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伦短文合集

“大王,这些是武器图,你让工匠尽快做出,我率军去解河西郡。”我拿出一叠厚厚的纸递给嬴政。

嬴政看着这些纸,问:“王将军,这些武器寡人连听都没听过,厉害吗?”

我笑着说:“大王,等武器制造出来,可以试试威力如何,不过现在的急事是,解围少梁,大王,我只要十万兵马,就可解救少梁。”

嬴政递来一个虎符:“这虎符可以调遣任何兵马,王将军,不要辜负寡人的期望啊?”

我半跪在地:“臣不会辜负大王对我的期望,大王可放心。”

率领着十万兵马从咸阳出发,嬴政封我为主帅,蒙恬和孟明视为副帅,协助我解救少梁。

来到了栎阳,无一不是难民,路上的百姓饿的走不动,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看的我心疼死了,私自动用了一半军粮分发给百姓,百姓看到有粮食,纷纷围过来抢粮,不过,都被士兵给挤成一圈。

我大喊:“大家排队,我保证人人都有吃的,大家排好队。”

把军粮分发给百姓后,军队继续行军,第二天传来战报,少梁失守。

加快了行军速度,第五天下午两点钟军队安扎在阴晋,六国也一路攻到阴晋,两军正式正面交锋。

望着城墙下的五十万六国兵马,我军十万加上阴晋的一万士兵,有十一万人。

我让所有人穿轻盔甲,敌人穿着是笨重的盔甲,目的就是让士兵在战场上能够手脚灵活。

由于我没打战经验,我让蒙恬带五万兵马出战,孟明视率两万兵马从左侧偷袭,待蒙恬带着五万兵马出城后,敌人喊杀声冲过来“杀,杀……”五十万人的叫声啊,能不激动吗?

敌人看来要速战速决,所有全部出动,我也不是吃素的,拔出镇国金剑对着敌军方向大喊:“放箭。”

城墙上百来支箭齐齐射出,射入了敌军之中,我又大喊:“对准敌人……放箭。”

又百来支箭射入敌军之中,敌军倒下了一大片人。

待敌军据蒙恬带的军队五米时,我对城下的蒙恬和军队大喊:“给我杀。”

“杀,杀……”五万兵马呐喊着冲过去。

瞬间,五十万敌军对战五万我秦军,由于刚才敌军冲了二十五米没停下来又穿着笨重的盔甲,我军则在城下休息看他们冲过来,体力保存的完好,又穿着轻的盔甲,自然比敌军手脚灵活,体力充沛。

我看着城下的五十五万人对战,这亲身经历即担心敌军人多打不过即又激动,这场面,今天让我经历了。

看着蒙恬在战场中大杀四方,没人能打的过,然后仔细的看着蒙恬出的招式,心里默默地记下,打完战后去学学。

敌军笨重的盔甲让我军可乘之机,五分钟还没过,敌军就要撤军,我当然不肯。

“发信号给孟明视,从左侧进攻敌军。”我对旁边的一个拿箭的士兵说道。

“是。”那士兵从别的士兵手中接过信号弹,拿起箭来射在空中。

“嗖”的一声,箭划破天空,一枚信号弹爆炸,在空中炸出一片红色。

“杀,杀……”战场左侧冒出一片秦军,敌军一下子乱了手脚,这五万秦军就难对付了,又冒出一大片秦军,这更难对付了。

敌军逃了大部分的人,应该有三十七万人,因为收拾战场时,把俘虏和敌军的尸体数了数,共十三万人。

被我军俘虏的有四万八千六百余人,剩下的都战死了,我军损失了一万多人,把一万多人安葬完后,一鼓作气打下敌军的营寨,敌军溃败而逃。

回了城池后,我立刻把蒙恬叫来,本来蒙恬要休息的,听到我叫他,立刻过来,蒙恬拱手对我说:“将军,有何吩咐?”

我把蒙恬扶正,对他挤眉弄眼的,蒙恬看着我皱着眉。

我说道:“将军的功夫可传外人不?”

蒙恬着才松了一口气,呼道:“将军要学蒙家枪?”

我点头表示想学:“是的!蒙将军能传于我?”

蒙恬伸手过来:“将军把手放到我手上,看看有没有资质。”

我赶紧把手握过去,蒙恬笑着把手握紧,我突然感觉手痛起来,不过强忍着。

蒙恬脸色一变,放开我震惊的说:“将,将军,你资质……”

我皱眉起来,不会是资质差,不能学吧?

当即苦着脸转过身对蒙恬摆摆手:“将军,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不是,不是,将军说错了,将军的资质可以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蒙恬在背后高兴的说。

我猛的转身:“真的?将军不会是骗我?”

蒙恬认真的点了点头:“真的,将军,以你的资质,天下所有的武功都可以练,不过只能选一种。”

我疑惑的问:“此话怎讲?”

蒙恬继续说:“天下武功数之不尽,将军如果要是学武功学多的话,会承受不住,身体会自爆而亡,所有只能学一样,将军确定要学我蒙家枪?”

我听后明白过来,坚定的点了点头:“学蒙家枪。”

蒙恬说道:“蒙家枪也叫蒙家功,主要是使枪法,打战时握枪在战场中大杀四方。”

来到校场上,蒙恬演示一遍蒙家枪,蒙恬收回枪后对我拱手说道:“将军,看懂了没?”

我点点头走过去:“看懂一些,我来演示一遍给将军看。”

蒙恬走到危险区外后,我挥出枪,按蒙恬刚才的枪法使一遍。

完毕后,我走到蒙恬身前,蒙恬一脸震惊又高兴:“将军,你这太厉害了,我只演示一遍,你就学会了,你,你……”

接下来的几天,完全把解救河西郡的事给忘了,天天来校场学蒙家枪,蒙恬每天一两招的教我,现在我已经学会了蒙家枪十招杀敌招式。

“报。”   一个士兵半跪在危险区外。

我收回枪问:“有何事?说。”

“报将军,六国又攻过来。”那士兵说道。

我笑起来:“呵呵,我不去打他们,他们倒是打过来,正好,让他们尝尝我的新蒙家枪。”

蒙恬疑惑的问:“新蒙家枪?将军何说此话?”

我笑着说:“将军等下就知道了,走,咱们去会会。”

来到城墙上,望眼过去,黑压压的一片,这次还是穿着重盔甲,看来没意识到这问题啊。

我对城墙下的敌军大喊:“你们还敢来啊?还不把我大秦的河西郡交还过来?”

见敌军前方出来一个大将,那大将用枪指着我:“尔等何人?还不快束手就擒,交出少梁?”

我笑着说:“我乃王者天下,壮志凌云,王凌,尔等何人?”

那将军一愣,不,是敌军所有人一愣,那将军拱手说道:“原来是王凌,王将军,幸会幸会,我乃陈云端是也。”

我转身走下城墙,蒙恬和孟明视要跟过来,我挥手说:“你们在城墙上看着,我去会会。”

两将军拱手:“是。”

带着一万兵马出城,我驾马拱手说道:“陈将军,今日就指教指教了。”

陈云端拱手说道:“王将军,我不跟汝打。”

我疑惑的问:“那你跟谁打?”

“跟蒙恬打,指教,指教蒙恬的蒙家枪。”

我明白了:“陈将军可以跟我打,因为我也是学蒙家枪的。”

“哦!听说蒙家枪传名远外,今日就讨教讨教了。”陈云端说着驾马奔过来。

我也驾马过去和他打,“叮叮当当……”我俩打了几招不分上下。

陈云端用枪砍下来,我一挡,陈云端用起力来,力气比我大,我慢慢的没了力气,看着陈云端的枪慢慢的下来,我急了。

这几天不但学蒙家枪,还研究蒙家枪,把蒙家枪的一招一式改一点点,算是改善蒙家枪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