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相逸臣伊恩塞葡萄184

“向羽,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伍成说道。

“你说吧。”

“咱们现在是不是有点违背游戏的节奏啊,WE战队的比赛视频我们也都有研究过,他们一般都不会选择过早地推掉对方防御塔,而是尽可能给下路的微笑留出更多的对线时间,既能保证前期发育,又可以给到若风支援的机会……”

“所有的中国战队都是输在稳健二字上!”

向羽自然不能说出后几个赛季LPL的惨淡成绩,否则重生者的身份就会露馅。

虽说皇族战队曾经拿下了两个总决赛亚军,但是越打到后面就越畏首畏尾,辛辛苦苦建立起的优势总是会被韩国队不断瓦解,让广大游戏玩家看得又心急又无奈。

向羽作为看过无数比赛的老玩家,一直坚信“稳健”就是中国战队的症结所在,选择防守发育无非就是在拆东墙补西墙,取得优势后脑中浮现的最优先级的想法不是扩大优势,而是保持优势。

从比赛结果来看,能保持住优势的少之又少,无论对手来自韩国还是欧美国家,总是会在中国战队的拖延中找到机会。向羽在重生后就下定决心,只要能够登上职业电竞的赛场,他绝对不要再打强拖到后期的比赛!

“游戏不是非要人人都买出六神装才能赢,防御塔也不是非要五人抱团才能推,决定胜负更不是非要靠团战!”

四位队友没有对向羽的发言表达看法,各自安静地做着手上的操作:EZ与宝石面对辛德拉和莫甘娜,乌鸦在上路面对慎,因为战线过长,所以巨魔一直在紫色方上半野区随时准备支援,VN在己方二塔下控制着兵线独自发育。

向羽之前一直出于游走状态,在中路时还被辛德拉压制了补刀,导致经济不是十分乐观,现在攻击力在装备的加持下也只有150点,和下路的VN持平,就算冒险也得试一试了。

“慎的天然坦度较高,大虫子估计不会太注意上路,VN才是更需要他策应的英雄,我现在去下路对线,一旦大虫子来抓我,你们就尽快推进。”

向羽买出了两个真眼,装备可以后出,视野却万万丢不得,他把真眼分别插到下路河道草丛和紫色方下半野区的三角草,如果大虫子来GANK,他必须知道哪条路线可以逃命。

VN遵循了比较传统的出装方式,准备先购买饮血剑,之后在补出红叉。因为在上路时被双人压制,所以现在刚刚升到6级,装备也只有暴风大剑和长剑。

向羽计算了一下自己的伤害,就算所有技能命中后,估计VN还会剩100多点血,为了确保击杀,向羽先走到兵线补兵,等到点燃冷却完毕之后再伺机行事。

此时的中路对线都是半斤八两,双方四个英雄没有一个能够快速清理兵线的,居中的兵线救使得EZ和宝石的位置有些危险,如果大虫子现在去中路GANK,在加上开大招过来的慎,四个人完全可以杀掉自己的队友,向羽觉得自己这边要快点给压力,不能让对手想到这一步打开局面。

向羽立刻开大招进入隐身状态,VN见到四散的刀片后马上开启R技能终极时刻,利用闪避突袭同样隐去身形,不让男刀有机会施放突进技能。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VN一定在给队友狂发信号,只要有任何一个人过来,向羽就达到了目的,他用W技能加上收回来的大招快速收掉线上小兵,兵线进入二塔。

VN没有去补塔下小兵,而是向没有大招的男刀跑了过来,向羽快速看了一下小地图,中上两路没有英雄走动,大虫子必定在附近。

“巨魔去和乌鸦推线,EZ直接对上路二塔放大,宝石对对面F4草丛蹲着!”

向羽的话刚说到一半,大虫子就从左侧的墙后闪了过来,跺脚动作起手要对男刀放Q。

冯煜天故意没有选择可能被发现的绕后GANK,看来时不想给向羽任何反应时间,向羽不等地面出现Q技能的圆圈,瞬间用割喉之战位移到VN身边,AQ连招刚要落下,VN就地一滚再次隐身,瞬发恶魔审判把男刀按原路击退,正好踩到大虫子延迟发出的Q技能上,男刀立刻飞到了半空!

与此同时EZ的大招飞到上路二塔,削减慎血量的同时杀死了三个远程小兵,队友及时报出了宝石消失的信息,慎马上用E技能向高地跑去,如果被三人包围就会丢塔加丢命。

莫甘娜马不停蹄地经由野区向上路赶,结果被蹲在草中的宝石拦截,眩光落在身上时还来不及开启魔免盾,双方辅助就在F4旁边纠缠在一起。

辛德拉现在应该是场上10位玩家中最纠结的一位,中路一塔的血量所剩无几,如果跑去支援队友,一塔就会被EZ点掉,只能在塔下焦急地来回走动。

下路的向羽随后又中了大虫子的W,被沉默的男刀不慌不忙地向下移动,等到VN用Q追击时沉默时间刚好结束,向羽立刻向后放W,在刀扇飞行的过程中交出闪现贴在VN身边,马上接出AQA与点燃!

身为队伍核心的VN遭受攻击,还没走到高地的慎马上对VN施放大招,防护盾足以保证VN不被击杀,等慎落地后还可杀掉男刀。

“巨魔!”

詹寅心领神会,开启W加快移动速度,跑到二塔后面用柱子打断了慎的大招,之后继续与乌鸦打塔,进退不得的慎尴尬无比。

向羽用大招向前逼近时,VN被迫开启终极时刻,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的大招效果消失后,只能朝着塔下的方向对男刀走砍,全身没有一件好装备的大虫子只有5级,追在男刀身后却什么也做不了。

向羽心知自己没有其他击杀的手段,就算把VN逼回塔也是一种胜利,如果继续头铁追下去,送给VN人头就亏大了。

向羽扭头跑进野区,VN害怕割喉之战的CD结束,缩在塔下不敢追击,放光了技能的大虫子也是无可奈何。

辛德拉终于控制不住自己,跑到F4想要包围宝石,莫甘娜马上开启大招留人,宝石也立刻用大招增加自己的双抗。

“EZ不要去救,用宝石争取的时间拆掉一塔,上路两人拿下二塔后快进野区!”

在莫甘娜大招就要触发特效的前一秒,宝石果断向河道交出闪现,没想到莫甘娜猜到了这一步,与宝石同时闪现,没有断开的锁链把宝石定在了河道口。

用W拉起一个小兵的辛德拉已经赶到,对宝石接上QE二连的控制,再用WR打出高额伤害,最后交出点燃杀掉了装备中只有眼的宝石。

拆掉二塔的巨魔与乌鸦已经走到了红buff,辛德拉和莫甘娜只能选择走回中路,EZ预测自己还须三下普攻能打下防御塔,果断选择走向塔下,用身体截住敌方去路。

两个黑暗系女英雄完全没把EZ当回事,走到防御塔攻击范围内时,EZ打完了最后一下普攻,马上用E技能位移到野区入口躲开莫甘娜放出的禁锢。

莫甘娜走在前面为辛德拉抵档伤害,把虚弱套在EZ身上想让队友拿下人头,行走的过程中却猛然发现男刀出现在了EZ身边!

向羽逃脱下路的追击后没有选择回家,而是直接来中路支援EZ,莫甘娜发现后为时已晚,在男刀与EZ的合力攻击甚至随后赶到乌鸦与巨魔的帮助下,辅助瞬间被秒,辛德拉为了保住自己值钱的人头,只能向下逃去。

“不用追了,大虫子在野区呢,咱们一起把二塔拆掉!”

在向羽领先于版本的意识流指挥下,紫色方十五分钟内连掉5座防御塔,除辛德拉与VN外,所有敌方英雄都发育惨淡。

伍成看着自己多到爆炸的金币,笑着对向羽说:“刺客该干的事就是牵扯吗,我还以为是杀对面ADC呢。”

“不杀也没关系,只要能限制一个人的发育和输出,刺客的意义就达到了,至于牵扯嘛,那是教练该干的事儿!”

紫色方顶着巨大的经济劣势已经无力回天,向羽在和队友们回家补出装备后,四人强推下路二塔,留巨魔在上路单带兵线,这样对面看到打野在上不会贸然打大龙,而且就算出动三个人,也难以击杀肥的流油的巨魔。

拔掉对方全部外塔之后,向羽看了一下队友的装备,伍成有时光之杖和叠满的大天使之杖,巨魔有了冰心与狂徒,EZ除了三相之力还有一个轻语加暴风大剑,就连经济最差的宝石也买出了自然之力和两件工资装。

“咱们的装备足够结束游戏了,现在每人带一个真眼把对面野区照亮,没有了野区经济,对面就可以直接投降了。”

“问题是咱们怎么结束游戏呢,对面有莫甘娜守塔,强上高地的话危险太大。”詹寅问。

“没必要强上,巨魔和乌鸦分别单带上中两路,我和EZ加宝石一起推下……”

“对面在其中一路强行开团岂不就黑了?”

“放心吧,不会的!”向羽笑着说:“巨魔在上路,慎就绝对不会去受上路高地,否则其他路打起来的话他没办法用大招支援,所以只有大虫子有可能会去防守。乌鸦的法坦装备已经接近成型,只有慎去守中才不会死掉。剩余三人虽然有些战斗力,但是绝对不敢出来打团,这样的话咱们是三路优势,只要一点点磨血就行,现在他们才是最着急的!”

蓝色方五个英雄迅速按照向羽的指挥行动,紫色方各路的防守阵容也与他所说的分毫不差,当向羽看到莫甘娜裸出了一件加速皇冠后,心中大喜,对面准备孤注一掷强行开团了。

“甩技能清兵就行,咱们不要距离高地太近……”

向羽正嘱咐着EZ,这个问题ADC就中招了,莫甘娜卡在高地左侧的视野盲区中出其不意地放出一发禁锢,见困住了EZ就立刻激活加速皇冠,靠近EZ后马上施放大招。

“你们小心,大虫子向下走了!”

“慎也后撤准备放大了!”

听到中上两路的警报,向羽说:“我们拖住对面五人,你们继续拆塔!”

结束控制效果的EZ马上用E逃跑,却还是没有与加速中的莫甘娜拉开距离,连同宝石一起被晕在了高地前方,VN与辛德拉迅速跟上,辛德拉用QR加上VN的两次普攻瞬间击杀EZ,随后辛德拉利用闪现调整身位,利用弱者退散推动地上的四个暗黑法球,站在远处的向羽依靠走位躲开,位置不佳的宝石再次被晕住。

VN开启大招翻滚到宝石左侧,用E把宝石钉在墙上,继续用平A输出。

向羽看到对面的控制技能交的差不多了,发挥刺客的作用E到VN身旁,AQRW齐发把VN打成残血,后者马上翻滚进入隐身,可是割喉之战造成的流血效果暴露了他的位置,辛德拉与莫甘娜完全阻止不了男刀的追击,向羽追到VN身后,只要再一次平A就能造成击杀。

VN身上突然多了一层防护罩,慎开启了大招,依靠男刀的攻速,现在是不可能在慎落地前击杀VN的。

向羽立刻向宝石靠拢,己方辅助现在还是半血状态,在敌方的控制链断掉后,立刻用Q技能为自己恢复了不少血量。

“眩晕留着,莫甘娜一直把魔免盾掐在手里,就是在等你放了眩光之后才会给队友。”

曹林林点点头,先把大招放了出来,为两人增加双抗。

“你们现在是2V4,我把大虫子拖住了!”伍成说道,他看到从上路下来的大虫子要去支援队友,直接开大招越塔给上减速,巨额的回血效果让他可以暂时抗住防御塔的伤害。

VN走了过来,想为落地的慎调整好嘲讽的角度,向羽看在眼里,对曹林林说:“宝石替我扛一个嘲讽。”

宝石立刻向VN走去,向羽紧随其后,心想这样完美的直线性站位,慎一定会犯错的。

慎在VN身前落下,用E向前位移,就在嘲讽到宝石后,向羽立刻用E移动到VN旁边,慎竟然腾地一下向靠下方的位置用出了闪现!

“职业选手想的就是太多呀!”向羽摇摇头笑着说,慎预判了男刀走位的方向,想要再玩一次一级团用过的E闪,反倒让自己错失了救下队友的位置。

向羽用平A接Q杀掉VN,就向蓝buff的方向跑,这个地方都是队友插得真眼,对面完全是两眼一抹黑。

慎开始攻击宝石,辛德拉和莫甘娜可不想就这样放跑男刀,连忙追进了野区。

向羽卡住视野放出W减速对面两人,辛德拉没了耐性,对着刀扇飞来的方向就是一套QE,利用晕住男刀的时间快速靠近又打出了一次W的伤害。

辛德拉发育不错,三个技能打掉了男刀一半的血,可是在没有大招的情况下,辛德拉还是无法彻底杀掉男刀。

对于戏耍这两个人,向羽还是有自信的,就为了打出这样的效果他选择了主E的加点方式,配合装备与天赋带来的冷却加成,现在每隔4秒就能放出一次E。

莫甘娜对男刀放Q的瞬间,向羽用E越过辛德拉直指莫甘娜,只打了一下平A后就接着向三狼跑去。

游戏播音员报出了出动超级士兵的提示音,巨魔已经拆掉了上路水晶,继续向枢纽防御塔进攻。

慎意识到如果不回家就会直接输掉比赛,就不再和宝石对砍,马上向高地跑,可是拥有魔免盾的莫甘娜距离太远,宝石用眩晕留下了慎。

半血的大虫子利用闪现远离乌鸦,立刻去攻击巨魔,可是他的伤害手段太普通,打在巨魔身上不痛不痒,詹寅继续拆着塔,完全没把大虫子当人看。

莫甘娜似乎接到了队友的指令,转头跑回高地,辛德拉却还有着八匹马都拉不回去的尽头,继续追着男刀,就像有着血海深仇。可是难就难在他只有靠E晕住男刀才能追上,但是弱者退散与割喉之战现在的冷却时间相差无几,男刀只要在他开E的瞬间位移过来,辛德拉根本束手无策。

就这样向羽和辛德拉在野区纠缠起了没完,慎在下路被宝石干扰的一步一停,回到家的莫甘娜和大虫子眼睁睁地看着巨魔把塔拆完,再加上拆完中路的乌鸦也走了过来,游戏就这样毫无悬念的结束了。

陪练队的队友们都伸着懒腰看着胜利二字,伍成站起来拍了一下向羽的肩膀说:“你跟我出来,有件事得马上跟你说。”

“是打赢职业队的致谢词吗?在这儿说就行。”向羽没想到可以这样顺利地赢下比赛,脑子里有点飘。

伍成摇摇头说:“不是好事。”(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