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

片刻之后,张阳等人马上就被包围了,朔马帮的人冲了进來,然后把张阳等人包围住了,张阳苦笑着看着自己的兄弟们,觉得对不起他们,觉得自己连累了他们。

芊芊也來了,当她看见自己的父亲倒在血泊中,当她看见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了的时候她怒气高涨,然后红着双眼问张阳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爹。到底为了什么。你这么狠心。若是不想娶我就算了,你为什么要杀害我爹。”

张阳沒有回答,也沒有解释,任何解释在这时候都是沒有用的,任何解释在这时候她都不会相信的,只有等她冷静了,只有等张阳掌握了证据的时候她或许才能听得进去。

“怎么。敢做不敢说了。你既然敢杀害我爹。为何不敢回答我的话。为何不说话。”芊芊已经哭出了声來,张阳只有苦笑,张阳的兄弟们想要解释,可是被张阳阻止了,他知道,若是芊芊此时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被公孙杀害了的话说不定公孙会马上斩草除根。

张阳苦笑,他的兄弟们却是敢怒不敢言,他们都恶狠狠的看着公孙,恨不得立刻就把公孙杀了,恨不得立刻就把公孙连骨头一起吃了才高兴。

“我要杀了你,你既然沒有什么话要说,那么我现在就要杀了你,我要为我爹报仇,我要亲手杀了你。”芊芊的话还沒有说完,她手里的长剑就已经出窍,然后挥舞着长剑就直奔张阳而來,张阳不能还手,他不能伤害芊芊。芊芊是夏天朔的女儿,张阳不会伤害她,不会杀了她。

公孙此时就像是消失了一样,他很懂得进退,此时他就像是不存在一样,他把所有的事情全部交给了芊芊,把所有的决定都让芊芊來做,让芊芊來承担,而他则完全放手,就像是天地间根本就沒有公孙这个人存在一样。

张阳不得不叹服,不得不佩服公孙的精明。

芊芊來攻击,张阳只有躲开,只有躲避,他不能还手,不能伤害芊芊,可是这样的情况能维持多久呢。芊芊虽然伤害不到张阳,可是现在张阳却是不能走开,现在已经被包围了,已经被朔马帮的人重重包围了,想要逃离简直比登天还要难,该怎么办呢。

张阳一边躲避芊芊的攻击,一边在想着办法。

俗话说办法总是比困难多的,可是张阳现在是任何办法也想不出來,任何方法都想不到。

就在张阳陷入两难境地的时候,外面突然传來了一声惨叫,张阳和芊芊同时停了下來,同时看了过去。

之见两个人骑着马儿冲了进來,两个人可是马儿却是不止两匹,而是十來匹。

这简直就是一个马队,张阳想不到的是马上的人居然是已经被制服了的陆氏兄妹,陆剑风和陆剑林。

这两个人不是已经被制服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不但是张阳惊讶,就连公孙也惊讶不已,他明明记得很清楚,明明记得很明白,陆氏兄妹明明已经被他制服了的,为何他们会突然出现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公孙想不明白,可是现场已经容不得他再想下去了,陆氏兄妹已经驰马來到了张阳的身边,张阳毫不犹豫的跳上了马儿,现在能脱身才是重要的,现在能逃离这里才是重要的,其他的张阳已经管不着了。

张阳上了马,他的兄弟们同样上了马儿,然后马儿在原地转了一圈后向着外面奔跑而去,只留下朔马帮的一众人在这里大呼小叫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芊芊想要追,可是却又停下了,她看了看躺在地下的父亲,眼泪哗啦啦的一下子就掉了下來。

张阳等人策马奔腾,一路紧紧的跟着陆氏兄妹,不过半天时间就跑出了冀州城,朔马帮的人好像也沒有追來。直到这时候他们才慢了下來。

张阳策马來到陆剑风身边问道:“我听说你们被擒住了。怎么脱身的。”

陆剑风笑了笑道:“你不先谢谢我的救命之恩却來问我这个问題。”

张阳笑了笑道:“要谢你的话有的是时间,我只是好奇而已。”

陆剑风笑道:“还记得你进城的时候收到的一张纸条吗。”

张阳记得,至今他还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他的纸条,这个疑问到现在还不了解,他疑惑的看着陆剑风道:“是你。”

陆剑风缓缓道:“我得到消息后感觉有点不好,总是觉得有阴谋,因此我虽然是去杀夏天朔,可是我却是留了后手的,我巨剑盟虽然已经破灭了,可是还是有那么几个忠心的人不愿意为朔马帮效力的,因此我就让几个兄弟跟着我,若是我有不测的话就出手救是,沒有想到事情果然被我猜中了。”

张阳叹气道:“江湖太险恶了,看來我不适合江湖,我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陆剑风也道:“我也想离开,我也不想在江湖上混了,江湖太凶险,太血腥了。”

“一起。”张阳问陆剑风,陆剑风大喜,两人决定一同远离江湖,一同远离杀戮,一同归隐山林。

一路走着,张阳略带可惜的道:“可惜了,夏天朔的女儿居然连是谁杀了她父亲都不知道。”张阳自己被冤枉了,不过他不在意了,因为他已经决定了远离江湖了,可是他有点担心芊芊的安全,公孙会不会对她下搜呢。

“你在担心她。”陆剑风问。

张阳缓缓道:“夏天说毕竟对我有恩,现在不知道他的女儿会不会有难。”

陆剑风笑道:“你不用担心,你离开就是对她最好的保护,她永远也不会知道真正杀害她父亲的凶手是谁,只会当做是你,越是这样她也就越是安全。”

张阳点点头,却是是如此,芊芊若是知道了是公孙杀了他父亲的话一定会遭到公孙的报复的,可是她不知道,公孙也就不会伤害她了。

看來张阳只有远离江湖,只有让芊芊和公孙永远找不到才能安全,芊芊安全,他也安全,只是芊芊要受到欺骗了,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公孙呢。张阳沒有想去杀了他,不管如何,他已经更江湖再也沒有一点关系了,只要公孙找不到他就沒有事,只要他远离江湖就沒事。

朔马帮如何。张阳不去管了,江湖如何。张阳也不去管了,只要自己过得好,只要自己过得安心,张阳一切都无所谓了,江湖就让它留在江湖吧,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永远也不要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