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日本漫画大全之无翼岛全彩漫画

“晓娴,你怎么来了?”李成田似乎有些醉意,下楼梯的时候,走得歪歪扭扭,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走了下来。

一股酒味迎面扑来。

卢晓娴皱了皱眉,忍不住地上前扶了他一把:“你怎么喝成这样?”

“借酒消愁,不行吗?”他嘟哝一句,顺势跌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你愁什么?”卢晓娴有些哭笑不得。

貌似应该借酒消愁的是别人才对。

“我愁什么你不知道吗?如果你说不知道,那你就是没良心。”李成田端起桌子上的酒壶,又仰头喝了起来。

卢晓娴一把夺下来酒壶:“成田,你不要喝了,快醒醒,你到底把我公公弄哪里去了?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那个人活该有今天的劫数。”李成田微眯着眼,冷笑道,“这是他自找的。”

“成田,我知道你心里恨,但是你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他毕竟是你爹,有什么委屈,不如坐下来,大家好好谈谈。”卢晓娴劝道。

“谈什么谈,有什么好谈的,什么也不比银子来的实在,只要郑家拿来银子,你公公自然会回去。”李成田说着,又朝苏娘子大吼道,“看什么看,难道我欠你们银子?”

苏娘子和那两个女子顿时如鸟散去。

门外,匆匆走进来一个男人。他走到李成田身边,在他耳边低语道:“郑家拿了银子来赎人,棒头让我来跟你说一声。放人吗?”

“当然要放了,但不是现在。”李成田迷迷糊糊地看着他。

“只是他们家的人都在那里等着。”那人为难道。

“就让他们等,反正没我的命令,不准放人。”李成田不耐烦地说道。

那人匆忙领命而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不是说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的吗?”卢晓娴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劝道,“成田,你不要闹了。放人吧!”

“你就那么喜欢郑仕奇?”李成田反问道。

“他是我夫君。”卢晓娴真诚地看着他,继续劝道。“也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你们原本就不是什么仇人。”

“可是他们毁了我的生活,凭什么他们可以锦衣玉食地过日子,而我却只能跟着我娘颠沛流离的寄人篱下?”李成田说着。冷不丁抓起她的手,拖着她进了一边的厢房,怒吼道,“还有你,我哪个地方比不上郑仕奇?为什么你要嫁给他,是银子他有钱有势,是不是?现在他什么也没有了,你跟着我走吧!”

“你喝醉了。”卢晓娴奋力地挣脱开他的手,转身往外走。

却被李成田一把抓住:“如果要我放人。就答应我一个条件,跟我走。”

“成田,你醒醒吧!我已经嫁人了。怎么可能跟你走?”卢晓娴使劲推了他一把。

“那你陪我一个晚上,就一晚。”他上前一把抱住她,喘息道,“晓娴,我真的很喜欢你,想想咱们以前在牧场的日子。难道你不明白我的心?”说着,低下头要吻她。

“李成田。你放开我。”卢晓娴头一歪,躲开他走过来的脸,使劲地推着他,“你喝醉了。”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嘴里这样说着,身子却摇摇晃晃地朝卢晓娴扑了过来。

卢晓娴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李成田扑了个空,倒在了床上,嘴里嘟哝着:“晓娴,你不要离开我。”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

门被猛地撞开了。

郑仕奇快步走了进来,见卢晓娴有些惊魂未定地站在地上,忙上前抱住她,柔声道:“晓娴,你没事吧?”

“仕奇。”卢晓娴看着仿佛从天而降的郑仕奇,心里一喜,顺势扑进他的怀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适才有人来报信,我们偷偷跟着他来的。”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心里一阵气恼,问道,“他没欺负你吧?”

“没有,他喝多了,咱们快走吧!”卢晓娴实在不想继续呆个地方。

“好,咱们走吧!”他握住她的手,两人出了门。

阳光透过树梢柔柔地洒了下来

“爹还在他手里,他说他现在不想放人。”卢晓娴心事重重地看着他。

“你放心,爹不会有事的,明天家里人都会来,那个李红绫也会来。”他展颜一笑,看了看她又道,“城里的铺子都卖了,咱们现在只剩下牧场了,你会不会觉得现在我是穷光蛋了。”

“是,你是穷光蛋,我不愿意跟你了。”她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转身朝前走去。

“可是,可是咱们已经成亲了。”他不依不饶地追了上来,“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成亲了,可以和离。”她从容地答道。

“卢晓娴,你敢再提和离两个字,看我怎么惩罚你。”郑仕奇一下子被她气笑了,不顾四下里的目光,一把揽住她,低头吻住了她

第二天,李成田彻底醒了酒。

想起昨天的冲动,心里懊悔不已。

烦恼地翻了个身,正待睡去。

却听见床帐外有人说话的声音。

“孩子心里有气,我们不怪他,谁没有做错事的时候。”郑老太太满脸慈爱地望着床上熟睡的人,长长地舒了口气,“多好的孩子,可惜我没有亲眼看着他长大。”说着,她拉过李红绫的手,内疚地笑笑,“红绫丫头,谢谢你给了我们郑家这么好的一个孩子。”

“老太太,终究是我没管好这个儿子。”李红绫叹道。“他自幼敏感,又好强,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变成这样了,竟然绑架自己的爹,唉,是我不好。”

“说哪里话,是我们郑家对不住母子俩。”郑老太太也跟着叹道。

李成田闻言,心里叹了一声,眼角竟然悄悄地湿润了。

索性坐起来。下了床,跪在两人面前。沉声道:“娘,老太太,是成田一时糊涂,做错了事。让你们担心了。”

“知道错了就好,还不赶紧把你爹放了!”李红绫板着脸说道。

李成田应着,又毕恭毕敬地冲郑老太太磕了个头,快步走了出去。

郑佰成回了家,顿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人竟然也变得谦和起来。

对柳氏也不再冷眼相对,而是变得体贴起来,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弄得柳氏也不好意思再像以前那样见了他就冷嘲热讽了。

家里的气氛也一下子好了许多。

对此,于婉儿感到很是纳闷。

因为姨母再也不提她跟郑仕奇的亲事了,难不成是忘了?

终于忍不住地提了提这事。

“婉儿。姨母以前的确一心想让你嫁给仕奇,也一直这样做的,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你看你表哥跟卢晓娴,最近一直住在牧场那边,都不愿意回来了,你说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逼着你表哥娶你吧!婉儿,姨母实在是不想耽误你,等有合适的人家。你就嫁了吧!”柳氏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姨父说的对。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做人要懂得知足和变通。”

“可是婉儿对表哥一片真心。”于婉儿依然不死心,“婉儿不计较名分。”

“你个傻孩子,姨母怎么舍得让你做小受委屈,你记住,一个女人没有男人的宠爱,是很难过下去的,你还是太年轻了。”柳氏叹道,“你要学学李素素。”

李素素自从在郑仕奇这里碰了钉子。

没几天,就回老家定了门亲事,也是做生意的,人也不错。

下个月就出嫁了。

于婉儿听柳氏这么一说,也只好叹了一声,算是默认了,当下收拾了包袱,回家去了。

李红绫让李成田还了郑家的赎金,执意要带着他回槐乡。

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实在是不想出现在郑家人面前。

被郑老太太好说歹说,才答应在郊外住下来,却怎么也不肯进郑家的门。

她实在是厌倦了女人间争风吃醋。

就连柳氏上门,也被她拒绝了,她是真不愿意。

无奈,郑佰成只得答应不再打扰她的生活。

只是他转了性以后,也不再外出,只是偶尔帮着郑仕奇和卢晓娴跑个腿,联系一下生意,日子倒也过得滋润。

李成田虽然卖了牧场,却依然在塘沽和槐乡之间做着牛羊的生意,两头来回跑。虽然不曾跟郑佰成正式认亲,但是却经常去郑家看望老太太和老爷子,偶尔也会跟卢晓娴见面,多少也会有些尴尬,但是卢晓娴却不以为然地说,过去的事情,她早就忘了,日子得向前看。

他心里才有些释然。

郑仕奇和卢晓娴从城里搬回牧场,过着真正的田园生活。

两人一心一意地养牛养羊,扩建牧场。

牧场的生意很快红火起来,一如当初。

对目前的生活,卢晓娴感到很是满意。

虽然婆婆对她依然有些冷淡,但是毕竟不经常在一起,偶尔回去一趟,彼此都客客气气的,倒也没什么矛盾,

卢梓臣上次落了榜,多少受了些打击,索性收了玩性,一本正经地开始读书,并且发誓来年一定要考上秀才。

这货努力着,奔跑着。

卢晓红嫁了人,新郎官自然是卢晓娴心目中的男神范景书。

卢晓娴虽然知道他的穿越身份,却从未点破过,像是有些心有灵犀,那个范景书也是,两人心照不宣地来往走动着,只是彼此间多了些亲切和惺惺相惜。

倒是郑仕奇看出了些端倪。

“当年你去凤凰屯相亲的时候,若是范景书去了,你们会不会一见钟情?”偌大的院子里,两人坐在葡萄架下,品茗聊天。

耳边,不时传来隐隐的牛羊的叫声。

漫天的晚霞肆无忌惮地铺满了整个天空。

“会,如果那样,现在坐在我面前的,肯定就不是你了。”卢晓娴看着吃醋的夫君,嘴角微翘,不以为然地吃着葡萄,吐着葡萄皮。

不就是出去送范景书的时候,多聊了一会儿卢梓卿秋试的事情嘛!

至于这样多心了?

“你敢。”某人一脸黑线地起身,不由分说地上前抱起她,“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永远都是。”说着,低头吻住了她

“别闹,小心孩子。”她娇嗔地推开他。

“不怕,我儿子胆子大,知道爹娘在亲热,肯定在装睡呢!”目光落在她隆起的小腹上,大手忍不住地抚了上去,幽幽地说道,“都说贱名好养活,咱们又住在牧场,咱们儿子就叫牛牛吧!”

“那要是女孩呢?”卢晓娴笑道,“女孩总不能也叫牛牛吧?”

“女孩的话就叫妞妞。”郑仕奇眼前一亮。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听着婴儿嘹亮的啼哭声,卢晓娴一脸疲惫地问道:“是牛牛还是妞妞。”

“是个小牛牛。”郑仕奇忙喜滋滋地抱给她看。

“小妞妞?”她一时没听明白。

“不是妞妞,是牛牛。”这名字起的可真是绕口,见妻子依然疑惑的目光,郑仕奇笑道,“是个小公牛。”

屋里的人顿时笑成一团。未完待续

ps:亲们,牧色就这样全部结束了,感谢所有正版支持过青青的亲们,感谢热恋亲一如既往的支持,感谢你们支持了一个不怎么精彩的故事,谢谢大家!

青青一直觉得生活中本来就有太多的缺憾,所以不愿意写悲剧的结局,故此,青青的书大都会是圆满的结局。

新书打算25号上传,是宅斗题材,希望亲们多多支持哦!

今天正好是冬至,祝大家开心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