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美女和男友一起洗澡

凰兮:

这个時候就有人说起了鬼故事,但是大家说的都是编的,没有意思。于是就有人提议说亲身经历的。这时候,这两个姐姐就出来说了。

一个应该是高中生,一个是大学生。先说高中生吧,我们現在还有联系,她姓陈,一个挺文静的女孩,就是有种感觉,她阴气比较重。精气神不佳。不像我。阳气足,给人感觉就很阳光。(這是第二天聊得很熟了后给老鬼我说的,跟我待在一起聊一段时间后,都没节操和下限了)

姓陈的女生她说,她家是自己修的房子,傍山的那种。她比我大几岁,我现在也叫她陈姐,咱们就姑且這么称呼吧。

老鬼不知你来没来过贵阳,我大約说说。贵阳是山城,这个依山而建的房子非常多,在稍微偏远一点的地方,很多人都是自己建个小楼,当时是没有房价压力的。咱们言归正传,她家房子修好后就搬了进去,有天她的好朋友就来她家玩。

由于和好友关系十分贴己,是极好的閨蜜,所以当天晚上就住在了她家。并留在一张床上睡觉,这个在女生之间很是正常,要是男生就有点奇怪了。她们说说笑笑,说了很多私密话才睡觉。

那个时候已经很晚了,两个人就慢慢睡着了。她的朋友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翻了一个身。本来她们两个因为聊天是面对面侧着睡的,陈姐朝左,她朋友朝右,但是睡着的时候这样就不舒服了,因为呼吸会打在脸上。

她朋友这一翻身自然就朝左侧睡了,但是她隐约觉得眼前有人躺着,还是面对着她的,她以为是陈姐,然后她又接着翻身朝右,发现身边还是有人,这时她就觉得比较烦躁。怎么到处都有人啊,可是睡梦之中,脑子哪里有这么清新,怒从心头起,于是就使劲睁大了眼,发现眼前的是陈姐。

这个时候她就清醒一些了,脑子能转了,就想:这个是陈姐,那刚刚那个是谁?也就是说,我背后的那人是谁?于是她就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伸手摸一摸就知道了。于是她伸出手去,向背后摸去,果然有个人!瞬间她就完全清醒了,大声尖叫起来。陈姐被她吵醒,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开了床头灯,发现她的朋友浑身颤抖,缩成一团。

她朋友脸色惨白凄厉地叫着,还问她:“你到底睡在左边还是右边?”陈姐很郁闷,说:“什么左啊右啊的,我一直没有动啊,就在你的右边睡觉啊,你大晚上的发什么神经。”

她的朋友哆嗦了半天,这才又恢复了预言能力说:“可刚刚我左边也有人!我摸到了”但是陈姐听到声音赶快就开灯了,而且坐了起来,屋里一目了然根本没有旁人,而且没有听到任何除了尖叫以外的动静。如果是另有其人,不可能一下就消失,而且门窗都是关好的。她的朋友不敢继续呆在她家了,连夜让家里人来接,从此再也没有去过陈姐家,听说回去就病了半年。后来陈姐给我讲故事的时候,说那个朋友休学没有我倒是忘记了。

我觉后来问过陈姐,这个故事的真假虚实,那时候我们已经是真正的朋友了,虽然我觉得故事不可思议,但陈姐根本没有必要骗我,她也不是爱张口胡说的人,不存在哗众取宠的可能性。后来她说,这个故事千真万确,但她也不知道她朋友是睡懵了出现了幻觉,还是真的遇到了别的东西,总之她在那张床上并没有碰到奇怪的事情发生。

不过可能是她正如给我们的感觉一样,人很羸弱阴气很重,这种阴气重不重是个很奇妙的事情,我曾进行过研究,想知道什么才是阴气重的定义,可是提起笔来却根本无法写出来,这就是一种感觉而已。因为阴气重,所以她还碰到过其他的怪事儿,这也是后来她私下告诉我的,还说别让我出去乱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病呢。

所以在这里,拜托如果写出来的话,不要用真实姓名就叫她陈姐好了。这个故事自然还是发生在之前故事中的陈姐身上的,有一天晚上,陈姐在家里卧室睡觉,卧室门是开着的。

她妈妈下了晚班,在厕所门前坐着洗衣服,正好方向是对着陈姐卧室的。洗着洗着,她妈妈发现陈姐坐起来了,然后一声不响地就往大门走。她妈妈喊了她几声,她也不回答,而且她的右手直直向前伸着,就像有人拉着她一样。她妈妈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于是在陈姐开门前冲上去抱住了她。岛吗台扛。

她妈妈问大声问她:“女儿,你要去哪里?”

陈姐似乎清醒一些了,但眼神还是有些迷离,就好像是在半梦半醒之间一般,她说:“不知道,他拉着我走,说要去一个好地方。”

她妈妈吓了一跳,因为这时除了她俩就没有别人了,于是她妈妈赶紧拉着她回卧室,守了她一晚上。之后她们家请了观音洞的和尚来做法,之后就没有发生过这类怪事了。这些故事,也是陈姐母亲日后给她说的,她只有些许的印象。

鬼哥,你说,这是不是梦游或者其他心理疾病呢?

------

这事儿要我说来都有可能,那天还和群里管理员虚构说起这事儿,说很多道士和尚还有算命的所用的其实就和心理学有关。梦游是大脑皮层的一种作用,很多时候是因为儿时的某些刺激造成的,那么通过心理治疗其实是可以修缮的。

但是还是那句话,万事无绝对,这种事情我也听过不少,身边人更有遇到的。先前那个上海书迷E先生不就是碰到和这事儿差不多的事儿吗?所以这些都有可能,还得分情况,我接触过的此类事情不少于十起,其中有的初步判断是梦游,而醒来时按说不会记得梦有时候的事情,可毕竟这也是记忆,依然存在于大脑之中,故此会和现实记忆产生一种串联。但之前我讲过一个故事,在其他的书中,就是说的整个人被拉走的事情,只不过那是灵魂出窍,事情千真万确,虽然和这事儿不太相同,但又有相似之处。总之很多未解之谜还等着我们去探究,值得我们探讨。

至于你朋友的事情,的确古怪,因为她不是恍然清醒过来,而是在一个混沌状态,这与梦游不太一样。

凰兮:

咱们说完陈姐的题外话,继续回到火车上交谈之中,说说另一个故事,故事的讲述者是毛姐,这个人我已经不联系了,故事的真伪也无法考究。

为什么叫她毛姐呢,因为我已经忘记她叫什么了,只是她男友叫她毛毛,所以就叫她毛姐吧。她在北京上学,回贵阳的时候被选秀选上,通过了初赛。此次去北京一来是参加复赛,如果选不上正好回学校,倒也没什么损失。

我们都围在她身边,毕竟她比我们大,而且又在北京上学,比我们这群没去过北京或者没去过北京几次的人要强得多,一旦有事儿就算不能帮助也能问问。她穿的很时髦,神态举止略显浮夸,言语也很是轻浮。现在想起来,这个女人根本不是个好女人。

她在北京的一个很偏僻很冷门的学校读大学,大学里面的同学也是每天聚会开party,男生可以进女生宿舍。而很多女生都在外面找老板求包养,总之为了钱和虚荣的物质生活,大多数有些姿色的女生,个人私生活都十分乱。某天,一帮男女生在她们寝室开party,凌晨两三点了还围着喝酒划拳。她们的寝室是那种很老旧的建筑,是那种原木地板的,踩在上面会咯吱咯吱地响,开个门之类的不管再小声都会有很大的动静。可纵然如此,他们依然在开party吵闹着,实在是缺少公德心。

毛姐的寝室就在顶层的最里面一间,正当这一帮人酒足饭饱,准备回自己寝室会周公的时候,而有不少男生则蠢蠢欲动,准备留宿女生寝室。就在这时候,走廊上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未完待续)