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安千宠的注意力都在纸条上面,想到妍妍会因为自己被残忍对待,她就没办法安静下来。 ..COM深怕耽搁多一分钟,真的会有什么东西被送来孤儿院。

“安院长,您真的要去吗?”

面对助理的问题,她郑重其事点头。然后转身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包,直接走出门口,兄弟俩忙跟上。

一双平淡的眸子闪过可疑的光芒,助理小柯见他们离开办公室后,目光闪过歉疚地拿起手机,拨打出一个电话号码。

“妈咪,我跟你去!”

疾步行走的女人骤然停下,正颜厉色道:“不行,就算拓没有说,我也知道是谁抓了妍妍。你是华家唯一的骨肉,我绝对不会让你去的!”

“可是爹地明显爱你胜过我,难道你出事,爹地还会在乎什么唯一不唯一吗?”就算回到华家不久,华睿渊也看得出来,他父亲有多爱自己的妈咪。

华生跟着附和,表情焦急:“是啊干妈,您别冲动,准定还有其他解决的方法!”三个人站在孤儿院走廊焦急踱步,片刻后,华生道:“我跟干妈去,杰哥不会杀我这种小虾米的。”

“不行,我去!”

俩兄弟争了起来,安千宠黛眉越皱越紧:“你们俩都不能去。”说完直接走向停车场。

少年们又追了上去,一脸焦急,可是眼前的女人根本就不采取他们的意见,直接把车开走了。

看着扬尘而去的车,两人只能干巴巴站在原地。

华生气恼地跺脚:“怎么办啊,阿金!”

少年深吸了口气,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后,目光聚焦在停车场的另外一辆车上,突然问:“记得韩杰交过我们怎么偷车吗?”

他一愣:“记得,可是我们偷车做什么?”

“笨蛋,当然是去追妈咪!”于是立马拉住他奔向那辆大众车。

华生还是一脸茫然:“可是咱们不会开车啊!”

“谁说我不会?”

“啊?”

当大众车被两个少年偷开走之后,华生心惊肉跳地抓着安全把手,眼睛根本不敢看前方的视线,深怕一会儿就把墙给撞了!

这哪是会开车啊?分明就是乱开!

华睿渊汗流浃背,努力控制方向盘,还要加速追上前面的车。

还有他之前有跟刑叔叔练过几天,至知道怎么启动车子,至于那些红绿灯,他根本没办法分心去看。

于是就看到大街上又出现一个马路杀手,开着东摇西摆的大众车,一路“畅通无阻”地往前驶去。但是很快的,车后面就跟了好几个尾巴,尾巴还发出警笛声……

华生紧张地往后看,一脸惨白:“阿金啊,有警察!”

“我知道,我们闯红灯了。”

听到少年那么冷静的声音,华生好佩服他。却不知道华睿渊只是装腔作势,实则手心里全是汗。他倒不是怕被警察抓住,而是怕自己的车技不小心害到人。

察觉到前面的白色宝马拐弯,措手不及的华睿渊猛踩刹车,方向盘迅速往右方向转,这一突发状况也让他身后跟着的警车措手不及,硬是拉开了两车的距离。

华生猛拍胸脯,发现自己还活着之后,激动万分地喊:“阿金,警察被我们甩在后面了!”

开车少年的嘴角扬起,源源不断的风从窗外吹进来,让他身上的汗很快都被吹干。开了一阵子之后,车不再东摇西摆的颠簸,逐渐平稳下来。

前面的宝马车里,安千宠忐忑不安的往纸条写的方向走去,根本无暇分心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压根不知道她两个儿子竟然开着车跟踪自己。

车,很快到达西区十二栋,三号仓库门外。

宝马车停在那里许久,车内的安千宠将一把小刀折叠好,放进高筒靴里,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当她一个人出现在仓库门口时,一个摄像头聚焦在她身上,确定是一个人来的之后,生锈的铁门才缓缓开启。

那难听的摩擦声让安千宠的心跟着震动,她不知道自己的结局会怎么样,但却相信拓一定会来救自己。

铁门外的光纤中站着一个女人,坚强而勇敢,仓库中央,缺了一条手臂的男子狰狞的表情里带着笑意,目光如一条毒蛇般死死缠住她。

多美的女人,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气质就不是李雪娇可以比的。

想到眼前的女人是华拓最爱最在乎的人,他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燃烧着一种叫仇恨的东西。

十年前华拓让他失去一条手臂,让他像丧家之犬一样活了十年。

时候后他依旧赶尽杀绝,把他精心培养的手下全部抓走,还好,还好有一个伙伴从监狱出来了!

安千宠握紧拳头,但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展现害怕。一露出害怕,连谈判的资格就都没了。她至少要把妍妍救出去。

看着走到他们面前,镇定自诺的女人,韩杰目光一沉,对她的冷静感到迟疑。

“我来了,妍妍呢?”

韩杰冷酷一笑:“你当我傻?现在把她放出来,没准下一刻我就被华拓抓住了。”

她挑眉:“那你想怎么样?”

一个摽榜男子突然拿着黑布靠近她,韩杰道:“换个地方,我再让你见到李妍妍。”

安千宠的心不觉一紧,没想到对方对自己一点都不信任。她的手不禁在左手的戒指上摸了两下,只希望那个男人赶紧来救她。

黑布很快蒙住了她的眼睛,被推着走的她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即将去哪儿,只知道上了一辆车。

卫星定位之后,华拓铁青的脸色才舒缓了些。

他早就在千宠的身上装了最先进的卫星定位装置,就在她左手的戒指上。虽然知道她是有备而去,但他还是感到怒不可遏,那个女人,还真是把她宠得太胡闹了!

知道他家少爷正在发火,邢书谨慎道:“少爷,两位小少爷的位置也调查到了,他们和少夫人的位置错开,现在正在仓库附近徘徊。”

“派人过去把他们俩带回来!”

“是!”

其他警卫战战兢兢地伫立在旁边,一声都不敢吭。

华拓脸色森郁地望向窗外,心底暗自发誓:韩杰,如果你敢伤害千宠一根汗毛,我绝对把你祖宗十八大代的坟都挖了!

面包车一路开向偏僻的丛林之中,被蒙住眼睛的安千宠只感觉车颠簸的厉害,车内倒是很安静,没有人说话。

她不禁在猜测,自己到底要被带到哪儿去?

吱。

面包车骤然停下,她还没回过神,手臂突然被抓住。黛眉一蹙,配合地下车,然后眼睛上的黑布被扯开。

刺眼的光芒让她下意识扭头闭上眼睛,待慢慢适应光线时,就听到女孩焦急喊叫的声音:“院长妈咪,你怎么来了!”

她错愕地看向被捆绑在树干上的女孩,色厉内荏地看向韩杰:“一个十岁的小女孩,需要你把她绑在树上吗?韩杰,你快把妍妍放了!”

啪。

一巴掌扇过去,被打偏脸的安千宠错愕不已。

男人恶狠狠道:“你凭什么命令我?别忘了,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有我告诉你,这丫头可是我放在你身边的卧底,只不过现在背叛我了,才遭到现在的惩罚!”

“卧底……?”一记明显红紫的脸越发错愕,安千宠疏忽看向被绑在树上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喃喃自语:“怎么可能?”

韩杰走过去,一把揪住李妍妍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你不觉得这张脸眼熟吗?她和她那个贱人妈妈长得很像不是吗?”

她突然失声大喊:“你到底在说什么?妍妍的妈妈是谁?”

女孩放声大哭:“不要说,院长妈咪,我我……”她突然对自己之前的傻感到彻骨的悔意,竟然那么轻易就相信了韩杰的话。她妈咪根本不是被院长妈咪害死的,而是为了生下自己难产而死。

看着女孩撕心裂肺的哭泣,韩杰不为所动,反而笑的异常阴森:“是华拓告诉你的吧?不然你怎么可能知道当年的事情。既然你选择背叛我,就要有承受代价的心理准备!”

“韩杰,她还是个孩子,你想做什么!”

“安千宠,你傻了吗?我说过,这孩子可是我派去你身边的卧底,她可帮了我不少的忙。你现在是不是非常后悔来救她了呀?哈哈哈哈……”

面对男子狰狞而痛快的笑意,安千宠反而冷静下来,淡淡语气道:“你错了,不管妍妍对我做过什么,她都是我孤儿院的孩子。只要是我的孩子,我就会来救她。”

啪啪啪啪……

双手在空中拍击两下,畅快的笑意因为女人的话而打了折,韩杰的眼底浮现狠色:“如果我告诉你,这个孩子就是当初李代桃僵,占有了你的身份,还险些让你命丧大海的女人生下的,你还能说得那么轻巧吗?”

安千宠错愕地瞪大眼:“妍妍,你是……..”

“没错,她就是李雪娇那个贱女人生下的贱种,甚至不知道是被我哪个手下强奸生下来的呢!哈哈哈哈……”

被绑在树上的女孩哭得浑身抽搐,想到自己最敬爱的院长妈咪以后会怎样看她,她就有种想要死掉的冲动。

在这个世界上,她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院长妈咪……..你快走……..”抽搐着喊道,女孩的脸色苍白,一双漂亮的眼睛现在也红肿一片。___小/说/巴/士 www.XSBASHI.coM___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