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文学楼手机阅读,

奥布瑞知道自己在一个平台,下面是一个巨大的房间,没有窗,应该是城堡的地下室,紫色的荧光灯闪闪烁烁,周围冰冷刺骨,动物的臊味和鱼腥味混在一起,还夹杂着刺鼻的化学试剂味道。

地下室里,布满了一排排玻璃缸,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游荡;还有几个不锈钢的长桌,跟医院的手术台差不多,桌子的一头有水龙头和浅水池。这让他想起伊顿的科学实验室,不过,这里的规模要大得多。

房间的一头还有些笼子,里面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他起先没注意,现在发现,在一张桌子上,躺着一头猪,开膛破肚,内脏被摊在一边。

奥布瑞想尽量看清楚,可他头晕目眩,好像房子也在转。他抓住旁边的铁栏杆,以防自己掉下去。他闭了闭眼睛--就在这时,有东西从后面抓住了他。两只潮湿滑腻的大手遮住了他的脸,他只觉得脖子上冷飕飕的,那可怕的、**的呼吸近在耳边……

然后,他瘫倒在地,昏了过去。

奥布瑞醒来,第一感觉是冷。他躺在什么硬东西上面,右边太阳穴上敷了一块湿片。冰凉的空气触在脸上,充满了肺部,渗透着后背。

尽管还处于半昏迷状态,身体极度虚弱,奥布瑞还是想动一动,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他勉强睁开眼睛,透过眼帘的缝隙,看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在海烈波实验室的不锈钢长桌上。

他觉得天旋地转,就闭上了眼睛,可头上猛地一阵灼痛,又逼他睁开了双目。

实验室里光线昏暗,头顶紫色的灯光下,奥布瑞觉得仿佛被现实隔离了。要不是房间里那种可怕的气味,他会觉得自己在梦境中,可人在梦中是闻不到任何气味的。突然,传来一声可怕的尖叫,接着是呼噜呼噜的低吼,不像是人发出的声音,可又说不上是什么。

不知道过去多久,并没有看到其他人的奥布瑞,在恢复一些体力之后,开始了自救,没有办法,他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之前的是幻想,还是这里是幻境,可是不管怎么说,自由总是可贵,和必不可少的,就现在而言。

而在同一栋建筑的另外一段,在黑暗中走出了一个人影,普普通通的男性,肤色为白,只不过在脸部线条展现之后,如果詹姆斯在的话,一定会认出来,这个人就是他第一天来大天使之城,到达圣塔莫尼卡车站,被撞并且莫名其妙消失的人。

遇到他是詹姆斯最倒霉的开始,晕倒、被陷害、被抓捕随之而来……

神秘男子好奇地踏入另一个和奥布瑞不同的实验室,但是雷尔定定地站在门口观察房间。雷尔显然是和神秘男子一起来的,他对这里相对熟悉,他所在的房门是该房间唯一的一道门,房间的形状和东边隔临的死者房间不同的是,这两扇窗户有又粗又硬的铁栅栏封住,可容阳光射人的栅栏与栅栏间的空隙,不及三英寸宽。两扇窗户中间,有一个简单朴素的白色铁床架,在西墙和面向花园的墙,靠近西边窗户的地方,有一个衣柜。每件家具都收拾得整整齐齐,但是满布灰尘。

房门右手边是一张陈旧有卷盖的书桌,角落里有一个铁制的小档案柜,左手边是一座衣橱。雷尔看见西面那面墙,占了整整半面墙的空间,是一整列的架子,上面摆了一大堆瓶瓶罐罐。架子下是矮橱柜,矮橱柜宽阔的门全部关着。

这些架子的右边,是两张长方形的工作桌,又大又旧,摆满了尘埃遍布的蒸馏器、一排排的试管、酒精灯、水龙头和奇形怪状的电子仪器——一大堆化学设备,就连雷尔这个外行人看来,仿佛也十分完备。两张桌子平行,中间的空隙足供这位科学家仅稍稍转身,就可以同时在两张桌子上进行工作。

在桌子右边的东面墙壁,与架子直接相对的,是一座和隔壁死者房间一模一样的大壁炉。而实验室的后方,在东面墙壁介于床铺与壁炉之间,有一把已被化学药品染渍灼损、相当粗糙的小工作板凳。此外,还有几张椅子散置各处,一张圆椅面的三脚凳子立在矮橱柜前,正对着中间的架子。

雷尔先生踏进去,合上门,穿过房间。除了他走过的六英尺宽没被践踏的区域,其他地方都是杂沓的足印;不言自明,自从神秘男子撞见詹姆斯以后;有人经常造访这间实验室。而且,从尘埃和连一个清楚足印也没有的情况,更明显地看出,这个偷袭者刻意用脚把每一个清楚的足印都擦掉。

“这显然造访过不止一次,”神秘男子不由自主地喊出来,“可是她是怎么进来的?”

他走到窗边,攫住铁栅栏用全力摇撼,那些栅栏一动也不动,它们全嵌在水泥里;雷尔小心地检查水泥和栅栏,指望可能有几根可以被撬得开,但也证明是白费功夫;然后他检查窗户内外两面的窗台,外面的窗台虽然够宽,足以让手脚敏捷的人通过,但也看不出任何足印;内面窗台上的灰尘显然也没有被碰过。

神秘男子摇摇头。他离开窗户,走向壁炉,壁炉前面——和房间其他地方一样,有许多摩擦过的足印。他沉思地看着壁炉,虽然算是相当干净,但是这壁炉也颇有年代了。他犹豫一下,蹲下身,弯下腰,把头探进壁炉里面。神秘男子口里发出满意的呼声,迅速把头缩回来。

“什么?上面有什么?”雷尔问道。

“真笨,事先怎么没想到!”神秘男子喊道,“知道吗,你往上看烟囱,可以看得

见天空!而且砖壁上钉了一些旧脚钉——可能是从前让人清扫烟囱立脚用的。我跟

你赌一块钱,这就是……”他脸色沉了下来。

“我们那位女士进入实验室的通道吗,先生?”雷尔温和地说道,“你的表情太老实了,一眼就可以看出你在想什么。你想说,我们假定中的女罪犯,经由烟囱进来。这未免太离谱,先生,如果是男共犯使用这个方法人内,还有可能。”

“现在的女人能做任何男人能做的事,”神秘男子说,“再说,那个想法也有可能,说不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他瞪着雷尔,“我的天,那样奎恩就可能再被扯进来!薇薇安可能摸到一个女人的脸,但是,是奎恩打太太的头,并且留下那些脚印!”

“那?”神秘男子说,“正是我的想法,

我想我们摸出一些方向了……”

“一个逻辑的可能性。啊!先生,烟囱的宽度足以让一个男性成人从屋顶爬上来吗?”

“你以为我——哎,你自己来看嘛,雷尔先生,你又没没跛脚,”神秘男子语气不太友善地说。

“先生,我信任你的意见。”

“当然,当然够宽!我就可以爬得进来,而我的肩膀还不是你所谓的瘦弱型。”

雷尔点头,并信步走到西边那面墙去查看壁架。架子上下一共五层,每一层架

子又分成三段,所以一共有十五段。

不只这一点表现出实验室主人整齐的癖性。还有架子上所有瓶罐的大小也都一致,所有瓶子的宽度都和罐子的宽度一样,而且所有的瓶罐都贴着一式的标签。所有标签都用不褪色墨水整齐地书写了瓶罐内容的名称,很多还加贴了一条红纸说明有毒,而且每一个标签除了该化学品的名称,有些还包括化学符号,另外还都有一个编号。

“这个人有条有理。”雷尔表示。

“对,”神秘男子说,“但是对我们没有什么意义。”雷尔耸耸肩,“也许没有。”他观察架子,很显然,所有瓶罐都严格地按照号码排列,l号瓶放在最上层最左段最左边角落的位置,2号瓶放在1号瓶的旁边,3号罐紧接着2号瓶,以此类推。架子上摆得满满的瓶罐之间没有空隙;显然摆在他们的眼前的,是一套完整的化学品。每一段有二十个瓶罐,所以全部有三百种之多。

“啊,”雷尔说。“这里有个有趣的东西。”他指着顶层第一段几近中央的一个瓶子。上面标示:

编号b9,c23h26o4n2(马钱子碱)有毒并附有毒药红签。瓶子里是白色的结晶片,而且只有半满。然而引起雷尔兴趣的,似乎不是瓶子本身,而是瓶子底架的灰尘。那灰尘曾经被干扰,几乎可以确定,那瓶马钱子碱不久前曾被从架子上拿下来。

“前段时间那边的人是不是使用了马钱子碱这个东西?”雷尔问。

“没错,”神秘男子说,“我告诉过你,几个月前那次下毒以后,我们调查过,那时就发现了马钱子碱。”

“那时瓶子就摆在我们现在看到的一模一样的位子?”

“对。”

“当时瓶子所在的架子上的灰尘,和现在一样被碰过?”

神秘男子靠上前去,看着架子上的灰尘,皱起眉头,“是,就像那样。那时没这么

多灰尘,但是也多得足以让我记得,看完以后,我很小心地把瓶子放回和我发现时

一模一样的位置。”

雷尔转回去看架子。他的眼光落在从上面数下来第二层。在75号瓶下面的架子边缘,有一个奇怪的椭圆形印记,像是肮脏的或沾了尘垢的指头印。这个瓶子的标签上写着:编号75

hno3(硝酸)有毒瓶中装了无色的液体。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