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四个男生把我带到男厕所强

张环披挂完毕首先返回前院,他已经可以看到百步开外院门外坐在马上灰突突的皮帽,是羌人,他们就在门外,在漫天的灰尘中闪烁着兵器的寒光。

张环心里疑虑,这般多的羌人游骑是怎么摸到延州城下的。

他看了眼前院的地形,深感满意,因为做工的缘故,前院地上到处摆放着物料、大桶、棍棒、模具等等,根本不适合马匹的进入,这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此时几个铁钩勾住了大门旁的栅栏,接着传来土话的呼喝声,几匹马一起发力,栅栏开始倾斜了。

张环凝神静气立即开弓发箭,嘶嘶嘶,连珠箭发,他一连发出十箭,外面传来一片哀嚎声,好几个正在拖拽栅栏的羌人中箭惨叫落马。

其他人立即受了惊吓打马离开这里,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里面的人离着他们足有百步远羽箭怎么加身的,这弓力太恐怖了,难道这里的宋人有神臂弓不成。

张环就这样为顺宁寨诸人的整队争取了时间。

乞买义理皱眉看着眼前倒卧马下的族人,心中惊惧,他在草市接到信息知道目标就在西城外一个库房的时候,他立即汇集了族人从北城绕道西城。

在他看来对方猝不及防下,根本来不及抵抗,就是有些许抵抗也没什么,消息里说都是十几岁的娃儿,根本没有禁军。

此行一定会轻松砍下那个叫张环的脑袋,并且抓住一些活口,在城内禁军赶来前撤离,这是李家要求的。

但是他没想到刚到对方的门口就遇到了麻烦,对方有强弓硬弩杀伤着他的族人。

“下马,持盾冲进去。”

乞买义理低吼道,他首先下马用皮盾护体,接着其他的人也是如此照做,这五十多名羌人下马用皮盾防护着正面,然后来到栅栏那里,那里已经被马匹推开歪倒,他们一起发力很快清除了栅栏。

此时张环的连环箭不断发来,虽然无法突破皮盾,但是迟滞了羌人的行进。

“义理,举火了,”

有人喊道。

乞买义理抬头看去,只见后院的方向冒起滚滚的浓烟。

乞买知道不得不抓紧了,这里离着城内只有三里地,虽然宋军有些怯懦,但是万一出城呢,他这五十多个族兵根本无力抵抗。

“随我冲进去,格杀勿论,”

众人应了,一起冲入了前院。

城内的钟鼓楼里的钟鼓大作,发出了告警声,敌楼上升起了浓烟。

正在经略司衙门当值的沈括大惊,因为他根本没有接到任何敌人攻入鄜延路腹地的急报,怎地敌人已经到了延州城下,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无论从西北和东北方杀入延州,西贼都要经过百多里宋境,那里的各个城寨都有禁军把守的,即使不敌也会急报后方延州的,延州守军会立即备战,这样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敌军突入在延州是第一次,这是什么情况。

“立即问清楚敌情如何,”

沈括倒也气定神闲,带兵上阵从来没有过,但毕竟出使过辽国,见识过所谓穷凶极恶的大辽宫仗军,一点风吹草动还吓不了他。

一个吏员立即应了出去。

一个吏员走进来,

“夫人问大人,公子是否在此。”

“未曾,为何如此询问,”

沈括一皱眉。

“因敌情骤起,夫人寻公子不见,”

吏员急忙道。

沈括想了想,

‘许是在州学,告知夫人,本官即刻派人打探,’

沈括清楚这是张氏心慌,提点他不要忘了沈清直的安全。

过了盏茶功夫,李达风风火火的来拜见沈括,

“禀大人,西城外经略司的一个库房现在燃起大火,军兵在城墙上隐约看都不少蕃骑出没,只是那处库房和城门间有处缓坡,不能直接看到,属下估计是西贼作乱,但是烟雾中看不清敌军的数量。”

“你的处置呢,”

沈括问道。

现在鄜延路都副总管种谔不在,几个都监也是不在,现下城内最高军将就是鄜延路兵马钤辖李达和焦思耀了,也就是现在延州的城防司令,沈括问他正是拷问职守。

“属下已经命延州城内四个指挥的禁军分别上城值守,并命厢军戒备维持城内治安,”

李达忙道。

“嗯,不错,随我到西城一观,”

沈括道,他不看看西城外的情况心里是不放心的。

“额,”

李达迟疑了一下。

“说,不要迟疑不决的,”

沈括皱眉道。

“禀大人,西门值守的一营指挥说,一个时辰前公子和一个名唤张环的人一起出了西门,”

李达急忙禀报,他也是快马赶到西城观察敌情的时候,守门的指挥报禀的,现在这个时候,指挥怎敢不报。

李达这才大惊赶到经略司禀明沈括,如果不是这事儿他派人回禀就可以了。

“你说什么,”

沈括听闻后身子一晃,

“你说的确定无疑吗,”

沈括脸上张皇道。

‘属下确定无疑,’

李达急忙拱手道。

沈括脸上风云变幻着,无数个想法出现在心头。

“大人,虽然西贼突然出现延州袭扰,不过前方全无告警,属下判断西贼人数不多,属下可以统领城内一个指挥的骑兵出西城找寻公子,”

李达跃跃欲试道,

是啊,城内还有五百骑兵,这是延州附近仅存的骑兵了,也是延州骑军的精锐,里面还有近半的藩骑,如果李达统领这些精锐击败西贼,迎回清直还是可能的。

这个诱惑是太大了,沈括几乎马上就想出口同意,他最中意的儿子清直就在西城外处于危险中,但是他强自让自己冷静下来,抵制了这个无比的疑惑,

“固守城池,一兵一卒不可出城,”

沈括想到的是他看过的兵书无数,里面记载的类似的战例也是太多了,为了避免攻坚,示敌以弱,待敌人出击后围而歼之,然后趁乱攻城,他不知道外面的敌军有多少,是五百,还是五千,他不能拿满城百姓冒险。

更主要的是如果他丢失了延州,将鄜延路、河东路两路大军的后路断绝,前方的两路大军立即就会崩溃,那时候伐夏失败的罪臣就是他沈括,他到时万死不能赎罪。

但是骨肉连心,沈括是咬牙说出这句话的,这简直是放弃了寻获儿子的希望了,沈括内心真的在滴血。

“大人,”

李达还想再劝,

“用满城百姓与清直陪葬乎,”

沈括打断了他,他怕自己再听他讲下去,心中的决心开始动摇,

李达只有闭口不谈。

“前面引路到西城一行,”

沈括命道。(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