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超级乱婬

等到博罗找齐全套的衣裤之后,往后院去找爬爬。就见小花园的青石小路上,那件可爱的小袍子脱在了地上,上面一只小黑狐正蹦蹦跳跳地用他的爪爪在衣服上印爪印,一边印一边唱着自编的歌曲:“梅花、梅花……爬爬的爪爪像梅花……一朵一朵开花啦!”

博罗深吸一口气看向那已经‘开满梅花’的白色小袍子,这可是他特意请了‘九千山’仙鹤们特别织的布,绣的图案,做成的衣服……一件这样的衣服可以供普通人家过半年的了!

“啊!”爬爬抬头看到了未婚夫,欢喜地举起一只手爪,“未婚夫……你看,好多好多梅花……”他自豪地说着。

“为什么不穿衣服了?”博罗让自己心平气和地问。

“不舒服……”小鬼头一扭脖子道,“我是小狐狸,小狐狸不用穿衣服。”

说完,他特意把爪子往旁边的花泥里蘸一蘸,四肢齐跳又开始唱起他的‘开花歌’。

博罗眼睁睁地看着那干净洁白的可爱小袍子变成一堆皱巴巴开满梅花的破布,眉头用力皱了皱,上前去揪着小狐狸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耶??”爬爬在半空中扑腾着四肢挣扎不已,“未婚夫……未婚夫你肿么啦?”

“你这么喜欢印梅花,我带你去专门印梅花去!”博罗提着小狐狸往前面走去。

小狐狸兴奋地摇着大尾巴,嘴里欢快地叫着:“哦也!印梅花——去咯!!”

博罗提着他到了前面,刚巧小金也起床了,见这未婚夫夫俩一大早就在联络感情,不由得在心里笑了笑。

博罗把小狐狸往四合院中间的空地上一扔,手里开始掐指诀,‘唰唰’几声,空地上浮动着四片雪白雪白的墙壁,小爬爬被困在那四面墙壁中央。

“去玩去吧!”博罗道。

一看到那么白的墙壁,小狐狸的爪子就忍不住发痒。他兴奋地跳起来,飞檐走壁般在那四面墙壁上来来回回地踩踏,不一会儿,雪白墙壁上浮现出许多黑色小梅花。

“哈哈哈——”小鬼头满意地开怀大笑。

小金见状走过来,看了看那个‘无穷画术’,惊讶地扫了一眼博罗,“菠萝,你这是做什么?”

“教他!”博罗简短地说道。

小金表示不能理解。怎么昨日还是那么心疼爬爬的菠萝一夜间就变了性呢?

博罗把那件‘开花’袍子递给小金看。小金看了一眼也吸了一口气,“织云锦?……这孩子给弄成这样啦?”

“没事……他喜欢闹,就让他一次闹个够。还有……我得让他习惯人形生活,而不是野来野去的永远当自己是只小狐狸。”博罗道。

他本不想对小媳妇儿这么严厉的。可眼看着这孩子有些习性现在不改掉,将来肯定会受苦,没办法……硬着头皮也要让他改一改了。

小狐狸在那‘无穷画术’里头不停地印梅花,只是每当他印了满满四面墙后,那墙面微光一闪就又变得雪白无暇了。这对于一根脑筋通到底的小家伙来说怎么能够接受?于是,再印、接着印、不停地印……一定要看到白白的东西上面都是自己的爪印对他来说心里才能满足,这是从小养成的坏习惯,他两个爹都没怎么约束他,导致这小鬼像是得了‘强迫症’一般,一定要做这个动作,尤其是越干净越雪白的东西,他印梅花的欲望就越强烈。

没过多久,金圣阳和敖吉也先后起床了。这两位同样看到这么卖力印梅花的小狐狸,一边洗漱一边打赌,赌小爬爬能坚持多久才放手……

“菠萝今日不出门吗?”小金带上了自己今日要上的课程,已经准备出门上课去了。

“我多请了几日假,今天不出去。”博罗道,他总得安排好这个小东西才能放心出门。可现在这样子看来,安排好了恐怕也不能放心留他在家啊。

“需要我给你打饭回来吗?今日食堂供应豆沙包。”小金好心问道。他们现在修行太忙了,根本没有功夫自己开火,选择吃食堂是最好的办法。就是‘太虚学院’食堂的名声不如学院本身那么强大啊!

“没关系……我自己想办法。”博罗冲他们摆摆手,“你们快去吧!早课时辰快到了,若是去晚了,恐怕又得受罚……”

那三位修真隐约能听到三层天中央部分扩散而出一阵阵的早课铃声。怕迟到的三人赶紧一跃而起,召来各自的云头火速离去。

求推荐!求收藏!!求定橄榄枝!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