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

可谁都知道,这百来人能够在明年比试大会上为蓬莱道观出战的便寥寥无几了。

“今日召集各师兄师弟来此,是师父想通报一声,明年清明时分便是比试大会的日子了。师父想对个弟子,无论是附属门派还是本家弟子,从此便都是本家弟子。希望诸位能够为了蓬莱为了蓬莱道观各尽其力,共同应对往后的天下大乱!”陆誉在正殿前的仙来台大声宣布着。无为道长和章新钱月在后。往日这种大会,叶晓奇和莫雪晴是不用参加的。今日恰逢叶晓奇突破,便更不在了,雪晴却是听得樊雪的呐喊上后山看望去了。

“小雪,明日开始,你便随我再后山祠堂修行。”说完,楚云转身便从正殿旁边的一厢房离去。

“小雪,楚云师叔这次是真的要亲传你了。”莫雪晴如今年方十四,倒隐隐出落成一大家闺秀了“前年虽师父让你在祠堂修行,其实那里楚云师叔不让,是怕你受不了那里的风寒。如今你突破蓬莱道宗,便能修炼蓬莱道法,炼丹修剑也能够了。不像师姐还在第九层磨练,师姐真为你高兴!”

樊雪看着师姐,突然发现师姐是身着一袭鹅黄衫裙,从去年开始突然高佻,便落落而成了大姑娘。看着看着,樊雪觉得又想起了当初手拿冰糖葫芦的女孩儿,脸色竟是红了,低头小声说道“那都是师姐教导有方。”可脑海中的女童那一日不段断转身离去的身影,竟然又引的樊雪气血翻涌不止。

“怎么了?”看着樊雪突然低头红脸,莫雪晴以为是突破后的气虚,赶忙问道。

“没事的,师姐。只是有些疲惫而已,休息一会就行了。”樊雪其实也是很茫然地回答道。

“那就好,师姐这次要去正殿了,顺便给师父报喜,你就歇歇吧。”

樊雪看着莫雪晴转身出去关上厢门,想着已经修炼两年了,虽然感觉只是一须臾间,但是有些痛楚有些回忆还是冲击自己,让自己不断修炼。而自从发现体内的青色珠子每每在自己最困乏的时候给予支持,让自己能够每天更加修行,终于在今日突破蓬莱道宗。从今开始便是真正地修行了,樊雪感觉自己离爷爷、离深埋心底的秘密更近了,只是离小依却也已经远去了吗?然后一片空虚感涌上心头,沉沉睡去。

在外面等了一会以后,眼见大殿的人便都渐渐散去,莫雪晴便往大殿里进,一身撞到章新师兄,看见他神色匆匆,又想起他差点害的晓奇走火入魔,一转头也就没理会师兄,不过又转身想骂章新师兄几句。只是章新似乎颇有急事,却是下山而去。

“师父,小雪刚刚进入蓬莱道法了,比我们都强多了呢,你要怎么奖励她呢?不知此次该是几串糖葫芦呢?”莫雪晴在师父面前终于调皮的说道。

“嗯,是该奖励,这先欠着吧,你先和陆誉师兄出去吧,为师要往后山歇一歇了。”无为道长略有疲惫地说道。

“噢!”莫雪晴只得出去,却是小嘴气得鼓鼓。

“师父是为了章新师弟再次下山谋划另一根据而操心,你切莫烦她了!”陆誉说完便快步走开了。

莫雪晴听得大师兄也这样凶,更加气愤了,晓奇、师父、师兄都没有人愿意理会自己,想着想着,更觉难过。便想去折磨何大愚了,心情突然又好了些,想着因为自己也要进入下一层的修炼了,虽未进蓬莱道法,但肯定不会远了,也就高兴几分。不过以后自己不能教导师妹,也是挺可惜的,好在山下那么多旁门弟子,定然还有能够教导的,再说如果自己以后修炼的好,还能教导她,莫雪晴便抛了所有不快,也是回屋修炼了。

自从那一日,樊雪突破蓬莱道宗搬进后山祠堂以后,楚云果然日夜教导,亲传蓬莱道法。而樊雪也不负众望在第二年清明时分,也就是蓬莱比试之前,达到了蓬莱道法第三层。不过,樊雪却仍然没能够修炼出本命仙剑,也没能炼出任何仙丹,连最基本的辟谷丸也得失措很多次方能练就一颗。

而这也曾让无为道长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甚至又往祖师祠堂求解,才大约知道,樊雪真不是炼丹的料,至于本命仙剑,似乎是未到时机。无为道长想想楚云,又想想那些以前附属宗派的修仙者,有些穷极一生也未能够炼丹,不也一样承担起了蓬莱道观,他们也都是维护蓬莱道观安稳基石啊。不过楚云相反却高兴的多了,他一生便不曾炼制一丹一丸,反而在新兴的符阵上略有小成,而樊雪也明显在此道天赋秉然。年方十二早已学会了楚云教导的,并在祖师祠堂潜心的日子更是日夜探索而有成果,前途不可限量,当初那些没有实现的梦想便将在自己的弟子实现了罢,楚云看着勤奋修炼的叶晓奇,也满是希冀的眼光。

不过楚云却真的很少直接教导樊雪,两三年来师徒也没有多少交流,前期蓬莱道宗是莫雪晴教授的,后期蓬莱道法却是直接一股脑丢给樊雪,然后大致讲究真气如何在丹田积聚,灵气如何转变为蓬莱道根基。至于修炼的基础模式则完全是靠着樊雪自己的探索,而这其实也就是楚云当年修行的办法。

谈起师父,樊雪也并无多大了解,楚云希冀的眼光更是不知,只觉师父沉默无言而又功力高深、深居浅出,就是岛上年轻一代除了本门弟子,知晓的也是除了蓬莱道观这一派怕是没有了。而自己学习修行的符阵甚至在蓬莱仙观、临海观等蓬莱传统仙剑修炼为重门派视为旁门左道,不过自己却并没有多少机会去了解他们该是怎样的反对和想法。因为来年清明的比试,并不规定何种比试方法,甚至最后哪一层子弟相遇也不论,只要胜出便可。而对于樊雪也将此极为看重,因为这便是自己的第一次试炼,自己修行三年,该是回报师父、掌门、师兄们和师姐的时候了,甚至脑海中回旋不惜的爷爷临终的话更是每日每刻激励自己。

作为这次比试的主办的无道道长,早已以蓬莱之名广邀昆仑、青城、天山来此蓬莱顶与会,而实际上自从阳春花开的时候,天下豪杰修真之士便渐渐齐聚蓬莱。而临海客栈这一次终于是又生意火爆了起来。掌柜和老板娘都已上阵,至于林福和另一新换的伙计早已觉得这些修真仙人其实便如常人,甚至有些态度傲慢、丝毫不见仙风道骨,更有极者乃可称为恶者。

这一日,客栈终于人满为患,林福在房檐下又见到老乞丐,他一手撑地而睡、一手扶壶倒饮而卧。清明还没到来,雨水已经渐多了起来,林福也隐约知道这些所谓的仙人道家实乃去往蓬莱,可他自己甚至不信真有蓬莱岛屿,不过这门口的老乞丐怕是要淋雨受冻,一命呜呼。林福不忍,递了自己蓑衣给予老乞丐铺盖。

“要是能有温酒烧鸡,小兄弟,你便是我酒剑仙的恩人。”老乞丐看到林福,却是一副趾高气昂甚是无礼。“去去去,林福,赶快回去,掌柜喊你呢。”另一伙计大声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