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撕掉美女衣

四只神兽仰头爆发出一声嘶吼,踏着云彩,缓缓而来。www.wenxue6.com【无弹窗小说网】

与其说是安瑾操控了太一轮,倒不如说是安瑾操控了四大神兽,而这四只神兽,勉强催动了太一轮。

集合四只神兽,却依然无法催动太一轮的全部力量,安瑾也只能靠着这神器坚硬的外表,破开了这个世界。

刺目的光芒越来越近,逼得黑冥和黑夜都不得不闭上眼睛,黑夜气的浑身哆嗦,她下意识捂着脖子上的伤口,顷刻之间,伤口立刻痊愈。

她没想到,炎竟然真的会为了这个女人对她下杀手!

“炎叔炎叔,快把它收了吧,我实在操控不了啊!”

瞧着小丫头吱哇乱叫的样子,东皇炎忍俊不禁,最后挥挥手,那硕大的太一轮瞬间出现在他的掌心,变成网球大小,在他手心上微微浮动。

安瑾这才落在地上,忍不住拍拍胸口,呼,太好了总算是回来了。

回头看看,见四只神兽依旧恭恭敬敬的立在一边,她才笑眯眯的摆摆手:“谢谢帮忙,你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呦呦哼唧了一声,硕大的身子慢慢变小,而后化作一条小虫,继续趴在安瑾肩头,余下的三只神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由朱雀站出来,道:“小友救了我们的性命。”

安瑾摆摆手:“救你们的是太一轮,没有它你们生不出骨肉皮毛,不过还是一具尸体罢了。”

她充其量只是做了一回搬运工罢了。

“但是是小友带我们离开墓穴,我们才能因太一轮而活的新生。”

说着,朱雀翅膀一挥,半空之中飘出三样东西。

一只小一些的朱雀,瞧着倒有点像凤凰,一个不大的玻璃球,还有一个小小的护腕,上面雕刻着一只白虎的纹样。

“这只小朱雀送给你,用它足可以对付这世上七阶以下的魔兽,玻璃球可以随时召唤我们三个之中任意一个,白虎护腕是金属性的最好防护用具,小友,后会有期!”

三只神兽对她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而后转身,一起离去。

呦呦打了个哈欠,眯了眯眼睛,懒洋洋的露出自己的小肚皮。

奶奶的,还以为方才真的要死掉了,这个太一轮能颠倒世界的规则,所以才会逆向而为,让死了的,干脆活过来!

呦呦摸摸皮下的骨头,好吧,他也是跟着沾光了,现在连血肉皮毛都得到淬炼,已经变的跟神兽苍龙一毛一样了!

太一轮,真是个宝贝啊!

“炎叔,我们什么时候回家,这里一点多不好玩!”

东皇炎笑着将她搂进怀里,缓缓祭起太一轮,顿时刺目耀眼的光芒传递而来,让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好,我们现在就回去!”

既然法器回来了,东皇炎实力大增,一个月才能用一次的技能,现在更是随时都能使用。

太一轮的照射下,空间,裂开一道漆黑的缝隙,男人想都没想,抱着安瑾直接跳了进去。

“炎、炎!”

黑夜尖叫起来,可男人根本连头都没回一下,走的决然。

“姐,别想了,不管是百年前还是现在,那个人都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黑夜再也忍不住,呜咽出声,她颓然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为什么啊,炎,为什么!

暗黑谷底,忽而裂开一道漆黑的裂缝,安瑾率先蹦出来,而后是东皇炎。

抬头看看,是自己原来的世界,她忍不住嘻嘻一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唉呀妈呀,终于回来了。

“瑾儿!”

一声惊喜的呼唤传来,安夜铭直接扑了过来,少年忍不住痛哭流涕。

“你吓死我了,大家都以为你死了,那些该死的人,搜了没几天就回去了,留到最后的,就只有咱们的人,夜婆婆要来,被族长劝回去了。”

安瑾眯了眯眼睛,回头看看,留下来的人不多,玉酒、安陆勋还有姑苏行,都急匆匆的奔了过来。

顾不得多说什么,安陆勋一把抓起她就往回走:“瑾儿,快回家一趟吧,你爹来这里找了你三天,结果累得不省人事,四家大族的人更是因为这件事找上门来,说你不见了,你爹快死了,要把安家从四大家族除名呢!”

爹?那身子还来找自己找了三天?

“来的人是谁?”她皱起眉头,到底是谁在趁人之危?

“柳家的家主柳永安带着炼堂的门艳!”安陆勋一脸焦急:“快回去吧,我真的怕出事!”

二伯都害怕?现在安家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

安瑾皱眉,心中升起一抹不好的感觉。

此刻,安家。

柳永安带着门艳和公孙幽,立在安家大宅里,安家的奴才拿着武器围在几个人四周,柳永安冷笑一声:“安守,你就乖乖的让出位置吧!”

安守皱起眉头,怒道:“让出位置?休想,只要皇上一日没发圣旨,废我安家的地位,你们,谁都别想撼动!”

“你误会了,不是我们想怎样,而是你们安家,现在已经没有那个能耐了!”

“什么叫没有那个能耐,今年的暗黑谷守备,若是没有瑾儿,四大家族恐怕伤亡惨重,连你也不能这么好好的立在这里说话!”

柳永安冷笑:“是,那个安瑾是很强,暗黑谷守备,安家的确出力最多,但是现在安瑾下落不明,你们家的安陆然现在又卧病在床奄奄一息,安家就靠着你一个老东西,又有什么用?没有新鲜血液的注入,安家早晚都得滚出四大家族!”

“那也是将来的事情,现在不劳你费心!”

“呵呵,不费心不行啊,既然安家已经涓弱,为何不早点让出位置,给有能力的家族,这样至少不会拖累了皇家!”

四大家族本就是为了保护皇族而设立,而今柳永安的话说得十分刺耳难听,气的安守哆嗦起来。

“滚出去,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安禄铭忍不住扑上来,却被门艳轻轻松松的一脚,踹了出去。

少年一头撞在地上,鲜血淋漓,安守见状大怒,扬手扑了上去,却被柳永安和门艳两大高手联手掀翻在地,仰头吐出一口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