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风流柜师

<!--go-->

“我从不能变成石头

在爱散场的时候

冷硬带给人疼痛

我更像是气球

用力一刺就会破

因为心里头

满满都是虚空

重度寂寞的患者

想问为什么

没人能懂我

只是渴望感情

却被爱嘲弄

我最绝望的时候

谁又会用希望吻我

最黑暗的时候

谁为我把目光 亮着”

我以为我能够靠着我的坚强到底,却还是忽略了自己内心的感受。我以为我可以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能不在乎。我渴望飞鸟般的自由,又爱大海般的沉默。从未人能够懂我,我渴望一段感情,却会受到最大的伤害。没有人能够帮助我,我就想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紧紧抓住船桨,就像是抓住最后的救命草。

渴望有人在我摔倒扶起我,却发现,这是个可望不可求的奢求。

眼泪慢慢划过脸颊,心里却是疼痛。原来,我已经失去了这么多了,都不会再度拥有了。陈峰,小涛,手冢爸妈,青学队员,越前龙马,原来,我失去了这么多。真是,真是好难过啊。

一瞬间,泪留下。

“可以了。”陈天杰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通过。”

“通过。”董承微微一笑,站了起来。“恭喜你哦,姑娘。”

“谢谢。”手冢风深吸一口气,淡淡应到。刚才,算是失态了吧。还真是窝囊啊。

“以后,你就在公司里报道了,今日你可以去熟悉整栋公司的所有楼层。”陈天杰瞥了一眼眼圈发红的手冢风,不屑一哼,“不要太感情用事了,否则有时候让自己先死亡的可是自己啊。”

“恩。”手冢风只是淡漠扫视他一样,迅速低下头。这样的手冢风有时候真的让陈天杰为之气结。有没有搞错,到底谁是老板,谁是员工啊!有这么傲娇的员工吗?还要老板伺候!

“一个月后,在调为正。”陈天杰补充一句,免得自己到时候被气死就说不过去了。

“不需要。”手冢风轻轻说道。

“什么?”陈天杰微微皱起了眉头。手冢风却摇摇头。

“就先这样了,麻烦董先生了。”陈天杰转过身,握紧董承的手臂。

“应该的。”董承爽朗一笑,跟陈天杰两个转身离开。陈天杰扫视手冢风一眼,心里出现了疑惑。不需要?什么不需要?难道是自己转正的事情吗?还正是自信。轻笑一声,与董承一起走了出去。

不需要的。手冢风叹了一口气,她应聘完全是给自己打发时间用,算是的吧。然后,她呆在北京的理由无非是这里是遇见小涛的地方,所以,她才愿意在这里停留一个月。然后,一个月之后,她会离开的。离开北京,去上海,去深圳,去浙江,去黑龙江,去青藏等各个地方旅游的。

北京,不是她的归宿,不是她的最后落脚之处。她,会完成诺言的。小涛。手冢风松开了手掌,想起了那个酷似小涛的陈滔,眼里一暗。她讨厌他,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硬要说一个理由的话,大概,她认为小涛永远就只有一个吧,她讨厌那些酷似他的人。就这么简单。仅此而已。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