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被囚禁的甜蜜野兽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enxue6.com

初听了宋佳豫的描述,我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仔细一想,内心有股子冷颤涌上来。

如果说,宋佳豫说的都是真的话,那给我打电话的,会是谁?

难道是徐菲?但是她也没有我手机号码啊。

想到此,我看了一眼床上昏迷着的徐菲,身子结结实实的抖了一下,不可能,不可能的,不会是徐菲给我打的电话,她可能连我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那这么说来,给我打电话的,就只有它了···

意识到事情的真相,我不由得浑身冷颤袭来。

宋佳豫大概也猜到了真相,脸色刷白的看着我,颤抖着声音问:“王,王先生,怎,怎么办?”

看着宋佳豫已经慌了神的神情,我深吸了口气,心道这个时候,我千万不能露出任何慌张的模样,否则的话,怕是事情更加的糟糕。

“没,没事的,放心吧,这不还有我呢么。”

我扬起了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笑容,安慰宋佳豫道。

也不知道,我这个样子,能不能让宋佳豫安心。

从挎包里将所需的东西全都拿了出来,挨个摆在了桌上。

不管那个东西用宋佳豫的手机骗我过来是为了什么,但是徐菲怀着的鬼胎,是必须要打掉的,不然耽搁下去的话,怕是什么都完了。

二叔的日记上明确的记载了,鬼胎落,母体亡。

也就是说,徐菲真的把肚子里的鬼胎生出来的话,代价就是,她原本的生命,将会被鬼胎全部带走。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解决了徐菲肚子的事情。

我深吸了口气,将包好的朱砂和采集的露水捡起来,进了厨房。

正做着落胎水的时候,宋佳豫走了进来,手扶着门框,目光躲闪,脸上表情阴晴不定,问我道:“那个,王先生,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没有过多的给宋佳豫解释,而且这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释清楚的。

将落胎水按照二叔日记上记载的调理好了,我递了过去,把方法教给宋佳豫,让她自个去给徐菲涂抹。

毕竟男女有别,就算有着正大光明的借口,我一个大男人过去,终究是有些不方便的。

宋佳豫点头拿着东西进了卧室,我则是等候在客厅里,点上了一支烟,开始思索事情的解决方法。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在揣摩那个东西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说,是因为我的插手导致那个东西盯上我的话,那么看来,它还不是一般的小鬼小魄,极可能跟两年前赵平老婆属于一个性质级别的。

但是,万一是那东西用徐菲为钓饵,特地把我钓过来的话,却有很多的地方说不通。

除了这两点之外,就没有别的可能了。

只是我现在纠结的是,到底真相是哪一个而已。

啧。

越想越头疼,算了,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先让宋佳豫和徐菲避一避,再怎么说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那个东西的目的,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局面,真的挺让人不爽的。

沉吟了一声,我内心打定了主意,反应过来,弹了弾烟灰。

“啊~~~~”

正在这时,卧室里忽然一阵尖锐几乎能刺破人耳膜的叫声响起。

我身子一抖,打了个激灵,忙转过头去望向卧室。

声音,是徐菲发出来的,难不成,难不成···

我不敢再往下想,跳起来,直接踢开了门,冲进了卧室。

“啊~~~”

痛苦的叫嚷在耳边持续,映入眼睑的,是一张脸完全扭曲的徐菲,她双手紧紧的抱着敞开衣襟的肚皮,整个人好似扭成一团的大虾。

旁边是手里端着落胎水,一脸茫然且呆滞的宋佳豫。

而且,在徐菲睡裙下,不断有暗红色的血迹流了出来,染红了一大片的床单。

“怎么回事?”

我上前叫道。

宋佳豫连忙摇头:“我,我不知道啊,我只是按你的吩咐在菲菲的肚子上抹上你给我的东西而已。”

我皱起了眉,上前一步,从宋佳豫手中夺过了落胎水,用手指沾了一点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不对,这里面掺的不是朱砂。

我抬起头来,眯眼打量面前的宋佳豫。

宋佳豫身子抖了一下,挪动身子向后退,背部紧紧的贴着墙。

片刻后,我摇了摇头,放下不知道何时被掉了包的落胎水,看了一眼双手紧抓床单,整个人几乎都要疼死过去的徐菲,低头皱眉嘀咕:“难不成,是我搞错了,把东西给弄混了?”

自问自答之间,我转身向我放在床边的挎包走了过去。

到了跟前,低头在挎包里翻找。

“王,王先生,你在找什么?”

宋佳豫忍不住问我。

我哦了一声:“找什么,你自己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宋佳豫摇了摇头:“不,不了,我还是不看了。”

我闻言直撇嘴。

“王先生,菲菲疼的不行了快。”

宋佳豫又忍不住开口提醒我。

我颇有些不耐烦,就吼了她一声:“知道了知道了,别吵了。”

说着,我直接提着挎包来到了床跟前,在徐菲面前站定,低头看了看快要昏过去的徐菲,伸左手翻了一下她的眼皮,眼白的部分,差不多被血丝笼罩。

见状,我不由得心一沉,照这个样子看,怕是鬼胎要出来的节奏。

这样一来的话。

看我面色不对,宋佳豫脸色刷一下变了:“王先生,你,你倒是说啊,菲菲她怎么样了。”

我压低了声音:“过来帮我一把。”

宋佳豫道:“怎么帮?”

我抓起了徐菲的一只手,扣住她的虎口,递向宋佳豫:“捏她的虎口,用力。”

宋佳豫狐疑的凑上来,接过了徐菲手腕紧扣在手中,同时抬头问我道:“就这样么?”

我嗯一声,说:“是的,抓紧了哈。”

宋佳豫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这时,我放在挎包里的右手猛地掏了出来,手心里,攥着桃木钉。

唰一声,不给宋佳豫反应的时间,我直接抓住了宋佳豫的手腕,拇指压着她手腕处的脉搏,桃木钉高举,喝一声:“在你小爷面前装神弄鬼,你还差点道行。”

宋佳豫面色巨变,想要挣扎,却被我扣住手腕,使不上劲,直得叫道:“王先生,你干什么。”

我不管宋佳豫的嚎叫,桃木钉顺势推下来,朝着宋佳豫眉心捅去。

见我一手不似开玩笑,宋佳豫终于慌了神,也终于漏出来了马脚。

“嘿嘿,行啊,有点本事。”

她满脸狰狞,口水从齿缝之间流落,舌头半伸着贴着下巴,眼睛里充满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味道。

“妈的你还嘴硬。”

我骂了一声,桃木钉直奔而下。

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得宋佳豫叫了一声算你狠,然后整个人就直接歪倒在了徐菲身上。

我不管不顾,桃木钉笔直捅下,没有半点收手的念头。

当桃木钉就要落下,甚至于快要扎破宋佳豫背上皮肤时,她这才一翻白眼,真真正正的昏了过去,房间内,有桀桀笑声逐渐消散。

我忙收住桃木钉落下的速度,握拳在宋佳豫后心上一顶,止住了去势。

左右扫视了一眼房间良久,我这才松开了宋佳豫的手腕,出了一口一直压在心头的闷气。

妈的还好我刚才激灵,还想骗我,落胎水就我和宋佳豫碰过,我自己弄出来的东西,会不知道怎么样的?

但后来的落胎水明明确确的是被掉包成了催生之类的玩意,其中肯定有鬼。

这个房间里,保持清醒的就我和宋佳豫两个,当事人徐菲那个时候还在昏迷。

除去了我和徐菲两个不可能做这件事之外,那么,就只有从厨房到卧室这一段时间内的宋佳豫有可能做出来这种事情了。

不过宋佳豫是徐菲室友,说是好姐妹也不为过,不可能害徐菲,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

想到此,我看了一眼已经昏睡过去的宋佳豫···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