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被啪的最爽的一次过程

“阎封墨,你儿尿了~~”

“阎封墨,你儿拉便便了——”

“阎封墨,你儿醒了——”

“阎封墨,你儿饿了……”

“阎封墨,你儿……”

“闭嘴!”

被使唤得团团转的阎封墨一张阎王脸,冷冰冰的冷冻视线射向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一边看热闹的人——凌漠然。

自从楚韵溪生了孩之后,凌漠然一改楚韵溪孕期期间三不五时串门的作风,直接变成阎封墨家的常驻人口。

偏偏,凌漠然武力值比阎封墨高,脸皮比阎封墨高,最重要的是,他还是阎封墨家媳妇儿的哥哥,妥妥的大舅。

阎封墨表示,大舅脸皮厚,说不得;大舅武力爆表,打不得。于是,凌漠然在楚韵溪出院回家坐月之后,搬进阎封墨和楚韵溪家。

而且,乐此不疲地给阎封墨制造麻烦——比如,使唤阎封墨照顾新生儿,阎家小包的吃喝拉撒睡。

阎封墨依旧面瘫阎王脸,但是总是默默的给儿换尿布冲牛奶哄儿。

楚韵溪身底好,出院之前就恢复得七七八八,拆线出院后就啥事都没有了——坐月还是得坐的,各种补汤天天不落的。

而看着凌漠然使唤阎封墨,楚韵溪刚开始还说几句,结果众人一致说,这都是阎封墨该做的,她不要管了。

于是,就成了,阎封墨给儿换尿布冲牛奶哄儿的时候,楚韵溪总是笑吟吟的坐在一旁看着。

妹婿和大舅,就跟女婿跟老丈人一样,各种不对盘。

“阎封墨,中午了,我家小溪该吃饭了。”

阎封墨:“……”

默默地把才出生十几天就变得白白胖胖的儿给媳妇儿抱,阎封墨转身去厨房给媳妇儿“传膳”。

楚韵溪微笑着给儿喂奶——小包饭量大,楚韵溪奶水足,可是小包依旧喝着楚韵溪农场出产的牛奶——这也是小包才十几天就白白胖胖的原因。

楚韵溪给儿喂完奶,小包握着拳头放在脸颊边沉沉的睡去,让楚韵溪忍不住亲一口。

小包长得七分似阎封墨,还有几分似楚韵溪,但是整个看起来却没有那么像父母的模——才十几天的婴儿,还没长开呢。

“来来来,把我外甥给我抱抱,你去吃饭。”凌漠然眼馋地从楚韵溪手里抱过小包,催促妹妹去吃饭。

楚韵溪:“……”她儿睡了,不用抱好吗?

“……堂兄。”

“嗯?”凌漠然抱着小包,头也不抬轻哼一声。

“……一一睡了,给他睡床。”

一一,是小包的小名。

“不用不用,我抱着就好了。”凌漠然不撒手。

“……堂兄,不能给他养成习惯。”

凌漠然默默地看着妹妹的脸色,不舍的把孩抱回婴儿房的小床放下——小包白天睡婴儿房,晚上跟爸爸妈妈睡。

“吃饭。”

楚韵溪看着凌漠然把孩抱回房,阎封墨已经让人把午餐摆上桌了——虽然楚韵溪因为坐月需要忌口,单独开灶,可是吃饭时也跟着阎封墨他们一起上桌吃的——当然,她一天吃不止三顿。

楚韵溪原本是身材颀长,修身长腿美女,结果生完孩之后,圆润了不少。

楚韵溪被叫去吃饭了,而凌漠然却被劫走了。

凌漠然默默地看着拦腰抱着自己,长得剑眉星目酷帅脸,面瘫冰山大长腿的男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魔帝。

没错,比身为魔尊的凌漠然更加尊贵,更加流弊,更加腻害,更加高大上的魔族皇者——魔帝。

凌漠然这个魔尊,是魔修也就是由人类修魔而成就的魔尊。可是,魔帝却是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魔族皇者。

两个人,有些本质上的区别。

第一大点就是,凌漠然本体是人,从来都是人。

而魔帝有人形,可本体却是魔界魔族皇族物种,并不是人。

第二大点,凌漠然还需要飞升才能去仙界,可人家魔帝却六界来去自如,空间穿梭跟散步似的。

于是,凌漠然对比双方武力值,默了。

魔帝拖着人回一栋山脚下的小型别墅,果断把人睡了,压了又压。

凌漠然:“……”以往都是他扮演渣攻角色,为毛现在角色颠倒了?

“岳!巍!然!”

千百年来从来都是拿压人当练功,也从来没几次的凌漠然怒了。

这个跟岳巍然长得由七分相似,气质九分相似的男人,让他恨得牙痒痒。

“吾名苍衍,岳巍然乃分身。”

吃饱喝足,暗红色双眸透着魇足的男人说道。

凌漠然:“……”他当然知道岳巍然不是本名,而是你丫的一个分身的化名。可他丫的,老被骗了千八百年就这么算了吗?而且还把老压了,绝不能忍。

“吾心悦于你。”男人继续瘫着脸说道。

凌漠然:“……”老该说老八辈修来的福气吗?

“汝乃吾天定伴侣,三世姻缘。”

凌漠然:“……”这说辞,略耳熟。

“吾心悦你已久,从于剑宗第一眼开始。”

凌漠然:“……”说得好感人,可是老不是女人,不会感动。

“吾与汝已有夫妻之实,伴侣契约已成。”

凌漠然:“……”好心塞,稀里糊涂的嫁了。

“风炎,吾心悦你。”

“求别说。”凌漠然忍无可忍地捂脸。

“喜欢老就可以霸王硬上弓吗?喜欢老就可以不顾老的反抗压了老吗?屁的天定姻缘,屁的三世伴侣,老又不是没有跟别人……”

爆的凌漠然越说越气愤,可是说到最后却说不出来了,因为魔帝陛下的脸色非常难看,酷帅脸墨黑墨黑的。

“吾非常后悔,你该是吾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吾的。”

凌漠然:“……”妈蛋,魔帝,天生皇者,魔族皇族的气势真不是谁都能抗的。

“与你有关系的,吾都杀了。”

以前的几个,今生的一个,都不能留——魔帝陛下就是这么霸气,占有欲就是这么强大!

凌漠然:“……”

阎封墨家。

“小一一,乖乖笑一个。”

阎宇辛趴在婴儿床边,傻兮兮地逗小包。

“一一才十几天,还不会笑,也看不清你……”旁边的楚云翼忍不住吐槽道。

“关你什么事,我侄是天才,当然能看见我……看看看,小一一笑了……”阎宇辛头也不回地反驳楚云翼,然后看见小包露出一个无齿的笑容,顿时变得更傻了。

楚云翼默默转头,对这个已经二十一,当了几年连锁酒店总经理的人无语,内心略嫌弃。

小一一看着叔叔傻兮兮的笑容,露出无齿的笑容。小叔叔好蠢,还是小舅舅更帅。

于是,对小叔叔略嫌弃的小包一挥手,“啪”的一声,小手拍了小叔叔一巴掌。

“呵呵,呵呵,小一一,喜不喜欢小叔叔啊?小叔叔最喜欢小一一了……”

小包和楚云翼表情神同步,扭脸。

傻兮兮的,好蠢。

别看小一一才十几天大,他妈妈是金丹修士——楚韵溪在怀孕期间结丹,现在是金丹中期修为;爸爸是筑基巅峰修为的修士,于是,小包一一从娘胎里就开始被动修炼了。

小包很聪明,但是没有到逆天的地步,只是比大部分婴儿聪明好几十个百分点而已。

小一一满月,众人送大礼,满月宴很热闹。

小一一大名阎苍祁,很乖很听话,就是爱折腾他爹——阎封墨。

小一一四个月会坐,七个月会爬,九个月会叫妈,十一个月会走,一周岁抓周横扫全部战利品。

小一一三岁跟他爹一样面瘫,但是坑起人来毫不手软,从来都没有失手过。当其冲的,就是略蠢的小叔叔阎宇辛,其次是楚云翼。

小一一五岁,他妈妈破丹成婴。

小一一七岁,他爸爸也破丹成婴。

小一一十岁,他妈妈元婴后期。

小一一十岁,他爸爸后来居上,元婴巅峰。

小一一十三岁,被他爸爸丢到部队训练去了,寒暑假从来不给回家,上学也是寄宿学校。

小一一十六岁,他爸爸把他丢到公司管理公司业务,部队训练不落下,两手抓。

小一一,不对,阎苍祁才对——他十三岁就不让任何人喊他小名了,谁喊揍谁。

阎苍祁十八岁,他爸爸晋级分神期。

阎苍祁二十岁,他妈妈晋级分神期,他爸爸分神后期。

阎苍祁二十二岁,正式接任阎帝集团,担任第三任总裁。

阎苍祁二十五岁,他妈妈分神后期,他爸爸晋级炼虚期。

阎苍祁三十五岁,他妈妈晋级炼虚期,他爸爸炼虚后期。

阎苍祁四十三岁,他爸爸妈妈渡劫期。

阎苍祁四十四岁,他爸爸妈妈飞升,跟舅舅舅夫离开。

阎苍祁三岁时。

“小一一,小叔叔来看你啦。”

不见其人但闻其声,说的就是阎宇辛。

三岁的小一一,阎苍祁小包面瘫脸,尽得其父真传。可是,白白嫩嫩,粉雕玉琢的包脸还带着婴儿肥,谁看了都想掐一把的样,萌萌哒。

“小一一,想不想小叔叔?”

“不想。”小包丝毫不给面。

阎宇辛闻言脸一垮,双手捂胸,语气悲伤,“好伤心。枉费小叔叔对你思念得夜不能寐,食不知味,整个人都憔悴了……”

“红光满面,春风得意,容光焕,精神奕奕……”小包瘫着脸背着成语,说道,“不见半点憔悴。”

阎宇辛默默噎了噎,然后惊喜地看着小包。

“一一,你竟然会这么多成语,好厉害……”

三岁小包鄙视自己蠢死了的小叔叔。

他从小就启蒙,现在已经背下妈妈给的功法口诀,自修炼后,耳聪目明,记忆力群,小小成语不在话下。

小包十三岁。

身高一米七五,身材削瘦,长得酷帅凌厉的少年站在一群新兵群中,目光无波无澜。

“177o3号出列——”

少年出列。

“下面进行格斗训练,177o3号示范。”

三分钟后。

177o3跟教官格斗,平手。

“177o3号入列。”

教官默默揉手,妈蛋,这小好厉害。 重生之阎王总裁的暖妻:miao

“下面进行射击训练。”

……

“177o3号,十九十九环。”

小包二十二岁。

“据xx日报消息称,阎帝集团总裁阎封墨长阎苍祁正式接任阎帝集团席执行总裁一职,上任总裁阎封墨正式宣布退休,不插手任何公司决策,任何事务……”

------题外话------

完了,不知道该怎么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