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快穿之情欲羞耻(h)冉冉

w23sw.net.*wenxue6.com“至于韩家,不论用什么法子,一定给我连根拔掉!”燕明楼的狠绝总是让她心有余悸。现在看他如此毫不留情地对付韩家,她不禁对韩芷月表示同情,得罪了明月楼楼主的人,真的没有好下场!哦,不,她不是得罪了燕明楼,而是得罪了她!她是楼主夫人!

一想到这,柳晏卿心里又甜得冒泡,看他的目光都充满了欣喜和钦佩。

燕明楼挑眉,心情愉快地把剩下几件事都处理完,又对她动起了心思。

“卿儿,倒杯水。”

“哦。”柳晏卿收起文书,很自觉地给他倒了杯水。

将他扶坐起,将水杯递到他嘴边。喝完后,轻轻帮他擦了擦嘴。

接下去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燕明楼搂着她不放,像个大孩子一般撒娇,“陪我!”

“好,陪你,你先放开我呀。”柳晏卿拍了拍他的背。

“不放!”

“你累不累啊!”柳晏卿又好气又好笑,若不是因为他重伤在身,她一定狠狠推开他。

“不累,有卿儿在就不累。”

“可是我累!”柳晏卿被他搂着腰,头仰着,感觉脖子快断了。tk63

燕明楼这才松开她,拍了拍身边,“来,坐上来,陪我聊天。”

柳晏卿犹豫了一下,脱掉鞋子爬了上去。依偎在他怀里,有种安心的感觉。她圈着他的腰,好奇地问:“你要和我聊什么?”

“我只想抱着你,这样才安心,才会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燕明楼至今有种不确信的感觉,她真的接受自己了?她曾经那样恨他,怎么就肯原谅了呢?

“傻瓜!”柳晏卿手臂紧了紧,觉得他傻的可爱。

“你真的不恨我了吗?”燕明楼脱口而出,说完又后悔了,为什么要揭她的伤疤?虽然他能确定那不是自己做的,可在她心里那人就是自己啊!

“人不能一直活在仇恨中,那样太累。”柳晏卿沉默了许久才说,心里却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好像她的事他都知道,还知道得这么清楚?

“卿儿!你是个善良的女子!”燕明楼颇为感动,他何其有幸能拥有她!

“善良吗?我觉得自己可坏了!”柳晏卿仰起头,眼中闪着慧黠的光芒,“谁要得罪了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所以……”

“嗯?”燕明楼低下头,疑惑地看着她。

“你要当心啊!惹得我不痛快了,我就让你鸡犬不宁!”柳晏卿很是霸道地说。

“噗!”燕明楼揉了揉她的头,宠溺地说,“好!”

“明楼,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柳晏卿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一世的他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多?自己和他相处的时候并不算多呀。每次都是想方设法逃离他,还陷害他,可他还是紧追不舍。

“因为你值得!”燕明楼盯着她澄亮的眼,很认真地说。

柳晏卿偏头想了想,说道:“一定是你上一世欠我的,所以这一世就得还我。”

“也许吧。”

“嗯,一定是这样!”她很笃定地说。

两人磨磨唧唧,腻腻歪歪了一阵,把门外的暗卫急得不行。影非搓着手,真想去敲门,抬了几次手都没敢打扰他们。

心里哀叹,夫人啊!楼主到底怎么处理那些事的,给个回话呀!

在门口转了几个圈,正碰上送药来的冬雪,影非眼睛一亮,高兴地迎上去,“冬雪妹子,你这是给主子送药来了?”

他的热情把冬雪吓了一跳,斜了他一眼,警惕地问:“做什么?”

“那个,能不能劳烦妹子帮个忙?”影非憨厚的脸上堆起笑容,嘴角边露出一个酒窝,越发憨得可爱。

冬雪暼了一眼他的酒窝,掩嘴笑了,“帮什么忙你先说。”

“帮我把夫人叫出来一下吧,拜托了!”影非合十拜了两拜。

“小意思,等着吧。”冬雪挥挥手进去了。

大概太得意忘形了,冬雪这次忘了敲门,于是,一进门就被床上拥着的两人吓了一大跳。踏进去的脚步顿在那里,进出都不是,脸上一片燥热,最后还是低着头退了出去。

“咦,妹子,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影非奇怪地问了一句,瞥见她面如朝霞,已猜到里面发生了什么,顿时暗自庆幸。

幸好啊,幸好!不然非被主子罚不可!影尘也不知哪里得罪了主子,还受着伤就被罚去情报组,每日没完没了地奔波。他可不能像他那样。

冬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都怪你!”

“我?”影非苦笑不得,他什么也不知道啊!

“你一定知道他们在……你怎么不说!还让我去叫夫人出来,你分明居心不良!”冬雪指着他噼里啪啦一通,说得他哑口无言,暗自叫屈。

房里,柳晏卿也被吓了一跳。刚才不知不觉就被他蛊惑了,竟然大白天的和他交颈缠绵。被冬雪一惊扰,吓得推开他,埋进他怀里连头也不敢抬。

半晌才探出头,一骨碌爬起来,拍打着他,不满地嚷着,“都怪你,都怪你!青天白日的……”

“哎哟!”燕明楼捂着胸口闷叫了一声,柳晏卿责备的话立刻停了下来,皱着眉,问道:“我刚才打到你了?”

“嗯。”

“骗人!”柳晏卿狠狠地在他伤口上拍了一下,疼得他额头直冒汗。

“这才是真的打到你了,知道不?”

“……”燕明楼已经疼得说不出话了,咬着牙瞪了她一眼,这女人怎就狠得下心?

柳晏卿见他许久都没吭一声,想来是真的被疼到了,心里也产生了小小的愧疚。可是,谁让他耍手段,想骗她,哼!她岂是那么容易上当的!

狠下心,不再理会他紧皱的眉头,翻身下床,把冬雪叫进来,“把药给我,你先退下吧。”

冬雪的脸还是红扑扑的,倒显出了几分娇嫩。她飞快地暼了一眼柳晏卿,见她淡定得很,便也定下心神。把药递过去,用眼神示意她,有人在门口等着。

谁呀?柳晏卿早把影非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好奇地走出门,这才想起正事来。

“影非呀,不好意思啊,我忘了。”柳晏卿歉意地说,“那文书我立刻拿给你。”

影非心里直打鼓,这楼主夫人和楼主一样不靠谱呢!((.|\n)*)本书由wenxue6.com看最新更新就到文学楼(看小说就来文学楼网,手机看更爽!<a href="http://m.wenxue6.com</a>)

(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