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情乱莲花村

和尚脸色不变,毕竟来找清远大师的人多了去了,“几位来得刚巧,清远大师现在还没出门,我带你们过去。”

周涛立刻招呼过来已经跑到宝殿后面乱看的何修,三人跟着和尚一起朝后面的居住区走去,寺庙内的禅房都很简单,也不知道跟着拐了几个弯,总算停了下来。

和尚很恭敬的敲了敲门,说道:“清远师傅,有人找你。”

没多大会儿,门就开了,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和尚走了出来,看年岁得五十岁上下了,不过眼中精光乍现,很是不凡的样子。

“清远大师你好!”周千赶忙说道,现在是有求于人,姿态怎么的也得放低一点。

“三位请进吧!”清远也直接将他们让进房间。待人坐下后才又问:“几位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周涛看了眼周千,毕竟是他家的事情,还是由他来说更好,周千便说道:“之前听人说清远大师擅长驱邪之术,所以想请大师帮个忙,去我家里看看,最近这段时间,家里总闹腾得很,非常不安稳。”

“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当不得真。”清远摆手道,只是笑笑。

“大师切莫谦虚,请大师慈悲,帮我朋友一把,他家里的真的闹腾得很厉害,母亲都快被折磨病了。”周涛劝说道。通常出家人不太愿意搀和凡尘中的事情,他也理解,但不管如何,既然周千觉得靖灵寺有能力驱邪,他也想见识一下。

尤其是在他有了修为之后,这种感觉就更为迫切了。

“不是我不帮,而是我无能为力啊,更何况道听途说,若我不能驱邪,你们岂不是会很失望。”清远说道。

“只要清远大师愿意帮忙,便已经是莫大的慈悲了,这样即使家中事情并未解决,我们也不会胡乱说的,毕竟也是想涂个安心,至于香油钱方面,还请大师放心。”周千继续说道,他很明白这世界上有钱才能使鬼推磨,更何况他母亲本身也想让他来庙子里拜拜,捐点香油钱什么的。

闻言,清源大师微微笑了下,旋即又无奈的摇摇头,“既然施主这么说,那在下便随你走一趟。”

周千家距离靖灵寺是有些距离的,不过从寺院出来后,周千惦记着家里的事情,就直接招了出租车,四个人直接打的回去了。

到了周千家后,几人跟着周千就进了门,清远走在前面,周涛其次,最后面跟着何修,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他生怕周千家里突然蹦出个什么东西来,吓自己一跳。周涛却很淡定,进屋后就到处看了看,几人从客厅里走进了卧室,然后又换到了次卧室。

要从次卧室出来的时候,清远却是停下来了,他的目光看向侧卧室的门背后,周涛也看了过去,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下。

这情况还真的跟他想的一样,那是个大约十来岁左右的小孩,瑟缩的站在门背后,但肩头上却有鬼火。周涛轻轻揉了下眉心位置,自从上次被封印了之后,他就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过鬼了,而且照无念的说法,他现在只能看到怨念重的鬼,看看那孩子周边缠绕着的黑气,只怕那些就是怨念所形成的。

如果清远等人不在的话,周涛可能会直接开口问话,毕竟像这类在人间滞留的鬼都是有原因的,但现在明显不行。再看清远已经从自己随身挂着的布包里掏出了一样东西,周涛就站在他的身后,自然看得清楚,那是一枚铜钱,铜钱上还栓了一根红绳。

“清远大师,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周千本来已经走出了侧卧室,却见几人都没有出来,便扭回头来看,正好看见清远掏出东西的样子。

何修闻言立刻紧张起来,两只手捏成拳头左右晃了晃,“什么?发现了什么?”他在给自己壮胆,可身体却不断的靠近前面的周涛。周涛玩心顿起,用手拍了拍他肩膀,在何修回头的时候,做了个鬼脸,给何修吓得瞬间就蹦了起来。

“涛哥,你想吓死我啊!”意识到是周涛的恶作剧之后,便恼怒的说道,还不住的拍着自己被吓得扑通直跳的小心脏。

周涛却是笑笑不搭理他,而清远的脸色却异常凝重,虽然是只小鬼,但明显怨念很重,不过想要驱除倒也不是一件难事,只是他拿出铜钱后却没有继续动作。

为了谨慎起见,清远看向周千,问道:“你们家有没有与什么人结过怨?”

周千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天,摇摇头,“不瞒大师,还真没有,我父母为人都很和善,从不与人起争执的,大师是不是看出了什么?难道真是有人恶作剧?”

“算是吧!”清远又看了眼那个小孩,既然周千说没有与人结缘,那这孩子估计就只是恶作剧了,这样就先将他赶走吧。

他这么想着,便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然后拽着铜钱线,一股灵力顺着绳子输入其中,周涛立刻察觉到了,原来这和尚也是个修士,难怪说他懂得驱邪之术。

对于修行人来说,这些事情都很简单,如果不是不想让周千他们知道太多自己的事情,他自己也是能搞定这小鬼的,不过现在有人出手,当然更好了。周涛只是静静的看着,不过还是小心的留意着,生怕这和尚万一解决不掉小鬼,他也好防备着小鬼伤人。

铜线转了起来,接着就飞了出去,直接落在了小鬼的头上。而周千和何修是看不到小孩的,只是见那铜钱凭空漂浮在空中,吃惊的张大了嘴。何修还喃喃的说道:“魔术也不过就是如此吧。”

只可惜,没人搭理他!

小孩的脸庞狰狞起来,看上去似乎正在努力抵抗,然而他的整个身体却被那枚铜钱压制的完全动弹不了。围绕着他的黑气更胜,并且包得也越紧,最后竟然将他整个身体都覆盖住了,周涛只能隐约的看到他眼中的丝丝绿光。

行不行啊!他有些担心的想道。再看清远大师,却是口中念念有词,双眸也越瞪越大,凛然正气由内而外散发出来,怨气一直处在就被压制的状态。

然而周涛的神情却很严峻,虽然表面看上去是清远占了上风,但小孩的怨念却比刚才跟浓厚了,而且怨念上升,很快就将铜钱给包裹住了。清远脸上的汗珠也跟着低落,周千和何修虽然看不见,但也知道是到了关键时候,一句话也不敢说。

何修紧张的悄悄抓住周涛的胳膊给自己壮胆,周涛这会儿也没功夫搭理他。冥冥之中,那小鬼似乎狂喊了一嗓子,清远的那枚铜钱便被弹飞了出来,而清远也跟着后退几步。怨气开始扩散了,周涛暗道不好,刚想要出手,就见清远又摸出来两样东西,那是一个铃铛和一个金刚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