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快点我我想要啊

“四阶魔方?”

端木龙池和嬴慧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他们可以接受任何奇妙的猜想,但是,聂雨这个四阶魔方的猜想已经不能用奇妙去描述了,那已经达到恐怖的程度。

如此巨大的墓室竟然只是一个四阶魔方的一个小小的模块,这让任何人都很难理解,这还不如说是上帝创造更容易让人去接受。

嬴慧摇了摇头,她极为无奈也极为抱歉的说:“聂雨!你要现实一点儿,这不是儿童乐园。如果你说这座古墓就是一个四阶魔方的结构,那么它的动力是什么?如果你说的是正确的,那么当这个大魔方竖着转动的时候,那么这间墓室也应该翻转呀,它可能倾斜,甚至直接翻过来,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也许聂雨已经着急去下面寻找他的父亲,所以他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那只棺椁,他只是微微转头轻声的回答道:“这不难理解,只要每间墓室都有自己的悬挂系统,或者是悬浮系统这一切都可以解释,还有,这就是为什么只有墓门封闭时候它才旋转的原因。”

说到这里,聂雨又是微微的一笑,“如果我猜的没错,这间墓室的上一次运动就是竖直方向的转动,所以,身处墓室之中的我们根本无法用指北针检测到它的转动。”

说完,聂雨直接就钻进了那只棺椁,沿着向下的石阶走了下去。

嬴慧和端木龙池面面相觑,片刻后他们也走进了那只棺椁,他们并不是完全相信聂雨的猜想,只是面对此时的状况,整个团队必须要保持一致,不然在这个诡异的空间中,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来临,古老七和张宁就是前车之鉴。

虽然嬴慧还想问一下聂雨关于动力问题的解释,但是片刻后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所谓“当局者迷”,他们身处这个巨大的系统之中,是没办法知道这个大魔方是如何运转的,就像地球身处在茫茫的宇宙中一样。

片刻后,他们三人就已经沿着石阶走到了最下面,在三只手电的照射下,他们看清了这里的情况。

这里是同样是一间墓室,只是,这里的结构却和前几个大为不同,整间墓室是一个u字形的结构,也就是墓室的正中间有一道墙,这道墙使得这里的空间略显狭小,加上墙壁上还刻着古怪的文字,在黑暗中,确实很容易把它当做一条墓道。

这就是为什么最开始他们把这间墓室当做墓道的原因,也是那两个人因此送命的原因。

走出几步之后,他们的脚步突然放缓,因为就在最前方墙壁缺口的地方,正躺着一个人,他满脸血污,像是在鲜血中浸泡过一般,三人观察了半天,那个人一直僵硬不动,应该是已经死了。

因为古老七先前已经说了张宁死亡的消息,所以三人初步判断那个人就是张宁,但是,古老七也含含糊糊的说了什么鬼怪之类的话,这让恐惧的气氛缓缓的笼罩过来,越是接近那个拐角,那份恐惧来的就愈加的凶猛。

当来到那具尸体旁边的时候,端木龙池突然一横胳膊将其他两个人拦住,之后他缓缓的将手电横着伸出了墙壁,简单的晃了几下,发现里面没有反应这才将手电收了回来。

他转过头平静的对其他两人说:“可以走……”

然而,他的一个“了”字还没有说出口,他的脖子就一阵冰凉,那寒意一下就传遍了全身。

与此同时,聂雨和嬴慧也看到了一双干枯的犹如树枝一般的双手已经将端木龙池的脖子掐住。

下一刻,那双干枯的双手直接将端木龙池拉过了墙壁,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的消失在了两人的面前,留下的只有一支落到地面上的手电。

聂雨先是恐惧的一愣,但是片刻后他就举着手电冲到了墙壁的另一面,此时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拔出了那把锋利的军刀,他心说,管他是什么鬼怪,只要你能直接面对他,那他就没什么可怕的。

然而,当他真的冲到了那边,手电也已经照清了里面的情况时,他的手却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那竟然真的是一具干尸,他此时正紧紧的掐着端木龙池的脖子,他全身并没有完全腐烂,而是像木乃伊一样的干瘪枯瘦,而他身体上的某些骨骼此时竟然完全的裸漏在外面,白灿灿的阴森恐怖。

此时,端木龙池正倾斜着身体不停的瞪着双腿,他的双手拼命的抓着干尸的手腕,想要用力的拉开,但是很可惜,他的力量似乎和那具干尸差的太远,根本无法掰开分毫。

定了定神之后,聂雨再次鼓起了勇气举刀就要冲上去,但是就在那一刹那,那具干尸的头颅竟然猛的抬了起来,那空空如也的眼眶,那丝丝干裂的面部肌肉,那裸漏在外面的颗颗牙齿,没有一处不透漏着邪恶与恐怖。

聂雨的动作一下子就停了下来,他的头皮发麻,双腿不停的打着颤,不要说上去救队友,就是现在自己能站稳就已然是个奇迹了。

此时一声惊叫在聂雨的耳边响了起来,原来嬴慧此时也鼓着勇气走到了这边,但是眼前的一切却把她直接吓得瘫软在了地上。

然而,一切的恐怖还没有结束,不知为何,就在某一个瞬间,那具干尸的嘴角竟然微微的翘了起来,他是在笑。

那一刻,聂雨最后一根紧绷的神经终于断裂,他眼前像是多了一层纱一样,开始变得模糊,头脑中一片空白,他一个踉跄就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他终于知道,死亡并不是世间最可怕的事情,他宁可现在就死去,不仅可以去见他的父母,还能少一些经历眼前的恐惧。

然而,正当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那具干尸的脑袋突然就脱离了身躯,像是被什么利器瞬间砍掉了一般,端木龙池只觉得脖子一松,他瞬间就睁开了那双干枯的双手,然后利索的向前做了一个前滚翻,直接就来到了聂雨和嬴慧的身边。

他不住的咳嗽,大口的呼吸,像是要把这辈子要吸的空气全都一起吸入一样。

那具干尸随着头颅被砍掉,身体缓缓的倒下,击起了一阵尘土。

这时聂雨的神经才算慢慢的恢复了正常,但是他和其他两人又将目光投到了那片黑暗之中。

聂雨颤抖的左手缓缓抬起,手电的光点也慢慢前移,最终停在了墓室正对面的墙壁上,那里正站着一个身影,但却背对着三人站着,像面壁一样。

那同样是一具干尸,但是他却一直站着,并没有冲过来的意思。

因为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那具干尸的具体情况,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具干尸是“活”的,因为他正在用手指在墙上画着什么东西,微弱的嗤嗤声,应该是骨头摩擦石头发出的声响。

聂雨故意的咳嗽了两声,像看看那具干尸是不是有反应,谁成想,那具干尸听到了咳嗽声,他的手指竟然真的顿了顿,但是片刻后又开始在墙壁上画了起来。

这时,端木龙池轻轻的拍了聂雨一下,然后用口型告诉聂雨给他照明,之后他直接掏出两把金属风暴,一手一支缓慢的向着那具干尸走去。

如果放在平时,端木龙池对这样的目标一定会杀无赦,但是他不知道刚刚救了自己的是不是这个不停画画的干尸,所以他需要弄清楚再说。

然而,他和聂雨刚刚走到一半的距离,那具干尸竟然猛然转过了身体,他的面孔和刚刚的那具干尸一模样,同样的空洞洞的眼眶,同样干裂的皮肤,甚至他竟然拥有和刚刚那具干尸同样诡异的一笑。

端木龙池的两个食指马上就要扣动扳机了,但是,那具干尸竟然就在这个时候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重重的摔在地面后就再也没有一丝动作,像是一个活人突然被抽离了灵魂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聂雨在那诡异的一笑中间竟然感受到了一丝慈爱,他知道那应该不是自己的幻觉,虽然那个笑容诡异而恐怖,但是确实那样的熟悉。

一瞬间,他的脑海中竟然泛起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他甚至忘记了恐惧,他飞奔而上,将那具干尸直接翻了过来,但是,那一刻他不仅是恐惧的,同时也是失望的。

此时,端木龙池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手电,他走到那面墙壁的跟前,看着那具干尸留下的图画,之后他轻轻的说了一句,“聂雨!你应该是对的!”

听到端木龙池的讲话,聂雨赶紧也跑了过去,墙壁上的那副画让聂雨瞬间石化。

那正是一个四阶魔方的图案,不仅如此,那上面还标识了各个墓室墓门的位置,更让他和端木龙池惊讶的是,那个图案的旁边竟然还写着一些英文字母,一些英文字母的上面还有一个小撇。

端木龙池自然是看不懂的,但是对于从小玩着魔方长大的聂雨来说,那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些应该就是整座墓室的转动规律!”

聂雨自信的说,但是这时,他又看了一眼脚下的那具干尸,疑惑的自言自语道:“但是,他为什么要帮我们呢?”

就在他的话刚刚讲完,一个令任何人都会惊讶的事情就在他的眼前发生了,那就那副图画旁边的空白出,一条条绿色的线缓缓的露出,现实在什么人在写着什么字一样。

当那一切停止,墙面上竟然呈现出了两个汉子——快走。

那两个字完成之后就瞬间消失不见,而就在那么一瞬,许尘竟然好像在墙壁上面看到了一个身影,熟悉的身影,虽然只是一个恍恍惚惚的背影,但是,聂雨知道是他,就是他。

“父亲!”

他拼命的扑向了墙壁,但是那终究是个墙壁。

“你怎么啦?”

端木龙池直接把聂雨拉了回来,“你疯啦?你说什么呢?”

聂雨迷离的目光看着墙壁,他伸手指着墙面的一大片空白,轻声的说道:“你、你没看见吗?那就是我父亲,你没看到吗?就在那儿!”

下一刻,聂雨只觉得脑袋一痛,瞬间没了知觉。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