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 h把腿张开我要检查

将话说开后,两姐妹终于和好如初,开始谈起了心来……才怪。

虽然说是说要和好,但是单说奈绪一对上绘麻就会傲娇得不行的性格,这货真的会直接把心里的话说出口吗?想想都觉得不大可能。

但是这也只是以前的情况而已,现在奈绪有心和绘麻好好谈下心,所以至少不会出现像以前一样总是绘麻说她应几个字这个情形了。

“啊,是这样啊。”终是堪堪放下了心来,奈绪神色平静的扭过了头,她一把抓过绘麻床头的玩偶,将之抱在了怀里,蹭了蹭玩偶柔软的毛后,状似不经意般问说,“我听朱利说,昴向你告白了?”

奈绪的动作完全就是不经意间的习惯,她在绿间和桃井家习惯成自然了,但是她这个行为背后也藏着她对绘麻的信任——因为她知道绘麻不会介意才会完全没有多加思考的就做了。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货其实是在蹬鼻子上脸。

不过绘麻的确是完全不介意奈绪‘蹂躏’她玩偶的动作,只要奈绪觉得开心就好。

只是奈绪的突然发问,让她有点惊讶。

“哎?为、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与妹妹谈及昴的告白,绘麻不自觉的红了脸颊,突然收到告白而且还是自己的继兄这个情况让她觉得有几分不知所措。

见状,奈绪颇有种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被狼叼走的心酸感。

她和朱利千防万防,就怕绘麻被人拐走,因为绘麻性格太软,她俩生怕她被欺负了也不告诉她们,所以就一直告诫她不要早恋,结果…防住了外面的人,却没有防备朝日奈家的人,呵呵。

奈绪突然有种要和朝日奈昴好好‘聊一聊’的冲动了,常言道兔子不吃窝边草,朝日奈昴居然这么心安理得的出手,这真的大丈夫吗?!

此时这么想着的奈绪少女根本不知道其实想对她出手的朝日奈家的人数只多不少…等轮到她时,她有多么混乱可想而知。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你准备怎么办?要答应吗?”

“怎、怎么可能!”红着脸,日向绘麻忙摆着手,“我完全没想过这事!我们还只是学生呢,谈这个也太…”

“真的?”

“当然!奈绪也是,不要被社会上的人骗了——”

闻言,奈绪下意识的又毒舌了:“我才没有你那么笨呢,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笨蛋。”

“是、是呢。奈绪比我聪明,肯定没事的…”绘麻一下子就消沉了。

奈绪抽了抽嘴角,超希望时间能倒流,主要是以前对着绘麻口是心非习惯,现在明明想和好,结果一不小心又嘴贱了:“绘麻!我、那个…!刚刚那是、额…!”

“没事没事,我没在意。”

不,我更希望你在意好么。

因为不在意表示习以为常,由此可见过去的这些年奈绪与绘麻之间的相处到底是有多僵,只是现在,奈绪宁愿绘麻没有这种习以为常。

不过想要让绘麻改变这个习惯之前,奈绪知道她得改掉自己对着绘麻总是会口是心非这一点,于是她只得放弃:“…算了,不说这个了。绘麻,虽然我这么说有点多管闲事,不过谈恋爱的话你慎重点。昴桑为人如何我们多少知道,但是外面的别人你——”

奈绪的话还没说完,绘麻就柔柔的笑着,握住了她的手:“才不是多管闲事,谢谢你,奈绪,谢谢你担心我~…”

快速的抽回手,奈绪哼了一声,看左看右就是不看绘麻。

“谁担心你了,少自恋了!”果断起身准备跑路,奈绪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在不断的上升,她可不想被绘麻看到自己的糗态,正所谓死要面子说的说是她,“那我走了,你自己找个时间和昴桑说个清楚吧。如果你改变主意、想要和他在一起的话我也不会阻止你。”

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拉奈绪,结果绘麻一不小心瞥见奈绪红红的耳朵,只一个愣神的功夫,奈绪就溜走了。

“噗~”回过神来发现奈绪居然因为害羞就跑掉了,绘麻不由的笑了起来。

奈绪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

逃出升天的奈绪想都不想在拉着站在门外的朝日奈琉生往他的房间快步走去,而朝日奈琉生没有说话,乖乖的任奈绪拉着他走。

“嘭”的一声,奈绪不自觉用了大力关上了门,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朝日奈琉生就反客为主的带着奈绪饶过他房间里的各种设备坐在了他的床上,伸手理了理奈绪略凌乱的头发,歪头问说:“事情、解决了?”

“大、大概吧。”扭过了头,奈绪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那个,琉生桑……”

“琉生哥。”

“哎?”

朝日奈琉生脸上是不容质疑的坚定:“叫琉生哥,奈绪。”

眨着眼睛,奈绪表情呆呆的,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说…?”

“因为奈绪、不讨厌我们吧?所以称呼,奈绪应该、换回来了。”琉生一本正经的说道。

哑口无言的看着朝日奈琉生,奈绪眼神下意识的飘忽了起来。

她能说她已经完全把称呼这事给忘了吗?

当初在搬离朝日奈家时,她是真的被日向麟太郎给伤透了心,她也不准备再认他这个父亲了,所以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她不再被承认是朝日奈家的人,所以就把对朝日奈家的人的称呼给改掉了。

后来在看到了妈妈后,她突然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就算日向麟太郎不疼她如何?她的身边有着最爱她的妈妈,这样就够了。

死者再一次出现在人世间,代价到底是什么,她并没有仔细询问次元魔女,只是因为她知道了又什么也做不了,妈妈那时候也和她说了不可以去问,所以她闭上了嘴巴,因为不想让妈妈再为她担心。

为了一个不疼她的父亲,弄的妈妈这么辛苦,她已经如此不孝了,再让妈妈担心下去怎么可以?妈妈说是说让她自己选,可是她也知道妈妈对日向麟太郎的感情有多深,所以……

日向麟太郎还是她的父亲,在他年老以后,她会承担起他老后的赡养责任,只是想让她再像以前那样与他做个亲密无间的父女,那是不可能的了。

把日向麟太郎的事放下来后,那也已经是过了挺长的一段时间了,那时候她对朝日奈家众人的称呼早已经从xx哥改回了xx桑…现在叫习惯了,所以她也就没有想过要改回来。

现在被琉生一提,奈绪突然反应过来了,她现在不是已经准备把朝日奈家的人当做亲人了吗?

那称呼也应该——

“嗯?”见奈绪眼里没有焦距,朝日奈琉生一下就看出来她的走神了,于是他伸手轻掐着奈绪的脸,轻声唤道,“奈绪?”

看着朝日奈琉生盯着自己不放,奈绪只迟疑了一瞬,便利落的改了称呼:“那…琉生哥。”

“真乖~”

“我不是小孩了啦!真是的!”嗔了一句后,奈绪脸上露出了歉意的表情,“琉、琉生哥,对不起。我总是给你们添麻烦…”

神情温柔,朝日奈琉生的话语带着十足宠溺:“没关系哦,因为、我们是、奈绪的哥哥啊。”

“…………”

沉默了近半分钟,奈绪通红着脸转过了头:“琉生哥太犯规了,突然说这么煽情的话…我被你们宠坏了可怎么办,我一直都这么任性,再任性下去…”

“没事,奈绪可以、继续任性下去,万事、有我们在。”

“咦?”

好象、不久之前,琉生哥好象说过类似的话?

这么想着,奈绪看着朝日奈琉生,感动的觉得眼睛有点湿润的倾向时,因为不想被朝日奈琉生看到,加上她突然想要恶作剧一把,于是她歪了歪脑袋,说了句“那我就不客气了哦~”后,朝日奈琉生就被扑倒了。

是的,的确是扑倒,女上男下的那种扑倒。

被奈绪扑倒在床上,朝日奈琉生后知后觉的抱住奈绪,防止她不小心摔下床去,毕竟是单人床,看向将头埋在他胸膛里死活不肯抬头的奈绪,他的唇角不自觉的上勾了几分。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奈绪此时的姿势是有多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琉生哥。”埋头在琉生的颈窝里,奈绪低低的唤道。

“什么?”疑惑的声音。

“…谢谢你。”

“不用谢。”

刚想傻笑一下时,奈绪突然想起来前几天黄濑的提醒,于是她的表情瞬间就变成了这样“=口=”这样,就在她刚准备起身时,朝日奈琉生房间的大门被人打开了,伴随着一个开心的声音,只说了“奈绪酱~~我回来…”这么一点话,后面的话被来人生生的吞了回去。

因为在听到开门声后,奈绪下意识的就用手撑在了床上,然后扭过了头看向了发声地,朝日奈琉生也微微仰起身子看向了门口,此时这两个人的姿势…说实话,是非常的不雅。

空气就此停滞,随后一声惨叫,划破天际。

“琉生你在对奈绪酱做什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