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强奷系列小说

宸依一直守着相伊到玉琉回来为止,她盯着相伊安静的睡颜,喃喃问道:“同样只是个小丫鬟,为什么你会得到那么多人的眷顾?而我什么也没有!”

“理由你不知道吗?”玉琉一脚跨进来就听到了宸依所说的话,帮相伊回了句,语气冰凉。

宸依吓了跳,恭敬地行礼:“殿下!”

“是你!那位失了娘亲的丫鬟?”

“正是!那日丑态尽现,让殿下看了笑话!”

“那倒没有!”玉琉看了看软榻上的人,问道:“我这丫头怎么了?”

“哦~~就是受了点风寒!”宸依讶异玉琉语气间的亲昵,心想两人都好到这个份上了吗?

“她是凡人,体质自然与天庭众人不相同,看来教她点法术是必然的,都怪我中断了她的学习!”玉琉似乎真陷入了自责中,眼睛盯着相伊就没离开过。

宸依感觉自己脑袋也有些晕乎,为什么自己与相伊的差距会那么大,相伊只是个凡人啊,只是个凡人啊!鲤鱼精关心她,连自己多年爱慕的玉琉都那么在乎她!

她有意无意地继续搭话:“今日相伊晕了过去,还是小青抱相伊回来休息的呢!”

“小青?”

“哦,就是相伊那日在蟠桃盛会认识的一名鲤鱼精!昨日也来找过相伊,是个颇为英俊的男子呢!”

“鲤鱼精!”玉琉的脸色沉了下来:“很频繁吗?还是光昨日?”

“好像自从他们认识之后~~小青~~就~就~~每日来找相伊~~”宸依有些支支吾吾。

玉琉听了,眼睛犹如一汪黑水湖,深不见底。他让宸依退了下去,拿出一本书用手捧着却看不进去。

------分割线--------

阙詹宫内,玉乾拿着玉琉遗失的那枚扳指仔细打量,今日玉琉来他宫里询问是否看见他的扳指,他使出了一招——死不承认。其实扳指在谁那,两人心照不宣,只是这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好的。

玉乾竭尽全力表示自己的遗憾,玉琉心底冷笑,要不是下凡一趟让他恢复了记忆,他还看不出这玉乾虚假的面孔及把戏。

玉琉见几经周旋未果,只好先行离开,他其实早知玉乾没达到目的前不会轻易交出他的东西,那就只能静观其变,到时候再抓玉乾个现形。

他踱步到相伊床边,看着相伊又重新皱起的眉头,他想起相伊整天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凉凉的指尖抚平她的眉头,看来强硬地把她拴在身边真的让她感觉困扰啊。

相伊缓缓睁开眼,看着眼前模糊的人影,当她急切地询问那个又重新出现在她梦中的人是谁时,就感受到了眉头触感的召唤。

相伊渐渐看清人,一阵恍惚间觉得玉琉多么像她梦中的人啊~~

阙詹宫内,玉乾懒洋洋地趴在软榻上研究玉琉扳指的关窍,但始终参不透其中玄机。

黑锋立在他身侧,疑惑地问道:“殿下盯着这枚扳指已经好长时间了,该休息了!小心身子!”

“有什么打紧!玉琉已经知道扳指在我这,想必我也快藏不住它了。若是现在不抓紧研究,后面就更没有时间了。”

“我倒没看出这有什么玄机啊!”黑锋疑惑。

“我想这可能与那日我们在玉琉宫内神秘的树林里探得的降龙门有关。”玉乾想起那日自己深受重伤就有些后怕:“那里层层机关保护的那么严密,还有紫龙镇压,一定有什么奥秘!而这扳指可能是能启动里面某扇密门的钥匙~”

“殿下为什么这么肯定?”

“这枚扳指玉琉戴在手上的次数很少,如果不是很重要的物品丢了便丢了,何苦亲自上门向我讨要,我原先认出这是父皇赠与他的东西,便猜测这里头有什么玄关,他今日来更是证实了我的想法!”玉乾转转扳指上头镶着的玉,却发觉玉松动了,并跟着指尖的触碰转动了起来,玉乾眉头舒展:“果不其然!”

“是谁!”黑锋一声大喊,手中剑就刺向门口而去,有人闷哼一声,黑锋也追了出去。

“怎么了?黑锋!”玉乾警惕地向追寻未果回来的黑锋问道。

“外边刚才有人影闪过!”

“可有看清身形?”玉乾问道。

“属下猜想刚才那人跟前日闯入殿下书房的那个贼人应该是同一个人!难道是玉琉身边的人暗中前来找寻扳指?”

“这说不准~~”

月光柔和地透进笼罩一切的黑暗,隐隐地可以看见有人捂住臂膀鬼鬼祟祟地朝玉巧阁的方向而去。这样让人觉得透不过气的黑暗成了多少秘密藏身的摇篮?

------分割线-------

天亮相伊醒来,又一天过去了,她伸伸懒腰,看见玉琉在练剑,嘟囔道:“每天那么晚睡觉,又那么早起身,他不累啊?!”

玉琉朝她招手,相伊迷惑地走去,结果被玉琉冒出的一句话惊得外焦里嫩。

“从今天开始,上午我教你法术!”

“为~为什么?”相伊心想:“他又想搞什么鬼?”

“看你整日生病!做事都做不好!”

“切!原来是这个原因啊!”相伊撇撇嘴,没防备时,一只手背探上她的额头,让她一惊,呼吸也一窒。

“好像还没好全!”玉琉收回手,不知从哪变出一只剑抛入相伊手中:“你之前跟着黑锋侍卫学应该已有些底子,今日我便教你些简单的剑术!也可防身!我做一步,你便跟一步”

“为什么不先教我仙术?”相伊疑惑。

某人心里想:“谁会教你说那句仙决啊!能拖就先拖着吧,教剑术也没差啊!也可强身!”

相伊见他不响,也就不继续问。“先练剑术就练剑术吧!他肯教我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玉琉将剑向前一划,挽了个剑花之后看了看相伊。相伊笨拙地学,手不对了换手,脚不对了换脚。勉勉强强地做了一模一样的动作。

接下来玉琉有做了更难的动作,划剑跨步转身将手中剑身用力往前一刺,一气呵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