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抱着我那里顶着我

郊区别墅内,罗根一身黑色西服正在大厅内不断踱着步子,而沙发上,苏明坐在那里,双手拄着下巴,眉头紧锁。

爱丽丝身受重伤,身上似乎还中了唐飞的某种禁止,此刻在内屋里面,罗杰正在想办法救治爱丽丝,但是他们进去已经有小半天了。

屋子里面一点消息也没有,罗根和唐飞都担心不已,而大厅内另外一人,不,正确来说,应该是另外一猫,此刻正趴在饭桌上呼呼睡着大觉。

鬼斩似乎完全不担心爱丽丝的伤情,自顾自的蒙头大睡着,然而罗根在屋子里面急促的踱步声音吵到了它。

鬼斩睁着睡眼朦胧的眼睛看着罗根喊道“喂喂,你能不能安静的坐下来,走来走去的吵死了。”

罗根瞪了鬼斩一眼道“爱丽丝大人身受重伤,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你居然还有心能睡觉。”

鬼斩舔了舔猫爪,然后眼睛眯了眯说道“放心好了,罗杰怎么说以前也在医疗班呆过的,我相信他一定能治好爱丽丝的伤。喵。”

“……”罗根沉默,虽然他也相信罗杰,但是他们进去的时间也未免太长了。

就在这时,内屋的大门忽然打开了,身穿白色衬衫的罗杰满头大汗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看到罗杰出屋,罗根赶忙走上前去,但是却没有飞跃过去的鬼斩要快!

“怎么样,爱丽丝的伤势如何?”

罗杰叹了口气说道:“我虽然占时抑制住了伤口的疼痛,但是这个血咒禁制实在太过霸道,以我的医术是没办法解开的!”

“要不去医院吧?”苏明开口建议到,瞬间他就觉着自己说错话了,遭到其他二人一兽的白眼。

“那现在怎么办!”罗根看着罗杰问道,他属于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一遇到这种突发事情就没了思考能力。

罗杰沉思了一会说道“眼下只有带着爱丽丝大人返回灵异公会了!”

“……”众人沉默,最后鬼斩点头说道“罗杰你是说你要带着爱丽丝回公会吗?你可知道那有多危险吗?”

罗杰点了点头,而苏明却有些蒙了,罗杰和罗根不是灵异猎人吗,为什么说他们返回公会会有危险。

罗根看出苏明的疑问,于是开口说道“我和罗杰早在很早之前就被公会流放了,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就是被开除了,而灵异公会的总部,神座岛,只有灵异猎人可以出入,像我们这些被流放的猎人如果进去神座岛被发现的话结果只有一个……死!”

苏明瞪大眼睛,而罗杰咬牙说道“没错,虽然很危险,但是这个血咒禁制我解不了,必须返回公会总部,否则爱丽丝大人将会有生命危险!”

“的确,如果连你都破不了的术,也只有回公会了!但是这个家伙怎么办?”

说着鬼斩转头看向苏明,原本爱丽丝属于苏明的临时监管人,她是要等待灵异公会派人过来接苏明回公会的。

如今爱丽丝身受重伤昏迷不醒,那么灵异公会的人来的话谁能和其对接,虽然罗杰和罗根原本也属于灵异公会的猎人,但是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现在他们早已经被公会开除,不属于公会成员了,根本不可能来作为对接人。

罗杰想了想最后说道“实在不行,你就和我们一起去灵异公会吧!反正最终你都要去的!”

鬼斩想了想道“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喵!”

说着跳到桌子上面,看着苏明,苏明被它这么看的有些愣了。

鬼斩却忽然叹了口气然后跳下桌子,原本爱丽丝是打算在和公会来的猎人对接后亲自送苏明去灵异公会的,毕竟苏明体内可是有着龙气的,难免有别有用心的人要打他的主意,但是现在爱丽丝受伤昏迷,这个任务也只能由自己来完成了。

…………………。

夜晚,岭南市的南方一栋废弃的老年公寓内,破旧的墙壁发出一股土腥味道,这里再过几日就要被推倒重新建造一片住宅区了。

周围已经都没有了住人家,公寓外面拉起了黄色的隔离带,并且有严禁进入的警戒牌。

按理说这老年公寓内应该已经没有人了才对,但是此刻公寓内的一间屋子却忽然升起一道光线。

光线之下站着两个女子,一个身穿和服,左手拿着一根烟杆。

另一个则是身穿黑色连衣裙一头灰色短发,半眯着眼睛的少女。

这两人便是雪女和猫妖,此刻在两人的中间,地面之上正摆放着祈愿璎珞石头。

“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得手了。”雪女笑了笑然后低身抚摸着璎珞石。

“快开始吧,别浪费时间了。”猫妖对着雪女道。

雪女笑了笑然后一翻手,璎珞石瞬间发出一丝光辉,随后雪女起身双手平放在璎珞石上面对着虚空喊道:“祈愿之石,璎珞之祖,破光而出,于暗而立,请倾听我愿望吧!”

说着,雪女忽然睁开双眼,眼中冒出两道寒光,瞬间整个屋子的温度下降到了零点,猫妖吸了口气,冷风直吹。

那璎珞石慢慢升起,然后上面的闪光不断的增强,四周的冷气聚集其上,似乎是在吸收这些冷气一样,不多时,璎珞石上的光辉不再增强,趋于平稳。

“你的愿望是什么!”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璎珞石中响起,之后璎珞石上投射出一道光线,一个虚拟的小人浮现在光辉之中。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魔法长袍,面容苍老的老人形象,如果有人熟读西方魔法古书,那么他们就会知道这个老人就是西洋魔术的创始人之一。

雪女笑了笑,然后对着璎珞石喊道“我想知道远古人王伏羲的后裔如今何在!”

老人笑了笑轻轻开口道“如你所愿!”话必,虚影投射出的老人消失不见,而那投影之内开始不断变换场景,无数个人影闪过,最后光辉出一个轮廓慢慢浮现趋于清晰。

那是一个身穿白色长挂,面容坚毅的男子头像,雪女看了看嘴角微微上扬“原来是他!”

………。

同一时间,在岭南市机场,一架航空飞机着陆了。

飞机的舱门慢慢打开,从梯架上只走下来了五个人,他们全部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带着统一的墨迹,耳边还夹着类似蓝牙耳机的通信装置。

如果此刻有人进入飞机内部,他们就会发现在飞机里面的乘务人员全部昏迷倒地,驾驶舱内的机长等人也都倒在了操作架上。

“终于到了,这里就是岭南市了!”打头的男子笑着说道。

身后四个男子默不作声,只是一路跟着那打头的男子,五人走到地面上,打头的男子伸了个懒腰。

“我可最讨厌坐飞机这种交通工具了!”男子低声说着然后看了看黑色的夜空,笑着自语道“今天这个城市将会迎来一场血雨腥风!”

说完转身对着身后四人道“你们去准备吧!要确保万无一失!”

“是!”那四人齐声回答道,之后唰的一声,四人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而剩下的这个男子仍然嘴角含笑,摘下墨迹,露出一双充满杀气的双眼。

“接下来就是正事了。”男子说着拿出一张红色符纸然后贴在了地面上,双手合十,默念咒语,之后咬破一手的食指,将一滴血液地在了符纸之上。

红色符纸瞬间发出耀眼光辉,然后那光辉开始扩大,朝着四面八方而去,不多时,一大片区域全部被光辉所笼罩,而同时城市的其余四个方向也开始被红色的光辉笼罩,这些光辉汇聚最后集合一起将整个城市包裹在其中。

漫天的红色,血红的月亮,慢慢的整座岭南市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腥红色的世界内,红月当空,其光所照射之下,所有人类皆化作石像,无法移动。

别野之内,忽地身处红月结界之中的苏明等人大愕,罗杰看着弥漫的红色光线,不禁皱眉“怎么会这样!”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