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高贵美熟妇泄身

管三正在抚摸服务器, 预计需要三小时。请稍后再刷新阅读。  两人立在原地,气氛有些微微沉默。

见晏决冻得不行, 纪流云心中也是不忍, 便出声劝道: “殿下,你还是快些回去换身衣服吧。这大冷的天,若是患了伤寒可怎么办。”

“好。”晏决笑得有些腼腆,“我去去就回。”

转身就要走,走了两步,回过头看了她一眼,“流云。”

被喊的人有点迷瞪:“干啥?”

“没事,就喊喊你。”晏决补充了一句,“流云这名字,真是好听。”

“哦。”

纪流云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他有什么事忘了。

晏决转身要走, 停了半晌, 又回过头, 扭扭捏捏唤道:“流云……”

这次的声音更小了,像蜂一样, 嗡了一下。

“又干啥?”

晏决慢吞吞踱步回来, 想了想,用眼神锁住了她,若是有人仔细看, 定能发现他眼神里一闪而过的羞赧。

纪流云一脸的莫名其妙:“嗯?”

只见对方飞快地碰了一下自己的脸, 然后举着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玩意儿, 轻声解释道:“你脸上有根头发。”

凑近一看,嗯,确实是根头发丝儿。

纪流云还没反应过来,晏决就将那根头发丝塞在了她手心里,这次转身便再也没有停顿,头也不回的走了,离去的脚步看上去还有些快,不知道是出于不好意思,还是身上实在太冷,急着回去换衣服。

也是,这大冷的天,湿着衣服在外头站了许久,任谁也受不了。

蓬莱池水波潋滟,倒影着纪流云茫然的身影。

落荒而逃的晏决开始回想母妃说过的话:“她将自己的青丝赠予你,是对你有好感的意思,这时候你也要将自己的发丝送给她,从此,她的心上便不会再有别人了。”

纪流云莫名其妙地看着手中那根发丝,这倒霉孩子,有头发就有头发呗,至于弄得这么一步三回首吗?

顺手扔进了蓬莱池里,还拍了拍手上的灰,对着池水轻叹了一声。

然后转身。

刚转过来,纪流云愣是被吓到魂飞魄散,刚插好的芙蓉花簪非常不合时宜地又飞了出去,差点就要二度入水,却被一只手随意接住,搁在掌心。

她觉得今天戴这个花簪出来就是个错误,并且发誓以后再也不戴这种通体滑腻的翠玉簪杆出门了,本身打磨的就太过于光滑,加上簪头沉重,一个劲朝外压,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很容易当众出丑。

其实她倒不怕出丑,她只是怕在秦黛玄面前出丑。

当然,簪子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眼前这个人。

纪流云看着晏斜,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晏斜却并没有看她,也没有一丁点恼怒的样子,只是取出袖中准备的银线,低着头……开始缠簪杆,玉雕一般修长的手指如同被神明亲吻过,骨节分明,煞是好看。

一身玄色的袍子,月牙白的丝绦闲闲垂下,少年低着头,模样很认真。可即使是低着头,纪流云也需要仰望才能看见他的脸,看上去没有任何表情,一如当年。

果然,她对他的感情好像开始变淡了,虽然看见他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却也已经没有以往那般强烈的心动了。

换做以往,她定不敢直视他的脸,更别提这般近距离的接触了。重生之后,别的道理都没懂,好像只明白了一件事情:这天下不止他一个男人。

晏斜低垂着眉眼,收敛了目光,将那些嫉妒与不甘统统埋在眼下,看上去好像一个恰巧路过的人,不言不语,带着远处雪原上的皑皑沉默。

片刻,那通体滑腻的簪杆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银线,一层又一层,摩挲上去,像是田间劳作男子粗糙的掌心,虽不耐看,却安定又实在。

纪流云看着他加工过的簪子,忍不住心想,这个人,大抵也是没有什么坏心的。

光影透过桥洞筛了下来,地上奇异的光点格外璀璨,两人的衣袂随风而起,像文人笔下未完成的画卷。

晏斜抬起手,要为她戴上,纪流云直接伸手截了过来,语气疏离又客气:“多谢了,我自己来吧。”

将那簪子交给了灵芝,灵芝连忙踮脚为她戴好,还伸手拽了拽,心道这二十六皇子手艺果然不错,只一会儿的功夫便牢固了许多,也不容易拽掉了,这般细致的心思,倒不像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子能想到的。

晏斜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语气微有一丝愠怒:“你宁愿让十七戴、让灵芝戴,都不愿与我有过多接触?”

纪流云一愣,看向灵芝:“你们认识?”

灵芝更愣:“不……不认识啊。”

转头问晏斜:“殿下怎么知道我纪府婢女唤作灵芝?”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晏斜有些恼,正不知道如何解释之时,身后宫女文瑶小心翼翼道:“回小姐,殿下是听奴婢说的。”

晏斜松了一口气,纪流云哦了一声,找借口道:“宴席就要开始了吧,我先回去了。”

她确实在外面停留的太久了,父亲瞧不见她,定会着急。

晏斜似乎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要走,想了想,嘱托道:“一会儿宴席上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出声。”

“为什么?”纪流云很茫然。

见她对自己的要求提出质疑,晏斜态度居高临下,气息凉薄,如风声轻掠:“你照做就是了。”

“我为何要照做?”纪流云终于忍无可忍,“你我见面不过两次,非亲非故,何必用这般命令的口吻同我讲话。还有,上次在延光殿败坏我名节的事情,我还没有同殿下说理呢。”

晏斜没有想到一向唯唯诺诺的她竟然敢这么对自己说话,一时间愣在原地。

印象中的纪流云,总是低着头,柔声应道:“是,陛下。”

他太过于习惯这样的她,以至于一时间忘了如何言语。

身后宫女文瑶也被吓到,悄悄往后站了站,生怕殿下迁怒自己。要知道,殿下虽然醒过来之后性子变了许多,可他以前的脾气确实不是那么好相与的,眼前这位虽然也是名门贵女,可也确实太不知轻重了,竟敢同殿下这般讲话。

晏斜站在原地,周身尽是阴沉之气,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大发雷霆,而是从袖中掏出玉臂搁,沉声质问道:“既然非亲非故,你那日为何送我这个?”

纪流云抬起眼睛瞥了一眼,有点心虚。

也是她自己太大意了,当初就不该做那么没脑子的事情,都已经是陌生人了,没事乱送什么东西,以至于酿成今日大祸。说好的要开始新生活,却因为自己一个愚蠢的举动,又招惹到了这座瘟神。

想到这里,纪流云壮着胆子道:“我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晏斜只觉得心窝处好像有块炭在熨,烧的发烫,黑着脸步步紧逼,凑近她,“所以你原本……是要送给谁?”

晏斜的脸离她不过几公分,她甚至能清晰地看见他瞳孔中那精致而张扬的纹路,如三千里深海之底,刹那间惊艳了十里春风,只是那里面带着难以理解的盛怒,好像要把她吸进去似的,虽不同于上一世的冷漠,却同样让她心悸。

一声喟叹,纪流云低下头:“殿下,您恐怕有些僭越了。”

第二次被她顶嘴,晏斜顿时怒火中烧,仓促间失了态,气道:“僭越的人是你才对,这般放肆,竟忘了出嫁从夫的道理么!”

“……”

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纪流云低下了头,问他:“你怎么了?”

晏决几乎是在一瞬之间收回了目光,片刻间便恢复了正常的模样,只是如果有人细看,定能发现他那一瞬间流露出来的窘迫神情。

纪流云想到了那一盒子孔明锁、陶响球,又开口道:“有句话我一直没有问你……我们见面不过几次,你为何要对我这么好?如果是因为贵妃的话,其实……”

纪流云想问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前世的她和这位十七皇子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只是之前贵妃让他多多与自己走动的时候有过几次对话,后来她与五皇子定亲了之后,便与他再无往来了,为什么这一世的他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里呢?

而且他分明不像是因为听贵妃的话才这么做的,所作所为,倒有几分真心。

晏决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便急着解释道:“我们不只是见过几次面……在你很小的时候,我就见过你了。”

刚说完这两句,他便收住了,再不说话了。

“小时候?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纪流云被他勾起了好奇心,忍不住追问,可晏决好像打定了主意,就是不肯说,气得纪流云要下马去挠他。

此时旁边传来了众人的谴责声,吓了纪流云一大跳,她还以为是自己太招摇了,没想到众人都围在一个杂耍的摊位面前,指责着一个年龄不过六七岁的小男孩。

那男孩衣裳破旧,站在高台上,哭得惨兮兮,就是不肯往前走。

众人便骂道:“给了钱居然不表演,退钱!”

“都给了钱了,就给大伙表演小孩哭鼻子,这不是江湖骗子吗?”

围观百姓们的斥责声一浪接着一浪传来。

纪流云看着那个高台上哭泣的小男孩,突然想到了当年的自己,站在高台时也是这般无助。于是她便翻身下马,晏决正要去接她,没想到她直接就下来了,一个踉跄之后站稳了身子,还朝他爽朗笑道:“我像是要人扶的人吗?”

晏决无奈,将马拴在了一边,跟着她便过去了。

那小男孩穿着一身青色的破烂衣裳,只顾着哭鼻子,站在高台上,又不肯往前走,又不肯下来,班主急得要跳脚,骂道:“你这是闹什么!还不快走!”

纪流云没看那个男孩,而是注意到了班主后面站着的,另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孩,他的眼神中仿佛带着些幽光,紧紧盯着台上哭泣的男孩。

真是可怕的眼神,纪流云只觉得这样的目光有些眼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仇什么怨,眼下还是帮帮这个哭泣的孩子要紧,思前想后,纪流云上前一步就走出了围起来的人圈,对着班主拱手道:“小女不才,愿代这个孩子完成表演。”

周围一片哗然,不少人开始拍手赞成:“好啊好啊!就让这位姑娘表演吧。”

那班主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什么来头,万一她不会走索,砸了招牌可怎么是好,见她身上所穿的衣衫非富即贵,想必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若是在他们的摊子上出了事,又该如何是好?

晏决以为她只是看看热闹,没想到她会走出去,一时有些怔忪,可看见那台上的哭泣的无助孩子,也是一阵心疼,便出声问纪流云:“你竟会走绳索?”

纪流云朝他一笑,几乎晃花了他的眼睛:“不知道吧?我会的东西多着呢。”

晏决也回了她一个微笑:“那我就在台下看着,你别担心,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会随时接住你。”

他从小习武,父皇对他寄予厚望,骑射皆是一流,如果纪流云从上面不甚坠落,他几乎可以百分之百保证她的安全,所以他才道:“去吧,我看着你。”

当然,他觉得她大概也就是开个玩笑罢了。

这两个人衣着皆是不凡,女子穿着一身雪白的雕翎披风,带着面纱看不清容貌,男子却是个相貌清秀的疏阔男儿,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天生贵胄,一看就是个身份尊贵的公子哥。

这等气度实在是灼眼,周围不免传来阵阵赞叹声,只觉得自己站在这两人周边也是一等的幸事。

纪流云便转头看向了班主,眼神里俱是期盼,一来是确实想帮这个孩子解围,因为他的过错,回去后指不定会被一顿毒打。二来她也确实有很久没有走索了,现下看着这般熟悉的搭景,甚至还有些想念起和刘叔他们走江湖的日子了。

班主犹疑了一下,做出了让步:“你真的会?那你便试试吧。”

见他松了口,纪流云便脱下了最外层碍事的雕翎披风,交到了晏决的手上,报以安定的眼神。

然后走上高台,将那个自顾自哭泣的孩子抱了下来,出声安慰了几句,那孩子不知为何哭得更厉害了。

纪流云看着他哭,心里便揪着疼,心想这么小的孩子就被卖到杂耍班子讨生活,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帮帮他,却没想到那小孩突然抓住了她的衣角,“别去……”

“为什么?”纪流云很茫然。

小孩坚持摇头:“不要去。”

周围人开始喧闹了起来:“怎么还不走啊,是不是不会啊,再不走就退钱。”

纪流云心想无论是燕国还是大昱,这些看客居然都是一样的急躁,朝天翻了个白眼便上了台子。

笑话,怎么说也是燕京一霸,哪怕换了个时空,她张春桃的招牌也不能砸了!(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