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日本漫画彩翼

【无弹窗小说网】

第九十二章:夜探朱雀

“那个公主  你不提她倒好  提起來我就莫名烦躁  她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一日都不得安生  若被她缠上还真是难得脱身可过安稳日子了  姐姐你还是放过我吧  别提她了  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 庞即在那椅子上坐下  拿起桌上的温茶就喝了一口  “姐姐你怎么现在如此事多  不是谣言就是杀人的  你到底得罪谁了  ”

“我也不知道  这事  你大哥在查  ”

庞即笑了笑一双眼直直地望向长宁忽道  “嗯  有他查我就不操这个心了  不过你有什么困难可以來找我  小爷我随时恭候你來骚扰  ”

长宁极睥睨极豪迈地看了庞即一眼:“庞小爷  别沒大沒小  我看也就只有华公主能管得了你  ”

庞即有些恨却又毫无办法  只能乖乖投降  “苏姐姐你真是  说了别提她你偏提  算了我走了  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你在这里  包括皇帝那里也不会说  ”庞即说着又翻了窗户出去  转过身來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内的长宁  那眼睛里带了点忧伤  声音也涩涩的似有无限的不舍:“苏姐姐  我知道你在骗我  你跟我大哥之间  我可以看得出來你们是有感情的  我今天进來  也只是想说一句  祝你们幸福  ”

说完庞即的影子一晃便消失在庭院深处  他努力让自己走得自然  其实他也知道人生在世许多事都不能深思的  一旦深思再欢快的快乐背后原來也是那么的苍凉无奈  所以他在心里大叫  别想了别想了  如以前一样沒心沒肺的活着多好  干嘛要去把一切都看穿猜透说破呢  想到这他心里不由一阵懊恼  或许这件事后两个人再相对就会隔了一层什么东西  心里也会凉下來凉入心骨的吧  庞即捶了捶头  身后华公主连唤了他好几声也只当沒听见  只是在门口骑上马风一般驰去了

庞即在“桂兰香”请池晏喝酒  也不说所谓何事上來就灌了池晏三大碗  池晏看看庞即的脸色虽然在笑  但笑的到底是藏了几许失意  那情形就如当初自己失恋如出一辙  池晏按了按庞即倒酒的手  “庞即  你……该不会也失恋了吧  ”

“沒相恋  哪來的失恋……”庞即晃悠悠的拿起酒坛就倒  “池晏  你小子失恋过  你说说这失恋是什么滋味  ”

池晏倒也不说话了  像有什么触了他的心事  拿起桌上的碗就大喝了一口  “今日舍命陪你这孙子  喝  喝到咱都趴下了为止  ”

几天之后  宁越才从宫中回來  到浮生阁里倒是未见长宁  只有十二云骑兵之一的重琛见宁越进來  连忙掏出一封信來  宁越看了看  抬起头眼神也变得格外幽深  信中只有寥寥数字  应该是别人写给长宁的  “欲知原委  速來朱雀坊  ”

宁越问重琛  “今日这浮生阁有谁來过  ”

重琛想了想  坚定的回道   “只有玉城  华公主  庞即  ”

“她走时可有谁跟了去  ”面对宁越的问題重琛回道  “哑狼  他让我留下來给丞相您报信  ”

朱雀坊位于康丰城南是一处好大的宅院  那里原不叫朱雀坊  后來改名是因为那里有一株千年的大槐树上面常常吸引了众多朱雀停息  若受了打扰齐飞起來叽叽喳喳的景象十分壮观  因此得了这个名字  现在这个地方也沒落  连鸟儿都不太常來  因此也显得冷冷清清凄凄凉凉的

宁越走进朱雀坊  这里已失了当初文彩辉煌  院落虽然一进一进地  但黑漆漆的越往里走  就越像是永远也不完的深渊  黑漆漆的门楣上映照出几只灯笼之火  正是宁越和跟在他身后的桑菩和重琛

宁越侧着头听这院落里偶尔刮过的风声  时间已是九月夏日已过这风吹上來也凉爽了不少  眼前的那棵大槐树一片浓阴之下清净幽凉

“丞相  我总感觉这里十分古怪  ”桑菩站在宁越身后  两耳竖起  提高了警惕  这时几人已走到了朱雀坊旧宅的大堂之上  那大堂之上青砖铺地平整宽阔

“丞相可知这宅子现在是哪家贵胄所有  ”重琛也问  哪料宁越也摇了摇头  指了指地上的槐树叶子  “这宅子好像一直空着  也未见有人住过  你们看这里荒废的  槐树叶子都堆得齐脚裸了也未见打扫  可见这宅子是空着的  若要说起它以前的主人……”宁越在脑海里搜搜  居然也沒有答案  他曾经路过这里问起身边的百官  但大家均是摇头不知为何人所有  这未免有些奇怪

但现在再是奇怪再是龙潭虎穴也必须往里闯了  通过大堂进入内院只瞧见一间屋内隐隐透着火光  大家朝那里奔去  那门虚掩着才推开來看  里面却挤挤挨挨的坐着十多名乞丐

“丞相  这宅子被乞丐占领了  她们  应该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吧  ”桑菩在附近转了一圈又折回來  并未发现其他什么异相  然而宁越这时却向着这些乞丐中的一个走去  然后蹲在她的面前  用手掬起那人脖子上一物  道:“这东西你是怎么來的  ”

“在院子里拣的  ”那人畏畏缩缩倒也不像是会说假话的样子  宁越将它摘了下來放在自己手心里紧紧握住  站起來又回到院子里  这会儿起雾了用灯笼火一照  朦朦胧胧的一片  但宁越仍是躬着身子在地上搜索着什么  “大家给我仔细找  这院子里说不定会有长宁留下的印记  ”

长宁这会儿被扔在一个小山坡的草丛中  那草野上的雾气将她包裹其中倒也有些如在仙境的意思  脚底星星隐绿身边雾气如纱  周围一切又都是模糊的但又能听到竹涛的响声……长宁醒过來唤了声哑狼  却沒有任何回应  长宁呆了呆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  她挣扎着想要坐起來可一切都是白费  倒是手被绳子扎得颇紧一动就一道血痕

长宁干脆就躺着不动了  脑海里细一思索自己是怎么來这儿的  庞即走后她看不进任何书  便进房里去看华公主送來的衣裳  料不想才打开里面便飘出一张信笺  约她前來朱雀坊一见  她虽然也有疑律华公主也会参与其中  但此事重大她也就依约而行  一直隐于树中的哑狼从树上跳了下來便跟了她一道前來

这朱雀坊里漆黑一片  她们摸进去后并未见到什么华公主  就只见一群乞丐盘腿而坐  见有人进來便扯着她们的衣服说行行好吧  老人孩子都饿了好几天了  长宁本就心软要哑狼出去买了东西送进來  哑狼才出去  这帮乞丐就似想起了什么事情  问她是不是叫殊蔺  说是有个人在这宅子后面的小山坡上等她  长宁愣了愣但就是这当口她的头上被一硬物重重的敲击了一下  瞬时就倒了下去  想到这长宁叹息了一声  她以真心对待这些“弱小”  但这些人却借着自己的“弱小”反咬了自己一口  真可谓人世险恶

幸好她保以谨慎之心在内院里留了痕迹  凭着宁越的敏锐应该能找的到她吧  不过她倒不希望宁越这么快來  长宁的心底有点要看好戏的意思了

朱雀坊中的内院中  宁越的脸上突然露了一点笑容  他唤过桑菩和重琛指着地上的几点歪歪斜斜的烛泪  道:“你们看这像什么  ”

“乞……”桑菩看清了第一个字  但后面的一个字怎么也看不清了  但他脑袋灵光  抬头道:“难道是乞丐  ”

“是  这应该是长宁提着灯笼故意倾斜借着滴下的烛油留下的字  所以才歪歪扭扭的……”宁越直起身子走进房中站在那些乞丐面前  眼里有一点雪霁的沉静  浅笑间一派书卷温雅  但他的气势却是夺人  “把你们的脚抬起來  鞋底朝上  ”

宁越看了看那些人迟迟疑疑抬起的鞋底  心里已有了几分数目  “你们为了几两银子却要扼杀一位无辜姑娘的性命  难道不觉得可耻么  ”

乞丐群中突然有一人站了起來  头花枯稿花白抹着眼泪道  “我们也沒有办法啊  你看我们老的老  小的小  都饿了好几天了  有一个老婆婆突然拿了十多两银子说要我们做一件事  我们也只是为了能够活命又有何错之有  ”

宁越唤过桑菩:“给他们二十两银子  ”他说着转身离开跨出门槛之时又停下了步子  “去做个小本生意  如还有其它需要  随时可去丞相府找我……”

穿过朱雀坊后院  后面有一个小山坡上种植了许多竹子  四周有风吹过那竹林哗啦啦的响  偏偏还有雾气  一行人在雾气中穿过直达后山坡的坡顶

“丞相  你不问他们怎么知道是这后山坡的  ”重琛边爬坡边问  桑菩却抢先回道:“这我都知道  因为他们脚上有泥  尚且未干  足可见他们短时间内是來过这后山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