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行长不戴套最后阅读

【全文字阅读】

白雪与花瓣齐飞  香气袭城  这样的景色自然是美的  甚至生生美过了  冰国一落十年的大雪

纳兰紫庭深吸了一口气  感受着花瓣的芬芳  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  那蝶翼般的长睫似乎也挂上一丝白霜  纳兰紫宸伸手替弟弟抚开了身上的雪花  换來了纳兰紫庭更加灿烂的笑容  而他怀中的小丫头状似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父皇只知道关心父亲  从來都不管楚儿  ”

听了纳兰楚儿的话  纳兰紫庭往纳兰紫宸的怀里钻了钻  然后对着楚儿做出了一个俏皮的笑

“他是我哥哥  不关心我还能关心谁  ”

一句话弄的小丫头气鼓鼓的扭过了头  依旧心有不甘的嘀咕着  “沒羞沒羞  父亲这么大的人了还好意思跟父皇撒娇  ”

纳兰紫宸无奈的抱紧了怀中的两个活宝  这一大一小真是一天不争宠都难受

“紫庭  多大的人了  怎么还和你哥哥撒娇  ”

莫莲的声音隐隐的带着几分笑意  纳兰紫庭抬起头  看了看许久不见的表哥  还是少年纤细的身形  一袭青衣  五官精致秀丽  一如九年前初见一般的美貌

“莫莲哥哥这么多年不见  你可还是初见那个样子  总是那般漂亮  ”

纳兰紫庭走到了莫莲身边亲昵的挽住了自家表哥的手  莫莲倒是被纳兰紫庭这过分亲昵的举动吓了一跳

再回想起当初那个总是腻在哥哥纳兰紫宸怀里的小鬼头  如今却需要自己微微仰视

“紫庭  你长大了  ”

莫莲的言语间带着几分欣慰  而纳兰紫庭却饶有深意的打量起了莫莲身侧的人  早在他挽住莫莲手的那一刻  就很自然的察觉到了那个人的目光

一身白衣的男子眉目清雅  本也是个顶尖的美人  不过再漂亮的美人站在莫莲身边也会失了颜色  好在气质清冷  却并不像莫寒一样冰冷的不近人情  看他这个样子  似乎大不了自己几岁  应当比自家表哥还要小才对

紫庭勾了勾唇  终于松开了握着莫莲的手  走到了白衣男子的身前

莫莲看着纳兰紫庭脸上的笑容  生怕他欺负了身边的人  连忙道  “紫庭  这是昭国的将军名唤沈罗城  ”

纳兰紫庭笑了笑  对着面前的人伸出了手  “我叫纳兰紫庭  ”

面前的人回握住了他的手  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淡的弧度  “我知道你  莫寒的弟弟么  ”

两人对视了一会  还是纳兰紫庭先撤回了视线  他走上前  也不顾沈罗城越发难堪的脸色  附在莫莲的耳畔说了句  “莫莲哥哥  这就是你喜欢的人么  真的很有趣  ”

莫莲的表情似有几分尴尬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纳兰紫庭接下來的举动

向來出人意料的小鬼  凑到莫莲的身边  飞快的在莫莲的脸上烙下了一吻

深色的眼瞳因为纳兰紫庭出人意表的行为瞪大  等到反应过來的时候脸上早已布满了红晕

纳兰紫庭倒是淡然  那双黑如染墨的眼瞳挑了挑  近乎挑衅一般看了一样莫莲旁侧的男人

白衣男人却连眼睛都沒眨一下  只是握紧了莫莲的手  挡在了两人的身前似乎正以此举宣示着莫莲的所有权

而刚想说些什么的纳兰紫庭  突然发现腰间一紧  原來是哥哥紫宸來到了他身后

表情平淡  却隐隐的让纳兰紫庭感觉到了几分不满

看着莫莲淡淡的笑容  纳兰紫庭道  “我的故事讲起來就要长了  ”

莫莲揉了揉他的脸蛋  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轻快一点  “哦  那我可是要听一听了  ”

面对着自家表哥难得好奇的模样  纳兰紫庭淡淡开口  “我出生在血染的月圆之夜  那一夜父亲死在了叛贼的手中  母亲生下我之后也香消玉殒  可以说我的出生象征着整个冰国的衰败  小的时候  哥哥对我是好的  几乎称得上是无微不至  可是  我总是想青城哥哥是以什么样的眼光在看我呢  想來想去也沒有个结果  后來索性就不想了  毕竟我只要知道哥哥对我是好的  这样就足够了  ”

“的确像是你能做出來的事情  ”莫莲轻笑出声  然后静静的等着纳兰紫庭接下來要讲诉的故事

“我和哥哥自小就极为亲近  这点你们都是知道的  为了弟弟洗手作羹汤  甚至在宫殿里养起了奶牛  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  但是哥哥他就是这样做了  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记忆连我自己都记不清明  我只是知道在我还记不得自己名为纳兰紫庭的时候  我就已经记住了我哥哥  记住了纳兰紫宸  ”

“童年的日子是幸福的吧  有多少人艳慕着我  至高无上的地位  温柔宠溺的哥哥  甚至还有得天独厚的能力  你瞧啊  我就是有这种天生招人嫉妒的本事  ”

这句话纳兰紫庭说的骄傲  莫莲也是打心底里所认同  初见时  那个精致的人偶娃娃有多么骄傲  然而转眼之间  他却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窝在哥哥怀里不肯出來的小小孩童  他长大了

“不过我到是对你身边那两个小伙伴兴趣大些  人人都说纳兰紫宸完美  说嫁人要嫁洛凌王  可是在我看來你哥哥还是不如你招人喜欢的  ”

莫莲这句话带着调侃的意味  而纳兰紫庭也接的的自然  “残和月岚么  我们自幼长在一处  是顶好的伙伴  以前哥哥出任务的时候总是会将我交给残照料  他是我的影卫  这点无可厚非  而小岚……”

纳兰紫庭的话顿了顿似乎陷入了一段绵长而悠远的回忆  “在哥哥出任务的时候  我总是会站在自己寝殿的顶端看着哥哥的宫殿一夜一夜的不肯安眠  明明就是不懂事的孩子模样  但是小岚却说她喜欢  她喜欢这样的我  ”

“这两兄妹到底爱着的是什么  即便是我也搞不清楚  ”

纳兰紫庭苦笑了一下  “其实我是惶恐的  莫莲哥哥  五千年的记忆真的会将人压垮的  有时候我很羡慕你们  至少一碗孟婆汤下去  前尘过往烟消云散  ”

“你们所说的一切  我自然是明白的  但是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维  控制不了那些抑制不住的杀意  哥哥是我一个人的  不容任何人來染指  所以我做出了很多疯狂的事情  其实  纳兰家之所以如此人丁稀薄  也有我的一番功劳  也忘了是在哪一世  我杀了很多族人  因为他们累得我哥哥因他们的而死去  那一刻  我什么都记不得  只是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已经被血红浸染  ”

莫莲沉默了  他静静的望着这个讲诉着自己淋漓伤痛的孩子  纳兰紫庭的声音犹如一个华丽精致的梦魇  梦魇过后尽是淋漓的伤痛

似乎回到了很久以前  那时的自己疯狂的屠杀着自己的族人  真是一场浩劫  仿佛那美丽洁白的雪城也被染上了一片火焰般的鲜红

杀杀杀

满脑子似乎只有这一个想法一个意念

沒错  我的哥哥死了  为什么他还活着  为什么他们都还活着

成疯成魔却未有那句话透出的痛彻骨  心痛么

为什么

为他的诘问  还是为这五千年沉淀來的情深

不知过了多久  连他都不知道这场浩劫的终点是什么  也许是因为有一个人抱住了已成癫狂的自己  轻柔的在自己耳边落下了一语

是的  那一刻染满鲜血的王子停止了杀戮  然而那如同魔咒一般的话语究竟诉说了什么

他说了什么

不过是很简单的一句话

他说  你看  这是你哥哥的宝物

从惨淡的回忆中苏醒的纳兰紫庭扯开了一个浅笑  明艳照人的面容走到哪都是一道绝美的风景线

“莫莲哥哥  我啊  有多爱哥哥  就有多恨这个国家  ”

可是  我还是要保护他  因为他是哥哥的宝物

五千年  这样漫长的时光  独自守护这这个冰冷的沒有人情味的国家  很痛吧  很累吧

然而  我已经不痛了  因为早就已经麻木了

“后來的事情你们都是知道个大概的  哥哥有了未婚妻  而我则是回到了青城  为何会跟纳兰冥泠争执起來连我都记不得了  她的确是个聪明的女人  聪明到学会利用任何人的心  ”

“我从沒想到哥哥会误会我  也沒想到会被他退下楼梯  那个狼狈的滚下楼梯的人是我  也对  那时候的纳兰冥泠怀着身孕  哥哥他是该宠着她的  ”

“羡慕么  艳慕么  莫莲哥哥  我知道你是羡慕的  即使是你从來也不说  可是  你看我们多可笑啊  在那一刻我几乎以为  我的幸福  我的自由  我的爱情  我的一切都跌了下去  万劫不复  ”

看着眼前的少年  莫莲沒有作声  这个幼年时期曾被他狠狠艳慕过的兄弟俩  其实也沒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幸福  他们很不开心

“我总是在算着  去洛阳成为那个花魁月姬是  结束了纳兰冥泠的性命也是  包括抢了那么个丑东西  我这辈子算來算去  却从來都沒算计过哥哥  一次都沒有过  可笑的是他竟然不信我了  ”

纳兰紫庭的眉眼还是和幼时一样华美的近乎妖娆  “哥哥要我为那个丑孩子抵挡灾祸  我允了  那时候我们是起过争执的  我们甚至动起了手來  是我的错  是我在惹怒他  我说他不敢动我  因为我才是他最爱的人  我是他弟弟  是这个世界上跟他留有相同血脉的亲人  是唯一的  ”

“可是  我们还是打了起來  好久都沒有看过哥哥的剑法了  时间又偏偏不对  我的剑术  我的一切都是哥哥教与的  自然也沒有什么胜过他的机会  他的剑抵在我的喉间  我紧紧的握住了哥哥手中的剑  那一刻他是想杀我的……”

一个杀字  纳兰紫庭说的轻描淡写  莫莲却听的惊心  纳兰紫宸昔日对弟弟的呵护又涌上了他的心头

然而这一切依旧不能阻止或者更改那些恼人的回忆

“然后  他对我说  别回來了  纳兰紫庭  别回來了  我不原谅你  ”

我想  那一刻我的心约莫是死了的

“其实我不恨  莫莲哥哥  我一点也不恨  五千年我活得很不开心  我哥哥登上了王位他会幸福  即使沒有了纳兰紫庭也一样是幸福  因为他不需要我的  ”

看着纳兰紫庭那淡然的模样  莫莲问了句  “原來你是故意的么  还真像是你能做出來的事情……”

“故意  算是吧……”纳兰紫庭长舒了一口气  然后笑了笑  “这样很好  所有的障碍除尽  留下的是崭新的未來  我想  他该恨我的  我伤了他的妻子又亲手杀了他刚刚出生的孩子  他沒有理由原谅我的  只是这样就好  只有这样纳兰紫庭才会安心  ”

“因为他不会难过么  真蠢  你可是他弟弟啊  是他最珍贵的至宝  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  捧在手心里怕摔了  ”

莫莲的话只换來了纳兰紫庭苦涩的笑  “不  他不该怀念我的  我很坏  我害死了他的妻女  我害的整个国家不得安宁  他不该想我的  他该忘了的  ”

他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说的心如刀绞  然后小憩了片刻便开始跟莫莲告别  两人面前的茶终于凉了  而两人的谈话也随着他的离去而终结

然而  事情还远沒有结束  多年之后  还是在同样的地方  那个温柔完美的少年天子  怀抱着唯一的弟弟低泣  合着周围胜利的号角  合着人们嘹亮的高呼声  无辜而又讽刺

哥哥  你不该原谅我的

傻瓜  我从來沒有怪过你啊

月  你才是我最贴心最珍贵的宝物  你听到了么

看着莫莲淡淡的笑容  纳兰紫庭道  “我的故事讲起來就要长了  ”

看着小孩俏皮的笑  莫莲揉了揉他的脸蛋  “哦  那我可是要听一听了  ”

事实上对于纳兰紫庭和纳兰紫宸的事情  莫莲一直都是很好奇的  且不说他们曾经是他艳慕的对象  单说那漫长时光中的爱恨纠葛就足以让人好奇

当然莫莲从不认为他是个非常八卦的人  若是纳兰紫庭不愿意说  那么自己也无意多问

面对着自家表哥难得好奇的模样  纳兰紫庭笑着开口  “难得莫莲表哥这样上心  也好  你可以问五个问題  这些问題我都会回答  什么都可以  只要你问了  ”

面对纳兰紫庭的话  反倒的像是莫莲自己多么好事一般  但是既然当事人都这样说看  不问白不问  莫莲也就开口说道  “既然是讲故事  难免会自报家门  紫庭不如把你小时候的事情讲讲看吧  ”

“自报家门  ”纳兰紫庭挑了挑秀眉  脸上的表情傲气而俏皮  “真是狡猾的表哥啊  这样一來全等于对我提了六个问題  我到是以为你这样的心机用在莫寒表哥身上那真是极好的  ”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  但是纳兰紫庭还是乖乖的给莫莲解答了疑惑  “我出生在血染的月圆之夜  那一夜父亲死在了叛贼的手中  母亲生下我之后也香消玉殒  可以说我的出生象征着整个冰国的衰败  而我的世界很小  我的全部也只有青城哥哥一个人而已  毕竟他是我再世的唯一血亲  ”

莫莲挑眉看了看纳兰紫庭  其实纳兰紫庭这句话说的是不对的  因为除了亲哥哥纳兰紫宸之外他的旁系表哥们实在不少  放眼莫熙王室数得上名号的王爷指不定就是他哪个哥哥  就是自己的儿子不也是在叫他小叔么

可是这个孩子偏要和他们画上界限  莫莲清楚  对于纳兰紫庭來说  纳兰紫宸的意义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哥哥这样的字眼而已了

纳兰紫庭依然再讲属于他们的故事  他的面容恬静  这几乎是莫莲从來沒见过的模样  很难想象那个任性骄傲的小王子能像现在这般  在他的面前恬静安逸的回忆往昔  “哥哥对我是好的  几乎称得上是无微不至  可是  我总是想青城哥哥是以什么样的眼光在看我呢  想來想去也沒有个结果  后來索性就不想了  毕竟我只要知道哥哥对我是好的  这样就足够了  ”

“的确像是你能做出來的事情  ”莫莲轻笑出声  然后静静的等着纳兰紫庭接下來要讲诉的故事

“我和哥哥自小就极为亲近  这点你们都是知道的  为了弟弟洗手作羹汤  甚至在宫殿里养起了奶牛  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  但是哥哥他就是这样做了  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记忆连我自己都记不清明  我只是知道在我还记不得自己名为纳兰紫庭的时候  我就已经记住了我哥哥  记住了纳兰紫宸  ”

“童年的日子是幸福的吧  有多少人艳慕着我  至高无上的地位  温柔宠溺的哥哥  甚至还有得天独厚的能力  你瞧啊  我就是有这种天生招人嫉妒的本事  ”

这句话纳兰紫庭说的骄傲  莫莲也是打心底里所认同  初见时  那个精致的人偶娃娃有多么骄傲  然而转眼之间  他却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窝在哥哥怀里不肯出來的小小孩童  他长大了

“不过我到是对你身边那两个小伙伴兴趣大些  人人都说纳兰紫宸完美  说嫁人要嫁洛凌王  可是在我看來你哥哥还是不如你招人喜欢的  ”

莫莲这句话带着调侃的意味  这也算是他提出來的第一个问題  这样的问題纳兰紫庭接的的自然  “残和月岚么  我们自幼长在一处  是顶好的伙伴  以前哥哥出任务的时候总是会将我交给残照料  他是我的影卫  这点无可厚非而小岚……”

纳兰紫庭的话顿了顿似乎陷入了一段绵长而悠远的回忆  “在哥哥出任务的时候  我总是会站在自己寝殿的顶端看着哥哥的宫殿一夜一夜的不肯安眠  明明就是不懂事的孩子模样  但是小岚却说她喜欢  她喜欢这样的我  ”

“这两兄妹到底爱着的是什么  即便是我也搞不清楚  ”

纳兰紫庭苦笑了一下  “其实我是惶恐的  莫莲哥哥  五千年的记忆真的会将人压垮的  有时候我很羡慕你们  至少一碗孟婆汤下去  前尘过往烟消云散  ”

“我自然是明白的  只是控制不了那些杀意  哥哥是我一个人的  不容任何人來染指  所以我做出了很多疯狂的事情  其实  纳兰家之所以如此人丁稀薄  自然也有我的一番功劳  也忘了是在哪一世  我杀了很多族人  因为他们累得我哥哥因他们的无能而死去  那一刻  我什么都记不得  只是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已经被血红浸染  ”

莫莲沉默了  他静静的望着这个讲诉着自己淋漓伤痛的孩子  纳兰紫庭的声音犹如一个华丽精致的梦魇  梦魇过后尽是淋漓的伤痛

似乎回到了很久以前  那时的自己疯狂的屠杀着自己的族人  真是一场浩劫  那美丽洁白的雪城被染上了一片火焰般的鲜红

杀杀杀

满脑子似乎只有这一个想法一个意念

“沒错  我的哥哥死了  为什么他还活着  为什么他们都还活着  ”

成疯成魔却未有那句话透出的痛彻骨  心痛么

莫莲问自己心痛么

为什么

为这样背德的情感  还是为这五千年沉淀來的情深

然而  纳兰紫庭却自顾自的陷入了回忆  真的是很久远的记忆  久到连他自己都不愿再多做回想

因为很痛  痛的彻骨

那场浩劫的结局呢

过了多久  忘了  是真的记不得了

是的  连他都不知道这场浩劫的终点是什么  也许是因为有一个人抱住了已成癫狂的自己

那日轻柔的在自己耳边落下了一语结束了这漫天的杀戮

是的  那一刻染满鲜血的王子停止了杀戮  然而那如同魔咒一般的话语究竟诉说了什么

他说了什么

不过是很简单的一句话

他说  你看  这是你哥哥的宝物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