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

<i lass="bsharebunbx">

这首歌里的沧桑,让我不禁回忆起了往事的一幕幕。 的确,经历了再多再深刻的过往,依然还是要回归平凡的生活。只是曾经在心里荡漾过的那些情绪,会一直弥留在内心深处,久久不会散去……

这时候,我办公室里的门被推开了,尽管我压抑着我的哭声,他还是感受到了。这几年,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着一种难言的默契。每一次我哭我难过我开心,他立刻能够感应得到。我有时候问他为什么,他就一句话:“因为我真的用心了。”

他过来捏了捏我的鼻子,然后说:“怎么了呢?都两个孩子的妈了,怎么还这么情绪化?”

我说:“听歌呢,听着听着就哭开了,觉得心里好难过。老公,抱抱我。”

他坐了下来,一把把我抱在了腿上,他说:“我刚看到你q上在放这首歌,见你一直放着就知道你情绪肯定难过,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你还真的哭了。”

我搂着他的脖子,他拿着纸巾轻轻地帮我拭去我的眼泪,他说:“傻瓜,别想过去,你只要想,以后我每天都在你身边。你看,我们有一儿一女,我们有一起的事业,我们用几年时间就把一个小小的公司折腾到现在这么大,我们住上了别墅,开上了好车,生活没有亏待你,你有我这么好的一个丈夫,曾经再苦都过来了。亲爱的,以后和我一起走,我发誓我会在你身边保护你,保护我们的孩子,用心地对你们,你们就是我的全部。”

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然后和我十指相扣,我靠在他的胸前,感受着这难言的温暖,内心激荡不已,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说:“晚上的饭局还是得你陪着我去,你在我旁边我能够安心,我喜欢做什么都带着你一起。”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我说:“知道了,晚上别一个劲地喝酒,你唱主角,我辅助你,争取把这个单子拿下来。”

他捏了捏我的鼻子,然后说:“今天我叫你拟的合同都弄好了吗?如果心情不好就我来弄,你下午带炎颜去逛逛街,轻松一下。”

我摇了摇头,我说:“刚昨天逛过呢,亲爱的,你去忙吧,我知道你还有很多事没做。”

他捧起我的脸,然后说:“不去,等一下再去,我在这儿陪你半小时。”

我说:“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腻歪,等下他们都要笑话我们了。”

他爽朗地笑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而我,不知不觉眼角的鱼尾纹越来越深了,一抬头额头上都是抬头纹,眼袋不知不觉也有了,我不禁又有些难过了起来。他和我吻了一小会儿,然后感觉到了我的不开心,他说:“怎么了,老婆?又想到什么了?”

我说:“你一点儿都没有变老,可是我,哎……”

他瞪了我一眼,他说:“我每次带你出去见客户人家都以为我带情人呢,你还嫌自己老啊?真是个傻瓜。”

我笑了笑,我说:“你就知道安慰我。”

他又忍不住亲了我一下,然后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一样喜欢你。这几年,你一直让我惊喜连连。我觉得我真是娶了一个举世无双的好女人。老婆,我爱你。咱们之间的感情是经得起风雨的,别把我想的那么肤浅,好不好?”

说完,他拿起我的手亲了一下。这时候,我的助理推门而入,见到我坐在他的腿上,赶紧抱歉地退了出去。我有些尴尬,站了起来说:“你回去吧,哎,又被他看到了。”

他笑了,他说:“咱两是合法夫妻,看到也没事。傻瓜,那我回去了,不许再难过了。听我的话,把歌关掉,然后好好静静心。”

我点点头,站了起来把他送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口,这才折了回来。这几年,我们的恩爱在公司都成了典范,尽管每天朝夕相处,依然感觉有说不完的话,谈不完的情,话不尽的爱。他每一次出差,我都牵肠挂肚,他也依依不舍,很多时候我们自私到宁愿撇下两个孩子,两个人一起去异地处理事务。我舍不得和他分开哪怕一分一秒,吃饭习惯了一起吃,睡觉等不到彼此便无法入睡,任何事情都仿佛捆绑在了一起一般,那种关系牢不可破而且粘度出其的高。王凌说:“你们两,就是传说的灵魂伴侣。”

说着句话的时候,她有些淡淡的哀伤。我知道,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像我一样幸运,秦昕浩在她第二次怀孕的时候,因为禁不起诱惑出了轨,虽然时间很短过程也不精彩,但是依然让王凌的心裂了一条大缝。这一件事,她除了对我,谁都没有说起过,我亦没有告诉炎彬。

她说,那女孩找上她的那天,她当着那女孩的面开着免提打电话给秦昕浩,她在电话里淡淡地说:“你情人找上我了,我们一起谈谈这件事吧。”

十分钟后,秦昕浩就疯一般地赶到了,看到两个女人面对面平静地坐着。王凌笑了一下,然后平静地说:“昕浩,如果你爱我,就平静地和我回家,和她断掉,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你已经不爱,我会打掉孩子,放你走,也祝你们幸福。”

说完,她就站起了身,挺着大肚子走向门口,很快秦昕浩就追了过来,拉着她的手说:“凌凌,我跟你回家。”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仿佛就像一笔买卖一样无比的简单。但是王凌说,当看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她的心一下就凉了,当听完那女孩说什么的时候,她的心一下就死了。不过,她不怪他。因为,他们曾经共患难,他以最博大的胸怀接纳了她。

世界上似乎什么都是公平的,欠的,就要还。做错的,就要弥补。三年后,潜逃出国匆匆结婚的林希终于因为落魄回国而落网,法院庭审的那天,当年和那些事情有关系的我们都去旁听了,她穿着囚服站在上面,对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供认不讳,并且陈述了一切事情的经过和结果。

当年苏敏出事的时候,她和王斌就因为牵涉其中而被开除了,当时她没有了工作,和王斌一起回到了a市。后来,因为她和陈豪爽私交甚好,陈豪爽又是用人之际,大概是欣赏林希的社交能力,所以当时她找到了林希,并且把林希引荐给了皮蛋手下的那个人,也就是林希的那个大哥“劲哥”。

一开始的时候,那个劲哥对林希如亲妹妹一般,带着到处游玩各种玩,就这样林希染上了毒瘾。有了毒瘾,牵制林希就变得异常的简单。林希在他的指使下,靠近了黄总,然后成为了他的秘密情人。后来,又在他的指使下把黄总推下了楼。

庭审的时候,法庭播放了炎彬提供的那一段王斌曾经录下的视频,视频虽然模糊,却可以清晰看到林希伸手推他下去的事实。

因为林希的招供,一直置身事外的陈豪爽终于也被调查了,调查后才知道多年以来她一直和皮蛋都保持联系,并且从皮蛋那儿获得巨大的收益。而李锦年的妻子,就是陈豪爽背后的支持者,她是一个权势滔天的女人,而之所以愿意和皮蛋、龙哥他们合作的初衷,竟是因为在陈豪爽的引荐下,被皮蛋强行喂食了毒品,她不得不那样做,否则就不能续命。所以她很早前就和皮蛋、龙哥合作,一直在往a市培植自己的势力。就是因为有了她的帮忙,所以,龙哥、皮蛋和aggie才能够在几年里就在a市布网成功。后来,事情败露后,她因为羞愧而选择了自杀。

而李锦年,在我离开疗养院之后不久,他去去世了。去世之前他给我留了一封遗书,遗书一直在他的律师那里保管着,后来才移交到我的手上。他在心里把他知道的所有一切都告诉了我,如果早一些收到他的遗书,也许我们可以顺藤摸瓜不用那么费劲地打入龙哥的阵营。只可惜,他去世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那里正在接受密训……也许一切,都是命运吧。

时隔三年,很多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了。林希和陈豪爽因为贩卖大量毒品被判了死缓,我和炎彬去监狱里看望了陈豪爽,炎彬红着眼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她笑了笑,她说:“因为,我的第一次给了皮蛋,就这样。”

呵呵,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还好,最后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消失了殆尽。

我后来又遇到了李家河,几年而已,他身上的光环又多了。他看到了我,我对他笑了笑,他鼻子哼哼地从我旁边走了过去,再也不肯看我一眼。彼时,他的胳膊已经挽了一位高挑的年轻女子,他如今已经是享誉全国的护肤界大师了,那个曾经在深夜里在我店外吼叫的精神分裂者,如今依然好好地活着,甚至比从前活得更加精彩。

我和李大刀后来也经常见面,他问我在国外生活得如何,我用了四个字:“一言难尽。”他最终也没有逃过同性恋的魔障,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己爱的男人,两个人相守在一起好好生活。他说唯一遗憾的就是不能结婚,要是可以结婚就完美了。

我和炎彬也没有结婚,不知道为何,他没有向我求婚,我亦没有说要他给我婚礼。那一年,在回国后我们发生关系之后的那一天,我们两平静地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然后牵着手走出了大厅,回家后我们默契地去买了菜,我切菜,他做饭,我们一起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对颜颜说:“你晚上也喝点儿。”

颜颜说:“喔,你们结婚啦?恭喜你们。”

我们一家人,在平凡的生活面前,有一种难言的默契。(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