想,不禁摇了摇头,他感觉这是对妻子的背叛,哪怕是在荒郊野地,生疏“战场”已久的情况下。

可是,他望了眼女人,自己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他不由的喉头又滚了滚。

“要命!”他吞了一口唾沫,轻声说道。

毕竟,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一个如此尤物怎么不动心呢?

所以,赶紧把眼睛移开,生怕下一秒,自己会扑上去;他不由的又念了二声“琳达”。

可是,女人并没打算放过他,柔滑的小手,又缠了上来,而且要命的是女人还吐气如兰的轻咬着他的耳朵。

他又吞了一口唾沫,显然这不管用,他的心反而火烧火燎了起来,他脑子里如火在烧,念“琳达”已不管用。

这时候他只看见这个女人,只感觉那抹腻滑,只想把那软呼呼、香喷喷的身体压在身下,好好进行一番蹂躏。

他狂吼一声,如出栅的猛兽,把女人往下狠命一拉......

“啊...”女人轻喘着,好像很享受,眼睛却不经意的往后一挑,似挑衅似兴奋似炫耀似残忍,然后身体跟着动了起来,口慢慢的张了开来,白光闪烁......

李国华的汗,滴了下来,心叫:“二秃,这个傻子...”。

这时,一道黑影闪过,而且声响颇大。

“我怎么了?”二秃醒过了神,眼中血丝慢慢退去,他望了眼身下,却不知道...

“怎么办?”二秃不由的皱着眉头,望着身下,他只感觉一个头,二个大。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他不由的望着黑影消失的地方。

但是,那里一片漆黑,除了风什么都没有。

想问身下的女人,“你看见了没有”,但是二秃嘴唇蠕动了好久,就是问不出口。

“怎么办?”他不禁又低头望了望身下的女人,这时,他身体一抖。

女人的手又缠了上来了,她软着唇,又擦着脖子轻咬着耳朵,对二秃吹气说:“继续...”

二秃的手,又颤抖了,他的汗“滴答”“滴答”掉了下来,继续还是不继续......百度一下“蓝色书吧”,最新章节马上能免费阅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