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乱肉人妇

夏暖出差记

夏暖出差m国一个星期,前天晚上,叶颂北得知夏暖在m国偶遇了宋阳,两个人还很巧合的同一趟航班。

知道消息的叶颂北今天一大早就爬起来了,收拾了大半个小时之后才出门。

路过某花店的时候,叶颂北只用了一秒钟的思考,就进去买了九十九朵蓝色妖姬。

对于当年宋阳在学校门口给夏暖送花表白的事情,即使时隔多年,他仍然还是耿耿于怀。

结果一大早出门,碰上了塞车,叶颂北看着前面的车队,忍不住骂了句粗口。

不过幸好,夏暖是早上七点钟从北京转回来的飞机,正确点讲,夏暖是十点钟才到a市。

现在是上班高峰期,不可避免的塞车。

九点钟的时候前面的路面终于通了,叶颂北几乎是一路开到尽去机场的。

到进场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夏暖刚才就打电话过来已经下了飞机了,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取好行李了。

叶颂北停好车之后拿了一旁的花束就冲进去机场了,那束花实在是太打眼了,一路上,不少人的眼神都跟着他。

叶颂北没脸没皮惯了,虽然现在人都已经二十五六了,可是还跟十五六岁一样,特别不要脸地看着身旁的一个男人笑:“花漂亮不?给我媳妇送的。”

夏暖跟宋阳客气着,听到叶颂北的声音,嘴角抽了抽,还没反应过来,手上的行李箱就被身后的人拉过去了,怀里面塞了一大束的花。

夏暖已经工作两年多了,作为一个翻译,见的人也不少了,可是被叶颂北这么大庭广众的抱着,跟前还有一个宋阳,老毛病还是忍不住犯了。

脸蹭的一下就红了,一只手吃力地捧着那一大束玫瑰花,另外一只手推着他:“你注意点儿!”

“注意什么,我亲我媳妇怎么了?!”

说着,挑衅一样看了一眼宋阳。

宋阳看了他一眼,不远处有个美女走过来,“宋阳!”

叶颂北看了看夏暖,看了看宋阳,最后视线落在夏暖的身上:“这是谁?”

夏暖把他推开,“宋阳未婚妻。”

叶颂北:“……”

夏暖怀孕记

夏暖觉察到不对劲的时候是手机上的大姨妈提醒软件已经提醒了一个星期应该来大姨妈了,可是她还没有来。

她的大姨妈一向都是来得比较准时,现在晚了一个星期,她稍稍冷静一想,就觉得自己应该是怀孕了。

但是这么大的事情,她还是想确定一下,于是去药店买了根验孕棒。

人生第一次买这个东西,夏暖的脸几乎是从药店一直红着回家的。

用了三根验孕棒都是一样的结果之后,夏暖几乎可以可定自己已经怀孕了。

叶颂北今天在公司那边,有个合约要谈,李彭去了临时考察新公司,她这几天在休年假,所以家里面就剩了她一个人。

她拿了手机想给叶颂北打电话,想了想,还是打算等他回来再说吧。

结果从中午一点多,等到了晚上一点多,叶颂北终于回来,还带了一身的酒气回来。

夏暖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被满身酒气的叶颂北抱着胡乱地亲了一通脖子,她完全醒了。

叶颂北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手做坏的从她睡裙的裙摆摸下去,四月多的天气还有些凉,他的手带着外面的冷意。

夏暖一下子就醒了,伸手推着他。

可是叶颂北跟个无尾熊一样,双手双脚缠着她,窝在她的颈窝里面不断地亲着。

她伸手推着他,可是叶颂北的力气大,她怎么推都推不开,禁不住有些恼火:“叶颂北!”

“我醉了,暖暖!”

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像小鸡啄米一样啄着她的唇瓣。

啄一下,叫一下:“暖暖。”

一声一声的,叫得她心口发软。

她抬手拨着他额前的碎发,年后才剪了一次,现在已经有些长了。

“我怀孕了。”

他又亲了她一下:“恩,我知道。”

夏暖自心底发笑,忍不住抬头亲了亲他的眉眼,又开口说了一次:“我怀孕了。”

“嗯,我——什么?你怀孕了?!”

叶颂北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是僵硬的,愣愣地看着底下的夏暖,傻乎乎地又问了一次:“你怀孕了?”

夏暖笑着点了点头:“是。”

他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然后蹲在那沙发前,手足无措地看着她:“怎么办,暖暖,我刚才压着你了没有?你难受不?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

夏暖看着他,憋着笑,凉凉地挑了挑眉:“你不是醉了么?”

叶颂北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我骗你的,我这酒量一缸酒都能喝,哪里醉了!”

夏暖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动作,看着他脸上浮起来的手掌印,眼眶一阵阵的滚烫,抬手摸着他的脸:“你傻吗?”

这个时候叶颂北完全就是夏暖的话就是圣旨,他说什么,他也只会说是:“是,我傻,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说着就真的把她抱了起来,夏暖被惊了惊,抬手拍了他一下:“叶颂北你放我下来!我就是怀个孕而已!”

他没放她下来,但是应该也算是反应过来了,抱着他放在自己的腿上,坐到了沙发上:“什么叫怀个孕而已,你这是要给我生孩子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在怀里面,贴着她的脸眼泪直接落在她的脸颊上:“暖暖,三年前,我以为我永远都不会有这样的一天。”

她心口一动,抬手抱着他:“真是傻。”

“嗯,反正你喜欢我傻。”

“……”

她就知道自己永远都说不过叶颂北,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也就只有他能让她哑口无言。

夏暖生孩记

夏暖被推进产房的时候叶颂北整个人都是懵的,站在产房的门口,护士推着他让他出来,可是他好像听不见一样,像头蛮牛一样推着护士硬生生地闯了进去。

夏暖已经开始宫缩了,助产护士在一旁开始让她调整呼吸,叶颂北在一旁看着,她撇了一眼,“叶颂北!”

她整张脸都是汗水,脸上的头发到处都是,皱着眉的样子看得叶颂北心口一阵一阵的难受。

叶颂北看着她,脸跟着就皱了一起:“暖暖,你捉着我,别怕,我陪着你。”

夏暖没什么力气去理会她,下方一阵阵的疼,手捉着叶颂北的手臂,耳边只有助产护士的声音。

头胎向来生得比较难,夏暖在产房里面生了四个多小时,才把千金生出来。

叶颂北看到她晕过去之后整个人都吓傻了,有护士抱着夏暖刚生出来的女儿给他看,他眼睛都看不看一下,指着床上的夏暖:“你们快救救她啊!你们都在干什么!”

整个病房都是他的声音,有个护士一边收拾着一边告诉这个无知的新手爸爸:“你太太太累了,晕过去了,没什么大碍,过几个小时就醒了。”

叶颂北这才微微松了口气,跟着夏暖回了病房。

可是过了两个多小时了,夏暖还是没有醒,叶颂北揪着护士就问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夏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五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叶颂北烦了护士三次了,就在他准备再去找人的时候,病床上的夏暖睁开眼睛看着他:“孩子呢?”

叶颂北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伸手紧紧地抱着她:“暖暖,我们再也不生了。”

“……”

没记错的话,叶颂北明明说了起码要生两个,家里人少,想热闹点儿。

叶悦夏成长记

叶悦夏上幼儿园的时候,第一次和同桌自我介绍的时候,同桌就问她:“叶悦夏,为什么你要叫叶悦夏?”

叶悦夏一脸的懵逼:“我不知道。”

同桌:“谁给你取的名字?”

叶悦夏小同学:“我爸爸。”

“那你回去问问你爸爸啊!”

叶悦夏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回家的时候拉着在厨房粘着母亲大人的父亲大人:“爸爸,我为什么叫叶悦夏?”

叶颂北低头看了一眼底下的小跟屁虫:“这很简单,你爸爸姓叶,你妈妈姓夏,悦是喜欢的意思,所以叶悦夏就是说你爸爸很喜欢你妈妈。”

叶悦夏小同学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哦,我知道了。”

“什么叫喜欢?”

叶悦夏小同学把答案交给同桌之后,又遭遇了一个非智商能够解决的问题。

于是放学之后叶悦夏小同学又发挥了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拉着巨型婴儿叶颂北的手:“爸爸,什么叫喜欢?”

叶颂北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嫌弃地看了一眼,然后吧唧地亲了一口正在炒菜的夏暖:“喏,这就是喜欢。”

叶悦夏小同学表示明白。 ,o

第二天吧唧的一口就亲了同桌的小胖子,小胖子虽然长得胖,没什么女生喜欢跟他玩。但是他也是一个有尊严的小胖子,绝对不是能够轻易被人亲!

于是他用胖乎乎的手捂着自己的脸露脸一双眼睛看着叶悦夏那灵动的双眸,十分的气愤:“叶悦夏!你干什么?!”

叶悦夏懵逼地看着自己的同桌:“我跟你解释喜欢啊,我爸爸说,这就是喜欢。”

突然被班花表白,小胖子表示有点小害羞,放下了捂着小脸的小胖手,低头也亲了一口叶悦夏小同学:“好吧,我也喜欢你,你以后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叶悦夏小同学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女朋友”,但是她觉得自己这么聪明,不能总在同桌面前表现得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她很庄重地点了点头:“好,我以后就是你的女朋友了!”

直到许多年后,某个瘦得完全看不出原样的人站在她跟前亮着一张好看到要命的脸,摘下墨镜说:“嗨,我的女朋友。”

叶悦夏才知道,做人真的不能太装。(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