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时间它沧桑了容颜,记忆它汇成了海,那么些人,那么些事,无论过了多少年,我都不曾敢忘。【最新章节阅读】

祁平,我都长大了你的容颜却一直停留在了稚气未开那年,我的双胞胎哥哥,智商都被测试为两百的哥哥,过早成熟的哥哥,最疼爱妹妹的哥哥,你在哪儿呢?

霖忆繁,我们终究还是成为了朋友,成为了不用说都懂的朋友,不知道你有没有高兴一点,反正我很高兴,至少我们不是陌生人,毕竟发生了那么多事,毕竟……曾经我真的是那么在乎你。

魏泽,现在的你是恨我还是恨你自己,原谅我接受了你又抛弃了你,可不可以只当我年少轻狂,你要好过一点,下一站遇到最好的人。

杨星慕,你还是老样子么,还是那般不让人看不懂么,还是一个人又一个人的路过么?安分一点,牵一个对你最好的人走吧!别总让我记起你的名字,想起我的曾经了好么?

沫晴天,我希望老天把所有最美好的事情降落到你头上,一辈子都能初心不改,做一辈子那个我认识的沫晴天,善良,真诚,美好。

饶霍,若可以,我想叫你哥,虽然你代替不了祁平,但却比他做得更好,看你守着我的那些年,祁平他一件事都没有做到呢,他真该向你学学。

黎槿,后来才真的知道,你为了我付出的代价多大。一生梦的自由,那得要多少年才能解开的枷锁?

罗葵,我没资格当你的偶像,不过做你的朋友我很乐意。

杨熙敏,对不起……

十年之后,a市同学聚会。

“祁安!!!”正忙着跟来往的同学打招呼的祁安,老远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声的叫喊。

同一旁的黎槿眼神互换,纷纷表示无奈,罗葵还是老样子,都当妈了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祁安,你家未平呢?都快一年都没有见他了,超想他的~”一进来,罗葵就抱着祁安腻歪了。

祁安无奈的笑笑,一只小手搭在罗葵的脑门上,一点点推理祁安身边,稚嫩的声音不满的说道,“爸~她们都好讨厌,我一天都没见妈咪了,她们居然还要跟我抢!”

转身,还穿着工作西服的未桦城抱着一个五岁大的男孩站在她身后,伸手捏捏小男孩的小脸,点点他的眉心,“小家伙,你忘了,这是你小葵阿姨,你小时候她还抱过你呢!”

“哇!小未平长大一点就是好带,你都不知道我家那小丫头,我现在根本就带不出门,总是要哭要闹的。”罗葵看祁安带着未平羡慕至极,几乎是跟自家那位闪婚了造人,现在好了,终于体会到什么人母之辛了。

也还好罗葵她家那位她们都帮她审核过,为人品德都不错,对于他们两的闪婚也就没太大的反对,能把罗葵这疯丫头嫁出去也是件好事。

“小葵阿姨家也有个小朋友吗?”未平忽然睁大双眼,惊奇道。

罗葵一听这话立马来劲,伸手抱过未平坐一边去给他讲什么小妹妹以后要给他做新娘的事了。

“小哥,累么?”未平被人抱去,未桦城空出来的手就抱住了祁安,头埋葬她颈脖之间。

黎槿看着他们两这样就受不了,凑到另一边跟别人说话去了,谁叫她到现在还是单身呢?

“明天陪我。”未桦城尽显疲惫的声音沙哑的响起。

祁安伸手捏捏他的眉心,舒缓一下疲惫,“不行,明天该我值班。”

“我想你了……”未桦城脸不红心不跳的紧盯着自己深情的说道。

祁安摇头,不说话。

“我们有多久没见面礼了?三个月,不是你有事,就是我有事,难道你就不想我吗?”

比起去留学的那一年都没见到,三个月应该算不上什么吧!继续摇头。

未桦城怒了,搂紧了她的腰身,凑到她耳边咬牙切齿道,“要是你明天不陪我,我不介意让你明天起不来床,再花个两年呆在家里!!”

靠!什么人,你是马种吗?!

“你威胁我?”祁安被羞得面红耳赤,不甘示弱的反问。

“对,威胁你!”未桦城霸道的默认。

祁安被呛声久久才说道,“……平平怎么办?”她承认他打不过小哥,也斗不过小哥,所以……除了屈服还是屈服……

未桦城这才松了手,牵着她的手坐在角落,“明天爸妈会过来带他出去玩。”

“好吧……”唉,最后的底牌都没用了。

未桦城见祁安那颓废的样,就觉得好笑,一个心动,对着那樱红般的小嘴重重覆上。

周围一阵呼唤。

祁安欲哭无泪的只能在心底狂骂未桦城。

一想到那一年除夕之夜,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小哥,你好歹回家了再行动好不好?!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