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黄段视频高清

简介:

宇宙历1718年,星际财富榜排名第一暴发户蓝大老板蓝让,正在自己的专属舰队上清点今年的财务支出,手腕上的通讯仪突然疯狂地响。

“老板快跑,那个蛇精病又来了!”

吓得蓝让拔腿就跑。

“兄弟们先顶上,我撤了。”

蓝让跑了,盛大的迎亲队伍齐刷刷望向队伍最前面的向龙赴。

帝国之子向龙赴,眸光幽邃,笑得明媚。

“第十次了,所以这次,不会再放过你。”

于是,帝星连带十二个卫星,再加整个星际帝国的军队齐齐出动,围追堵截之下,蓝让被擒。

“十七殿下,我说过你认错人了。还有,请放开我。”

“一直一直看不见你的感觉本殿受够了,从今天起,你哪里也不许去!”

关键字:重生,星际,ABO,逗比爽文流

公告栏:

************超级醒目*****************

1、AB大法好!娇弱O一生黑!强强才是真爱!

2、向龙赴:三观不正蛇精病;蓝让:真•高冷!【作者一本正经坚定脸】

3、日更,姑凉们不打算来一发咩?

4、作者无节操,无下限,无廉耻,还是个重口味,观看前请做好心理准备。

5、目标一百万,慢热请原谅。

***********每晚九点,不见不散**************

试读章节:

一开始蓝让是注意不到,或者是压根就没在意,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向龙赴的异样表现被渐渐放大,两只胳膊的劲是越来越大,到后来是差点没把蓝让勒死。到这个时候,蓝让就是想注意不到也不行了。

“殿下?”蓝让放缓了脚步,疑惑地回过头去。

“呃呃……”向龙赴脸颊上带红,呼吸微重,听见蓝让的声音眼神下意识地抬眸,和蓝让对视,蓝让能很清晰地看到他眼底的迷茫。

向龙赴现在的表现,很像发烧。发烧嘛,很正常啊,向龙赴受伤了,在蓝让到来之前,就已经被困在地洞中好一段时间了,稍微来点并发炎症很容易就发烧了嘛。

既然认为是发烧,蓝让就赶紧停下,解开荆棘条,将背上的向龙赴轻柔地放下来,再用左手手背贴住向龙赴滚烫的额头,准备测试体温。

干瘦的小手贴着娇小的额头,滚烫烫的,带着一种奇异的暖意,从蓝让的手背蔓延开来,沁入肌肤,暖如初阳,手背紧贴的额头炙热温暖,让蓝让错以为自己冰凉的左手是被一片暖洋洋包围。

向龙赴的眼皮沉重地搭着,露出一半的眸光,他感觉到,自己额头的热量似乎正被一片清凉吹散。有一只手掌放置在额前轻轻搭着,自己却没感到没有一丝重量。

两人之间的距离虽然不像之前那样近到可怕,但因为此时手背额头的肌肤间没有任何间隔,反而显得比之前更加亲密。

向龙赴甚至能清晰感觉到蓝让手背上的肌肤纹路,而在鼻尖再次接收到从蓝让身上散发出的信息素后,向龙赴的心神不可抑制地微微一荡。

蓝让瞪大了眼睛,用手背感受着向龙赴的体温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飙升。

殿下真发烧了,还烧得越来越严重?蓝让皱着眉头,冷静地抬眼望了一下四周。按照经验来说,此时发烧应当是山洞内这片区域的气体不流通,伤口受到厌氧菌感染所引起的。当务之急,就是不能尽快赶往出口,也得将殿下背到一个宽敞的地方,对伤口进行再次包扎。

想到了解决办法,蓝让就准备付之行动,结果下一秒他就完全懵了。

因为向龙赴毫无预兆地朝他扑了过来,这还不算,还将整个人埋在他怀里,死活不肯出来了。

就好像……就好像他怀里有磁石和黏黏胶,一下子将人吸过来,又将人牢牢黏住似得。

“殿下?殿下?”蓝让维持着原先的姿势不知如何是好,等了一会儿不见向龙赴有任何动作,试探性地喊了两声也不见向龙赴回应。

蓝让这回可是真没招了。

现在傻子都知道向龙赴意识不清了,可是人家意识不清了,做点什么没事,倒是蓝让的意识清醒得很,这个时候他要是敢做点什么对殿下不敬的事,事后殿下就是不找他算账,他自己这关也过不去。

自己可是侍卫,就得做好侍卫的本职工作,不该肖想一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肖想了,就得像上辈子那样,重走一次老路。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向龙赴迷糊地扑到蓝让怀里,而蓝让的态度就是,他粘归他粘,我自岿然不动,态度坚硬到向龙赴开始怀疑人生。

……咦?向龙赴意识清醒着?

这个,其实也不能算完全清醒吧,但他扑过去这个举动,确实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原本是向龙赴突发奇想,想知道被人抱在怀里,尤其是被蓝让抱在怀里的滋味是怎么样的,但是没想到他自己是扑过去了,蓝让倒是浑身僵硬得很。

于是向龙赴就进入了“本殿都主动了,他为什么不抱紧本殿”→“啊啊啊过去好久了,本殿的脖子都酸了,他为什么还不抱紧本殿”→“难道他一点都不想试试抱着本殿的机会么”→“他这么不识抬举,本殿干嘛还要叫他哥哥”→“还不行动,看来他就是没有当本殿哥哥的资格”→“既然这样,本殿就不再给他任何机会了”→“可是不想离开这个怀抱怎么办”→“说到底,本殿都主动了,他为什么不顺从一下,要气死本殿啊啊啊啊啊啊”这样的死循环。

向龙赴心中抓狂的时候,蓝让继续秉承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诶我就是不动,就是不动,有本事你咬我啊。

就这样,你不动我不动地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向龙赴换了一种循环方式。比如“他不行动是不是碍于本殿的身份,本殿是不是要给他点提示”→“可是本殿明明应该主动过一次了,这次该他了”→“为什么还是不动,难道真要本殿说出口”→“还是不动,恶劣啊混蛋”→“本殿就不应该扑过来的啊,可是既然本殿都扑过来了,他动一动手臂,顺势抱住本殿会死啊啊啊啊啊,本殿身体很软的啊啊啊啊”这样的循环方式。

如果真要用简短的一句话形容向龙赴此时的心情,大概是恨铁不成钢……咦,这句话好像不对,那应该是……应该是……想不出来,咳就当是恨铁不成钢好了。

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死活等不到蓝让抱住他而内心无比暴走的十七殿下,小小声而又显得十分虚弱地冒出一个字:“抱。”

蓝让冷着一张脸,灰色的双眸透露出一种坚定,那是一种对帝国主义决不妥协的坚定,那是一种视死如归的坚定,我们可以想象,如果十七殿下此时让他抱而他不肯,事后就算十七殿下以他不服从命令,藐视帝星王室权威的理由杀了他,他也无怨无……

诶?蓝让眨眨眼,要为这么点小事就杀他,那他选择的自然是——

蓝让继续一脸坚定:抱!

平放在两侧的手臂首次为某一个在怀中的人收紧,随着手臂完全收紧,向龙赴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带点迷蒙的水雾,如水清淡,如羽轻柔。

毫不夸张地说,蓝让抱人简直没有任何技巧,他不会抱人,不懂如何调整姿势让怀里的人舒服,硬要打分的话,恐怕蓝让连及格线都没达到。

但,这是向龙赴第一次被人抱着,自有意识以来第一次。

凡是第一次,记忆虽然不够美好,但却足够叫人千百次地回味。

不出意外,蓝让这胆敢抱十七殿下第一人的头衔是戴定了。向龙赴这边对于蓝让的识相是心满意足,至于蓝让这边吧。嗯,怎么说呢?

蓝让一直都知道十七殿下很好很好,他满头清扬的发丝如一弯墨色溪流,修身剪裁的正装沾着一些污垢和血污,却遮不住他浑身的气度分毫。

王室的孩子从来都是尊贵俊美,十七殿下的容貌更是出众,即使现在年纪尚幼,也已然带上了王室特有的尊贵威仪,高雅而不可攀附。

这一次拥抱,蓝让心里的想法那就更简单了,高不可攀啊高不可攀,所以他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对十七殿下有一丝一毫的异样心思。

十七殿下之与蓝让,只能是一个优秀的上司,还是有期限的上司。等到十年期限满,蓝让就决定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当然,这想法挺好,能不能实现,再说。

这样你抱着我,我赖在你怀里的姿势其实也就维持了一会儿吧。

导致时间如此短的原因嘛,自然就出在向龙赴身上,因为是他自己退出蓝让的怀抱的。

更深层次的原因嘛,就是向龙赴转了一下头。这个地洞啊,长年累月的,不知道滋生出什么玩意,反正各自气味都有,最重的就是泥土的潮气。

能闻到信息素,只是纯粹身为Alpha,向龙赴对这玩意敏感,要是换一个beta,他肯定闻不出来。

所以这也就是解释了,在转头之前,向龙赴是一直没有闻到任何血腥味的,很简单,蓝让大部分的伤口都在右边嘛。

一转头,小气流划过,浓郁的泥土微中带着浓郁的腥味,立刻将向龙赴脑海中所有情绪赶跑,只记得一件事。

蓝让受伤了,还伤得特别重,过分的是,他自己本人还一点都不重视。

脑海里只剩下这件事了,向龙赴哪还记得抱不抱。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