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肉肉多的军婚 男主体力好

原本两个小时的路程,张无极加速之下,直接横穿一个建筑,不断移动仅仅不到一刻钟就回到了一中校园。

接着,就迅速来到了老楼外。

外面已经被警察包围,现在已经确定,宋长海就在里面。

只是,一直僵持不下,宋长海将刘海阳绑架,手中拿着西瓜刀,心情无比激动。

“完了,我完了,警察已经找到了我!而你,却想跑路,没门!”宋长海疯狂之下,竟然砍下了刘海阳一根手指,将手指扔了出来,警告所有人不要进来!

本来还嘲讽宋长海几句的刘海阳,看到宋长海如此疯狂,顿时吓得不敢说话了。

直到警察的灯光不断打进来,宋长海略微恢复了一些理智,刘海阳才开口求救:“警察同志,我可是一名为教育事业奉献半辈子的人,没想到今天却被恶徒劫持,你们一定要救我啊,救我!”

一些不知道的警察,自然着急救人,开始向宋长海喊话,发挥心理战术。

知道刘海阳也不是什么好人,秦沐雨则心里十分不屑,等看到张无极他们过来就迎了上去:“看来我们打草惊蛇的确有效果,不过宋长海的反应太大了。不仅仅有王子婷的因素,还有他自己的原因,个性懦弱胆小怕事才让他陷入癫狂。”

“本来家境不错,而且当老师也有不错的社会地位,如今马上要失去这一切。而且,王子婷化身怨鬼,扬言要报复,自然也让他吓得要死。他与王子洛在一起,自然知道王子洛的本事,所以,不想等王子婷找上门来,才走了极端。”听到秦沐雨的分析,张无极点点头,差不多就是如此了。

现在要弄清楚的就是,王子婷是怎么回事?

宋长海说刘海阳要跑路?

想到这,张无极就看向楼上:“宋长海,你如果想救赎自己,就将事情说清楚!”

宋长海看了过来,像是找到了发泄口,揪着刘海阳的头发:“都是个混蛋,都是他把我弄成这样的。”

随后,宋长海在无比激动和恐惧的情况下,将事情的经过大体说了出来。

十年前,那时候的教导主任刘海阳,垂涎女生姿色,骗了当时长相不错的王子洛。并将王子洛推到楼下,伪装成自杀的样子,自己则继续在学校里作福作恶。

从大学毕业的宋长海,一直喜欢王子洛,原本回来是想有个念想,谁知见到了王子洛化作的鬼魂,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但是他并没什么实力,就想找机会收集刘海阳犯罪的证据,将他绳之于法。

可是时间一长,却没想到自己被刘海洋同化了。

“妈的,少将屎盆子往我头上扣!我告诉你,我一直是清清白白做人,每个学生我都当做自己家孩子一样!什么垂涎美色,什么害人,什么鬼魂,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刘海阳立即昂起头,面色刚正,似乎他才是受害者一般。

“给我闭嘴!”

宋长海动了动手里的西瓜刀,继续道:“这个混蛋,被子洛找了几次吓怕了,随后找了法师将子洛的诅咒镇压才躲过一劫。可没多久,他就盯上了我们年级的女生王子婷,她和当年的王子洛长得很像,名字也很像,就动了心思。”

“放屁!分明就是你动了心思,你以前暗恋的对象是王子洛,现在看到王子婷,你就对她动了歪念头!甚至你还故意创造机会接近人家,占人家便宜,摸人家的屁股,这些我这里都有证据!警察同志,我这里有他染指学生的图片证据!今天警察找他,他怕事情败露,就想让王子婷闭嘴,谁知道王子婷同学无比刚烈,一时间没有想开就自杀了!说不准还可能是宋长海杀的,现在又想杀我灭口!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我现在可能已经死了。”刘海阳声嘶力尽,似乎自己真的是受害者。

尤其是,说话的时候,刘海洋还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张无极和林小小、秦沐雨三人对视一笑,全都不屑地看着这场狗咬狗的好戏。

“你,刘海阳,你……你真是找死!明明是你强、奸了王子婷,而且还将她绑在教学室内!”宋长海破口大骂!

“宋长海,做人,尤其是做老师,这可是个需要良心的职业。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有没有上过你的学生王子婷,就在你所谓的教学室内,嗯?”

刘海阳一副无比心痛的样子:“我原以为你和我一样正直,甚至,我还以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年轻的自己,是那么的有激情,是那么的热爱学生,对你寄予厚望。谁知道,你却是这样的人,都怪我,怪我,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一个痛心疾首的形象,被刘海阳完美地勾勒出来。

宋长海哑口无言,因为,他真的上了。刘海阳上完之后,宋长海没忍住诱惑,也上了!

所以,他还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桀桀,说不出话了吧,既然你说出来,就让我替你说了!两个人渣!”

就在此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老楼之内,王子婷所化的怨鬼一点点显现,恰好出现在刘海阳和宋长海面前。

她本来不想出来的,可实在是忍不住了!

这两个该死的人!

“你……王子婷……你,你竟然……真的,真的变成了鬼……这……”

一时间,刘海阳和宋长海都傻了!

“刘海阳,你借着手中的权力,诱骗我有高考加分,引诱我去了教学室,却将我绑了起来。对我做了畜生不如的事情,随后,宋长海,竟然也和刘海阳同流合污……啊啊啊,啊啊啊!”

他这么一说,下面的警察顿时愣了。

难道王子婷说的是真的,刘海阳和宋长海竟然qj 女学生,王子婷被囚禁,还连续受到两个老师的侮辱,怎么可能怨气不重?

“王子婷,我,我……我当时真是被欲望蒙住了眼睛,求求你放过我啊!”刘海阳急忙说道。

“哼,现在又换了另一副嘴脸了么?知道害怕了?”

盯着刘海阳,刘海洋急忙点头:“知道了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他被王子洛诅咒过一次,自然知道怨鬼的厉害,急忙换了一副面孔,甚至吓得裤子都湿了。先前大义凛然的样子全然无踪,让人顿时惊掉下巴。

“现在给我磕头,我可以考虑一下。”王子婷冷笑一声。

刘海阳立即开始磕头,磕地头破血流,流血不止!

“磕头,给我继续磕!”王子婷哼道。

刘海阳不敢停,额头满是血迹,更是不敢抬起头来看,如此一幕让人唏嘘。

“哈哈……恐惧吧,颤抖吧,颤抖吧,恐惧吧!”

狂笑不已,王子婷骤然变了一个样子,神情无比恐怖,獠牙几乎到了刘海阳面前。

刘海阳吓得顿时面如土色,彻底吓傻!

冷笑一声,王子婷尖叫起来:“宋长海,你还不杀掉刘海阳,等着干什么?”

人事已然如此,才知道有些人看的清楚什么样子,不一定能看清楚心什么颜色。好多年后才发现,世间果真没有白色的乌鸦

(本章完)(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