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男按摩师给我带来的高朝

三年前,当帝昊出现在场中,一把抓住想要打向苏羽落的拳头时,所有的狐妖都能感受到来自帝昊那恐怖的杀意。

猩红的眸是上天对于罪人给予的永不磨灭的印记,很多生灵都清楚那意味着什么,尤其是这些年轻的狐妖,正因为清楚,才会感到恐惧。每一个猩红之瞳的背后,都意味着尸山血海般的杀孽,从没有经历过血腥的他们自然会恐惧。

帝昊亲手杀了其中一名长老的子嗣后裔,绝望体的强悍于此体现出来,哪怕对方出动了一个五尾的妖狐长老也没能阻止帝昊的杀戮,甚至对方动用真身也没能镇压住帝昊,反而让帝昊斩断了她一条尾巴。在喷溅出滚热血液的尸体面前,这些从未杀过生的狐妖们屁滚尿流的离开这里。

然而当帝昊回过头想要察看苏羽落的伤势时,一记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

面对错愕的帝昊,苏羽落却是狠狠地推开他,右手高高举起,庞大的妖力凝聚在她的掌心。这是帝昊第一次知道苏羽落真正的实力,可是那一掌却定格在了空中,久久没有落下。

苏羽落放下手,转身背对着帝昊离开。

“听好了,人类。我不需要你的可怜,也不需要你的帮助,我会告诉大姐,让她把你关起来,现在给我滚!”

苏羽落语气冰冷,仿佛一匹受伤的孤狼,但是帝昊却看到,在苏羽落离开的地方,还有些点点泪水滴落的痕迹。

当天下午,帝昊就被苏羽仙带走,将他关在自己住所的一间密室。

整整三天,没有任何人来,他仿佛被世界遗弃,直到苏羽灵偷偷来找到他,他才从苏羽灵的口中知道了后面的事情。

苏羽落替他顶罪,甘愿接受狐族的惩罚,而苏羽仙亦无能为力,或者说她也想通过这件事给苏羽落一个教训。

苏羽落被斩了一尾!

帝昊双拳紧紧攥紧,苏羽落不是那天的那个老太婆,对方修炼了几百年,尾巴至少也是五尾以上,断尾其实并不严重,只要修炼个十几年就能重新长上。

但苏羽落不同,虽然她的天赋极其的高,在不到百年就修炼出了三尾,但斩去一尾,无疑是断了她的根基!哪怕被续上了断尾,她的修炼一途终究还是有了瑕疵。

如果帝昊被他们抓去,只有以死来给那名狐妖偿命,而苏羽落无疑是要保护他才会去顶罪。

之后苏羽仙亲自出手为羽落接上断尾,同时开始铁血手段来针对那几个主事的长老家族,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至少有上百狐妖被按上各种罪名受尽折磨而死,若不是太上长老出面阻止,这场风暴可能还要更加的疯狂。

帝昊开始了长久的闭关修炼,重新拾起以前修炼的记忆,在苏羽仙的指导下,帝昊压榨着自己的所有潜力。

伪绝望体终究是逆天的体质,原本苏羽仙认为帝昊需要五年的时间才能修炼到开神境,而帝昊却只用了三年的时间,不但达到了开神境,而且还突破至彼岸,连苏羽仙都吃惊不已。

帝昊仰头将一瓶酒水喝个干净,擦擦嘴,又要再拿一瓶,一只手却比他更快的拿走仅剩的一瓶酒。

帝昊没有丝毫意外,反而双手枕在脑后仰躺在地面上,目光看着天空的圆月,而余光则放在身旁的曼妙躯体上。

“怎么没有去姐姐那里修炼,反而来我这里偷酒喝了?”

帝昊始终都没有明白,明明苏羽落只比羽灵早出生几年,但身体发育的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不过羽灵倒是符合萝莉的特征,身轻体柔易推倒。

但羽落这发育明显就有点反人类了,不说那窈窕有致的魔鬼身材,光是胸前的饱满就连苏羽仙都比不上,难怪当时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就只喜欢听夸她身材好的恭维话。

“切!小气。姐拿自己小弟的酒喝能叫偷?”苏羽落仰头将一瓶酒咕嘟咕嘟的一口干掉,这才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记住了,小弟的东西就是姐姐大人的东西。”放下酒瓶,苏羽落还不忘指点一下帝昊,同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来回的扫视着帝昊,“喂,还有没有酒了?就这么一瓶怎么够啊?”

“你还想要?”帝昊从圆月上转移了视线,认真的对苏羽落说道。

“废话,大姐我千杯不醉,赶紧的,把上次说的那个什么醉拿出来。”苏羽落说着,一双手还在帝昊身上摸来摸去,想要看看他是不是藏着酒。

“诺。”帝昊抬起左手,掌心向上,伴随着一道红光闪耀,一个不过掌心大小的酒坛出现在手心上。

苏羽落一把拿过来,略带不满的看向帝昊,“就这么点?”

“这酒名叫仙人醉,可是连仙都能灌醉的,你只喝几滴就...”

帝昊说到一半就看到苏羽落已经一口将酒坛的酒饮尽,不但一滴没剩,就连酒香也悉数被她一口吞下。

“你这是有多爱喝酒啊!”帝昊摇摇头,刚要起身送苏羽落回去,但苏羽落摇晃几下便一下子扑在他的身上将他又压了下去。

“呐,帝昊,给...给我...讲讲...这酒怎么...那么好喝啊?”苏羽落雪白的玉颈浮现一抹赤霞,就连脸庞也出现一抹红晕,微微眯起的眼睛似乎想要看清帝昊的模样,不断地拉扯着他的衣服,想要靠近看个仔细。

帝昊倒是忘了,眼前这姑奶奶虽然酒量好,但酒品可不咋地,喝醉了就要搂着最近的人不肯撒手,被苏羽落酒后强抱过几次的苏羽仙更是对她下了禁酒令。

几度挣扎无果,帝昊将有些躁动的灵力压下,免得伤了苏羽落,这下也只能躺在地上给这位大姐当一回人肉床垫了。

帝昊不再挣扎,便接着苏羽落的话说道:“以前啊,曾经有一个族群,这个族群的人认为自己一族是最强的,不但敢拿禁忌当姓氏,而且还想要和虚无缥缈的仙较量一番。”

“于是,这些笨蛋啊,就研究出了一种酒,普通人只是闻上一闻就要醉上三天,而修炼者不管多高的修为喝了都会醉倒,不是因为酒太烈,而是这酒比任何美味都要香,让人醉倒的是它的香气,那种勾动过去美好回忆的香气可是让人从心里就醉倒了。”

“因为仙人以前也是人,比起枯燥的修炼,那些过去的往事在他们的心里便更加无法磨灭。所以那些笨蛋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仙人醉。”

“唔...”苏羽落用脸颊磨蹭几下帝昊的胸膛,似乎觉得不舒服,便转过头满意的伏在上面。

“你...你怎么...不醉啊?”苏羽落嘟着小嘴,似乎在说着梦话。

“我也想醉啊。”帝昊闭上眼睛,虽然身体是少年的身体,但成人的灵魂却爱上了酒,渴望被酒精麻痹,忘掉过去,忘记一切的忧虑。

“但是,我更想一直清醒,希望可以在你醉倒的时候,能够保护你。”

“知道吗?羽落,你对我太好了,让我一开始有些抗拒你的关怀,我也曾经拿你是妖,而我是人来强迫自己抗拒你,但是啊,做不到啊,你在我眼里就只是羽落而已,什么身份的差距,物种的隔阂,我都不愿意去想,我已经情不自禁的爱上了你这小妖精!”

帝昊轻声诉说,诉说着自己的心意,哪怕知道怀中的佳人已然熟睡,他还是忍不住说了起来,或许也正是她的睡去,才让他有了勇气。

只是,羽落嘴角的笑意和颤动的眼睫毛却表明她并未睡着,所谓的仙人醉,也只是那群活了太久的老顽固才会醉倒,她还没有那么多的经历,但身下爱人的诉说却比那佳酿更让人沉醉,很快的,她就沉浸在了梦香中。(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