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妇俱乐部

建设区的中央,方圆上千米的区域内,尽是被临时围驻起来的黑色幕布给围绕起来。

当天空中的银蓝色闪电落在地面上,严铭的身形露出来的时候,周围全都是肥沃的土壤,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生命体。严铭来到窟洞入口的前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确认没有问题后直接进入到其中。回到地下城市,严铭只是经过简单的稍作休息,再次召开了会议。

“我已经交涉完毕!岭南域官方将会为我们开启绿色通道,只要不是太过的明目张胆,军事部门都会为我们作掩饰。完成了所有目标的暗杀后,我们将开放地下城市的前4层,给予岭南域的军事部门。”严铭在会议室里站起来,一鼓作气的说出了此次交涉的结果,道:“这个地方太过明显,许多人都知道,岭南域的军事部门虽然要保住我们,但不能够确保,今后是否会出现其他状况,所以,我们需要自救!”

“如何自救!?”梁廷尉似乎有些激动,因为在这里有他的家人,而刘坤祥亦是如此,只是他的表现较为含蓄,道:“我们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威胁?”

“在我们的地下城市,潜伏着为数不少的内应卧底,而我不知道他们躲藏在什么地方,但我们需要解决掉这些家伙!这是我们目前的威胁。”严铭说到这里,似乎感觉到站起来不太好,便是坐下,继续说道:“至于我们该如何自救?这就是离开,从新开始建设,一切从零开始!该离开的时候,我会带领在座的各位以及众多可以信任的人,离开地下城市。”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重见天日呢?在这里虽然可以模拟生态环境,但始终都是虚假现象,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见到太阳了!”某个参与会议的成员问道,而严铭则是用坚定的语气说道:“这是问题,我恰好可以回答你们!那就是明天!”

“明天?”

“你没有听错!就是明天!但在此之外的我们,需要做好暗杀行动的出发准备……”严铭井然有序的说道:“明天的我们将各奔东西,等待749个目标的暗杀准备都妥当后,我们再同时进行暗杀!再然后,我们便可以重回这里!只是中间的时间可能会有点长,需要大家投入相当多的耐心。”

“中间大概需要多长的时间?”刘坤祥提出着重点的疑问,严铭略带思考的沉默了几秒钟后,答曰:“这个时间不太稳定,但我每天都会回来一趟,你不用过于担心此类问题。对了,还有就是黑色闪电的出身问题,隶属于军事部门。在交还出他之前,我希望专家们能够尽可能的压榨出更多的价值!”

“我明白。”刘坤祥点头说道,而身旁的梁廷尉则是表示道:“我会做好监督工作,你完全可以放心,黑色闪电在这里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猜错。”

就如严铭在会议上所说,参与会议的成员们在散会后都在进行着行动前的筹备,严铭经过1小时的准备,在出入口的安全闸门前等待人员的汇合,梁廷尉和刘坤祥就在其中陪同等待。当参与会议的成员们带领着人员而来的时候,严铭知道数量超过了2000人,这是将近抽尽地下城市里所有人的比例,而训练的成果即在不久后得以考核。

“我们这一趟将近带走了所有人,地下城市将会变得史无前例的空虚,其弱小的程度需要你们多加注意,千万不要发生意外。无论是潜伏的内应卧底,还是地面上的军事部门,你们都需要保持警惕。”在离开地下城市前,严铭再三嘱咐,而莱特和刘坤祥则是表示无需担忧。

攀爬着消防楼梯,从窟洞通道走出来,在肥沃的土壤上观察情况,确认没有问题后,严铭才通知下方的队伍。在地面上等待了几秒钟后,严铭看着如同蚂蚁出窝般的纳米尖兵们从地面的窟洞迅速爬出来,再然后在地面上站立排成了整齐的列队。

“想必,你们都知道该做些什么!?我在整理就不多说了,因为这里不太安全,也不是最佳的地点,我只想在这里跟大家说一声,万事小心。”作为临行前的动员会,严铭将其进行最简短的流程以完成,随后带领着队伍,从指定的方向走出去,恰好看到了站岗的士官,道:“车在哪里?我们要行动了……”

“早已经准备好了!严公子,请跟我来。”士官带着严铭及其队伍,行走了上千米的路途,来到黑色幕布所遮盖的区域,将其掀开后呈现出其中的载人卡车方队。士官转过身来看着严铭,道:“就如同你所说的那般进行了准备,足以装下你们所有人!”

趁着夜色的掩护,经过伪装处理的载人卡车,往建设区的各个方向出口奔驰而去,严铭就在前往中央城的卡车内。

早已经策略完毕的行动方案,几乎牢牢刻在所有人的脑海里,而严铭则是在思考着行动失败的结果该如何处理,以及其他的突发情况。相比于其他人,位高权重的严铭需要思考更多的事情,位置决定要买需要考虑更多。在进入卡车内,途中的2个小时内,直到下车为止,严铭都保持着沉默,进行着集中精神的思考。

“新的1天来临了!今天是2015年10月3日星期六!而现在距离黎明时分,只有几十分钟的时间,天空破晓的时候该到了……”下车后的严铭,看着城市街道的灯光,其中的喧闹没有任何的改变,而灰蒙蒙的天空即将迎来破晓的光芒。

这里是中央城某个不起眼的小地方,不远处的某个方向,正有几个看起来规模相当大的娱乐场所,其中便是包括了酒吧!

“我们到酒吧里坐坐吧!有些事情,我们得说清楚点,或许你们还不明白这次行动的重要性,但没关系,我们可以在喝酒顺便谈谈。”严铭侧过身体,在说话的时候视线不只是看着同行的纳米尖兵,同样还看着不远处的酒吧。只是在出发之前,严铭提醒了一下,道:“你们的纳米战衣属于最新款式,其中的新功能便是可以让你们更好的伪装。你们目前的模样太过招摇过市了,别人一看就知道你们是一伙人。这样子,怎么能行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