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337P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一个月后,意大利阿马尔菲海岸的草坪上,巨大的蓝色与白色纱幔与气球编织而成的拱门,一个个桃心气球在空中恣意晃动着,湖蓝色的地毯和湛蓝的天空、海水相互应着,地毯每隔1米就会簇拥着白色花束,简单而不失典雅。

宾客的了桌椅都包裹的白色的绸缎,椅子后面都绑着蓝色蝴蝶结。

是的!

这里将举办一场婚礼,n准确的来说,这一场婚礼将迎来两对新人。此时宾客椅上已经坐无嘘席,大家都身着正装,等待着这场世纪婚礼的开始。

台上的司仪在得体的宣布着婚礼的流程,时不时与宾客互相互动着,整个露天的会场也算是其乐融融。

两位男主角也是今天婚礼的新已经站在巨形纱幔和鲜花簇拥拱门下,一个门容如刀削,一脸的狂娟,身上无时无刻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另一个面容俊朗,皮肤好得让女人都嫉妒,桀骜不驯的笑容,他们的目光同时看着地毯的尽头,等着他们所爱的人缓缓的向他们走来。

一阵欢呼后,终于等今天婚礼的开场,两位新娘各自由自己的父亲牵着手走入了会场,两位笑嫣如花的新娘各自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两人相视看了一眼,眸里绽放出不一样的光彩,真是流光溢彩。

虽然说白一凡与季域都看过自己的老婆试婚纱的样子,但是今天他们还是被各自的新娘给惊艳了,他们的目光如炬的看着自己的新娘,他们的眸子随着那道倩影而移动着。

寻若柳长而卷的大波浪,粟色的头发上轻轻的编织成两束小的麻花辫,把额前的流海都挽到身后,而耳后的头发自然的从肩后宣泄下来,很漂亮的公主头,高贵而典雅。今天她就是最美丽的公主,在半个月前她已经去陆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陆父老泪纵横让她很是心酸,必竟是养他这么多年父亲,他还是真的爱她的。所以今天由陆父牵着手进入会场,她很激动很感恩,也很幸福。

而身旁的彭晓优还是一惯俏丽的短发,脸上不再是淡漠的,此时她是紧张不已的,没有想到她也会有这么幸福时刻,她曾经以为这辈子不知道什么叫幸福的东西,她二十多年来,都不知道紧张为何物的,可是今天她出奇的紧张,手心都开始不断的冒着冷汗。

随着越来越趋近对方,四个人的心跳出擂鼓般跳动着,因为白一凡投向她的眼眸暖暖的,让彭晓优的心安了不少。

而寻若柳和季域的眼神也在空中不断的交汇发出织热的光光芒,这些光芒感染着全场,全场的宾客的视线都被两对俊男美女给占据了。

白一凡与季域同时伸出手来想从陆父与钱交接过自己的新娘,可是两位老爸好似有默契般的,不舍得放手,把自己的女儿往回拉。

“爸”寻若柳娇嗔的叫了一声。

“若柳你就这么瞅嫁?”陆父有些不舍的道,都四年了,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了,其实他也只是想刁难一下季域而已啦。

想不到自己的老婆,竟这么迫不及待,有些超乎他的想像,让他勾起嘴角有此乃魅惑的笑容,这样的小女人让他很喜欢。

而白一凡早已经利索的单脚跪了下来,并把戒指给掏了出来道,“晓优你愿意嫁给我吗?我会爱你、宠你、视你为珍宝,在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的位置,只有你才能配得起白太太这个位置,不管逆境、顺境、贫困、富裕、健康、或残疾我将对她至死不渝、忠贞不二!”

不过钱父并没有因为这句话放开自己的女儿,他的手还紧紧的攥着彭晓优,彭晓优因为白一凡的这段话脸上立即有了绯红。

“花言巧语!”钱父从嘴里掷出四个字,脸色平静。

“爸,请把你的女儿嫁给我,我会把你重b市把你接过来同住,让你和孙子与女儿共享天伦之乐!”白一凡也不恼继而眸光投向钱国正道,眸子里不卑不亢充满真诚。

白一凡的这句话让钱父帮做冷静的脸上已经布满了丝丝笑容,他的手已经松开了彭晓优。

白一凡再一次把视线投向彭晓优,眸子里的织热好似把她吞入腹中似的,“老婆你在不接受,我的腿都麻了!你愿意嫁给我吗?”

彭晓优缓缓把手伸了出来,脸上有些激动的溢出些晶莹,“我愿意,不论遇到什么我都要陪在你身边,直到白发苍苍。”

白一凡心中狂喜,快速的把戒指套入彭晓优的无名指中。

“若若你愿意嫁给我,成为我一生的伴侣吗?”季域也是单膝下跪,深邃的眸子里已经包含千言万语。

寻若柳静静的睨了季域几秒后道,“我愿意成为陪伴季域一生的人,不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

在交换了誓言后,两人也交换了戒指。虽然说他们的誓词并不像白一凡那般华丽,可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两人,对彼此的爱已经超越了生死,他们彼此心中都了解没有谁能更爱自己了,只有他、她!

季域捧着寻若柳的脸,鼻尖触着鼻尖,两人爱意不断的在传递交汇流转着。

“老婆刚刚你对爸的反应我很喜欢!”季域浅浅的呢喃道。

寻若柳有些怒嗔的看着他,在腰间狠捏了他一下,道,“嘲笑我是吗?”

虽然有些吃痛,但洋溢在季域脸上只有幸福别无其它。

两对新人在一阵轰鸣的掌声下亲吻着自己的新娘,气氛简直甜到爆,每位宾客的眼中全是羡煞,而做为伴娘团的琳达和归寄蕊也一样满满的感动,她们也被这场婚礼感染着,两人同时向自己的男友列得与度弘毅投入柔柔的目光。

入夜

凯瑟城堡内倩影重叠、觥筹交错,巨大华丽的水晶灯,华丽的礼服,精致的食物。能参加这个舞会的人非富即贵,能参加季域与白一凡婚礼的人都是非等闲之辈。

在阿马尔菲海岸,很多产业都被域城收购了,包括人们脚地下踩的这座城堡,这里的风景真是让人赞不绝口,当然季域收购这里的最大原因是她也喜欢。这里有原汁原味的意大利咖啡、红酒和意大利面,当然这里还有他们的回忆。

突的,灯光暗了下来,只留了一盏如距的灯,主持台上主持人宣布着舞会开始,并欢迎季域与寻若柳为大家跳开场舞。

季域紧紧环住寻若柳的腰肢,如刀削般的脸在灯光下形成淡淡的光晕,混然天成的气场,让人不得不臣服。寻若柳此时长发盘成一个髻,诱人的红唇,肌肤胜雪,美得让季域忘记了呼吸。

两人随着唯美的舞曲娴熟的配合着,玄身、下腰、转动两人的身体好似融为了一体,灯光随着他们流畅的舞步而移动着,最后季域一个玄身,寻若柳的身轻轻的贴合在他的掌心上,腰身向后倾结束了这首舞曲。

华丽灯光再一次亮起,而寻若柳与季域早已经消失在人群当中,而季域早就安排了景重现,就是他们曾经走过的地方,住过的好间小别墅,而那间别墅里的房间早已经是满屋的旖旎风光。

婚后的日子季域和寻若柳都过得如鱼得水,偶尔的小任性、小争吵、小冷战无不是爱情、婚姻的调味剂,结婚、蜜月一切好像重新恢复到平静的生活,寻若柳坚持不想到季域的公司上班,自己找了一份杂志社的工作,因为爱她,所以即使有些不愿意,季域还是由着她。

其实尽管季域说不在意孩子的事情,但多多少少还是寻若柳的一个结,看着自己的闺蜜彭晓优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心里那股渴望又升了起来,这半年来她坚持喝着医生给她开的中药,其实她自己心里都清楚,怀孕的机率是非常的渺茫的,喝药只是寻求一种寄托罢了。

自从工作后,她的月事总是推迟,每一次她都抱着期盼的心情,多希望自己能怀上个宝宝,可是当她拿去验孕棒检测时,总会被一条线给狠狠的击溃,重希望到绝望其实只在一线之间,当然这些些事情她只想藏在自己心里就好。

但无独有偶,在一次因为寻若柳因为再一次没有怀孕的事情变得心情不佳,而刚好验孕棒没有被包裹好,敏锐的季域在垃圾桶内发现了端倪,他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她会变得郁郁寡欢。

他不由发说的把她重床上拉了起来,直奔医院,季域竟跟医生说他要做绝育手术,寻若柳为季域这个决定冲撞得惶恐不已。

她拼命的阻止着医生不要给他做手术,也再而向季域保证今后不会再因为孩子的事情,而影响他们的生活、感情。

最后寻若柳放出狠话,如果他敢做,她就离开他,让他一辈子找不到她。最后幸好手术没有做成,而寻若柳再没敢表现出自己的情绪来,就连在彭晓优女儿的百日宴上,她都小心把自己的情绪藏了起来。

因为她知道他不是开玩笑,他竟然爱她可以做到这个地步,就算想也藏起来。

这天,季域从美国出差回来,如饥似渴的他就像一个猛兽般把她压在了身下,一个星期的相思,让两人爱的情绪高胀着,他们互相缠绕着,以宣泄自己的相思之情。

季域猛烈的撞击着,而寻若柳承受着这个男人的勇猛,倏然,寻若柳小腹一坠痛,脸色煞白,额头冒出了冷汗,季域很快就发现了她的异常,他立即停了下来,焦急问道,“怎么了老婆?”

寻若柳只觉得自己的肚子一阵又一阵的绞痛,一次又一次巨烈,她痛得紧紧的咬着下唇,脸上忽青忽白的。

季域立即为寻若柳穿戴好衣服,当他想把内裤也穿上时,赫然发现她下身的血迹,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心下早已经惶恐不安。

“好疼,老公我的肚子痛!”寻若柳紧紧咬着牙关,才勉强的从嘴里溢出轻飘飘的这几个字。

他不由分由的把她抱起,放到车内为她系好安全代,往最近的医院奔去,虽然最近的只是个社区医院。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寻若柳已经被移至病房,吊上了盐水,检查报告出来后,医生直接在病房找到了他们。

这名妇科医生不由分说的对季域劈头盖脸的骂道,“你不知道你老婆怀孕了吗?怀孕了你们还做这么激烈的动作,不想要孩子就直说呀!你们知不知道孩子才点保不住了”

后面的话寻若柳和季域一句都听不进去了,两人诧异的对望了一眼,随后两人的心里不绝而同的被狂喜给占据着。

“医生,你说我老婆真的怀孕了吗?!”季域像个毛头小孩子那般傻傻问道。

中年女医生瞪了季域一眼不悦的道,“真不知道你怎么当人老公的!你自己看报告吧,还有头三个月不能有性生活!”

虽然医生说话有些粗爆,但是季域和寻若柳一点都不介意,季域拿着手上的报告一张又一张的看着,心里激动不已。

“老婆,我们要有孩子了!”他急步渡到她身边,激动的抱住坐在床上的她道。

自从寻若柳怀孕后,季域已经勒令她辞职有在家养胎,其实寻若柳有些不舍得的,但季域一句话把他堵死了。

“杂志社已经被我收购了,等你生完孩子随时可以去上班!”季域霸道得道。

寻若柳偷偷的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心里腹诽道这个霸道又腹黑的男人。在怀孕的十个月里,季域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寻若柳,经过不上班也是有的事,他所有的重心只有寻若柳。

苦熬了十个月的寻若柳,终于等到了一朝分娩,本来季域是想和她一同进产室的,但是寻若柳抵死不肯,哪不想让她看到那种画面,一点不想。

无奈,季域只能焦急的在生产室外焦急的等待,每一分钟对他来说都是煎熬,孩子是先出来的,护士把孩子抱了出来,季域看着粉雕玉琢的脸,眸光却是柔一般的东西,不过想到自己的妻子还没有出来,他直接把孩子先交在保姆的手上。

病房里,刚生完孩子的寻若柳,一脸的惨白,整个人都虚脱了。

“老婆你辛苦了,谢谢你老婆。”季域轻柔的把掉落在的头发帮她捋到耳后,然后紧紧的攥着寻若柳双手。

“我想看看孩子!”寻若柳道。

为了照顾妻儿,季域请了月嫂和保姆四人,他给保姆递了个眼神了,保姆很快把孩子抱到了跟前,看着自己的儿子,寻若柳心底一片柔软,她终于做母亲了!

“老公,你、我还有孩子我们终于有个完整的家了?”寻若柳勾起幸福的嘴角眼神投向季域道。

季域心疼的道,“你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孩子先给保姆吧!”

这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宠她、爱她,把她放在第一位。这一辈子,有他真的足矣,现在她的人生已经没有任何的缺憾了,一个满字即可形容她现在的心情,是的一切都圆满了,虽然曾经痛过、恨过、伤害过,但什么也无法阻挡他们现在幸福的生活。

两人相视幸福的对视着,两人的眼眸这只印着彼此的影子,别无其它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