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胸揉胸摸屁股的视频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且不说我只出门了半小时,之前寝室就只有我一人。

而那派出所虽说离学校是近,但开车过来也还是要个十来分钟。

……

细细想来,虽然我不知道警察是什么时候到的,但最晚也是我才离开二十分钟便赶过来了。

那么、报警的人在我离开的二十分钟内就发现了那女孩的头?并且那个人如此短的时间内到了我寝室,还凑巧的翻出了那颗脑袋?

本来走的时候,我就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故意把那纸盒藏在了桌底。即便是舒怡她们回了寝室……也不会突然想起翻我的东西吧?何况还是放在桌底下被凳子挡住的东西。

我不可思议的转头望向了舒怡她们,眼里包含了不解与探寻。

而舒怡并未闪躲大方的迎上了我的目光,那眼里满是说不出的情绪。

旁边的顾妧妧见我目光转向她们,害怕的垂下了眼眸不敢看我。

陈晓也不看我,只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年轻警察本来还想等我说点什么,可是见我不仅不说话还一直盯着舒怡她们,气的一把夺过我手上的袋子,里面的东西随着他激烈的抖动,闷响落地。

“你不说是吧?这地上的东西可是帮你说了!”

我望着地上的铁铲,心理七上八下,更是抿紧了嘴唇。

“小姑娘,你放心,我们暂时不会做什么的。要不还是和我们去一趟派出所,你仔细讲讲这事情的经过。”年轻警察身边的人突然开口,十分耐心的朝我说。

“我姓胡。这是小黄,他年轻,说话难免可能直了点,你不要太害怕。对了,我叫你宛姑娘可好?”他说话时,那年轻警察,也就是他口中的小黄,鼻间刻意传来一声轻哼,眼神凛冽的扫了我一眼。

“可以。”

见我终于又肯说话,胡警官脸上的表情也看上去柔和了不少。

“那我们还是先回趟派出所,总站这里讲话也不太好。宛姑娘你看如何?”

我点点头,同意他说的话,毕竟这脑袋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随后他们便麻利的通知了几个人带走了头颅和铁铲,而我也坐上了警车和他们去了派出所。

进了派出所,他们带我到一间普通的房间坐下。还给我倒了热水,嘘寒问暖了好一番。

“宛姑娘,你的个人信息我们已经从你的室友与学校网站信息系统大致了解。你的父母我们稍后也会联系……至于现在嘛,你需要向我们讲一下那颗头的事情。”或许是顾及到我是个女生,绕了很多家长里短后才回到了事件本身。并且胡警官说话时依旧很客气,而客气之下还十分温和。

“那头……哎。”我才刚开口就又说不下去了,这事我还是没想好该怎么去解释。

我是真怕出言不慎,反倒越描越黑。

黄警官咬牙切齿的剜了我好几眼,见我还是没有吐出什么有价值的,顶着满脑袋的怒火直接摔门而去。

而胡警官也似乎是被我磨的没了耐心,急迫地张嘴问道:“宛姑娘,你这不说话,那我们目前只能认为你是凶手了。”

“胡警官,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这事情太复杂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们说才好。”

“再复杂,也总能说清楚的呀。只要宛姑娘你愿意说。”

“那胡警官可不可以先告诉我,是谁报的警?”

可能没有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胡警官眼底滑过一丝怀疑继而一瞬又变得如之前般温和。

“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是的,希望胡警官能够如实告诉我。”我的嘴和我的眼睛此时此刻都里充满了诚恳。

“是你们宿舍楼的宿管人员。”

胡警官说完,我着实吃了一惊。

宿管阿姨?她为什么会临时想起查寝?我们学校的制度可不是天天查寝啊。而是一月一次的不定时抽查,并且这个月已经查过了……

“胡警官,我的室友也是你们通知来的吗?”

“宛姑娘,你是不是不想说关于那头的事情?”胡警官无奈的叹了口气并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哎……其实那头的主人是谁我都不知道。”知道自己再问也不会得到胡警官答复了,说不定他还以为我是在转移话题,索性打算开始讲那头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你不认识“她”?”

“嗯,她的死因我也并不知道。至于她的头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寝室,也是有些机缘巧合----而那些机缘巧合,恐怕我说出来,胡警官也只会是觉得我是做贼心虚没辙了在胡编乱造。”

胡警官倒是没马上接话,饶有兴致的打探了一下我。

“我只负责了解事情过程,记录下来,至于相不相信,那不是该我做的事。”

我无奈的笑了笑,轻声的问他,你觉得世界上有鬼怪之说吗?

胡警官直勾勾的盯着我,哪里还有什么温和可言,整个人好像都要融于他背后的那片黑寂的阴影中,沉默了许久。

几声轻脆地敲门声响起时,拉回了我和他的注意力。

“老胡你出来一下。”

开门的人我并不认识,胡警官没吭声只回头看了我一眼便和那个人一起出去了。

我独自人在那沙发上坐着,不敢乱动。空气中的气流都像是凝固了几分。顶头的白炽灯发出惨淡的冷光,明明看上去就是一间普通的屋子,但这死气沉沉的氛围真是一分一秒都如坐针毡。

不过还好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敲门声又响起了。

我紧张的站了起来,打开门,来的却是黄警官。

“你可以走了。”

他愤愤的说完,还不等我问个明白,就已经把我推到了走廊。我站定之后,他更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我敢快消失。

虽然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事情还没开始详细说,他们就放我走了。

不过早点离开让我有更多时间想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我倒是松了一大口气。要知道这可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进派出所啊。即便我是清白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坐在那的时候总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我迫不及待的拦了辆出租车,缩进后门,对师傅说了句去蓉青大学。便低下头摸出手机,给父亲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爸……”我喊出这声时,声音都有些颤抖,感觉眼里不停在眶里打转。

“乖女儿,你没事吧?”父亲说话时一如往常的溺爱。

“我……没事,但是……”我正犹豫不知如何开口。

父亲却只是没来由的接了一句“乖女儿你明天回趟家吧,爸爸想你了。”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我不解的回拨了好几次,但是都只能听见那熟悉的女声“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心里虽有千万个问号,但我也只能放下电话。

不过这个时候叫我回家,我真的该回去吗?

或许父亲现在也已经接到了胡警官他们的电话,正在苦恼。

思绪又加倍缠绕在一起,我该怎么办?

我难受的转过头望向车窗。

今晚的月色格外冷清,就像那夜……

像什么像!宛莹你脑袋里到底装的什么的玩意?眼下明明正是你的危急时刻,一点对策都没有。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想起夜桓!

我拼命的晃了晃头,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脸。

我一定是气昏头了,那没良心的东西叫人收了、叫狼吃了才好。我怎么可能想他!

“哟,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么快你就想我了?”

这声音从我前方传来,我浑身一抖,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脸上一阵抽搐。

这、这不是夜桓的声音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